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新婚(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孟楚清听着外面的说笑声,却有些恍神,照她所想,是希望这一辈子,屋里都无妾和通房的,然而离圆房都还有好几年,这么多个夜夜,都得不停地防着么,那得有多累呀……可是不防,万一这院里真多出个与她分享同一个男人的女人,她心里只怕会更不好过罢。

    两下权衡,还是打起精神来,作好战斗准备,孟楚清暗暗地给自己鼓了鼓劲儿。

    好在很快韩宁就进来了,不然梅枝恼怒磨牙的声音,就要传到外面去了。不过当看到海棠和石榴也跟在后面一起进来,梅枝的脸上又挂满了寒霜。孟楚清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不觉得有些好笑,她这个正主尚还没气呢,丫鬟却已经快要气爆了。

    不过梅枝很快就想出了应对之策,悄悄地拉着戚妈妈说了几句,戚妈妈就走了出来,对孟楚清道:“,我带了她们下去打水来。”

    孟楚清自然明白梅枝的用意,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去罢,劳烦妈妈。”

    戚妈妈和梅枝,韩宁都认得,当即也气了两句。

    戚妈妈便理所当然地把海棠和石榴都带上,一起下去了,她两人还不十分愿意,但却有梅枝在后虎视眈眈地跟着,后退不得,于是只得随着戚妈妈的脚步去了。

    孟楚清虽说和韩宁一起修过渠,但那时的份是同伙,此刻却是他的新婚小妻子,上还穿着嫁衣,在红烛的映照下,就觉得很有些羞涩,连忙走去把温在木桶里的蜂蜜水端来,倒给他喝。道:“我听我爹说过,蜂蜜水解酒,你且尝尝。”

    韩宁对着个才十岁的小姑娘,却是怎么也找不着新婚的感觉,倒显得自在许多。他接过茶盏,就近坐下,又招呼孟楚清也坐。然后将蜂蜜水一气喝下,还示意她再倒一盏,道:“蜂蜜水解酒,比醒酒汤好多了,不过得一口气多喝些,不然没用。”

    是了,他从小在外走南闯北。甚么不晓得,孟楚清忙提起瓷壶,又给他倒了一盏。

    韩宁一气连喝三盏,方才把茶盏放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亏得我自诩酒量大,却没想到今险些被他们给灌醉了。”说完又笑:“都怪浦岩,说我这把年纪才成亲,十分难得,非要拉着我喝,幸亏你堂兄和姐夫开解。我方才溜了。”

    孟楚清一听说浦岩拉着韩宁灌酒。一颗心就猛地提了起来,虽说她同浦岩之间。是半点事都没有,但也赖不住他做出些过激的行为来,引得旁人遐想。后来听说有人开解,并未生出甚么事来,方才放下心来。看来女人出了嫁,还真得靠娘家,你看尽管孟楚江是个傻子。浦大牛是个楞头,但出了门,还是得靠他们帮衬。

    韩宁喝完蜂蜜水,洗澡水还没送上来,便同孟楚清讲起了修渠的事。正好孟楚清为了所谓的避嫌,已有好一段时间没能去渠上,因而听得津津有味,两人因为有共同的话题,倒也谈得兴起,孟楚清甚至一时忘了自己是新嫁娘,正在度过她的新婚第一夜。

    聊了会子,戚妈妈带着梅枝把水安排好,来请韩宁去洗澡,海棠和石榴却不见了踪影。韩宁自是不会去理会这等小事,孟楚清更是不会去问,于是便由着他一个人进了里面的净室。

    戚妈妈还卷着袖子,站在那里,颇有些踌躇:“韩家这般有钱,只怕大少爷习惯了有人服侍……”

    她这意思是,得有人进去服侍韩宁洗澡?好像大户人家是有这样的规矩,就是在孟家,孟楚江也一样有人服侍洗澡穿衣的。但是,孟楚清不喜欢这样的规矩,即便在这个时代已经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不喜欢,也许她天生就是小心眼,学不来大家闺秀的大气罢。所以,尽管戚妈妈目光炯炯地看着她,还不停地把目光朝梅枝那边瞟,她还是装作没看见。

    戚妈妈无法,只得先叫梅枝下去,待得屋里没了人,才急急地劝孟楚清:“五娘子,现在你是人家家里的媳妇,可不能再同未嫁时一样任了,大户人家的少爷有丫鬟服侍着洗澡,乃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

    孟楚清故意装作听不懂,问道:“妈妈说甚么呢?我几时任了?”

