290南天王

    那人便是“义成公主”。这个义成公主是隋代和亲突厥的公主。隋文帝安抚西域,经略丝绸之路,可谓是目光深远。

    义成公主是隋宗室女。开皇十九年,和亲东突厥启民可汗的安义公主卒,为发展与突厥和好关系,隋文帝以宗室女(即义成公主)嫁于启民可汗。有隋一代,突厥首领连娶两位公主者,唯启民可汗一人。义成公主在突厥生活近30年,先后为启民可汗、始毕可汗、处罗可汗、颉利可汗之可敦(后妃)。

    首先,她救过落难的隋炀帝。615年,杨广跑到太原附近的汾阳宫度夏。夏末北巡的时候,竟然被突厥的始毕可汗团团围困,眼看就要束手就擒了,君臣忽然想到了义成公主。经过秘密联络,义成公主极为仗义地出手搭救,她冒着被杀的危险,慌称突厥边境有况,这才骗走了可汗的部队。隋炀帝像一只疯狂的兔子,逃回了雁门关,从此,被突厥人吓破了胆。其次,她收留过隋炀帝的遗孀——萧皇后。萧氏,国色天香,宇内驰名。杨广一死,她先落到宇文化及手里,后来,被农民起义领袖窦建德接管。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义成公主便代表突厥可汗前来要人。窦建德不敢得罪兵强马壮的突厥人,就乖乖地将萧皇后及其小孙子,送给了义成公主,此外,还带上了谋害隋炀帝的叛臣 ——宇文化及的脑袋。按照隋朝这边的老关系,义成公主应该叫萧皇后一声“嫂子”。就这样,姑嫂二人,一同归了突厥可汗。萧皇后在塞外生活了18年,因为替隋炀帝报仇的事儿,小姑子主张打,嫂子主张罢手,于是,产生隔膜。后来,唐朝名将李靖打败突厥,杀了倔强的义成公主,却对萧皇后极为礼遇。公元630年,花甲之年的萧氏重新踏上了长安的土地。

    至今西方人对隋文帝的评价为最伟大的中国皇帝。玄奘法师这个“海归”,一路西去,走的正是丝绸之路。西域诸国对隋文帝十分仰慕,称为“圣人可汗”。玄奘法师自然会对他心生敬仰。

    义成公主在西域三十年,一生先后嫁为启民、始毕、处罗、颉利四位可汗的可敦,在西域是个极有权势的女子。这一点从杨政道能在西域重建“大隋”,可见一斑。

    当年杨政道在西域建立“隋”,一直统领西域汉人。所以这个西天圣母才会如此笃定,当年突厥人会将中原统领权交到“我等”的手中。

    这个“我等”,很显然在当年应该是杨政道的“后隋政权”。

    如今突厥帝国已灭,义成公主已死,杨政道也已死去。

    “我等”如今已变成了西域“弥勒教”。也就是说西域弥勒教与大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刚才护法天王也说过“西天圣母”与“圣主”源渊极深。

    中原弥勒教虽然与梁王有关,但梁王本是隋臣,又是隋炀帝之外戚,不仅姑母为隋炀帝的皇后,而且他的姊姊也是隋炀帝的嫔妃。所以中原弥勒教才会奉赵王杨杲为圣主。

    然而,这个“西天圣母”会是谁?为何成为西域弥勒教的教主?

    杨政道的女儿?有点不像。杨政道如今活着,还年不过三十,她的女儿做个圣女还差不多,不可能有这么大年龄。

    刘卷这边低头沉吟,那边劳斯也沉吟片刻,重又雷声说道:“纵然如此。那突厥毕竟是虎狼之兵,虏掠成。当年世祖在雁门关被突厥所围,可见其本。我等虽为隋室臣民,岂可不以此为鉴。万一引狼入室,霍乱中原百姓,岂非千古罪人?”

    中原弥勒教众纷纷响应。西域弥勒教却坚持己见,认为突厥兵可用……

    一时之间,会场上,双方竟然唇抢舌战起来。反将李乐晾在一边,似是忘记二人存在一般。

    刘卷听到护国天王说到“世祖”,心中一动,想起书上记载有人也称隋炀帝为“世祖”,心中暗道:与弥勒教真有关联?随又觉得好笑,不由又暗自摇头。

    又见众人为了当年之事争论不休,甚觉好笑。心想如今东突厥帝国已灭,你等争论个什么?

    这个水陆大会,一开始装神弄鬼,神秘兮兮;后来演变成勾心斗角,凡人吵架;现在又变成了一场“研讨会”,当真是好笑。

    众人一阵议论,已从“引狼入室”论到“忧国忧民”,越来越远。

    伊冰水心中大笑,暗道这个西天圣母与西方护法天王果然聪明,想必是见一时挡不住李乐的气焰,便将议题引开,跑题万里。

    但听了他们这些言论,不由低声自语:“既然大家都有如此见识。当今圣上是难得的明君,你们还造什么反?”

