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求证(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聂氏看着软和,却对下人管束得这样严格?孟楚清略感诧异,只得对梅枝道:“既是这样,咱们就不累得姐姐挨骂了。”说完又对黄鹂道:“姐姐有空,多来我那里坐坐。”话刚说完,突然想起来,她是马上就要被逐的人了,黄鹂上哪里坐去?不由得尴尬起来。

    黄鹂却由此怜心更盛,着实安慰了她几句,直把她送到院门口方才回去。

    回到院中,韩宁正在厅里等她,见着她便关切地问:“娘叫你去作甚?”

    孟楚清忍不住好笑,聂氏叫她去,其中一个原因,不就是受他所托么,偏他还故意来打听。但人家羞涩,送礼不肯当面送,非要转一道弯,她也就只能配合,装傻道:“娘说要给我补做冬装了,叫裁缝来帮我量了尺寸,还让我选了料子。”

    韩宁马上道:“那你多挑几块,多出来的,咱们自己出钱。”

    难道不是全归他出钱么?孟楚清忍着笑,点了点头。

    韩宁踌躇半晌,还是问了另一个话题:“娘还跟你说了甚么?”

    孟楚清沉默一会儿,道:“老爷一多半是气话,我们又何必朝心里去,一心一意把渠修好便是。”

    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做了,孟楚清能想开,倒也是好事一桩。韩宁想了想,不再提起,起朝外去了,并告诉孟楚清,回韩家庄暂住的事,不用她心,他自会去安排。

    孟楚清听话地点了点头,送他到门口。

    韩宁走后,梅枝悄悄问她:“,您问过大少爷了没?”

    孟楚清懊恼摇头。一面暗恨自己胆子太小,一面又觉得,今的氛围,实在是不适合问那样的话,韩宁心本来就不好,还又是送衣裳,又是送首饰。她去跑去质问他有没有和丫鬟上,仿佛太不合时宜了。

    不过,如果他真收用了石榴,又怎会不来为她讨个名分,就算他忘了,石榴自己也不会忘,所以即便她没有去问韩宁。也等不了多久,就会水落石出了。

    明就要回门,而且要在韩家庄住上不短的时间,照说该有许多物事需要收拾,但因孟楚清才刚嫁过来,衣裳首饰以及常用具,大部分都还在箱子里,所以并没有甚么需要收拾的。至于韩宁的东西,他说他自己收拾,不用孟楚清心。本来孟楚清还想贤惠一回。帮他收拾收拾。但一想起昨为他铺,却出了丑的事。就没作声。

    不过,她原本以为,韩宁所谓的自己收拾行李,只是动动嘴皮子,实际上都是丫鬟们动手,但却没想到,韩宁是个亲力亲为的人。等从外面回来后,连海棠和石榴都没让进去,自己就把出门要带的包袱给收拾好了。

    孟楚清过去看了之后,顿觉汗颜,她这还算是娘家穷困后,东西少的,都足足装了三大箱,韩宁为兴平县首富家的嫡长子,出门长住,随带的却仅有一个包袱而已。她本有心替他多收拾几样,却发现这屋子里,属于他的东西少之又少,看来他真是长年在外,回家的时间还不长了。

    戚妈妈和梅枝已经得知他们要回韩家庄,至少住到水渠修成的事,两人都是忧心忡忡,虽说有修水渠作借口,但孟家有杨姨娘和孟楚涵正仇视孟楚清,遇到这种事,能不拿出来说?只怕冷嘲讽,是免不的了。

    反倒是孟楚清自己不甚为意,住在娘家,总比住在婆家好,就算韩家富贵,对于她来说,也不过是一个陌生的环境罢了,更何况有蔡姨娘虎视眈眈,还有韩半城偏心,而聂氏又软弱,保护不了他们。相对而言,还不如住到韩家庄去呢,至少住得安心,不用担心谁来害她。

    韩宁收拾完行李,又出门去了,临行前告诉孟楚清,他会回来吃中饭,不过也不用孟楚清心,菜色事宜,他已经吩咐过小厨房了,若是孟楚清不满意,再派人去说一声便得。

    他把甚么都安排好了,孟楚清乐得自在,戚妈妈和梅枝却都担心不已,因为不论收拾行李,还是准备中饭,都应是孟楚清这个做妻子的事,但韩宁却一一代劳,这要是传出去,岂非孟楚清不贤?

