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一个大饭碗

    刚坐下,刘卷就感到背后传来人的脚步声,心中顿生警觉,看上去面色没有任何改变的他其实已经视机待发。

    脚步声走到他的背后便停了下来,然后空中传来手掌激起的风声,刘卷刚要反击,但是立即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动作,因为风中传来的信息告诉他此人的一掌没有任何力道,那样子仿佛实在给自己打招呼。

    与此同时刘卷迅速的放松了自己上紧绷的肌,要是对方如自己这种水平的话,完全可以从接触对方,感觉对方肌的绷紧程度来判断对方的反应,从而判断对方的实力。

    在那巴掌落在自己的肩膀,刘卷假装被吓了一大跳,扭头惊恐的一看,发现对方是个个头足足有一米九几的大汉,而他露在外面的手臂整整比刘卷大了一圈,不过与形不这么匹配的是对方的脸上竟然有种憨厚。

    看到刘卷被自己吓了一条,汉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和你打个招呼!”

    刘卷笑了笑,道:“没事!”

    听刘卷这么一说,汉子也笑了笑,抱拳道:“我叫耳海,不知道兄台尊姓大名!”

    刘卷连忙站了起来,也抱拳道:“我叫耳一!”

    两人客了一番之后,洱海又问道:“你也是来当兵的?”

    刘卷点点头,道:“混不下去了,去军队混口饭吃!”

    洱海咧嘴一笑,道:“和我一样,我在家里太能吃了,所以干脆去当兵!”

    刘卷脸上一笑,心里不由的摇了摇头:现在傲来国的生产力本来就不怎么样,交了税之后剩下的粮食本来就不多,光看洱海的个头就知道他的胃口定是不小,家里养不起那也是正常的事。军队虽说有时要拼命,但是没有战事的时候,这饭还是管饱的。

    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洱海正打算在说几句,但是那边箭场处已经在叫喊刘卷的名字,于是刘卷歉意的笑了笑,告别了洱海,朝箭场的走去。

    到了之后,刘卷站在了一个箭靶面前,旁边有一个士兵手中拿着一叠纸,然后念道:“耳一,二十三岁,猎户,现居耳村。”

    念完之后,便问道:“是你吗?”

    刘卷点点头,道:“军爷,真是小人!”

    士兵满意的点点头,指着旁边的武器架,道:“这里有现在我们军队用的弓和弩,下面是对应的箭枝,你看你适合那种就选那种。你是猎户,最好选择和自己平时打猎用的弓相近的弓,这样才得准些。”

    刘卷刚才那声军爷喊得他十分的舒坦,便多指点了几句。

    刘卷立即道:“谢军爷指点!”然后选了一把和当初自己折断的那把锦衣卫用的弓一样的弓,拿起下面的箭筒,走回了自己的箭的位置,把箭筒放在了自己的右边,然后又问道:“军爷,不知道中多少箭才能算合格。”

    士兵看了看他,也满意拒绝他,回答道:“以前都是十箭能中五箭就算合格,但是今年若文将军换了一个考验的方法,前面最多也是十箭中了六箭,所以能上五箭就算比较好得了!”

    刘卷点点头,谢过之后,拉开了弓刷刷的把十只箭一会就全部了出去,由于想到五箭就可以合格,所以他也没有怎么在意自己的方式,结果前面的五箭全部落空,后面的五箭全部在了靶子上。

    等完之后,对面传来了验靶士兵报靶的声音,一听之后,士兵不由的一愣,然后笑道:“你还不错,能中五箭,应该没有问题,回去等消息吧。”

    刘卷点点头,把弓箭和箭筒放回原位之后,才告辞离开。

    由于今天校场的人多,刘卷并没有注意到在人群中有两个人正看他,而这两人竟然是昨天被他狠揍的哈利油和那个汉子……看到刘卷离开,哈利油才得意对大汉道;“大哥,我说得没有错吧,就是这个小子。”

    大汉点点头,道:“没错,虽说这小子剃光了胡子,但是我还是能一眼认出他,实在没有想到他竟然也敢来参军,真是天助我也。”

    然后一指刚才负责监考刘卷的那个士兵,道:“你去问问,看他得怎么样?”

