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开会(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韩家庄的夜晚,寂静非常,连狗吠声也难得听见,惟有一弯下弦月,由无数的繁星簇拥着,远远地挂在树梢。孟家后院的灯光,一盏接一盏地熄灭下去,最终西边角院的那盏灯闪了闪,也被人吹熄了。

    孟楚清隐在窗帘后瞧见,便命梅枝煮茶,自己则同戚妈妈一起,迎至大门前。不一时,便见孟家众人借着夜色的掩护,从各自屋里出来,或顺着抄手游廊,或直接穿过院子,蹑手蹑脚地踏上了东厢的台阶。

    当先两人,是满脸凝重的孟振业,和晚饭时才受了董丽刁难,犹自愤愤不平的浦氏;在他们后面,仍在足期间的孟楚洁和孟楚涵也来了,一个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就着月光乍一看,惨白得有些吓人;另一个则深深垂着头,始终没把脸抬起来,似不敢与其他人对视。

    远远地,孟振兴和肖氏提着气死风的灯笼,也顺着抄手游廊走了过来。

    他们的脸上,都找不见惊讶与疑惑,有的只是凝重和愁闷,看样子,是孟振业提前把董丽事件真相告诉他们了。

    孟楚清就站在门口与众人施礼,将他们迎进厅内,又遣戚妈妈和梅枝分别去守着大门和屋后。

    孟振兴和孟振业到上首落座,肖氏和浦氏分坐下面左右首,孟楚洁则坐在浦氏旁边,孟楚涵走过去,挨着她坐下,却被猛瞪一眼,只得眼泪汪汪地坐到对面去了。

    孟楚洁旁边的椅子空了出来,孟楚清便走去坐下。孟楚洁大概还以为自己的银子是她偷的,望向她的眼神,也并不怎么友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孟楚清不好说甚么,只得保持沉默。

    上首,孟振业的脸上愁云密布,端着一盏梅枝事先煮好的茶,自顾自地想心思,根本没注意几个女儿间的波涛暗涌。

    孟振兴的脸上除了愁容,更多几分担忧和惧怕,因为真正偷拿湖北老家钱财的人是他,孟振业只是包庇他,跟着他一起出逃而已,若真论起罪来,他才是主犯。

    下面,肖氏锁眉抿嘴,满面苦恼,而浦氏则烦躁地拿盖子拨着茶盏里的茶叶,催促着:“究竟要怎么对付董丽,赶紧拿出个章程来,不然我真是受不了了,方才晚饭,她非要吃个甚么粉蒸鹅,韩家庄又没有,黑灯瞎火的,我上哪里买去?折腾我足足半个时辰,”

    孟振业本不做当庭训妻的事,但当着孟振兴夫妻的面,总得给个交代,于是便将手中茶盏猛地朝桌上一顿,怒气冲冲地道:“也不知那董丽究竟是何人引到我们孟家来的!”

    是何人?自然是浦氏。她马上缩了脖子。但却有些委屈:“我哪里晓得她是大娘子母家的闺女。”

    孟振业听了这话,真有些生气了:“既是不晓得她的底细,又如何敢买回家来?即便是买头牛,也得打听打听详细罢?而且我听说,当时五娘子可是力劝过你的,你为何不听她的劝,执意孤行?”

    “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为了咱们二房!”浦氏委屈地叫了起来,指着肖氏对孟振业道:“你没见大太太仗着有个傻儿子,就不把咱们二房放在眼里,一遇到难处就嚷嚷着要分灶,将来分家的子都有呢,这还不是因为我们家光生闺女,没有儿子!我急着给你买个妾,承继香火,这有甚么错?”

    肖氏听了这话,脸上红一块,白一块。孟振兴在心里也曾埋怨肖氏做事不地道,但却见不得浦氏当着小辈的面落他娘子的面子,因而脸色沉了下来。

    孟振业大声地喝斥浦氏:“你胡说些甚么,还不赶紧向大嫂道歉!”

    浦氏忿忿不平,不肯向肖氏低头,但也没敢再吱声。

    这时孟楚清却突然道:“爹错怪太太了,其实人是四妹挑的,她之所以选中董丽,正是因为她是湖北人氏。”

    孟振业大吃一惊,而孟振兴望向孟楚涵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孟楚涵亦是惊讶万分,当众踩着亲姊妹维护继母,可真不像是孟楚清的作派,今儿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么?!

    孟楚洁反应慢些,有些没弄清况,面带茫然。孟楚清却恰恰就指了她问:“爹若不信,尽可问三姐,董丽的确是四姐挑的,而且典卖文书也是四姐帮着太太看的。”

    孟楚洁极不愿替浦氏作证,也不肯顺着孟楚清的话说,但摸摸自己敷了厚粉的脸,就还是点了头,道:“当时为这事儿,我和五妹还同四妹吵了一架,但她不肯听我们的劝,我们也无法。”

    孟楚清叹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浦氏方才也在震惊之中,此时方才确信,孟楚清是真在帮着她说话,登时大喜过望,忙忙地站起来道:“五娘说得对,我真是冤枉透顶了,我虽然掷了几回头钱,但人是四娘子挑的,文书也是四娘子看的,这事儿从头到尾,与我有甚么关系?”

    孟振业却道:“即便人是四娘挑的,文书是她看的,但最后拍板的人,还不是你!你自己没把好关,又怎能怨得了旁人!”他嘴上偏着孟楚涵,但其实心里气得很,深恨孟楚涵行事鲁莽,还没打听清楚董丽的底细,就怂恿浦氏将其领进了门,尤其还是在孟楚洁和孟楚涵都相继劝过的况下!