    她们两个,左一句,右一句,劝得孟楚清无法,只得向她们保证,今的晚饭,她一定会安排,而且将亲自下厨,做两道菜出来。但还没等她把厨房的方位摸清楚,福禄堂那边就有人来传话,说聂氏想着今晚是他们在家吃的最后一顿饭,所以请她和韩宁到她那里去吃。

    得,想彰显贤惠,又落空了。戚妈妈只得自我安慰:“等去了韩家庄,要心的事多得很,不急于这一时。”

    因为马上就要离开韩家,许多事都省了,下人不必接见,反正就算认清楚,等下次回来时,也全都忘了,账目也不必查看,一来韩宁才回来,没甚么账可查,二来马上就要走,韩家不再发月例给他们,只能是挣一个花一个,账目也得靠自己来立了。

    孟楚清的陪嫁,并不算丰厚,好在她把生母留给她的红木家什都给当了,虽说有一半的钱都给了浦氏,但她自己也得了五百两,够撑一段时间了。她想着,夫妻本该同甘共苦,若子实在过不下去,就把这钱拿出来贴补贴补罢。

    戚妈妈和梅枝也在各自算钱,孟楚清这回回韩家庄,多半是就住在孟家,而这次去孟家,她的份可不一样了,作为已嫁的女儿住在娘家,处处都需要打点,赏钱万一给得少了,就会受到冷言冷语,更说不准连顿饱饭都吃不上,所以不把钱算清楚可不行。

    她们主仆正在这里一面算账,一面等韩宁回来吃中饭,忽然瞧见福禄堂又来人,不奇怪,难道聂氏舍不得儿子儿媳,要连中饭都一起请了么?

    然而来传话的喜鹊却脚步匆匆,神色紧张,一进门就急急忙忙地对孟楚清道:“大,太太请您和大少爷过去呢。”

    孟楚清猜想有事,而且多半不是甚么好事,忙道:“大少爷不在呢,我是先过去,还是等他回来后一起过去?”

    喜鹊上前两步,悄悄地道:“,哪里是太太有请,乃是蔡姨娘气势汹汹地来找太太的麻烦呢,说是……说是大少爷收用了石榴,却不肯给名分,着太太给她一个说法!”

    果真找上门来了,不过因为孟楚清知道证据已被销毁,所以并不怎么慌张,只是她自己也急于知道事实真相,所以一刻也没有犹豫,就站起来,随着喜鹊朝福禄堂去。

    路上,喜鹊生怕孟楚清生气,不住地劝她:“大,大少爷不是那样的人,就算事是真的,也一定是石榴那蹄子勾引大少爷,不然大少爷绝对不会在大喜的子给没脸的。蔡姨娘找上门来,太太已经是心烦意乱,去了,可别着急,凡事慢慢说……”

    孟楚清才不在乎有脸没脸的事,只是若才成亲男人就出轨,这子还有甚么过头。不过这些话,她没必要同喜鹊说,因此只是胡乱点头。

    到了福禄堂,气氛果然不同寻常,蔡姨娘居然同聂氏并肩而坐,而且头仰得高高的,反倒是聂氏垂着头,好似蔡姨娘才是妻,而她自己是妾室一般。

    石榴跪在聂氏面前,和蔡姨娘一样,高高仰着头,神激愤,正在诉说:“太太,我虽说是个奴婢,可也是清白人家出来的,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虽然说为奴婢,凡事只能听从主人的吩咐,但我也绝不愿意在大大喜的子,给她一个没脸,不然我今后的子可怎么过?而今大少爷强令我服侍他也就罢了,事后却不肯承认,这叫奴婢的脸朝哪里搁!太太今儿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一头撞死在太太面前,好叫大家都晓得,大少爷死了我!”

    明明是她争抢着要值夜,勾引韩宁,这会儿却黑白颠倒,说成是韩宁勾引她!若只是为了争得一个名分,又何必去得罪韩宁?要知道,若是她如愿以偿,韩宁就是她的夫君,她的直接主人,她怎会这么傻,傻到去朝他上泼污水?

    孟楚清略一琢磨,马上反应过来,这根本就不是甚么简单的丫鬟勾引大少爷,以期成为人上人的戏码,而是蔡姨娘想要抹黑韩宁,好让她亲生的庶出二少爷韩迁上位!

    只怕韩半城早就被灌了**汤,想要越过嫡长子,把家业交到庶子手里,却又担心不合规矩,所以才纵容蔡姨娘设计陷害韩宁。试想,若是韩宁在自己的新婚之夜却强行玷污了丫鬟,虽说算不得甚么大罪,但也足以让韩半城有个发脾气的借口,从而借这个由头将他赶出家门,从此不许他回来了——毕竟不叩拜蔡姨娘而逐他出家门,不是说甚么说得出口的理由。

    孟楚清想通这一节,不由得一阵寒心,这还是亲生父亲呢,竟能偏心如此,真不知韩宁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他的心里,一定很苦罢。(未完待续)rq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