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变故(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第七十四章变故(二)——

    孟楚清在屋里坐着,焦急等待消息,正寻思要不要让戚妈妈去打探打探,就从窗口望见俞妈妈自堂屋出来换茶,满脸讶异神色。她心里咯噔一下,连忙给戚妈妈使了个眼色。戚妈妈就袖了一把钱,朝俞妈妈那边去了。

    俞妈妈这人只认钱,没过一会儿,戚妈妈从她口中出了话,回来告诉孟楚清时,也是一脸的讶异:“五娘子,那两个婆子,是韩家蔡姨娘的陪房,她们是来打听我们家四娘子的品的。”蔡姨娘,便是韩迁的生母,在韩家西风压倒东风的那位了。

    韩家的姨娘,派人来打探孟家四娘子的品?这话怎么听怎么怪,孟楚清也忍不住讶异起来。韩家与孟家,除了这回修渠,从来没有过交集,突然打发人来问询孟楚涵的品,那只有一个原因——他们看上孟楚涵了。

    这本来是件十分正常的事,可按照常理,不是该由韩家太太出面,或邀请浦氏带了家里的小娘子们去作客,或亲自赶赴韩家庄来瞧人么?却怎么是蔡姨娘遣了跟前的陪房妈妈来?这未免也太草率,也太瞧不起人了罢?倒跟娶小差不多。

    娶小?孟楚清无意间想到这里浑一个激灵,不由自主地朝戚妈妈看去。

    戚妈妈显然也想到了这层,脸色十分难看,不等孟楚清开口,就又朝前面去,道:“我再去打听清楚。”

    孟楚涵上有父母,下有生母·哪消她这个妹妹来心,孟楚清本不想让戚妈妈去,但转念一想,孟振业这会儿不在家,万一浦氏公报私仇,真让孟楚涵去做妾了呢,那孟家的脸面朝哪里搁?所以还是盯着点罢。

    戚妈妈去了一时,回来时却直摇头:“那两个妈妈只打听品而已,一点儿风声也不露·倒顺着太太的意思,说我们家四娘子只是去拜访他们太太的。”

    果然心思浅显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强大的母亲,看来这位蔡姨娘,可比她的儿子韩迁厉害多了。

    韩家的两个婆子走后,孟楚清马上去见浦氏,委婉地提醒她,若是韩家要让孟楚涵去做妾,千万别答应他们。果然不出她所料,浦氏正希望孟楚涵没有好下场·居然道:“她这般不要脸,连跟着男人跑回他家的事都做得出来,就算做妾,也不委屈她。再说韩半城那是甚么样的人家,说不准她上赶着去做妾,人家还不要呢。”

    孟楚清见说不通,只得换了个思路,恳切地道:“太太也该替我和三姐想想,要是四姐去做了妾,我们还怎么嫁人?”

    “怎么不能嫁人。”浦氏不以为然·“韩半城在兴平县可是呼风唤雨,同知县大人称兄道弟的人物,你四姐给他儿子做妾·又不委屈,你别忘了,她本来就只是个庶出,再说……”浦氏顿了顿,得意地道:“再说我已经跟那两个婆子隐晦地提过,你四姐品不佳的事了。”

    “甚么?!”孟楚清惊地差点跳起来。家丑怎能外传,这以后还让他们家的女孩子怎么做人?

    浦氏见她着急,忙解释道:“我没说具体是甚么事·只是说她经常被足罢了。”

    她还真公报私仇了······孟楚清半晌无语·起告辞。浦氏说都已经说了,还能怎样·好赖只能看孟楚涵的造化了。不过,所谓前因后果·要不是孟楚涵先撺掇孟楚洁诬陷了浦氏投毒,浦氏也不会反过来整治

    当天下午,孟楚涵就被送了回来,同时一起回来的,还有梅枝。前者一下车,就被浦氏叫了去,浦氏也不将她足,只罚她每打扫庭院,且没有工钱。她这一处罚实在是妙-,相当于找了个免费的劳动力,让人不得不佩服。

    孟楚清早盼着梅枝回来,顾不得甚么上下尊卑,亲自到门口去接梅枝,却见梅枝面色发白,似有些受惊吓。她马上就急了,忙拉了梅枝朝回走,悄声问道:“他们欺负你了?”

    梅枝看了她一眼,摇摇头,一语不发,直到进了东厢,关上了门,方才扑到孟楚清跟前,哭道:“五娘子,我,我偷听到韩家太太说话……”

    孟楚清见她流泪,大惊失色,难不成梅枝偷听到的是韩家秘辛,韩家要杀人灭口不成?

    谁知梅枝却看着她道:“五娘子,我听见韩家太太跟韩家老爷韩半城说,要替他们二少爷求娶你!”

