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竣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浦氏感激的望了孟楚清几眼,方才赶紧坐在孟振业的边,她是二房的太太,自然有她的一席之地。

    孟楚清向着长辈们微微施了一礼,坐在最下面的位置。屋子里,大伯孟振兴和孟振业坐在上位,大太太肖氏和浦氏分坐左右,再下面是孟楚江,正呆呆的望着房间的一角出神,马大妮挨着他,眼神怯怯的看着房里的人。再就是她自己了。

    孟楚清心里清楚,三娘子四娘子都是未出嫁,所以不能出来。杨姨娘因为是四娘子的姨娘,怕她在闹出甚么事,毕竟怀有孕,万一有事,不好收拾。

    “今请大家来,是为了三娘的婚期。”孟振业看看大家,斯文的说道。

    浦氏立刻大声说道:“既然韩家提亲,喜事宜早不宜迟,就请老爷早看子吧。”孟振业狠狠的瞪了浦氏一眼。

    那边孟振兴点点头道:“二太太说的没错,这水渠已经修的十之**,看着这个进度,要不了多久,咱们就要忙着田里的事务,倒时再准备三娘子的亲事,只怕太仓促,怠慢了,反而不好了。”

    孟振业又看看肖氏,肖氏现在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老爷都发话了,自己何必再多嘴,于是也点了点头。

    浦氏看着大家没有反对。高兴的说道:“既然大家都不反对,大太太,前些子,韩家送来的聘礼,还请大太太拿出来吧。”

    肖氏脸色一红,立刻说道:“三娘子的聘礼,我自然要原封不动的交到她亲爹的手里。”

    浦氏听着肖氏的语气不善,显然是怀疑她会克扣三娘子的聘礼似的。一张大脸顿时臊的紫红,站起来,想说甚么,看看孟振业的眼光,又忍了下来。孟楚清在下面看了,又是好笑。又觉得浦氏可怜。

    浦氏看着那些聘礼都搬进了自己的房间。这才放下心来。

    孟振业看着她喜滋滋的脸色,沉声道:“这些是三娘子的东西,你若是动了分毫,休怪我翻脸无。”

    浦氏立刻说道:“老爷。我再不堪,也知道这是三娘子的嫁妆,如何能伸出手去拿?只是今我有一件事。要与老爷商议。”

    “何事?”孟振业有又看看孟楚清,这个丫头平话叽叽喳喳的,今怎么这样的沉默?莫非真是子不舒服?可要给她找个郎中瞧瞧才好。

    浦氏望着孟振业只是担忧的望着孟楚清。却似乎没有听到自己讲话一般,不由得气往上涌,大声道:“老爷,我想着,找一个行商,将四娘子赶紧的嫁出来才好!”

    “甚么!”孟振业吓了一跳,赶紧回过头来。望着浦氏,看她脸上不像是在说笑。立刻拉下脸道:“你可知道那行商是甚么样的人,你竟然敢下这样的毒心!”

    “老爷,并非是我下毒心,老爷你也看到了,四娘子做的甚么事,从前韩大少来提亲,她姨娘就闹那一出,此次,三娘子若不是因为她,能弄个满脸跟泥猴子一般吗!”

    “那,那也不必要将她嫁给行商啊。”孟振业的口气立刻软了下来。

    “老爷你再不想想,五娘嫁的是大少爷,三娘嫁的是二少爷,放眼望去,这兴平县,哪还有这样好的人家,就是有好人家,四娘这样不省油灯的,跟她姨娘一个德,还不惹得人家家宅不宁的,到时候,难道老爷天天去赔不是吗!”

    孟振业虽然疼女儿,听着浦氏这样说,思来想去,这三个女儿,都是浦氏的继女,她没理由,偏着一个,向着一个,又弃着一个的,她今所说的话,也是为着自己这个家考虑。却没有责备她的地方。

    孟振业想了想,又望了望孟楚清道:“五娘,太太说的这件事,你怎么看?”

    “爹,我在家中年岁最小,哪有权利决定姐姐们的亲事,此事,还是爹您做主吧。”孟楚清想着戚妈妈的话,再不接口。

    “这样?”孟振业眉头不由得皱紧,手心手背都是,四娘子再做了甚么让人不耻的事,毕竟还是他的亲生女儿,想着如此将她嫁给行商,此生此世,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一面,孟振业不得一阵的心酸。

    孟楚清站在那里,看着爹难过的样子,忍不住的就想讲话,梅枝却是狠狠的拉了她一把,暗中使了一个眼色,这才使孟楚清按捺下来。

    “嫁给行商,实在有些太残酷了些,不如这样吧。”孟振业抬想头来,眼圈微红,狠心说道:“将四娘子嫁回湖北老家吧,一则,老家还有咱们孟家的人可以照顾,二者离着这里也远,也不怕她再若起事端了。”

