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摊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孟楚清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可笑,她自己在这里黯然神伤,可韩宁又不知道,等到事到了不可挽回的那一步,他估计还不晓得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呢。二五零 如果期盼相公只属于自己一个人,那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他罢,哪怕强人所难地希望他能够独守空房等自己几年,也清清楚楚地讲出来,如果他知道了她的想法,却不愿意遵从她的心意,那时再谈和离不迟。不然,这也是对韩宁的不公平,因为时下男子,都是三妻四妾,对于他而言,他并没有哪里做错了。

    孟楚清想到这里,猛地站了起来,对戚妈妈和梅枝道:“我过去一趟,你们就在房里等我。”

    “,您要去哪里?”梅枝好奇问道。戚妈妈亦是一脸茫然。

    孟楚清朝西屋指了指,道:“我去同大少爷谈谈。”

    “大少爷?!”梅枝吃了一惊,“可是……海棠还在那屋里呢……”万一她正与韩宁盖同一被子,孟楚清却贸然闯进去,那得多尴尬呀。

    戚妈妈也深觉不妥,极力相劝,道:“反正明就要动去韩家庄,到时只有你和大少爷两个人相处,有甚么话不能留到明天去说,非要拣着现在?”

    孟楚清却决然地摇摇头,不论她们怎么劝,还是独自朝西屋去了。戚妈妈担心她和韩宁起冲突,便把梅枝推进了厅里,叫她作个接应,心想。万一韩宁责怪孟楚清坏了他的好事,梅枝还能顶上。

    孟楚清走到碧纱橱前,深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如她所料。外间虽然打了地铺,但铺盖上却没有人。虽说这是早有预料的事,但她的心里。还是莫名地烦乱起来。

    这时候的里屋,会是甚么样的一番景象呢?会不会她推门进去,看到的是少儿不宜的画面?孟楚清的手,在通往里间的帘子上不住地摩挲,却始终鼓不起勇气去推开。

    正踌躇间,里面却传来了海棠的声音,她连忙竖起了耳朵。只听得海棠的声音甜甜糯糯,似似嗔:“石榴那丫头,真是不知进退,居然连大少爷都诬陷起来,这也是大少爷和大好。换作我,一顿板子打出去,看她还敢不敢胡诌。”

    韩宁的语气,却显得很严厉:“她是老爷所赐的丫鬟,甚么叫一顿板子打出去?你把老爷摆在哪里?”

    海棠的声音里,就带上了几分委屈:“我也是替大少爷和大担心,那石榴虽说是老爷送过来的,但谁人不知她是蔡姨娘的人,大少爷留了她看守屋子。还不知惹出甚么祸事来呢。”

    韩宁没有作声。

    海棠就继续道:“现下大少爷和大都在,她还不敢怎样,等到大少爷和大都去了韩家庄,这院子里就她一人独大,能不翻了天去?”

    这话里暗示的意味,就很浓了。连孟楚清都听了出来,她就不信韩宁没会意。

    果然,过了一会儿,就听见韩宁的声音响起:“一头大,的确不是甚么好事,她是老爷送来的人,你是太太送来的人,说起来,份也差不多,待我禀明太太,也抬你做个姨娘罢了。”

    韩宁这话暗示的意味也很明显,他的意思是,我会如你所愿,让你做姨娘,但你也得尽你的义务,牵制住石榴,不要让她一头大。

    孟楚清隔着帘子,都感受得出海棠的喜悦心,但她自己的一颗心,却是沉到了谷底。若说之前的种种都只是她的猜测,那此时此刻,却是她亲耳所闻了。韩宁有了一个石榴还不够,竟还要纳海棠为妾!

    孟楚清再也忍不住,掀开帘子就走了进去。不管怎样,她也要表达出心中所想,若韩宁不愿意妥协,那就趁早和离罢,反正她还只有十岁,子长得很,哪里挑不到夫婿去。

    屋内的两人,显然都没想到会有人突然闯进来,齐齐吓了一跳。

    还好,韩宁是坐在桌边吃茶,而海棠正在为他铺,两人并没有腻在一起,这让孟楚清的心,稍稍好了一点。

    韩宁当先反应过来,指了自己旁边的椅子,示意孟楚清坐下,并没有问她为何深夜闯入。海棠自然就更不敢问了,忙着上前行礼,然后默默地退了出去。不得不承认,海棠虽然心思浅显,但却比石榴讨喜得多,至少她懂得进退,知道看看人的脸色。

