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虎书

    刘卷看到那个白衣公子听到皇帝死了神出现无穷尽的喜意,想自己不是要保护这个人吧!

    但是不管怎样,自己要保护的人没有死,这就是好事,管他要保护的人是谁。现在就是要自己出名,无良把自己千辛万苦弄进了内卫,一定不甘心让自己巡逻一辈子的街,不过由于自己现在没有名气,没有彰显实力,这无良根本不可能给自己立功的机会,因为一个堂堂的万户特别去关注一个小小的内卫小兵,那太让人怀疑了。但是要是自己出了些名,那就不一样了,即使无良给自己机会,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在这个傲来国,实力就是一切!

    对面的公子看刘卷的目光闪烁不定,微微有些吃惊,然后道:“怎么了,刚才还气势汹汹,现在就哑巴了!”

    刘卷一惊,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抬头看向公子,沉声道:“我就是耳一,公子在光天化之下调戏别人姑娘家,是不是不把这王法放在眼里?”

    “大胆!”

    其中一个护卫怒道,向前大跨一步,冷冷的注视着刘卷,喝道:“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内卫,还轮不到你来过问我家公子的事!”

    刘卷知道现在不是自己示弱的时候,也大跨一步,也冷冷的看着那个侍卫,大声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你是谁,调戏别人姑娘家那就是犯法!我为何过问不得?”

    刘卷这番话说得倒也正气凛然,在他的脸上也是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不过在心里刘卷多少有些好笑,这感觉好笑贪了上百万的贪官在大会上对那些官员道坚决打击官员的贪污行为一样,这御林军卫和内卫,什么时候把这王法放在眼里?说你有罪,那就有罪,即使没有罪,那也会给你弄些罪出来。所谓的王法,在他们的眼里,和儿戏没有什么两样。

    “找死!”

    侍卫大喝一声,捏紧拳头,吼道:“看样子今天不教训你,你不知道这天有多厚!”

    说完,扑了上来。

    刘卷这时则迅速的打量了一下那个公子,只见他神色如常,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立即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一般来说,敢和内卫叫板的人不多,上次那个虎杰那是草包,年轻气盛,不知道其中的厉害,但是眼前这人明明知道自己的份,而且还能说出自己的名字,这就说明一点,此人绝对不能和虎杰相提并论,而纵容手下和自己动手,一是大概想看看自己的势力,而是大概就是即使自己被他的手下打伤了,他也能摆平。

    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刘卷也知道要是今天自己挨打了,那定是白挨了,看别人有恃无恐的样子,多半即使这无良来了也找不回场子!

    懂得这些之后,刘卷迅速的朝大汉吼道:“保护姑娘!”

    然后,也迎了上去。

    对方的速度,还有力道无疑是刘卷遇到的对手中最强的,刘卷也打起了十分心思来面对,同样,在这种场合下刘卷绝对不愿意用自己的那些格斗招式,于是便用起当初和大汉交手的时候的那些方法,那就是太极的四两拨千斤!

    不过,这眼前的敌人明显要比大汉厉害多了,这应付起来也难多了。

    刘卷为了让这招式好看,便接合了太极,又独创了一种好看太极出来,而且刘卷的体格和关节都经过了特别的训练,所以很多常人达不到的角度他却能达到。而所谓的打蛇打七寸,刘卷每一次出手,都是在对手旧招已老,新招未出的况下出手,就好比这针虽然小,但是却可以扎疼人一样。

    那个侍卫这时则开始郁闷起来,对手滑得就像一个泥鳅,自己每一拳力道十足,打到他那里却有一种使不上力的感觉,就如击中在空气中一样,而且自己的每一拳被他轻轻的一拔,就偏了方向。打了半天,自己累的浑出汗,却连对手一拳都没有击中。

    远远围观的百姓这时也是目瞪口呆,要不是知道这耳一是内卫,他们还以为这是大街上耍把戏的。

    而大汉这时则是瞪大了眼睛,当初他也是被刘卷这招给累得半死,现在看这招式在出现,当然是瞪大了眼睛瞧着。

    而那个姑娘更是一双美目紧紧的盯着了刘卷,这英雄救美,一向比较吸引眼球,就如现在的小红,每天就如这棉花糖粘着耳边一样。

    蠢得死等人更不用说,当初他们可是被刘卷教训惨了的,刘卷的厉害他们岂能不知。

    至于那位公子,这时则非常感兴趣的看着激斗中的二人,这折扇也忘记了扇动,他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刘卷使的招式的作用,到了最后,自己的侍卫估计得给累趴下。

    要知道这面子可是一个大问题,看自己的侍卫奈何不了刘卷,他立即给旁边的另外一个侍卫使了一个眼色,侍卫点点头,立即朝刘卷扑去。

    一边的大汉看到另外一个侍卫也扑上刘卷,立即脸色一瞪,吼道:“以多欺少,算什么好汉!我呸!”