    “老爷。”浦氏还要再说甚么,孟振业却是的挥手道:“就这样定了,不要再说甚么了,你赶紧请人,给三娘子赶做嫁妆吧。”

    浦氏原是要四娘子孟楚涵远远的离开她,现在想着,嫁到湖北去,隔着千里,十年八年的能见一遭不,这样想着,心里又爽快起来,看着那屋子里的聘礼,高兴的只想唱小曲。

    既然爹这般的决定了,孟楚清最烦心的事也就迎刃而解了,看着浦氏高兴的样子,赶紧的告辞爹回屋去了。

    子又过了几天,自从孟振业做出那个决定后,四娘子天天坐在房中,以泪洗面,杨姨娘几次来找孟振业,却被告知孟振业这些子,因为学堂里面,孩子增多,知县大人,让孟振业多教一些时辰,所以,几乎很少回家来。杨姨娘想着要去学堂里去找老爷。

    无奈还没有出门,便被浦氏堵了回来,浦氏指着她道:“你一个妾,怎么敢着肚子,到处跑出去,枉你还自称大户人家,你这样出去,老爷的脸岂不是要被你丢光了!”

    “我就不相信,老爷能那样狠心,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嫁得这样远!”杨姨娘看着五大三粗的浦氏,心中直打怵,却是色厉内茬的说道。

    “就是因为知道是自己的亲女儿,才将她嫁到湖北去,若不是念着亲生的,早送到官府里了!”浦氏看着杨姨娘左右四处的看,立刻双手叉腰道:“我劝你还是打消了主意,你这肚子里,也有好四五个月的孕了,若是生出儿子来,你的尾巴也长不到哪里去,若还是女儿,你这样的张狂,只怕到时候,脸都丢光了,再找不回来了!”

    “你……”杨姨娘气得脸色通红,那边俞妈妈赶紧上前来搀扶着杨姨娘道:“姨娘,太太说的也是正理,你再不要气了,咱们老家在湖北,你也是知道的,那里过的子岂不比这里舒坦,四娘子过去,只能享福。”

    “她给你甚么好处,你帮着她说话!”杨姨娘狠狠的瞪了俞妈妈一眼,“我房里的事,甚么时候轮到你这老奴才来讲话了。”

    俞妈妈听着杨姨娘说话难听,立刻将手狠狠的放下,拉着脸,退到一边,轻轻的嘟囔着:“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杨姨娘上前就要拍俞妈妈,俞妈妈不敢惹她,只好一溜烟的逃跑了,杨姨娘追了几步,方才想起,自己原是要出门找老爷的,待到再走回来时,却见那大门已经被浦氏锁上,揣起钥匙早走了。

    杨姨娘回到东角院,走到四娘子的房内,看着她双眼哭得红桃一般,一阵的心疼,上前搂着四娘子,儿啊,啊的又哭了一通,絮叨了半天,说甚么都合起伙来欺负她们娘俩,只让四娘子,再忍些子,等她生下儿子来,帮她出气。

    四娘子孟楚涵听着杨姨娘的话,又气怔了半天,却是没有半点方法可想。

    西厢内,三娘子孟楚洁可是扬眉吐气了,没想到自己的这斑点,还能让自已因祸得福,最近这些子,她索那些白粉也不涂了,每看着铜镜内自己面上的那些斑点,倒越得没有刚开始那样难看了。

    子过得真快,就要这边三娘子的嫁妆准备的差不多之时,韩宁回来了。一段子不见,韩宁原先那恢复些白皙的面孔,又被吹得干巴巴的,脸色又黑又瘦,孟楚清看着,也不由得心疼了一下。赶紧的吩咐梅枝准备好水,让韩宁好好泡一个澡,活泛一下子。

    韩宁一脸的兴奋,坐在桌前,滔滔不绝的说道:“五娘,你可知道,咱们的水渠明便可以完工了。”

    “真的吗?竟然提前了半个月。”孟楚清算算子,提前这半个月,保守的算法,完全可以省下一千两银子。

    “嗯,我看着这天气越来越冷了,如果土层上冻的话,那咱们就要等到明年才能开工了,所以,我提高了工价。”

    “提高了多少?”孟楚清干笑了一声,自己刚刚想到,可以省下来一千两,只怕这一千两也省不下来了。

    “呵呵,还是和咱们原来的预算差不多,只不过,你算算,提前半个月,明就可以开渠放水,到时候,现在田里最需要的是甚么,就是水啊,不要多,按一亩一钱的算法,这几万亩田地,咱这修水渠的钱子,要不了多久,就回来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