    戚妈妈气得笑了起来,她才不相信孟楚清没明白她的意思,就在临出嫁前,她还同其探讨过大户人家的规矩,她就不信以孟楚清的聪慧,会听不懂她的话。不过孟楚清的年纪摆在那里,她存了心要装傻,戚妈妈还真不能怎样,只得把话给挑明了,道:“五娘子,方才你该让梅枝进去伺候大少爷洗漱的,这样让他一个人进净室,传将出去,别个还不晓得如何笑话咱们小家子气,不知规矩呢。”

    孟楚清却满不在乎地道:“咱们孟家,现在本来就只是一户再普通不过的农户,小家子气是正常的,我又何必去硬装甚么大家闺秀,倒惹人笑话。再说大少爷自己也没说甚么,是妈妈你想太多了。”

    戚妈妈还要再劝,孟楚清却道:“大少爷长年在外,肯定没人服侍惯了,我要是派了人进去,只怕他还不习惯呢。”

    她这可真是强词夺理!戚妈妈对此十分不满,组织了许多语言,要同孟楚清讲,但孟楚清却走到净室门前,隔着门板问里头道:“大少爷,可要添水?”

    “不必了,正好。”隔着门板,韩宁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戚妈妈见她不遣梅枝进去服侍,反倒自己贴了上去,全然不顾新嫁娘的矜持,恨恨地直跺脚,气得转出去了。

    孟楚清却跟她想得完全不同,她都已经嫁过来了,现下是韩宁名正言顺的小妻子,莫非还要端着架子不成?与其把贴服侍韩宁的机会让给别人,还不如她自己来呢。

    很快韩宁洗完,穿着件家常直裰出来,换了她去洗,脸上看不出一丝没有丫鬟服侍的不快,让意志坚决但还是有些小担心的孟楚清终于放了心。

    等梅枝把净室收拾干净,孟楚清才走了进去。这间净室很大,分了里外两间,外面这间搁着马桶等物,里面才是洗澡的地方,安置着椭圆形的大澡桶,旁边还有踏脚的小板凳。

    孟楚清在家时,也有大澡桶,不过跟这个比起来,还是小多了。可别小看了这澡桶,就是孟家那个小的,在兴平县也得二两银子才买得到,更何况眼前这个大的。澡盆里已装满了水,是梅枝带着小丫鬟们拎进来的,听她说,海棠和石榴两个,想法设法地要跟着她一起进来,幸亏戚妈妈在外面把她们给拖住了,她才得以脱

    水的温度正好,孟楚清洗完澡,换下有些笨重的嫁衣,长长吁出一口气,从旁边的衣架上,取下一件崭新的绸袄儿穿了。其实她在家的那些袄子,都是今年才做的,但大家都说,新嫁娘只能穿新衣裳,因而从头到脚又去买了一,但她摸着这袄子的面子,感觉有些扎手,质量还不如她那两件旧的呢。

    虽然是新婚之夜,但她一点儿也不紧张,这大概是因为她这洞房之夜,不过是个名头而已,并不会真的成就夫妻之实罢。不过,要同韩宁同睡在新房里么?虽说她的体,还只是个十岁的小姑娘,但心理年龄可成熟得很,真让她与其同共枕,即使甚么也不做,她也觉得浑不自在。

    她穿好衣服走出门去,韩宁却一直盯着她看,她才不会自作多地以为是自己魅力大,连忙低头检查上可有不妥之处,但甚么也没看出来,不免心内疑惑,但韩宁偏生又甚么都不说,只端起桌上的茶水吃了一口,便站起来,道:“你也累了一天了,早些歇着罢,我就睡在对面西屋,你有事叫我。”

    原来对于新婚之夜如何安排,他早已有打算,孟楚清心内隐隐高兴,忙起应了,又道:“我过去给你铺。”

    她说的是,她过去给他铺,而非叫丫鬟过去铺,韩宁听了有些惊讶,不过却也没有拒绝,由着她跟着过去了。

    戚妈妈就在外间等着伺候,将这话听得一清二楚,气得直跺脚,孟楚清在家,也是呼奴唤婢,何曾嫌过奴仆多事,怎么到了韩家,就变得这样小家子气了呢?连让梅枝去铺都不肯?

    她哪里晓得孟楚清的苦衷,她况特殊,与韩宁年龄相差太大,要想让韩宁这几年都没有其他女人,除了防着别人外,还得抓紧一切机会,同他联络感,不然她可没有信心撑过这几年。要知道,以她这种况,韩宁要想收通房,纳妾室,她是连反对的理由都搬不出来的,除了靠打感牌,还能作甚么?而这感,则是需要培养的,既然这门亲事,已经近乎盲婚哑嫁,但婚后就得格外加紧才是。(本站..com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