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锋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人在官场,说话的时候,职业的腔调是不由自主带出来的,李幕虽然竭力让自己显得和蔼可亲,可是话语中的那种气势还是包含在其中的:“小刘啊,那天的事还是要多谢你了。”

    道谢是必要的,无论其中包含着怎样的玄机,以后又会如何发展,可人家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一点李幕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抹煞的。

    李幕一向自认为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假如刘卷救他的时候,没有看到这么尴尬的场面,也许他和刘卷的关系会更加简单有些,单纯一些,他对刘卷的感激也会更由衷一些,现在他明明知道人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是心中的感激并不是那么的真诚,平心而论,他对刘卷的敌视和戒心要多于对他的感谢。

    刘卷淡然一笑,这时他发现自己变了一个人似的,他的目光虽然没有看李幕,可是也能够体会到李幕此刻内心中的忐忑和不安,小辫子被别人抓住的滋味可不好受,尤其是像李幕这种有一定政治地位和份的人,人越是到了一定的位置,越是害怕失去,这种患得患失,往往会掩盖一个人的本,会让一个人首先考虑的是自己而忽略了事的本质。

    在刘卷看来这件事很简单,老子救了你的命,你理所当然要付出回报,虽然李幕已经舀了三万块,可那点钱在刘卷看来是远远不够的。

    可人家李厅长不这么想,他更关注的是那点苟且之事,以为刘卷是想舀着自己和女秘书的事做文章,要挟自己,从而获得最大的利益,却没有想人家只是想找他要诊金那么简单。

    沉默在特定的时段也是一种残酷的心理交锋,李牧和刘卷的交锋上,刘卷完全成为强势的一方。

    谁让你李厅长那点事儿都让人家看到了,谁让你丫的不检点,谁让你丫的体不行还玩车震来着?

    李厅长看着刘卷不动如山的表,不由得对眼前的年轻人生出欣赏之,这小子不到二十岁吧,一个年轻人能表现出这样的沉稳已经很难得了,想当初自己二十岁的时候,还没有他的这份心理素质呢,

    刘卷不说话,在李厅长看来这小子是等着自己开出条件,他咳嗽了一声:“小刘啊,昨天我去901医院做了一个全面的体检,结果都出来了,我完全健康,哈哈……”

    李幕笑了两声,却发现刘卷英俊的面孔仍然紧绷着,唇角流露出些许的不屑,虽然只是少许,可是人家李幕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这小子什么东西,居然敢鄙视我?

    李幕平里很少生气,就算生气也不会写在脸上,他一向认为生气是沉不住气的表现,作为一个成熟的政客是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的,他早已达到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境界。

    只可惜自从那天江边车震事件之后,李幕平静无波的心境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东窗事发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不知何时东窗事发,眼前的这小子对自己而言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让他痛苦的事,偏偏不知这颗定时炸弹在何时爆炸。

    李幕这两天也想过最坏的可能,就算是这小子把那天晚上的事说出来又如何?一个学生,一个普通家庭出的孩子,他说出的话又有多大的可信

    我是厅长,他说出来,别人只会认为他是在诋毁我的人格,李幕对自己的威信还是相当的自信,在国土局的五年多时间内他党政一把抓,无论工作能力还是政绩都是有目共睹的,既然做事,得罪人总是难免的,有人诋毁也是正常的,李幕这边胡思乱想着。

    刘卷却慢慢摆弄着茶几上的烟盒,看似漫不经心道:“那帮医生又懂得什么,我家是祖传下来的,那是秘方?”一句话就全盘否定了医院的结论。

    李幕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那些可都是医院的专家。

    他意味深长道:“小刘啊!医学上是要讲究有理有据的,多数人还是会相信专家的话,虽然你水平很高,可是你太年轻了。”这句话等于的威胁,小子你跟我得瑟什么?就算你抓住了我的某些把柄,你有证据吗?你说出来那晚的事又有谁会相信?

    李幕这句话虽然说得婉转,可是他对刘卷的称呼变成了小刘,语调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居高临下的威压就算是傻子也能够听得出来。

    刘卷当然能够听出他的弦外之意,表却仍然没有任何的变化,淡然道:“马上风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必死无疑,就算是得到急救,若是没有遇到我,也一定会落下后患。”

    李幕内心顿时凉了半截,果不其然,这厮舀着自己和女秘书的那点事儿开说了。

    刘卷重复着将烟盒竖起而后放下的动作:“你小便是不是有血丝,还有是不是腰疼。”

    李幕的脸色顿时变了,他自然不知道是刘卷伤了他的内脏,不过很轻微,但是有他的内元,医院一时看不出来。

    刘卷说道:“医院是不是说有癌症的可能。”

    又指了指他太阳后半寸左右的地方,李幕在他的指引下又按了一下,眼前猛然一黑。

    他的心跳瞬间变得剧烈起来,几乎要跳出他的膛,李幕下意识的捂住心口,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如纸,其实那晚之后,他也查阅过马上风的资料,知道马上风属于急症,多数和心脑血管方面的疾病有关,所以他第二天就去医院做了一个全面的排查,果然有事。

    刘卷刚刚露出的两手让他深深震撼,足以证明眼前的年轻人的确有着高深莫测的本领,李幕低声道:“怎么会这样?”

    他的声音已经微微有些颤抖,要知道今年他才四十三岁,还远未到退休的年龄,而且他在国土局的政绩深得北京某位大佬的欣赏,最近极有可能更上一层楼,进入省级领导层绝不是梦想。

    这一切都要建立在拥有一个好体的基础上,假如体完了,一切也就完了,无论你的能力如何,无论你的关系如何,你的体都已经不行了,给你再大的权力又有什么意义?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斗争,原本看似不同阶层的李幕和刘卷坐在了一起,也就有了斗争,虽然这种斗争是无声的,可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残酷和狡诈。

    李幕从一开始就采用政治斗争的方法对待张扬,他试图用政治上的威压让这个年轻人屈服,可是人家根本不接招,对付李厅长只用了一个小小的手段,你丫牛什么?在我眼中你就是一病人,你有病,这病只有我能治,我就是强势,你想痊愈,想活下去,必须要向我低头。

    病人在医生面前是没有任何强势可言的,尤其是这医生救过自己的命,而且自己接下来的健康还捏在别人的手上,当李幕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顷刻间又是风拂面,的招呼说:“刘卷,来!先喝茶!”

    掌握主动只是刘卷的第一步,下面他所要做的就是乘胜追击,逐步击垮李厅长的心理防线。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我是孙悟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