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新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果然姜是老的辣。艾拉书屋.kanxia.net”孟楚清笑得小嘴都合不拢了,几万亩,那得多少银子啊,一亩一钱,十亩一两,一万亩就是一千两,这开一下水渠,那钱就源源的来了。

    “你明要不要去看?”韩宁看看孟楚清,这个小媳妇,一听到银子,小嘴就合不拢了,孟楚清立刻点头道:“去,去,我们家的水渠放水,我自然要去看。”

    “嗯,那我先去沐浴了。”韩宁说着,转走进暗房。孟楚清依然在那里盘算着那银子的来向。

    第二天还没有亮,孟楚清就已经醒了,她赶紧的跳下来,看着韩宁依旧沉睡不已,心中微叹一声,这些子,没没夜的督工,也真是难为他了。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梅枝已经在叩门了,孟楚清轻声道:“进来吧。”

    “起得这样早?”梅枝不由得一愣,想到孟楚清这是急着要看水渠开水,小孩子家,哪有不好奇的,虽然孟楚清已经成亲,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大房二房里,除了杨姨娘,四娘子,几乎全出动了,就是庄子的那些庄户人家,听说水渠放水,也是忍不住好奇,自打出生,他们何时看到过那哗哗流淌的水。

    孟楚清坐着自己的那辆马车,马车内铺得软软的,三娘子孟楚洁坐在她的旁边,车内放着几个小包裹,那是孟楚清的零食。三娘子指着那些东西,笑话孟楚清道:“五娘,我瞧着你这吃零嘴的毛病。再也改不了了。”

    “那有甚么,我又不吃那些贵的。”

    “是不贵,你瞧瞧,你这里包裹里。各地的点心都有,倒都是街头小摊上的东西,真是个好养活。难侍候。”

    “呵呵,三姐也尝尝,这个柿饼倒不错的,这是今年刚下来的,还带着柿子略微的苦味呢,却是香的很。”孟楚清递给孟楚洁一个柿饼。孟楚洁赶紧的摇摇头,孟楚清自己拿过来咬了一口。

    马车还在车。孟楚清微微的掀开车帘,只见外面人流不息,就是浦氏坐的那辆牛车,被一些老弱之人坐得满满的,老牛也老了。慢慢的走着,浦氏也不拿鞭子催它,只是任它在那里慢慢的晃着。

    孟楚清看着这一切,心中微微有些发酸,想着要让那些乡亲上来坐坐,又怕人多挤坏了车,再看看那新铺的绒毛毯,她叹了口气,还是算了吧。虽然自己有这样的心,只是心有余力不足啊。

    大概有半柱香的功夫,就听着外面的人群开始沸腾起来,孟楚清又赶紧的掀开车帘,她这个马车,要比寻常的高一些。所以,尽管她个子小,也足可以越过那些人头顶,看到那一条如巨龙般蜿蜒的水渠。

    终于走到了水渠的尽头渭河边上,此时这里早已经聚满了人,那些四乡八村的皆来看这一奇观,如果没有知县的垦田买籍,只怕这条水渠永远不会修起来。这一条水渠,从渭河边一直连着四个乡,十六个村,可以满足这些村子里几万亩田地的灌溉,就这一项举措,知县大人,高升也是指可待了。

    知县大人此时站在那水渠的最高处,几十个衙役站在他的周围。保护着他的安全,那知县的旁边,站着韩半城,韩宁,韩迁,还有自己的父亲孟振业,伯父孟振兴。

    孟楚清坐在马车上,瞧得清清楚楚的,那边三娘子孟楚洁占着另一个帘口,高兴的说道:“五娘,今大伯和爹可是荣耀之至了。”

    “嗯,从前大伯和爹的那些事,我想着,他们可以放下了。”

    “五娘,你真是太厉害了。”孟楚洁发自肺腑的赞道。

    孟楚清又在人群中寻找浦氏,只见她站在牛车上,望着水渠高处拼命的招手。孟楚清不由得笑了起来。也不知道知县大人说了句甚么,那底下的人流自动的散开了一条人缝,一条大路直直的便摆在了孟楚清的马车面前,那些乡亲们,皆是大声的呼喊道:“孟五娘,孟五娘,孟五娘……”

    孟楚清听着心内一阵的澎湃,她缓缓的走下马车,乡亲们更加的高兴了,顿时掌声雷动,就连跟在孟楚清后的孟楚洁也由衷得感到一阵阵的骄傲。

    知县大人站在那里,朗声的对着水渠之下的乡亲们叫道:“自古以为,咱们兴平县旱,水少,粮少,百姓们吃不好,用不上水,是我这个知县大人没有做好,今,韩家大少爷,和孟家五娘,出资修水渠,为咱们县做了一件大好事,大家要不要感激他们!”