    哈利油立即点头,颠的跑去问了,而在大汉的眼中,则是则闪出了一丝凶狠。

    不一会,哈利油就跑了回来,连忙道:“我问过了,那臭小子叫耳一,他十箭中了五箭。”

    大汉点点头,低声道:“十箭中五箭,进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哈利油也跟着点点头,道:“不错,那我们是不是想办法弄到我们那里,然后好修理他!”

    大汉一听,抬手就给哈利油一下,都:“你傻啊,那小子的本事,我们中又有谁斗得过他,把他弄到我们那里,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哈利油摸着头,哭丧着脸道:“那怎么办?就放过他?”

    “放过他?”

    大汉嘿嘿一笑,道:“怎么可能,我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完,把手一伸,道:“把你的银子全部给我,我去买点好酒,今天晚上我去找找无校尉!”

    进入军队,具体是在什么兵种一般是事先是不会公布出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防止有些士兵走后门,同时也会助长不良的风气产生。

    具体的名单在第二天就公布出来,张贴在了菜市场,不少人都集聚过去观看,刘卷也混在其中,看着自己耳一的化名在其中,不由的十分满意,至少有一点,那就是自己的计划已经实现了一半,其余的就在军中找机会进入内卫。

    名单公布之后,第二天就通知所有的人在临时的校场集合,然后步行去南郑,在那里,他们将和其他来自各地的接近五千余人,成为南郑驻兵中的新兵。

    去南郑的路途有些单调,在途中刘卷刻意的和周围的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所谓言多必失,现在的他,还要隐忍,把自己的一切都藏在心中,而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个老老实实,大字不识,胆小怕事的耳一,至于他是否是这样,军中除了几个人之外,再没有人知道。

    而哈利油等人也知道刘卷难惹,也不去招惹他,同时他们的也早就安排好了,也不用去节外生枝,于是这一路倒也平平安安。

    一天后,刘卷等一群人终于抵达了南郑,不过军营是在镇东五里地的地方,对于他们这一群新兵来说,镇里还不是他们呆的地方。

    南郑一直是傲来国保护京都外围的重要的城镇,所以在这里的驻军也不少,等刘卷抵达这里的时候各地的新兵已经基本上全部抵达,人数为五千。刘卷这只抵达之后并没有休息,立即就被拉到了校场上,马上将进行兵种的分配。由于人数过多,所以分配任务都是由各个招兵军官负责自己招来的士兵。

    刘卷还是一副老实的样子,安安静静的站在了队伍之中,眼睛则看着校场上,看着士兵一个个被叫到名字,然后按照名字站成了几队,心气还是不由得有些激动,毕竟这里又是他的一个新的开始。

    “真没想到,老子在那边小水花要我加入龙组,这边老子又要参军,老子还真是干¥¥的料。“

    刘卷的心中不由的想到,然后目光在此投向了前面,发现自己队伍的士兵越来越少,却始终没有叫道自己,而且刘卷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名字应该在中间。

    刘卷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心里则不由的嘀咕道:“好像,事有变化!”

    然后,他的目光再次投降了自己边剩下的人,只见在自己的周围,加上他仅仅剩下四个人,其中一个还认识,那就是演试当天和他说过几句话的那个大汉,而另外两个人的个头也不小。在刘卷的眼中,不说别的,就是这三人的这板,那也是当兵的料子。

    “乱看什么?”

    前面突然传来了喝声。

    刘卷一惊,扭头望去,说话人正是负责分配的军官,立即低头道:“小的初到这里,所以有些走神!”

    军官撇撇嘴,低声道:“没见过世面的东西,这点小场面就吓着了,太没有出息了!”

    “是,是!”

    心中尽管把眼前的军官骂了个透,但是刘卷口中还是恭恭敬敬的说道,然后又问道:“将军,不知道我属于那个军种?”

    军官疑惑的看了看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江狼立即恭恭敬敬的说道:“耳一!”

    “耳一!”

    军官小心的嘀咕道,然后翻翻手中的册子,漫不经心道:“耳一,洱海,耳锅,还有耳狗,你们四人被分配到了我们军种最有前途的一个军种,现在你们就在这里等负责接待你们的长官!”

    说完后,在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而站在周围维持次序的哈利油等人这时也在暗笑:军种最有前途的军种,那就是伙夫!

