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来客(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浦氏跟孟楚清商量,反正韩家两位少爷都在前院议事,不如中午就都在那边吃,省得二房再开伙。

    这样做,未免也太占便宜了,孟楚清忙道:“大太太可不晓得韩家二少爷的那些忌,还得劳烦太太心,做好了送到前面去。”

    浦氏心想也是,万一韩家二少爷食物过敏出了甚么事,也许就再也收不到银子了,于是便道:“那我就做个白面馍,下个葱花面,煮个白菘,炒个猪片?”

    “使得。”孟楚清想了想,又提醒道,“馍里别掺杂面儿,面里别卧鸡蛋,腌片时,别用鸡蛋清。”

    浦氏牢牢记下,转去了。

    孟楚清便翻看孟楚洁还回来的酸文,仔细看起来。韩半城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韩宁是原配所出,长年在外打理家族生意,至今二十多岁了,还没成亲;小儿子韩迁则是那位西风压倒东风的蔡姓妾室所生,今年刚满十五岁。韩半城极为宠这个小儿子,连带着正室太太也不敢怠慢,处处把他放在自己儿子前面;大儿子韩宁对他也是处处谦让,以至于养成了他骄纵挑剔,还带着些极端的格,高兴时可以赏你千金,不高兴时也能叫人把你打个半死,所有他屋里的通房,就没有不伤不残的,以至于后来根本就没人敢跟着他,连普通丫鬟都是想尽了方法,不让自己被分派到他屋里去。

    看到这里,孟楚清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敢这位二少爷徒生一副好皮囊,却是个喜怒无常的子,刚才江妈妈还让她送一个丫鬟去服侍他呢,万一孟家的丫鬟一个伺候不当,被他打死了,怎办?

    孟楚清舍不得让家中的丫鬟去涉险,于是让梅枝把江妈妈请过来,与她商量:“我们二房事多人少。实在抽调不出人手,而且二少爷又有洁癖。又对很多物事过敏,万一咱们的人一个不留神,服侍不周,害得他犯了病。那可是大罪过。不如就让他自己带来的小厮跟去服侍?”

    江妈妈叫道:“哎呀。五娘子,怎么不早说,大太太已经指了个丫鬟去服侍他们大少爷了,这若是不给二少爷也派一个,难保他不会生气。”

    厚此薄彼,的确是惹人厌,更何况这位二少爷还是这么个子。孟楚清又犯了难。梅枝小心翼翼地道:“五娘子,若是你不放心,不如让我去?”

    孟楚清瞄了搁在架子上的酸文一眼,没有作声。但那意思很是明了,不希望她去以涉险。

    梅枝却道:“横竖是要个人去的。别人去,五娘子放心,我还不放心哩,被二少爷打了事小,得罪了他,耽误了修渠事大,所以还不如我亲自去伺候。虽说我口笨舌钝,但到底把那张二少爷忌食单给背得滚瓜烂熟了,可以保准不让他过敏中毒。”

    孟楚清听了。还是犹豫,江妈妈和戚妈妈却都赞同梅枝的意见。纷纷道:“他们二少爷哪怕再难伺候,这会儿也是在我们家做,哪能把在家里的那一搬到我们这里来,就算梅枝不当心做错了事,想必他也不会太过苛责。”

    孟楚清想了想,觉得有理,加之梅枝自己态度又坚决,于是便准了,让她去准备准备,待会儿过去伺候。

    转眼到了中午,孟楚清看着浦氏把菜做好,着人送了过去,浦氏生怕自己做的不好,耽误了韩家二少爷打赏,一颗心七上八下,直到前面传来信儿,说爷们儿中饭吃完,并没有挑剔甚么,只是孟振兴叫她陪着孟楚清三姊妹到前面去见一见人,这才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说是这么多人一起去,其实大家都晓得,韩家两位少爷,是要单同孟楚清商议修渠的事,其他的人只是陪。

    此时孟楚清正同浦氏在一起,听说孟振兴叫她们过去,便坐等浦氏去叫孟楚洁和孟楚涵过来,然后一起走。但浦氏却非要她先去换一件光鲜的衣裳,再多戴几件首饰,还怪她道:“昨儿韩家送你的那些胭脂水粉,怎么都给了你三姐,也不晓得给自己留些,不然这会儿还能抹抹粉,涂个胭脂。”

    这是去商议正事,又不是相亲,打扮得那么隆重作甚么,孟楚清低头看了看上,觉得并无不妥,就不想麻烦,但又怕浦氏催促,于是只得回房,换了衣裳才又来。

    她重新到堂屋时,孟楚洁和孟楚涵都已经到了,正在等她,浦氏朝她上一看,换是换了件衣裳,但却还是同先前一样的素净颜色,头上也是多插了首饰,却只是添了几支像生花,登时就有些不高兴,把她拉到一旁,小声地道:“你瞧你两个姐姐,家私还没你多呢,都打扮得比你光鲜,你也不怕被比下去。”

