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出嫁(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那么韩宁,作为兴平县首富家的嫡出大少爷,有没有这样的教导人事的通房丫鬟呢?梅枝的目光又一次扫过海棠的脸,暗暗猜测着。不过她倒没有多想,因为男人有妾,有通房,在她看来,是十分正常的事,就拿孟家来说,孟振兴和孟振业,哪个没有妾,而且还不止有过一个,而韩家又比孟家富贵许多,有几个通房就再正常不过了。而且孟楚清才十岁,就算依着韩家庄的规矩,十二岁就圆房,那也还得等上两年,而韩宁却已经十八岁了,你能指望他清心寡地独自过两年?就算他愿意,他家父母也不会愿意。

    但梅枝也有着她的担忧,通房没甚么,妾室也没甚么,孟楚清是韩家明媒正娶进来的大,就算通房和妾室再多,又还能越过她去?可是,如果让这些人把儿子生在了她前面,那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一桩,会直接影响她在韩家的地位罢。你看韩家的蔡姨娘,之所以这样张牙舞爪,还不就因为给韩家生了个受韩半城喜欢的儿子,她这还是次子呢,若让韩宁先得了庶出的长子,那孟楚清可真是连站的地方都没了,现在韩太太聂氏的处境,就是她以后的下场。

    梅枝心里着急,却又不敢表露出来,脸上还得挂着笑,与海棠东扯西拉,直至将水装满铜壶,方才对海棠道:“姐姐,这壶我拎去便得,你还是去开导开导石榴姐姐罢,我们五娘子真不是刻薄下人,你叫她莫要多想。”

    这话说得客气,倒令海棠有些不满,在她看来,聂氏是韩宁的亲娘。孟楚清是韩宁的媳妇,而她是聂氏送来的,所以她们才是同一阵营的人,石榴是她们共同的敌人,何必对她讲客气话,看不顺眼,直接叫过来训斥一顿便是。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但梅枝笑意吟吟,态度亲切有理,不管待她还是待石榴,都是一视同仁,这让她满腹的牢,就有些不敢讲出来,只得将表放得淡淡的。应下去了。

    梅枝看在眼里,回去便对孟楚清道:“那海棠空生了一副狐狸模样,却是喜怒都放在脸上,比我还不如呢。”说着,就把刚才打听到的况,讲给她听,并问她和戚妈妈道:“这两个丫鬟,该不会就是大少爷的通房罢?若是真的,可就得防着些了,万一让她们把儿子生在了前头。可不是甚么好事。”她把话说完。突然觉得,孟楚清嫁了人真好。很多话都可以放开来说了,不用再和以前一样,顾忌着她还是未嫁的小娘子,处处慎言慎行。

    戚妈妈听过她的担忧,笑道:“傻丫头,通房都是灌了药的,哪能让她们把孩子生在五娘子前头呢。”

    梅枝却不相信。道:“那海棠倒也罢了,石榴可是蔡姨娘拐了弯,让老爷送来的,万一她们存心想要五娘子难堪,难保不在药上动手脚。”

    这一番分析,让戚妈妈对她刮目相看,果然人到了陌生的环境之中,警惕就大幅度提升了。孟楚清也冲着梅枝赞许颔首,她的猜测和分析,都十分到位,不过,她还是提醒梅枝和戚妈妈道:“这事儿不论是真是假,都还只是梅枝的猜测而已,在未经证实之前,咱们谁也不要声张,不然本来没有的事,却因为我们自己乱了阵脚而坐实,可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了。”

    梅枝深以为然,连连点头,又走去把水倒进面盆,捧来给孟楚清洗脸洗手,笑道:“五娘子再洗一回,别浪费了这水。”

    戚妈妈却接过面盆来,支使她去准备醒酒汤,道:“姑爷待会儿回来,一定是吃了酒的,你赶紧去熬汤,免得等他进了房门才手忙脚乱。”

    这是正事,梅枝连忙把面盆交到她手里,转去找厨房了。

    戚妈妈却是看着她的影一出房门,就悄悄地对孟楚清道:“五娘子,梅枝方才提醒了我,韩家这样的人家,大少爷一定会有通房,若是让别个送来的通房占了先,对咱们可是极为不利的,还不如先发制人,自己抬个通房上来。”

    孟楚清看着戚妈妈,良久未语,穿越前看古代小说的她,太清楚戚妈妈这话,是甚么意思了。说白了,她就是想让她把梅枝抬为通房,事实上,小娘子的陪嫁丫鬟,一多半就是作这个用途的,所以戚妈妈会提出这样建议,也十分正常。