    “要,要,要……”

    “水渠修好了,今是个黄道吉,咱们今开渠放水,这第一锹是不是应该由韩家父子来掘!”

    “是,大人英明!”韩氏父子接过民工递过的锹,各自看了一眼,立刻一锹进去,那翻黑的泥土便被重重得挖了出来。知县大人立刻大手一挥,那些民工早已经上前,火朝天的干了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那堵着的大坝便被挖开一道大大的口子,只见那渭河的水,开始慢慢的,最后汹涌的流进了水渠之中,奔向了各乡各村,百姓们立刻欢声雷动,更有脚快的,顺着那水流直追下去。

    韩宁回到孟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孟振业,孟振兴也和他一起回来的,一闻着他们上的味道,大太太和浦氏就知道他们喝酒了,不过今天这是喜酒,是县太爷赏的酒,大太太赶紧的扶着孟振兴,浦氏扶着孟振业回房去了。

    韩定虽然也喝了一些,却是非常的清醒,他慢慢的回到孟楚清的房间,看着她正坐在案几前面,前面摆着一堆的瓜子,正在那里磕着。

    韩宁在她的边轻轻的坐下,孟楚清却没有说话,看着韩宁的眼神,似乎他有事要与她商量,凡事要三思再动,孟楚清深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依旧坐在那里,手里拿着瓜子摆来摆去。

    韩宁坐在孟楚清边的方凳上,看着孟楚清手中的瓜子,犹豫了一下,方才轻声道:“我想着,老爷,太太对咱们很好,总住在这里,也不是那么回事,就是别人嘴上不说,心里也要腹议了。”

    孟楚清心里咯噔一下,韩宁莫非要回去?如果有选择,孟楚清宁可在娘家住着,也不想回去韩家了。单是蔡姨娘的脸色,她天天见着,饭都不想吃了,再惹得一肚子火,气大伤,火大伤容,自己这小小年纪,岂不是要未老先衰了。

    韩宁看她半天没有出声,心中纳闷,连忙扭头看看,只见孟楚清小脸皱成一团,淡淡的眉毛仿佛要拧掉了一般。

    韩宁赶紧的说道:“你莫要误会,我的意思去不是回去,我是想,咱们自己重新买地盖房。按着你的心愿盖。”

    孟楚清心中大喜,连忙问道:“你果然这样想的?”

    “自然,不然我与你商议甚么?”韩宁立刻说道:“我既然答应了你,发誓说过要对你好,自然一心一意的要为你着想。”

    “好却是好只是……”孟楚清有些迟疑。

    “只是甚么?你我虽然还不曾圆房,你也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有甚么担心,你只管说?”

    “只是,我却没有这许多银子。”孟楚清想着自己臂环内的银两,再加上婆婆暗中给自己的,左右不过三千两。买地盖房,可不是一句话这样容易的。

    “你有多少银子?”

    “我?”孟楚清看看韩宁,心中犹豫着,说没有,显然是不可能的,婆婆将钱交给我,未必不告诉儿子一声,“我现在有一千两吧。”

    “那你好好的放着吧。”

    孟楚清不由得一愣,韩宁微笑道:“你以为我要用你的银子?我想着,咱们水渠修好,放水了,光是这放水的银子,也够买地的了,还有后的银子进项,足够了,哪里需要用到你的体已钱,只是这水渠也是你计划的,所以这些银子,也算是你的,我需得先问问你,才好行事。”

    “呵呵,既然是一家人,哪里还要分得这样清楚,你可算了,这买地盖房,大概需要多少银子?”孟楚清听说不用动她的私心钱,心立刻大好。

    “我大致的算了一下,在这里买地,一亩地大概需要一百两银子,因为是地基房,所以这事要找里正说明,再就是那些砖瓦沙子泥土的,咱们要挑最好的红砖青瓦,总体算下来,盖一座一进二出的房子,连材料,工本钱,总共算下来,大概需要四百两左右。”韩宁说道。

    “四百两,倒还可以接受,你看好哪一块地了吗?”孟楚清算了算,这个价格也只能算是中等的房子,其实她想要更大一些。

    “我看着隔壁余嫂家前面有一块空地,离着老爷,太太这里也近,有甚么事,也好走动,若是你不想离得近,村子东头还有一块空地,那地倒大一些,约有两亩,银子就要多增加一倍了。”(本站..com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kanxia.net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