    说完,把刘卷的嘱咐丢到一边,提着拳头迎上第二个侍卫,两人个头差不多,乒乒乓乓的打了一阵,竟然旗鼓相当。

    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被人突然野蛮的分开,一对内卫迅速的出现在了人群的边缘,同时有人喝道;“通通给我住手!”

    “无良?”

    刘卷心中一惊,暗道:“他怎么来了?”

    无良出现在这里也是偶然。

    刘卷他们打架的这条街道,虽然不怎么繁华,但是却有这全京城数一数二的大酒楼在这里,而今天晚上无良正在这里宴请二王爷。

    二王爷,傲来国稳帝的二哥,现年四十有余,这傲来国这若家从武主开始,经常这一家子人打一家子人,而这二王爷也学聪明,什么事不管不过问,倒也过得平平安安,再加上他王爷的份,这无论御林军也好,内卫也好,都给他面子。

    无良为内卫的万户,官不大,但是却也绝对不是别人可以忽视的角色,而这王爷虽说是个王爷,但是也绝对是个闲王爷,啥事不管,倒是把这京城的***场所,酒楼茶馆摸了透,而他又和这无良私人关系比较好,这也让这无良不会让人小看,成了内卫中最有势力,同时也最有机会出任未来这内卫指挥使的人。虽说这傲来国的万户不过三品,在他上面还有指挥副使两人,从二品,指挥使一人,正二品,但是这内卫的人都知道,要是给无良一个机会,连升两级没有问题。

    而现在的朝廷分为了三派,一派就是以振武侯为首的内卫,二就是御林军卫,三就是朝廷中另外的一些正直的官员,军部也牢牢掌握在这些官员中,自然兵部也成为了御林军与内卫的眼中钉,两方都想把自己的人挤进去。上次刘卷等人大闹茶馆,最后御林军把虎杰等人带了回去,虽然最后虎显的命给保住了,但是也因为教子不严,纵军行凶给剥去了官职。

    这东城兵马司虽然是个小官,但是却掌握这皇城的一部分兵马,自然是三方力争的位置,在虎显被革职之后,一个亲内卫的官员出任此职,而导致这件事的刘卷又属于无良手下的小兵,自然在内卫内部这无良也受到了嘉奖,这让无良等人异常高兴,而在他的心里也大呼这刘卷果然是自己的福将,一来就间接给自己带来运气。

    至于想通过打架而出名,让自己更加像个内卫卫的刘卷,却依旧被蒙在鼓里,别的不说,这奖赏可一点都没有。

    而今天晚上,这王爷听说这京城最有名的花楼里面又来了一位欧路莎的姑娘,那段自然不用说,于是便邀了无良,二人打算吃了晚饭之后也去看看这欧路莎美女美成什么样子,但刚坐下来没有多久,窗外就传来了喧哗声,起初这无良也没有在意,但是过了一会,下面竟然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打斗声,要知道这无良为内卫卫的万户,在他的面前有人斗殴那是一件让他很没有面子的事,于是他连忙叫人去看看什么回事。

    不一会,打探的人匆匆的赶了会来,在他的耳边嘀咕一阵,无良听了脸色不由的一变,连忙对六王爷告罪道:“王爷,下官有要事耽误一下,还请王爷在这里稍等片刻!”

    “是不是下面打架的人有你的人啊?”

    王爷把一颗花生扔进了嘴里,道:“看你那么紧张,那就是了!”

    无良也不隐瞒,道:“禀王爷,是下官两个不懂事的新兵和虎书给对上了!”

    王爷听了,这手顿时停在了空中,犹豫了下,那个花生米还是没有放进嘴里,而是扔在了碟子中,然后惊讶道:“虎书?国师虎振的干儿子,御林军厂最年轻的万户?那小子可不简单,你那两个属下怎么招惹上了他?”

    无良摇摇头,道:“这可不知道,反正下面现在正打的闹。”

    二王爷拍拍手,站了起来,道:“走,本王也和你去看看,你那两个小兵可有些胆量,竟然去招惹虎书,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

    见王爷怎么说,无良也不好推迟,二人便在护卫的护送下下了楼,等无良刚刚出现在人群外,这孙元彪便和另外一个侍卫对上了。

    刘卷这时听到无良的喊声,立即低声给大汉喊道:“退!”