    而且梅枝今年十六岁,明年就是十七,与十八的韩宁,正好相配,再好不过了,更难得的是,她原本是个被孟楚清生母唐氏收养的孤儿,无父无母,除了依靠孟楚清,别无去处,所以一定会忠心耿耿,不会生出二心来。

    如果按照理智来讲,无疑戚妈妈的建议是最好的,但婚姻这种事,孟楚清怎么理智得起来,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大方的人,连毛巾内衣等物,都不愿与人共用,又何况是个男人呢。

    若是婚前有通房,那也就罢了,而今她进了门,怎能还如此。甚么清心寡两年,别说两年,就算五年后才圆房,也得等着,谁让韩家挑了她这么个小媳妇的,既然是他们自己的选择,那就该受着!

    十八岁,再过五年也不过二十三,年轻得很,没女人又如何,孟楚清很不以为然。

    戚妈妈见孟楚清默不作声,还以为她不懂,于是把话给挑明了,道:“五娘子,我看梅枝那丫头,虽说有时候鲁莽些,但却忠心耿耿,不如就让她去服侍大少爷?”

    孟楚清自然不乐意,但又不好直接反驳戚妈妈的话,毕竟她也是一番好意,于是便找了个借口,道:“我才进门,万事都还不清楚,贸然让自己的丫鬟去做通房,太太只怕会有意见。不然先静观其变,看看况再说。”

    她们对于韩家,的确是一点儿也不了解,就连海棠和石榴二人究竟是不是通房丫头,都不能确定,所以孟楚清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戚妈妈就没再坚持。

    梅枝很快把装着醒酒汤的保温小铜壶拎了上来,孟楚清有些吃惊,她不过才和戚妈妈说了几句话而已,这么快就熬好了?

    梅枝把小铜壶放进一个装满了水的木桶里,回过头来对孟楚清道:“这院子里就有个小厨房,就在西厢那头,我找过去时,发现海棠和石榴居然都在,而且一人守着一个小炉子,全在熬醒酒汤,而且两人时不时还对看一眼,好似在相互挑衅一般。”

    孟楚清越听越觉得海棠和石榴二人,同韩宁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不然为甚么会有争风吃醋一样的行为?以后在这二人上,须得多多留心了。不过此时,她更为好奇的是:“梅枝,那你这壶醒酒汤,是谁熬的?”

    梅枝似乎很奇怪她会有此一问,道:“我自然是拿了海棠所熬的那一罐,不拿她的,难道还给石榴面子不成?她可是蔡姨娘的人!”

    孟楚清轻轻摇头,戚妈妈已是把手指头戳到了梅枝的额头上去,急躁地道:“你都猜想她们是通房丫头了,怎么还拿海棠熬的醒酒汤?哪有五娘子新婚之夜,却拿个通房所熬的汤端上去的?你是给了海棠面子了,那五娘子的面子朝哪里摆?”

    梅枝到底未经人事,有些懵懂,不太明白戚妈妈的意思,不过却也清楚她这是生气了,连忙跑去把铜壶拎了起来,但却舍不得就丢,提在手里问道:“大少爷只怕就快回来了,不拿这汤端上去,现熬只怕来不及。”

    这倒是个问题,不过戚妈妈说得对,新婚之夜,正是两人培养感的好时机,自己不献殷勤也就罢了,怎能把这个机会留给别人呢。孟楚清想了想,问戚妈妈道:“妈妈,我记得我们来时,带了一罐蜂蜜的,可还在?”

    戚妈妈连声道:“在,在。”说着,就走去开了箱子,取出那罐蜂蜜来。

    孟楚清示意戚妈妈把蜂蜜交给梅枝,道:“你去用这蜂蜜冲一大壶温的蜂蜜水,用来解酒是一样的。”

    梅枝连忙接过来,一手拎着醒酒汤,一手拿着蜂蜜去了。

    没过一会儿,梅枝才把冲调好的蜂蜜水拿上来给孟楚清过目,就听见外面传来男人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正是韩宁。除了韩宁,还有海棠和石榴的声音,似在同韩宁说笑。

    梅枝马上就怒了,气道:“这两个丫头,大少爷没回来时,看着倒还好,怎么大少爷一回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只顾朝大少爷跟前凑,连先进来通报都不会了?”

    戚妈妈也很生气,不过今儿是孟楚清大喜的子,又是头一回以妻子的份见韩宁,就算再有气,也不宜此时发作,于是便扯了扯梅枝的袖子,小声地道:“来方长,你急甚么,且先作出个乖巧样子来,今儿可是五娘子的好子,别让大少爷瞧轻了去。”

    梅枝点了点头,把满腹的气恼压下不提。(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