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第七十二章 勘渠(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孟楚清这顶高帽子,听起来假之又假,韩宁和浦岩忍不住偷笑,连孟振兴和里长,都悄悄地把脸别了过去,忍俊不。可韩迁偏偏就服这一,马上笑逐颜开,认为这么多人中,只有她是个懂行的,非要拉着她一起探讨修建渠首的事。

    孟楚清百般地不愿,但这样一位孩子气的少爷,也得人来哄,不然怎么谈正事,于是只得牺牲自己,陪他东扯西拉起来,好让韩宁和浦岩有空去研究渠首的方位。

    由于她实在是心不在焉,所以一多半的时间,都是韩迁在讲,她只是从旁听着,不过,由于她点头的频率和赞叹的惊呼声,都拿捏得极为到位,所以韩迁是越讲越有兴致,大有不肯放过她的架势。

    还好渭河的地形,韩宁和浦岩都是已经勘测过的,今来只不过是作一个抉择而已,因此很快就定下了方位,叫了众人过去看。

    对于韩宁作出的决定,韩迁自然是不服的,当下争执起来。修渠是大事,可不能依了他!孟楚清听得直皱眉头,浦岩甚至悄悄地同她道:“若是最后二少爷说了算,就别与韩家合作了。”

    谁知韩宁居然真依了韩迁的主意,让梅枝先送他上车。等得意洋洋的韩迁走得远了,方才对孟楚清和浦岩道:“他说他的,咱们做咱们的,到时渠首的位置,还是按咱们商量的来。反正他也不大可能再到渭河来了,即便来了·一多半也记不得之前自己说了甚么了。”

    孟楚清早看出来了,韩迁其实甚么都不懂,刚才也不过为了同韩宁争执,随便指了一处而已。这样随手指出来的地方,谁下次还能记得?她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这韩宁哄人的功夫,可是一点儿也不比她差啊。

    回去的路上,浦岩悄悄拉住她,小声而不满地问:“上回我送你的那新衣裳,可是我特意赶到兴平县,请最好的裁缝做的,你却怎么不穿,反让梅枝给我送了回去?”

    那衣裳·孟楚清的确是第二天就让梅枝给送回去了·此刻她很想提醒浦岩·私下授受是不对的,但却又怕伤了他的心,于是只得委婉地告诉他道:“我们家的衣裳,都有定例,若是我穿了不同的,太太会过问的。”

    “这么说来,其实你是不敢穿,不是不想穿?”浦岩疑惑问道。

    其实……也不是很想穿……作为一个实际上活了二十来年的女青年来说,她完全能够明白·浦岩想要表达的意思,而她对浦岩,的确是有好感,但却远还不到可以托付终的地步,所以一切都得慎之又慎才行,毕竟这里不是现代,可以先谈个恋试试看,如果她穿了浦岩送的衣裳,那就等于打上浦岩的标签了·万一以后所嫁的人不是他,那得多损伤她的闺誉?

    想到这里,她不有些恼浦岩,就让她静静地观察不好么,非要挑明了来,她可不敢豪赌一把,万一所托非人呢?婚姻这事儿,可是宁可错过,也不可错嫁,于是心一横,干脆明明白白地告诉他道:“表哥要送我物事,交给太太便是,我一个未嫁的女孩儿家,可不敢随意收礼。”

    这话里态度,浦岩如何听不出来,当场就愣住了。孟楚清心想,这种事,还是快刀斩乱麻的好,宁愿她扼杀掉对浦岩的那一点儿好感,也不要黏黏乎乎地玩暧昧,这可是一件危险的事

    于是狠狠心,不再作出解释,转就走,直到上了马车,也不曾回头。

    孟楚涵许是饿得狠了,从到了渭河,就没怎么说过话,这会儿也是同来时一样,缩在车厢的角落里,一言不发。孟楚清爬上车,自顾自地想着修渠的事,也没有作声。

    马车很快动了起来,朝着韩家庄的方向驶去,只听见两旁的风声呼啸而过。

    孟楚涵突然就道:“五妹,你别怪做姐姐的多嘴,你这样做,可不大好。”

    “甚么?”孟楚清根本不明白她在说甚么。

    尽管车厢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孟楚涵还是朝左右看了看,才道:“你在渭河边上,同韩家二少爷那般亲地单独说话,若是传出去,对你的名声可不大好。”

    孟楚清一听,火冒三丈高,甚么叫同韩家二少爷亲地单独说话?那时孟振兴和里长就在旁边站着,韩宁和浦岩离着他们也不远,怎么就叫单独了?还有那个亲一词,是怎么来的?大庭广众之下,她就算想亲,也亲不成罢?再说当时那景,连孟振兴都晓得,她是为了拖住韩迁,敷衍他而已怎么到了孟楚涵这里,就成了对名声不好的事了?

