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真假(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若单以嫡庶论,这话又还有些道理,孟振兴一时也摸不清韩家的思路了。但他为一家之主,到底比肖氏谨慎些,道:“有些矜持的人家,男方上门求娶两三遍,才肯把女儿许出去呢,五娘子才十岁,四娘子也还没满十五,咱们急甚么。”

    “你当自己是谁?又当韩家是谁?”肖氏满面讥讽,“韩半城肯遣媒人上我们家来,就已经是极大的面子了,你却还要故意拿乔,是想要得罪他们么?”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孟振兴也生起气来。

    肖氏斩钉截铁地道:“你现在就去找个媒人,赶紧上韩家去,把这门亲事定下来。”

    刚才媒人上门,他们没答应,这会儿却又去上赶着?这样的事,孟振兴做不出来,便装作没听见,上一个妾屋里去了。肖氏不好意思追过去,气得摔了一个茶碗,江妈妈朝外看了看,走上前去,附到她耳边,悄声出了几句主意。

    肖氏犹犹豫豫:“这不太好罢?”

    江妈妈却道:“韩家使人上门提亲,本来就是脸上有光的事,怎么不能说了。再说大家本来就已经知道了,太太又不是泄露甚么秘密,只不过把这说辞稍微改了改而已。”

    肖氏听了,没有点头,但当江妈妈说就由她来打这个头阵时,她也没有反对。

    ------------

    五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韩宁如约而至,见到孟楚清时,神色自如,没有丝毫的不自在,就连随后赶到的韩迁,也没显出甚么异样来。孟楚清由此愈发肯定,上回来提亲的媒人,只是蔡姨娘偷偷派来的,他们家的其他人根本就不知。既然如此。她便也就装作甚么事都没发生过,待韩宁和韩迁一如既往。

    他们这回。带了许多匠人来,将负责打桩撒粉,把渠道的路线定出来。孟楚清忙着为这些人安排住宿,去同入了股的柳五娘借房子。忙碌了半天。才把事办完。

    这半天的时间,便虚度了过去,为了赶工期,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孟楚清就起了,催着梅枝打水来洗脸,收拾清楚了好朝前头去,同韩宁他们一起去渭河订头桩。

    正梳着头,孟楚涵却来了。

    她该不是想要跟着去罢?孟楚清心里直犯嘀咕,这回可不敢再带她去了。不然再出个甚么事,可真就圆不回来了。

    然而孟楚涵见到她这么早就梳妆。却露出了夸张的惊讶表来,捂着嘴惊呼:“五妹妹,你还要跟着韩家大少爷一起出去么?”

    孟楚清见不惯她这幅模样,更生气她上回的不知廉耻,闻言便没好气地道:“为甚么不能去,我只是跟着他们一起去渭河,又不跟他们回家去。”

    孟楚涵却丝毫不觉得羞惭,反而道:“今时不同往,咱们如今马上就要同他们家订亲了。总该避讳些才是。”

    马上要订亲了?!谁说的?孟楚清惊疑不定,问道:“四姐。是你听错了罢?韩家是使人上门提过亲不假,但据我说知,太太并没有答应他们。”

    “谁说的?”孟楚涵的脸上,不知不觉地带上了一丝甜笑,“这门亲事,马上就要定下来了,你没听他们说么?”

    “他们?谁?我怎么没听说?”孟楚清心跳如鼓擂,急忙问道。

    孟楚涵笑了起来:“五妹这几,总躲在房里钻研修渠的事,没有听说这些也是正常的。这会儿既然晓得了,就还是避讳些,别出去见韩家大少爷了。”说着,就站起来,扶着红杏的胳膊出去了。

    真的要与韩家订亲了么?是浦氏改变主意了?孟楚清心急如焚,却又不敢公然出去打听,作为一个待嫁的女孩家,她唯一该做的,只是等待。

    梅枝也急得不行,匆匆为她梳了个最简单的头,就要出去找戚妈妈。孟楚清却拦住了她,道:“别去了,就算打听清楚了又如何,我还能改变长辈们的决定不成?这时候四娘子肯定在盯着东厢,你出去寻戚妈妈,不过徒惹来她的笑话而已。”

    “那怎么办?”梅枝急得都快要哭了,“虽说韩家是门好亲,韩家大少爷也没甚么好说道,但万一提亲的人是蔡姨娘,不是韩太太,咱们家可就颜面无存了。到时消息传出去,定要沦为笑柄,还会有谁敢同我们家议亲?”