    起初听见军种最有前途的军种这句话时,刘卷心中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坦白得说,军种最好的军种应该是骑兵,他们作为部队的主力之一,装备是最好的。现在军官中除了那些裙带关系安插的军官之外,其余大多是骑兵出生。而现在分配出去的骑兵已经在一边了,仅仅剩下了自己等四人,由此可见自己等四人绝对不是骑兵,那军官说的最有前途的军种,多半是耍自己。

    装着不经意刘卷又扭头看看哈利油等人,发现在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一丝戏孽的笑容,那分明是一种计得逞的笑容!

    瞬间,刘卷顿时明白了所谓的最有前途的军种多半是军种最不入流的军种。

    “混蛋东西!”

    刘卷暗骂一句,然后不由的叹了一口气: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参军,就被人了,要是真的被分配到了这种军种,那么要进入内卫,那岂不是难上加难?

    第一次,刘卷对自己的前途有了一丝怀疑,有了一丝的担忧!

    就在刘卷叹气的时候,那个军官突然一笑,道:“你们长官来了!”

    闻言刘卷立即抬起了头,顿时心就凉了半截,他说的那个军官,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胖子,看年纪大概有三十多岁,整个人用南瓜来形容一点都没有错,而且,此人也算得上红光满面,准确来说是油光满面。

    眼前的此人的样子,让刘卷不由的想起了当初自己学校的时候食堂那个老德,和眼前这个自己未来的长官有着明显的共同点,那就是胖。

    军官说完之后,立即迎了上去,笑道:“德胖子,怎么来这么晚,这里就可等你一个了!”

    被称为老德的军官叫无德,是军种伙房的管事,负责一万人的伙食,由于人太胖,便被称为了得胖子。

    德胖子一听,立即陪笑道:“无校尉,真不好意思,刚刚忙着接收另外的二十多人,所以才来晚了!为了赔罪,今天晚上我请你喝酒如何?”

    无校尉哈哈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可不是我敲诈你哦!”

    德胖子立即点头,道:“那是,那是,对了,你给我留的人呢?”

    无校尉一指刘卷等四人,道:“这次人招得不足,我也不敢多给你留,便留了四个,你看看如何?”

    德胖子一打量江狼四人,然后走到了刘卷等人面前,上下打量起来。

    那人一靠近,刘卷顿时就闻到了一股油烟味,不由的皱皱,刚才无校尉和眼前胖子的对话他可听得一清二楚,别人心中的想法他不知道,但是自己现在心中的想法他可清楚:那就是把在一边贼笑的无校尉等人按在地上好好的揍一顿。

    心中这想,但是刘卷也不能付之行动,也只有强忍着心中的怒气,接受自己即将称为一名光荣的伙夫的事实,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也算当了兵,不过这兵当得实在有些郁闷,而且,更可悲的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样才能按照无良所说,在军种竖立一点自己的威信,难道说把炒菜炒出名?进了内卫继续当伙夫?

    在刘卷想的时候,胖子也打量完了四人,然后转对无校尉道:“不错,不错,这四人正合适。”

    无校尉哈哈一笑,道:“那我可把这四人交给你了,先说,跑了可不管我的事!”

    胖子也笑道:“跑?你可别开玩笑了,我那里去了可没有人愿意跑的!”

    说完之后,扭头看向四人,说道:“我给你们说说,我那里别的不说,这饭可是管饱!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不用训练!”

    胖子也深知现在当兵的,又有几个人是那种甘心卖命的,还不是为了混口饭吃?所以这句话对于一般的人来说,很有惑力。

    果然,还没有等刘卷反映过来,就听见旁边的洱海咧嘴一笑,道:“管饱?我就听这句话。”

    惊讶之余刘卷扭头看去,只见旁边洱海露出一丝憨厚的笑容,眼睛中露出了兴奋的光芒,而另外的两个人虽说没有洱海表现的露骨,但是眼睛中却露出了兴奋的神采。

    江狼心中不由得叹口气,暗道:伙夫就伙夫吧!

    然后眼睛一转,顿时眼神和洱海等人一样,毕竟在傲来国,要在饭的惑前保持镇定的普通人实在不多。

    就这样,刘卷同志在傲来国便成了一名光荣的炊事兵,或者叫伙夫。

    刘卷看了看蓝天,我可是要上清华的人,不过刘卷想到21世纪,很多博士研究生争当扫地的,自己一个高中生在这里当一个搞饭吃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谁叫自己在这里没有一个爸爸呢。刘卷YY的看着洱海的笑脸,这就是一个大饭碗啊。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我是孙悟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