    “我有些小心思,藏在心里闷得慌,所以来找大少爷说说,还望没有打扰大少爷。”孟楚清的语气**的,丝毫没有打扰了韩宁的觉悟。

    韩宁亲自为她斟了茶,递到她面前,道:“有甚么话,就直说罢。”

    本来韩宁通过聂氏又是送衣裳,又是送首饰,还亲自督促厨房做她吃的菜,孟楚清心里已有诸多感激,但这一声“”,却又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她心想,也许戚妈妈和梅枝说得对,他不过是因为内疚罢了。

    这样一想,孟楚清的心肠也硬了起来,道:“我从小就发过誓,不论嫁贫嫁富,都希望夫君只有我一人,房内既无通房,也无妾室,更不会寻花问柳,踏足青楼私窑,若此愿不能达成,我愿和离,一个人过一辈子。”

    韩宁听了她这番话,似是十分震惊,良久不语。孟楚清的心,也就一点一点地凉了下去。早就知道,这个时代的男人,怎么可能不纳妾。若是自小青梅竹马有感在,还能搏一搏,韩宁同她又没甚么交,凭甚么按她说得来?

    韩宁沉默良久,再开口时,说的却是:“这么说来,你是铁了心要同我和离了?”

    孟楚清心头一紧,他竟连挽留的话也不说一句,可见是宁愿和离,也要纳妾的了,她不由得一阵心寒。

    韩宁接着道:“可是,我纳石榴为妾,乃是势所,这你也不能通融一下么?”

    “甚么?”孟楚清突然觉得,有些甚么事,她是误会了。

    韩宁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道:“你说只要夫君纳妾,你就要和离,可是我已经纳了石榴为妾,那你今晚前来,不就是要和离的?”

    孟楚清斜瞥着他道:“不是你说同石榴之间没甚么的?”

    韩宁道:“那是自然,我没必要骗你。”不过他很怀疑,一个十岁的小女娃,真的知道“没甚么”是甚么意思?

    孟楚清道:“那我便信你一回,石榴这事儿,你也是被的,就算了,但从今往后,你若还想同我做夫妻,就得遵循我先前说的那几条。当然,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趁早和离了事。”

    她原以为这几句话太咄咄人,韩宁会不以为然——你不过是个庄户女儿罢了,也敢同我这兴平县首富家的嫡长子讨价还价?然而韩宁却看着她的眼睛,认认真真地问:“若是过年我们回不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甚么怎么办?这不是该问你么?你去哪儿过年,我就去哪儿过年。”孟楚清有些莫名其妙。她的体里,到底住着一个千年前的灵魂,对于家族观念,不那么浓厚,不就是不能回来过年么,在二十一世纪,小两口单独在外过年的,多了去了。

    韩宁的眼睛里,忽然就有了光彩,继续追问她道:“那若是永远都回不来了呢?”

    永远都不回韩家大宅?那得是多美好的事!不用再看韩半城的冷脸,不用再同蔡姨娘争来争去,也不用面对韩淑芝的冷言冷语……孟楚清想着想着,竟有几分雀跃,但却又不敢当着韩宁的面表现出来,毕竟这里还有他的亲娘聂氏,以及他的同胞妹妹韩敏芝。因此她压抑着绪,尽量装出些伤感来,道:“俗话说得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万一老爷再也不让我们进门,我也就只能随了你去了,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说完,还不忘安慰他:“你莫要想太多,老爷只是在气头上罢了,哪有永远不让亲儿子进门的。”

    韩宁苦笑一声,没有接这话茬,而是道:“我答应你。”

    “答应我不纳妾?”孟楚清紧紧追问,只差在后头补上一句“那你许诺海棠的事怎么办”了。

    韩宁肯定地点点头,道:“你都愿意跟着我去吃苦了,我还理会那许多作甚,管她们各人怎么想,都同我无关了。”

    他自始自终,都没有提到海棠,孟楚清也就不好意思去问。不过既然他都已经亲口承诺了,她若还继续追着不放,倒显得对他不信任了,于是郑重地对他道:“只要你一心待我,我也绝不会负你。”

    一个十岁的小丫头,忽然这样一本正经地作出许诺,韩宁只觉得好笑,忍了又忍,好歹没有当着她的面笑出声来。

    孟楚清瞧出他在极力憋笑,没好气地道:“我这人小气,不喜欢有别的女子近自家夫君的,所以值夜的丫鬟,都换成婆子罢。服侍你沐浴更衣的人,也换成婆子,还有跟着你出门的人……”

    “跟着出门的人,本来就不是丫鬟。”韩宁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道,“都道孟家五娘子有勇有谋,小小年纪就敢募资修渠,却原来只是个小醋坛子。”(未完待续)rq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