    梅枝说得是,且不论这门亲是好是坏,此事本就很不靠谱,为了她今后出门不让人笑话,还是做点甚么罢。孟楚清想了想,把梅枝一推:“快去找俞妈妈来。”

    “哎!”梅枝应了一声,飞奔而去,转眼就把才起的俞妈妈拉了来。

    俞妈妈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进门就道:“五娘子,我一听见梅枝叫,寻思您这里一定有大事,所以觉也不睡了,赶紧披了衣裳朝这边来。”

    孟楚清此刻心急,懒得同她计较,马上叫梅枝抓了把钱,给她,道:“劳动妈妈起早了。”

    俞妈妈接了钱,心花怒放,恨不得孟楚清再早些去喊她才好,连声地道:“五娘子有甚么吩咐,尽管说来,我一定替您办到。”

    孟楚清也不同她拐弯抹角,直接告诉她道:“妈妈,我怎么听说,上回韩家来咱们家提亲的两个媒人,是他们家姨娘背着主母,悄悄派来的呢?”

    俞妈妈吓了一跳:“这不大可能罢,一个妾而已,哪来那么大的胆子?”

    孟楚清见了她这样子,就同梅枝对视一眼,轻轻叹了口气。你看,你看,连俞妈妈都晓得,姨娘提亲,是件很荒谬的事,此事一旦坐实,不但孟家丢脸,只怕连韩家也好不到哪里去,到时这渠会不会受影响,都很难说。

    孟楚清担忧地对俞妈妈道:“我也是这么想呢,那两个媒人,若真是他们姨娘派来的,咱们家的脸面,可要朝哪里放呢?妈妈,你是个明白人,还是想法子,找机会提醒太太一两句,请她亲去韩家探探口风罢。”

    俞妈妈眼睛看着她,口中犹犹豫豫:“这事儿不太好办呢……”

    孟楚清哪里不晓得她的德,朝梅枝看了一眼。梅枝便取出一块碎银子,朝俞妈妈眼前晃了晃,道:“妈妈,刚才那铜钱,是订金,等太太真去韩家把况打听清楚,这块银子就是你的酬劳。”

    俞妈妈眼见那块银子在跟前晃来晃去,却不能一把攥进手里,好不焦急。孟楚清笑道:“妈妈,你甚么时候见我食过言?说好给你的,就一定会给你,再说这事儿又不难办,不过让你去传个话而已。”

    “传话是不难,可我哪能保证太太一定就会去呢……”俞妈妈脸上笑着,眼睛却不离银子左右。

    孟楚清便叫梅枝又拿了一块碎银子出来,道:“事成之后,都是你的。”

    俞妈妈当即就改了口,拍着脯保证,一定会说动浦氏去韩家打听况,请她等着好消息。

    孟楚清笑着点了点头,让她去了。

    “这个俞妈妈,真是见钱眼开。”梅枝把银子收起来,忍不住骂了一句。

    孟楚清却道:“若是没个这样的人,咱们能劳动谁去呢?”

    “那倒也是。”梅枝笑了起来,“咱们这也算是知人善用了罢。”

    孟楚清扑哧一声笑起来,自拿一朵珠花朝头上戴了,起朝外走。梅枝忙拿起昨晚就准备好了的包袱,跟了上去,道:“五娘子,您还是要去?”

    孟楚清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道:“甚么事也比不过我的渠,别说这事儿还悬,就算真订了亲,也拦不住我的脚。亲事算甚么,赶紧把渠修起来,有份自己的产业,才是正经的。”

    五娘子好大的心气儿!梅枝吐了吐舌头,跟着她朝外走。

    这回韩家两兄弟到韩家庄来,并没有住在孟家,而是去了柳五娘家留宿,所以梅枝也就没去服侍韩迁。

    她们主仆二人先到前面给孟振兴请安,然后随他一起到柳五娘家,与韩宁等人汇合。不出意外的,韩迁还没起,而且没人敢去叫醒他。韩宁很不好意思,柳五娘却很会做人,忙招呼众人入座吃早饭,笑着道:“也不干等,等吃饱肚子,他也就醒了,两下不耽误。”

    孟家和柳家时常有来往,孟振兴也便不推辞,同韩宁一起入内吃饭去了。孟楚清则被叶闲云拉进了她的房里。

    “五娘,就在我这里吃,我叫他们把饭菜端进来。”叶闲云的眼睛亮晶晶的,怎么看都是一副有八卦要讲的模样。果然,孟楚清才坐下,就听见她问:“五娘,听说你家四姐,要同韩家的二少爷订亲了?”

    她嘴里说着孟楚涵,一双眼睛却直朝孟楚清上看,这明显就是要问孟楚清的亲事,却又不好意思,所以只拿了孟楚涵来讲。

    这事儿,叫孟楚清怎么回答才好?说是罢,又怕到头来只是韩家蔡姨娘的一场闹剧;说不是罢,万一韩家为了顾全自家脸面,硬是忍着答应下来了呢?她好像怎么答都不妥当。(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