    甚么?!不是孟楚涵么,怎么扯到她上来了?这果然是个爆炸的消息,惊得孟楚清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戚妈妈则急急忙忙地问:“梅枝,你没听错罢?昨天韩家可是来了●妈妈,专程打听四娘子品的。”

    这下轮到梅枝吃惊了:“蔡姨娘还真不卖他们太太的帐?”原来韩太太和韩半城商量要求娶孟楚清时,蔡姨娘也在旁边,她当时就表示不同意,所以此时才没议论出个结果来,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大胆子,敢在正室太太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后,还私下派了人来打听孟楚涵。

    不过,她孟楚清不过是个小小的庄户之女,到底是哪里入了韩家太太的眼的?孟楚清百思不得其解。梅枝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孟楚清提议修渠,有胆有谋,将来还有钱,韩家怎会不想娶这样一个媳妇进门呢?他们娶了孟楚清,就相当于娶了一部分水渠的股份回家,将来水渠修成,几乎就全是韩家的了。

    高嫁女,低娶媳,孟楚清也有点吃不准了。不过这事儿她就算知道了,又能有甚么办法呢,在这个时代,婚姻全靠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她自己是一点儿力也使不上。

    梅枝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这般伤心的罢。毕竟韩家二少爷韩迁的和能力,大家都看在眼里,那实在不是个值得托付终的人。

    渠道的勘测工作,还没有完成孟楚清顾不得细想此事,就被请到前院,同孟振兴,韩宁一起出发,朝田里去了。

    没了韩迁的挑衅和捣乱,后面的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不出三天,就把所有的地形勘测完了。韩宁全程作完记录,与孟楚清约好,五天后再带人来,打桩画线,把具体的渠道路线定下来。

    送走韩宁,孟楚清暂时清闲下来,便带着戚妈妈和梅枝把家里的账目,修渠的文书一一整理了一遍,分门别类的放好。

    不得不说,浦氏在惩罚人的事上,做的比孟振业出色许多,像孟楚涵这样本份低微的庶出小娘子,足和罚月钱,都没有罚她做苦力来的痛苦,在她每天从早到晚忙着挥舞扫帚的子里,孟家着实清静了不少。

    韩宁走后的第三天,孟楚清正在屋里算账,戚妈妈突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对她道:“五娘子,韩家真上门来提亲了!媒人已经进门了!”

    孟楚清愣了一愣,心跳得厉害,好容易稳住绪,求证道:“给谁求亲?求的又是谁?”

    戚妈妈摇着头道:“媒人才进门,还不晓得哩。”

    梅枝大急,不等孟楚清开口,便翻了个篮子出来,拎着去堂屋后头偷听去了。她去了没过一会儿,就匆匆地跑回来,脸上神色怪异,拉着戚妈妈小声地嘀咕:“妈妈,韩家这是唱得哪一出?居然先为他们家大少爷求娶五娘子,后为他们家二少爷求娶四娘子。”

    “这怎么可能?”戚妈妈不相信,“莫不是你听错了罢?”

    梅枝急了:“她们就在堂屋里同太太谈的事,声音又不小,我怎么会听错?”

    同时求娶一家两姊妹,这形在韩家庄倒也不少见,只是···…为老大求娶妹妹,却为老二求娶姐姐,这怎么也不对呀······

    戚妈妈怎么想也想不通,便问梅枝:“你不是说,你在韩家偷听到的是,韩家太太和蔡姨娘,都是要为他们二少爷提亲,只不过一个中意五娘子,一个属意四娘子么?”

    “没错。”梅枝重重点头,“四娘子跟着他们二少爷跑回家去,在我们看来,是惊世骇俗,但却入了他们蔡姨娘的法眼,因为据说她当年就是这样攀上韩半城的,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估计她就是这样看上了四娘子。”

    照这样说来,今来的媒人,要么是为韩迁求娶孟楚清,要么是为韩迁求娶孟楚涵,怎么突然又插进来一个韩宁呢?戚妈妈百思不得其解。

    孟楚清在旁边的书案上写写画画,竖起耳朵,把她们的嘀咕声,听了个七七八八,心中也是大为不解。她思索一时,突然把头一抬,问梅枝:“今来的那两个媒人,是谁遣来的?”

    梅枝被问得莫名其妙-:“自然是韩家遣来的。”

    孟楚清要的却不是这个回答,追问道:“是韩家的谁遣来的?”

    这下子,梅枝明白了过来,前几天来打探孟楚涵的两个妈妈,也是韩家人,但跟韩家拥有儿女婚嫁话语权的韩太太可没半分关系,只是蔡姨娘派来的陪房而已。难不成今天来的这两个媒婆,其实也和韩家主事的人没关系,只是蔡姨娘派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