    孟楚涵最会看人脸色,如何瞧不出来,当即也不分辨,径直站起来,到孟楚清跟前噗通一声跪下,泪流满面地道:“我本来就是个罪人,再添一桩错事也无妨,只是恳请五妹妹以大局为重,先议如何应对董丽一事。”

    这话马上冲淡了孟楚涵的罪过,让事件的焦点转移到了孟楚清上,今夜他们匆匆前来,不是为了商讨大事么,却怎么在这些已成既定事实的事上纠缠了起来,孟楚清为免也太不分轻重缓急了。

    孟楚清知道自己是没分轻重缓急,她也不想这样,可谁让拉拢浦氏的机会就在眼前,不利用一番就亏了呢?以往她同浦氏针尖对麦芒,那是因为浦氏觊觎她的钱财,而今这个根本矛盾,已被她设计化解,若还一味同浦氏作对,就是愚蠢了。浦氏再怎么也是孟振业的正室太太,她的正经继母,不论是眼前的修渠,还是以后的婚嫁,她的意见都是至关重要的,甚至能够左右她一生的幸福,不好好拉拢讨好她,怎么能行?

    至于孟楚涵,也不算十分冤枉她,她当初的确是没听孟楚清的劝告,执意要讨好浦氏,把董丽领回家的,而今这局面,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孟楚清承认,孟楚涵批评她的话是对的,但是说事儿就说事儿,她这样当前一跪,算个甚么意思?传将出去,别个还以为是她仗着是嫡出,又当着家,欺负庶出的姐姐呢。

    她抬头一看,孟振业果然已是面色微冷,连忙站起来避开孟楚涵,道:“都是我的错,因为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所以就先替太太申冤去了,却忘了这主意,大家不一定同意。”

    孟振业夜为董丽一事苦恼,忽闻孟楚清已然有了应对之法,惊喜非常,当即甚么也不计较了,急切地问她道:“五娘有甚么好主意,快说来听听!”

    孟振兴和肖氏也是惊喜万分,纷纷跟着问她。

    他们都只顾问孟楚清,却忘了让孟楚涵起来,孟楚涵跪在空椅子前头,尴尬不已,干脆磕下头去,道:“请五妹妹快快说出来,以化解咱们孟家的危机,四姐这里替大家伙儿谢你了。”

    这是甚么意思!不管她的话内容是甚么,单凭她磕的这个头,就能让孟楚清名声有碍了!着庶姐磕头,这是何等的恶行,以后别说无人敢娶,只怕连肯与她结交的人都没有了!孟楚清火冒三丈,怒极反笑:“四姐这般客气作甚么,虽说董丽是你引进门的,但我们从来没怨过你,而今大家同舟共济,我出出主意是该的,实在不值得你行如此大礼。”

    她这样说,看似在谦逊,其实却是坐实了孟楚涵的罪名,这让她惊慌不已,赶紧张口辩解。然而孟振兴等人急着听孟楚清的好主意,很快就制止了她,命她回位坐下,不得再说废话。

    孟楚涵只得从地上爬起来,黯然归座,垂泪不已,惹来孟楚洁好几声讥讽。

    孟楚清向孟振业微微躬,道:“爹,我想着,咱们和湖北老家,总归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不然他们也不会只在湖北境内通缉我们了。所以,以女儿愚见,咱们与其躲躲藏藏地过一辈子,受着董丽敲诈,还不如回湖北负荆请罪去,求得族中长辈帮忙说话,事总还有回转的余地。”

    孟振兴闻言大惊,脱口而出:“五娘,你想让大伯去坐牢么?你爹虽然没偷拿家中钱财,但他包庇过我,还跟着我一起逃家,若真被董丽告起来,也是要坐牢的!”

    其他人亦吃了一惊,望向孟楚清的眼神里,满是气愤和指责。

    孟楚清却毫无畏惧,朗声道:“若老太爷真是爹和大伯气死的,就该回去伏法;若是被冤枉的,更该回去洗脱罪名,还自己一个清白!”

    从古到今,孝道至上,这话大义凌然,令众人都垂下了头去。若老太爷被气死属实,孟振兴等人的确该回湖北去服罪,不然便是大不孝之人,岂能苟活于世上。

    孟振兴不敢再作声。

    孟振业默然许久,问孟楚清道:“你相信老太爷真是爹和你大伯气死的?”

    孟楚清十分肯定地道:“我自然不信,所以才更要劝爹和大伯、大伯母回去一趟,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孟振业深感欣慰,但却仍然不认同孟楚清的提议,叹着气道:“你们不晓得我们家的老太太,她既然敢颠倒黑白,把老太爷仙逝的事栽到我们头上,就一定是作了万全的准备的,说不准连官府的人都被她给买通了,所以即便我们回去,也无济于事,只是自投罗网而已。”

    孟振兴连连点头:“老太太娘家势大,既然打定了主意要诬陷我们到底,就绝不会给我们申辩的机会,只怕各种伪证都已经找好了,我们回去,只是自投罗网罢了。”

    孟楚清可不认为躲躲藏藏地过一辈子,就是最好的选择,但而今敌不明,贸然回乡,的确危险多多,于是就没再坚持自己的意见。

    孟振业便道:“董丽这几之所以花样百出,全因我们许诺给她的五千两银子,至今没有兑现,依我看,不如咱们把各自刚垦好的田拿出来,先抵一部分的债务,教她安安心。”

    他还想一味地迁就董丽?!孟楚清焦急莫名,叫道:“爹,此事万万不可!”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