    光鲜么?孟楚清朝孟楚洁和孟楚涵那边看了看,见她们穿得其实也平常,并没有刻意地装扮。她就知道,她这两个姐姐,就算有时候做事再出格,面儿上的规矩,还是会顾的。不过仔细留意,还是能发现,孟楚涵用了些小心思,脸上的脂粉抹得比平时格外多些,眉眼描绘得十分精致;孟楚洁的样貌,本比她更漂亮三分,却生生因为这个妆容,被她给比下去了。

    孟家女孩子好容易见回外,想在他人面前留下个好印象,倒也无可厚非,孟楚清没有多想,倒是孟楚洁凑过来,很是说了孟楚涵几句:“脸上的粉,涂得比我还厚,这是去作甚么呢?”说完抬眼看一看浦氏,心里也不快活,拉着孟楚清快走两步,悄悄地道:“其实也难怪你四姐生出些不该有的心思来,我和她,年纪也不小了,太太却从来不张罗我们的亲事,怎能叫人不着急。”

    这倒是实话,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孟振业是男人,心思粗,大概还没想到这里来,浦氏边又没个贴服侍的人,想让人帮忙递个话,提醒提醒都不行。孟楚清颦眉一时,突然想起俞妈妈,忙对孟楚洁道:“你屋里的俞妈妈,不是一向同太太走得近么,何不叫她去悄悄提醒提醒太太?”

    孟楚洁最听不得俞妈妈三个字,转眼耷了嘴角,不作声了。

    孟楚清也就不再提起,放慢了脚步,走到了最后面。

    到了前院,然还有好些娃娃围在正房堂屋跟前,原来是韩家的两位少爷散了糖果,引得他们舍不得走。除了那些娃娃,门边还有隔壁余家的闺女余翠花,和柳五娘家的闺女叶闲云。

    她们来作甚么?孟楚清稍一思忖,明白过来,肯定都是来打探消息的,余家虽然没参与修渠,但见孟家与兴平县首富搭上了线,心里还是忐忑,生怕修渠事成,他们却占着好处;至于叶闲云,肯定是柳五娘打发她来看看,他们投资的那一百两,究竟会不会打水漂。

    孟楚清怕浦氏不高兴,特意低声问过了她的意见,方才走上前去,笑着问叶闲云:“你娘怎么没来?我使人请她去。”说着,又顺道同余翠花打了个招呼。

    叶闲云连忙摆手道:“你家大伯使人去了的,是她自己不来,说相信孟家,全听你们的。”这样说,好像又解释不了她为甚么在这里,顿时红了脸。

    孟楚清笑道:“你来是应该的,快些随我进来坐。”说着,拉起了她的手,一道随着浦氏进堂屋里去。

    本来是大家都站在门口,转眼间余翠花却落了单,心里就有些不高兴,脸上现出些嫉妒来,低声嘀咕:“修甚么渠,我看一多半要赔本。”檐下候着的戚妈妈听见,马上拉下脸,使了个借口,把她给拉开了。

    堂屋里,座次很奇怪,孟振兴和肖氏在主座,自不必说,下面左手边第一张椅子上,坐的是里长,这也没错,但紧接着的左手第二张椅子,坐的却不是韩家大少爷,而是二少爷;而他们家的大少爷,却是坐到右边的椅子上去了。

    自古以来,男尊女卑,在左手边的椅子尚足够的况下,怎么韩家大少爷却坐到右边去了?按着他和二少爷之间的年序,左手边第二张椅子,应该是他的才对呀。

    孟楚清看过酸文,心知肚明,把眼帘垂了下去,孟楚洁却也看出些门道,颇有些兴奋地拉一拉她的手,小声地道:“王继的酸文上,写兴平县有户严姓人家,家中宠妾灭妻,连嫡出的大儿子,都要对庶子忍让三分,倒跟韩家这形差不多。我本来还以为那是王继凭空想出来的呢,原来这世上,还真有这样的事。”

    王继那篇酸文很写实,的确很容易对号入座,孟楚清点点头,示意她莫要作声,免得被韩家人听见了。孟楚涵在一旁,却是暗骂孟楚洁是蠢货,她们自己就是庶出,宠妾灭妻不好么,嫡子为庶子让道不好么,偏她拿出来跟新闻似的讲。

    她这里暗暗咒骂,孟楚洁却是浑然不知,落座后,趁着孟振兴等人正与浦氏寒暄,仍旧小声叽叽喳喳:“五妹,刚才他们才来时,我只留心了二少爷,这会儿细细一瞧,却觉得大少爷生得还要俊俏三分,而且更多几分男子气概,五妹,你说是不是?”(本站..com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