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真假(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 费章节12点

    叶闲云孟楚清为难,更是好奇,凑上来道:“五娘,你羞甚么,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同我説説又如何?”

    叶闲云这话倒提醒了孟楚清,她连忙屏住呼吸,瞬间憋红了脸,装出羞的模样,对她道:“那些消息,你都是听谁説的?我爹还没回来呢,谁能替我們作主?”

    叶闲云自然晓得浦氏并非她們的亲生母亲,也晓得继母在儿女的婚事上,大多是不敢独自作主的,于是就迷茫起来,道:“你大伯的一个妾,雇的就是我們隔壁的一个闺女,我是听她説的。”

    孟振兴雇来的妾都在传这种话?为何戚妈妈和梅枝这样消息灵通的人,却甚么都不晓得?看来此事必有蹊跷了。孟楚清半垂着头,掩饰住自己的真实绪,仍作出羞无限的模样,道:“是不是真的,我不晓得,也不敢去打听,只等我爹回来作主。”

    “那倒也是,你爹探亲不回,这样的大事,是不好就定下来。”叶闲云露出理解的表来。

    这时她家的丫鬟們端了早饭上来,她便终止了话题,请孟楚清上座,説些饭菜简薄,望她不要嫌弃的话来。孟楚清与她客几句,又想着待会儿梅枝是要跟着一起出门的,于是便与叶闲云商量,让丫鬟們先下去吃饭。

    叶闲云待会儿跟他們一起去渭河,闻言自是没有异议,赶紧让丫鬟們吃饭去,然后亲自招呼孟楚清入座。

    一时早饭毕,大家到大门前,登上韩家准备的四匹马拉的快车,直奔渭河。柳五娘是个心细的人,很显然已经把韩迁的习摸了个一清二楚,给他配了个一看就温婉听话的丫鬟,而且还带着个大大的包袱。这丫鬟上车时,包袱撞到车门上,发出金属的脆响,孟楚清不猜测,莫非他效仿韩宁,也带了锅碗瓢盆不成?可是他們今天出发的比上次早,应该可以赶回来吃中饭呀。

    没想到,还真让她给猜对了,韩迁的包袱里,装的就是锅碗瓢盆,而且比韩宁上次还要齐全;而且她更没猜错的是,他們这回的确时间充足,根本就用不着在外面野炊。但是韩迁才不管这些,非拖着众人在荒郊野外垒灶埋饭,累了一通方才重新启程。

    不过这样也有好处,他一心惦记着在吃饭上同韩宁一争高下,对修渠就没那么专注了,省却了孟楚清许多哄他的时间。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孟楚清心愉快,可就当大家收工,准备回家的时候,地平线上却远远地出现了一个人,尽管隔着相当远的距离,还是能隐约瞧得出那婀娜的影。

    是个女子?这么冷的天儿,一个女人跑到渭河来?孟楚清心里咯噔一下,不由自主地朝孟振兴看去。孟振兴显然也注意到了那个影,站在马车前停下了脚步,似在等她走近些,好看清她是谁。

    那女子还真是一步一步地朝这边来,脚步细碎,姿态优美,手里似乎还拎着一只提盒。

    叶闲云眼尖,一会儿功夫就认出了是谁,大声对孟楚清道:“那不是你們家的四娘子么?”

    这时那女子又近了几步,孟楚清也认了出来,果真是孟楚涵。她来这里作甚么?想起今天早上她説的那些话,孟楚清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但脸上却不敢露出半分,反而还笑道:“可不是我四姐,早上她还説,怕我們太忙吃不上饭,要特意送点汤水来呢,不曾想还真来了。”她已经看清楚,孟楚涵手上拎着的,是一只三层食盒,所以才故意这样説,好提前为她圆一圆。

    其他人也认出了孟楚涵,都停下了脚步等她,只有韩迁,看了一眼后,还是上了车,称风太大,怕得了风寒,而那些请来打桩的匠人,则一脸好奇地张望。

    孟楚清恨不得也上车去算了,但她为妹妹,若不等着,就是对姐姐不恭,因此心中再不愿,也只能站在那里。

    孟楚涵很快就走到了近前,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晕,上前给众人行礼,羞笑道:“我还以为来迟了,赶不到你們呢。”话説完,才发现韩迁并不在,脸上的表就僵了一僵。她想要问问韩迁在不在,却又不敢,便对孟振兴道:“大伯,五妹担心韩家二少爷在外头吃不惯,所以一早就叫我做了些他吃的,送到这里来。”

    孟楚清在旁听了,登时大怒她自己要献殷勤也就罢了,扯上她作甚么?而且还只提韩迁,不提韩宁和孟振兴,这是想污蔑她同韩迁有私么?不过她这样诬蔑她,对她自己又有甚么好处?难不成她还真以为自己嫁给韩迁,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眼见得那些不明况的匠人,都纷纷盯着她看,孟楚清又急又羞,只得对孟楚涵道:“四姐,我明明是让你给大家做饭,你却怎么只听见了二少爷?”