    同时,手中的招式一变,硬碰硬和对手对了一拳,然后借此力道立即退后,同时面朝无良的方向单膝跪下,恭敬道:“万户大人!”

    大汉也比较听刘卷的话,在退了对手之后,也单膝跪下,恭敬道:“万户大人!”

    虎书脸色也微微变了变,立即低声喝道:“回来!”

    两个侍卫一听,也立即退到了他的背后,不过和刘卷硬碰了一拳的那人脸上的表不怎么自然,手也微微发抖。

    无良一看打架的又是刘卷,不由得有些头疼,但是嘴里低低答应了一声,也没有叫二人起来,而是朝虎书一抱拳,笑道:“原来是虎大人啊,我这两个不成器的小兵要是得罪大人的话,还望大人见谅啊!”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虎书也一抱拳,笑道:“原来无大人,今天还是真是巧啊!刚才也没有什么事,不过是我两个手下和你的两个兵玩玩,无大人手下可多能人啊,两个小兵就可以和我的两个侍卫打成平手,不错啊!”

    “平手?少贴金了,要是刘卷愿意,你的两个侍卫早就见阎王了!”

    无良心里骂道,但脸上却笑道:“怎么可能啊,他们不过会些庄稼把式,定是你的侍卫让他们呢,我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手下留,我这两个不成器的东西,还不知道会在上躺多久!”

    无良说到这这里,眼珠一转,道:“不知道大人现在又没有空,我和王爷正打算去悟空楼,大人不如一同前往,我们也好喝上一杯?”

    王爷这时也从无良背后走了出来,笑道:“大人说得不错,不知道这虎大人肯不肯赏脸?”

    二人本来要去看欧路莎美女的,但是在这大街上,可不能这么说,而且无良和王爷心里都明白,这虎书一定不会去的。

    “参见王爷!”

    看见了王爷,虎书立即行礼,等王爷叫他起来后,才一抱拳,歉意道:“下官还有些要紧的事,不能陪王爷您老人家了,改天由我做东,下官陪王爷好好的喝上一盅!”

    二王爷也露出些遗憾的神色,道:“如此,本王也就不勉强。”

    虎书立即抱拳道:“那下官先行告退!”

    等王爷点头之后,虎书立即带着两个侍卫离开,在走出了一段之后,他朝刚才和刘卷动手的那个侍卫低声问道:“如何?”

    侍卫轻轻摸摸自己的右手,现在的右手还在隐隐作疼,便也不隐瞒,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实力在我之上!”

    虎书点点头,低声道:“立即安排人把他给我盯紧了!”

    等虎书走后,无良才扭头看向还跪在地上的刘卷二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要是刚才这虎书存心要找麻烦,那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过好在一切都没有发生。

    “起来吧!”

    他沉声道,然后接着对刘卷道:“耳一是吧,上次在茶馆也是你给我惹的事,你一天就不能给我安分点?”

    “又在做戏?”

    刘卷心中不由的一叹,然后恭恭敬敬道:“不是属下惹事,而是那人欺负别人姑娘下,属下看不过去,才出手!”

    无良挥挥手,不耐烦道:“什么也别说,每天你们两个就去给我看守天马牢,在任你们这样下去,铁定还会给我惹出什么事来!”

    无良其实这也是暗保护刘卷,虎书可是御林军的万户,这次他的侍卫吃亏定会让他怀疑,而大牢的防备是最严的,这探子也不容易混进去。同时,这大牢的活动的范围也少,自然查不出什么东西来。

    而表面上呢,无良也是给了虎书一个交代:我属下冲撞了你,我都罚他们去守天马牢了,你还找他们什么麻烦?

    刘卷二人暗骂了一声霉气,也立即抱拳道:“是!”接受了自己去守天马牢的命运。

    一边的二王爷眼珠滴流一转,笑道:“如此人才,去守大牢,岂不是大材小用?不过这样,让他们当我侍卫,反正我边都是些没有用的东西!”

    “这……!”

    无良有些犹豫,这刘卷本来就是他的千辛万苦才弄进内卫的,现在叫他去保护王爷,怎么也不舍得。

    王爷看出了无良的犹豫,笑道:“你放心,我可不会吃了他们,等我找到了合适的护卫,我就把他们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你也别那么小气,你手下内卫上千人,我问你要两个都不答应?”

    王爷都如此说,无良顿时感到非常的无奈,也只有点头答应,不过这心里则把刘卷给骂了个透,一天没事就学英雄救什么美。

    于是,刘卷成了王爷的护卫,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王爷不久后成为了傲来国的皇帝。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我是孙悟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