    黑衣人听到,转过头来,看了看伊冰水,又是呲牙一笑。

    黑衣人早已不耐,怎奈一时插不上嘴。两方意见,只要他支持一方,另一方必然视其为敌,他想要收服东、西弥勒教众,因而不想得罪任何一方。

    李乐见众人争吵不休,突然声笑道:“这些陈年往事,暂且不必再争。我等来此,非为此事。我中原弥勒岂能群龙无首,今定要有个结论。”

    言下之意,当然十分明了。只一句话:你们要奉我为“圣母”。只是她说得极委婉,声音也极是动听。

    众人一愣,方才想起刚才之事。

    风部天将当即站起来,恭首行礼说道:“圣女所言不错。圣女即是公主的女儿,我等愿意奉圣女为圣母。”

    三个天将略一迟疑,也起附和道:“我等也愿意尊圣女为圣母”

    “西方护法天王以为如何?”李乐柔声问道。

    西方护法天王向西天圣母望了一眼,眼中闪出一道无奈,正待说话。

    突然PC书生高声说道:“莫要吵,有人还有话要说。”

    “你是何人?有何话说”

    众教徒见负责外围安全的“红脸金刚”竟然也开口说话,纷纷诧异的望向PC书生。

    “‘既然大家都有如此见识,当今圣上是难得的明君,你们还造什么反?’”PC书生朗声说道,竟然跟大家说的话驴唇不对马嘴。

    大家都被他说得愣住。

    伊冰水却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书生突然发疯,竟然将她刚才低声咕哝的话如此大声的说出来。

    “大胆”

    “胡说八道。”

    “什么人,胆敢妖言惑众”

    ……

    已有不少教徒出言喝斥。

    “是你。”护法天王站高望远,远远看到PC书生,似是认出他是谁,眼中闪出一道诧异,语气里带了又惊又喜,“原来南天王也来了。”

    “南天王?”风雷八部天将齐声惊道,仔细向这边看了,“果然是你”

    伊冰水不由暗暗叫苦,闹了半天,原来这个书生是中原弥勒教的东西南北护法天王之一:“南天王”,难怪会对弥勒教中的事知之甚详。

    “你这个叛徒,胆敢到水陆大会捣乱,拿下”风部天将高声叫道。

    “叛徒?”伊冰水又是一诧,去看南天王,心中暗喜,这个南天王即是叛徒,自然与“弥勒教”不再是一伙的,难怪会这样说。

    正高兴间,忽觉颈间一凉,一把长刀竟然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谁敢动手,谁若动手我就杀了她”南天王淡淡地说道。

    谁也没有想到南天王竟然会将刀架在了伊冰水脖子上。

    刀,果然是把好刀,是把长长的弯刀,似剑又似刀。刀上寒光在星夜之中,森森闪烁,如鬼眼一般,令人陡生寒意。

    伊冰水又惊又气,怒道:“你疯了?拿我去要挟他们,亏你想得出来?”

    “本座当然没疯”南天王竟然冲她又是呲牙一乐。

    转头向高台的东方护法天王劳斯高声叫道:“东天王,信不信我一刀杀了她,你们会后悔。”

    “住手南天王有话好说,莫要伤她”

    更奇的是,谁也没有想到东方护法天王劳斯竟然接受了他的要挟,急忙喊道。

    伊冰水没有吓呆,到是惊呆了。

    “她是谁?”同样的惊讶也写满了风雷天将的脸上,齐声问道。

    “嘿嘿,她是圣主的女儿。”南天王幽幽地说道。

    “她是圣主的女儿?”西方护法天王同时急声问道。

    圣主的女儿?

    伊冰水头脑嗡得一下炸开了,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伊冰水心中叫到:妈妈,我不是什么圣主的女儿,你们这些没有眼睛么!

    “喂,放开我,你即是叛徒,咱们可是一家人。我可不知想当那弥勒教的圣女。”伊冰水没好气地向南天王天王低声说道。

    “我看你当这个圣女正合适,省得落到别人手中胡作非为。”南天王早已愁眉大展,没有一点愁苦样子,笑嘻嘻地说道。

    “要当你自己当去,装神弄鬼我没兴趣。”伊冰水气道。

    “别动,要想活命,只怕这个‘圣女’你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

    “你还是杀了我吧。要当圣女,还不如当剩女。”伊冰水低声说道,“你没见李乐虎视眈眈,只怕你我一过去便人头落地。”

    “嘿,这里还抡不到他们俩说了算。”南天王微微一笑,甚是自信。

    “只怕不过更抡不到你说了算。”伊冰水没好气的回道。

    “说的不错,只要你在我手上,便抡得到我说话。”南天王又在呲牙而笑。

    无论说什么,刀架在脖子上,伊冰水也只好被他挟持。

    那南天王不向外围退去,捉着伊冰水反向灵台一步步走去。

    伊冰水大急,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保镖,忙喊道:“龙十八何在。”

    龙十八明明站在一旁,竟然一动不动。

    伊冰水心中大怒,但见他目光呆痴,心下大惊,难道他也吃了极乐丸?

    南天王笑嘻嘻地说道:“不用喊了,他没吃药也不会救你。”

    “为何?”伊冰水奇道。

    “因为他根本是在骗你。他只是想让你带他来这儿罢了。本来我已劝他不要来,没想到你出来一搅和,他又有机会来这儿。”

    “哦?这儿有什么好?他来做什么?难不成觉得弥勒教的药不错,专门来吃药?”伊冰水见南天王笑嘻嘻地一路押着她说笑,心中反而不再紧张。

    南天王笑着摇头,却不答她。

    众教徒纷纷让出一条路来,伊冰水被西天王押着上到木台底层。

    李乐站在一边,目光一齐望过来,如临大敌。狐女眼中更是凶光大闪,似是恨不得掐死她一般。

    伊冰水看向刘卷,哪里知道,这个刘卷竟然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伊冰水看向那巨大的芸树,可是……。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我是孙悟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