    此话一出,马上有窃窃的笑声从匠人那边传出,他們的视线,也从孟楚清的上,转移到了孟楚涵上。其实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孟楚清实在是不想使出来,完全是让孟楚涵给的。

    只有叶闲云完全理解孟楚清的做法,附到她耳边,悄声地嗤笑:“瞧你四姐那猴急的模样,看来传言是真的了。”

    如果孟楚涵能够肯定传言是真的,何必又这样上赶着,等着出嫁不就行了?只怕正是因为不确定,所以才作出这般急的事来罢。此时众人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孟楚涵上去了,孟楚清压力骤减,就开始犯起疑来——韩家庄离渭河这样远,而二房又没有车驾,她究竟是怎么来的?看她这模样,肯定不是走着来的,那么,就是有人驾车送她?是谁?为何送到后,却不露面?

    这事儿怎么看,都像是一场谋,孟楚清的眉头,不知不觉地皱了起来。

    孟振兴的眉头,皱起的比她更早,只是当着外人的面,也不好去骂孟楚涵不知廉耻,只好皱皱眉罢了。

    孟家的人都不告诉孟楚涵韩迁在哪儿,韩宁也就不好开口,只得招呼匠人們继续把工具搬上车。

    孟楚涵的眼睛里,慢慢地积满了泪水,一副随时会哭的模样。叶闲云倒是很了解她,悄悄儿地对孟楚清道:“你四姐倒是会装可怜。”

    孟楚清闻言苦笑,拉着她上车去了。反正孟振兴还在,这事儿就留给长辈处理罢。

    面对庶出的侄女儿,孟振兴也无奈,心中突然冒起的念头居然是,孟振业实在是不该让妾們生养儿女,不然主母亲亲自教养出来的小娘子,怎会这般没规矩?

    “大伯……”孟楚涵终于忍不住,哽咽着开了口,“我也是一番好心……”

    孟振兴口气生硬地道:“饭我們已经吃过了,多谢你的好意,若是没有驾车来,就随我們一起回去罢。”

    孟楚涵低低地应了一声,拎着食盒朝孟楚清和叶闲云那辆车上爬。

    孟楚清敏感地留意到,孟振兴説的是“若是没有驾车来”,可是这么远的路,怎么可能没有驾车来?孟振兴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常识,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知道是谁送孟楚涵来的

    是谁?浦氏,还是肖氏?家里的长辈,也就只剩她們了。孟楚清想着想着,突然无比地想念孟振业。怪不得在这个时代,家里有个男人支撑门户至关重要,你看没了亲爹在家,甚么事就只能由着别人摆弄了。而她为女孩儿家,连个话语权都没有,真真是憋闷极了。

    孟楚涵爬上车,有些不敢与孟楚清对视,自己拣了个角落,坐了下来,手里紧紧攥着食盒,眼睛还不时地瞟向车窗。

    叶闲云忍不住,道:“四娘子,车帘子拉得严实,你甚么也瞧不着哩。”

    孟楚涵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把头转向了另一边去。叶闲云撇撇嘴,转去和孟楚清説话。

    孟楚清一面想事,一面有一搭没一搭地接叶闲云的话,两人都没有再理会孟楚涵。到了韩家庄,韩宁兄弟带着匠人,仍旧和叶闲云去了她家。孟楚清等人则在孟家门前下车。

    孟振兴一下车,就匆匆朝院子里去了,孟楚清朝梅枝使了个眼色,梅枝便装作内急,跟孟楚清告了个罪,也跟着进去了。

    孟楚涵低着头,拎着食盒朝里走,此时没了外人,孟楚清再不用顾忌甚么,大步走到她旁边,道:“杨姨娘也有些子没出来了,四姐不如去陪陪她。”

    孟楚涵大吃一惊,猛地抬头看她,似不敢相信她有这样的权力。孟楚清却不再理她,径直朝后院去了。

    而今孟振业不在,二房浦氏为大,而浦氏如今同孟楚清的关系又极为融洽,因此孟楚清的话,还是很有人听,不到半个时辰,戚妈妈就领着俞妈妈,把孟楚涵关进了杨姨娘的东角院。

    浦氏十分乐意见到这样的形发生,完全没有异议,甚至还特意跑到东厢,同孟楚清抱怨杨姨娘:“説的好听是足,其实还不是在躲懒,光累得我一个人忙碌做饭。而且又吃得多,一顿饭,恨不得吃上两个人的分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