    这样的话,她刚才不说,偏偏拣了马车开动,顺着风的时候说,是想借着风,把话传出去给别人听到么?明明心思这般歹毒,刚才还故意朝左右看一看,真是盖弥彰!

    不过,孟楚涵一贯的作风,是在人背后做小动作,当面装可怜的,比如偷了孟楚洁的银子去巴结浦氏,比如撺掇孟楚洁给自己下毒。今儿她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从幕后窜到台前来了,竟当着自己的面,讲些这样的话?孟楚清觉得她的表现里,透着一股子奇怪劲儿,就没跟她对着来,只是淡淡地道:“我和韩家二少说话,大伯父就陪在旁边,何来单独一说?”说完,又语重心长地道“咱们自家姊妹,不管怎么窝里斗,在外人看来,都是一体,我的名声坏了,四姐你也讨不了好去,没有哪个好人家,会娶一个姊妹名声不佳的女孩子。”

    这话说得孟楚涵哑口无言,再不敢开口了。

    但孟楚清仍是气恨难消,而且也怕孟楚涵背了人,继续去诋毁她,遂起关了车窗,压低了声音对孟楚涵道:“四姐,你也犯不着诋毁我,你心里想着甚么,我一清二楚。你说我同韩家二少爷怎么怎么地,难道你同他单独在一处说话少么?我劝四姐诽谤我时,也想想自个儿,别欺负我人小心善,我被急了,也是会不管不顾的。”

    孟楚涵一听,马上涨红了脸,气愤地道:“五妹,你可莫要胡说,我同韩家二少爷之间,甚么事儿也没有!”

    孟楚清忍不住笑了起来:“四姐,你同韩家二少爷在一处单独说话,又不止我一个人看见了,怎么,我说这样的话,就是胡说,你说这样的话,就是为了我好?”

    孟楚涵再次哑口无言。

    孟楚清为杜绝她背后伤人,狠狠地道:“四姐,我没那能耐,能封住你的嘴,只望你凡事开口前,先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也有把柄在别人手里。”

    孟楚涵闻言一惊,似不敢相信这样威胁人的话,是从孟楚清嘴里说出来似的。而孟楚清讲完话,连看都懒得再看她一眼,径直闭目养神了。

    马车驶进韩家庄,在属于孟家的田地旁边停了下来,由于这次修渠,只是小规模试水,所以重点便是孟家的这一片田。这里,昨天他们已经来过,但今次是去过渭河又折返回来,所以有了更多的着眼点,韩宁和浦岩一跳下车,就来叫孟楚清一起去实地勘测。韩迁一见,又是上来冷嘲讽,想要发表自己的高见。

    孟振兴见势头不妙-,便想让孟楚清故技重施,再次给韩迁戴高帽子,拖住他。他这话一说出来,孟楚清就感觉到孟楚涵不善的目光,不心中一动,对孟振兴道:“修渠是我们孟家发起的,怎能最终商议时,我却不在场呢,不如请四姐来帮这个忙罢。”

    拖住韩迁,本来就没甚么技术含量,不过是侧耳倾听,外加吹捧两句可以,孟振兴完全相信孟楚涵能够胜任,于是就答应下来,亲自去跟孟楚涵说。

    这提议,若是孟楚清去和孟楚涵说,她一准儿要认为这其中有谋,但孟振兴亲自去说,意义可就不一样了,她几乎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下来,欢天喜地地奔着韩迁去了。

    孟楚清见了,暗松一口气,她可是没有一点儿想和孟楚涵争的意思,韩迁那样的人,让给她她都不要,全是孟楚涵自己敏感,见着谁都当作是假想敌。

    她走去与韩宁和浦岩汇合,在孟振兴和里长的陪同下,一起看渠道图。

    韩家庄的地形,里长最为熟悉,话也就多起来,为他们详尽介绍了一番。

    让孟楚清没有想到的是,韩家居然连韩家庄都曾经悄悄来过,因为韩宁一听完里长的介绍,就直接给出了中途泄水渠和渠尾泄水渠的位置,只询问他们的意见。

    这下她愈发确定,韩家是真心想要合作了,心里很是高兴,不过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道:“大少爷定的位置,自然没有问题,不过我却以为,这泄水渠不需要修建,直接……”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韩迁给打断了:“不修泄水渠?你是怎么想的?万一哪天渭河发洪水,你是想要韩家庄的人都被水冲走么?你这真是妇人之见,凭空想象!”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