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家事(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愿意!愿意!”浦氏连声道。只要有钱赚,让她做甚么都可以,“一个月几两银子?”

    几两?以孟家现今的状况,哪里出得起几两的工钱!孟楚清面露惊讶,顿了一下方道:“八分银子。”

    浦氏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叫道:“才八分!”

    孟楚清无奈地道:“太太,我也想多给您几两,可咱们家账上有多少银子,您还不晓得?”

    浦氏并不知道卖掉厨房家什的银子,还捏在孟楚清手里,闻言便泄了气,沮丧着道:“那成,八分就八分罢,可不许赖我。”

    孟楚清忙作保证道:“太太放心,这也是要入账的事,赖不了。”

    八分银子,还不到她月钱的一半,能做甚么呀,浦氏嘀咕着,问孟楚清要菜单,孟楚清便将家务变革的事一一讲了。浦氏一听,不论是份例菜的事还是水房的事,好像都同她没有关系,她作为二房主母,还是拥有同以前一样的权力,至于秋衣降低档次的事,因为她本来就对穿着不怎么感兴趣,所以并不在意,于是就高兴起来,表示会全力支持孟楚清改革。同时,她对孟楚清悬赏招工的事,极感兴趣,拍着脯道:“五娘何须去别处寻人,这些事,我一人便能包下,保管让你满意。”

    那一两银子的工钱,对于即将失去三个月月钱的她来说,的确是惑力,但这一两银子,是涵盖了浆洗、洒扫和粗使三个工种的,她每天还要做饭,干这么多活,能忙得过来?

    当然,她这种精神还是需要鼓励的,因此孟楚清并没有一口回绝她,只是委婉地劝她拣其中的一项活计来做,不然田里就无人照管了。

    那一百亩田,是浦氏最为看重的物事,因而一听孟楚清这样说,马上就犹豫起来,最终只挑了洒扫这项工作。孟楚清许她三钱银子。浦氏嫌钱少,抱怨道:“咱们院子里这么多屋子,都靠我一人打扫,却只给三钱银子,委实太少。”

    这里的一两银子,相当于三百块人民币,三钱银子,便是九十块,虽说韩家庄穷困,九十块对于大多数乡民来说,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金额,但对于一个要打扫十数间屋子外加大小三个院子整整一个月的浦氏来说,好像是少了些。孟楚清想了想,道:“各人的屋子各人管罢,太太只消扫院子,抹游廊便得。”

    孟楚清三姊妹,每人跟前都有娘和丫鬟两人服侍,打扫起自己的屋子来,人力绰绰有余,只有浦氏和孟振业跟前没有服侍的人,吃亏了。但浦氏念着那三钱银子,竟不计较吃亏,一口答应了下来。

    浦氏没有意见,孟楚清却犹豫起来:“这样一来,杨姨娘和董丽就得自己打扫屋子了,她们跟前没有服侍的人,只怕会不高兴。”

    浦氏手一挥,帮她解决了这个问题:“不妨,杨姨娘叫她自己收拾,一个妾而已,还是黑心肝的妾,只让她收拾自己的屋子,太便宜她了,她要不愿意,叫她来找我,一通板子赶出去!至于董丽……我去帮她收拾罢……”她的语气,颇为无可奈何,谁让董丽是她博买回来的呢,当时孟楚清可是力劝过她,是她自己没听劝告,所以才犯下了此等大错的,而今也只有戴罪立功了,怨不得旁人。

    孟楚清听得她这般说,很是高兴,深觉自己花了五十两银子把浦氏给救出来,实在是不亏。

    浦氏也很高兴,虽说未来的三个月都不会有月钱,但能挣到一两一钱银子,也算不错了。

    孟楚清起告辞,顺便问了下孟振业的去向,当得知他去了孟振兴那里,便径直朝前院去了。前院里,孟振兴书房紧闭,听孟振兴的一个妾称,他正同孟振业两人商议要务。甚么要务?是修渠的事么?孟楚清一面想着,一面去了大房堂屋。

    肖氏却没有在堂屋,而是盘腿坐在西次间的炕上,看着马大妮缝一件小衣裳。马大妮从没学过这个,手笨,戳了好几针,都没能对准一条线,惹得肖氏眉头紧皱。

    小丫鬟通报过后,孟楚清进去行礼,惊讶问道:“大伯母这是给谁做衣裳呢?”马大妮缝的,明显是小孩子穿的褂子,是孟楚溪怀孕了么?这样的快?

    肖氏招手叫她上炕,叹着气道:“你不晓得,韩家庄的臭规矩,出嫁的女孩儿没生娃前,娘家人是不许去婆家探望的,我想去看看你大姐过得怎样都不行,所以只得叫大妮赶紧把些小衣裳做起来,等到你大姐一有喜,我就带上这些衣裳到浦家去。”

    孟楚清道:“大伯母若是想大姐,叫人去接了她来家,也是一样的。”

    肖氏就又叹:“到底是别人家的媳妇了,哪能总回娘家?”

    孟楚清只得安慰她道:“大姐嫁得这样近,真想见,怎么都能见,大伯母想想那些远嫁的,有的一辈子也难得再见爹娘一面呢。”

    听了她这话,肖氏稍稍宽解,却又突然想起自,虽说嫁得也近,但谁能料到出嫁数年后,竟会随着夫君逃到这陕北来,离乡几千里,想再见爹娘一面,只怕也难了。她想着想着,就伤感起来,掏出帕子拭了拭眼睛。

    孟楚清见她这样,就不好再朝下说话,只得扭去瞧马大妮手里的活计,却见那针脚歪歪扭扭,还不如她这个无师自通的人胡乱缝的几针。

    肖氏到底年纪大了,又有儿有女,不似那些年轻女孩子,容易沉浸在见不到爹娘的伤感之中,因而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主动问孟楚清道:“五娘而今理家,想来是忙得很,却怎么有空来看我?”

    孟楚清回过,笑道:“再忙也得来给大伯母请安不是?大伯母愿意帮我们运水,我还没谢过呢。”

    “谢甚么,都是一家人。”肖氏示意她吃茶,道,“若非账上实在拿不出钱,也不会想出这分灶的法子来,累得你们受苦。”

    孟楚清闻言黯然,道:“不瞒大伯母说,我们二房而今的子,的确难过,那几个雇来做工的丫鬟媳妇子,全让我给解雇了,因为开不出工钱来。”

    肖氏吃了一惊:“都解雇了?那你们后院谁来做事?那几个娘和大丫鬟,都是跟着咱们从湖北来的老人儿,谁耐烦做粗活儿累活儿?还有你们家的饭,现今是谁在做?”

    孟楚清便将她改革的措施一一讲了,解答肖氏的疑惑。

    肖氏听了,又是赞聪敏,又是怜她艰难,感慨不已,末了,叫江妈妈取出一根金钗来,塞到她手里,道:“好孩子,我晓得你受命于危难之时,处处都不容易,到时四面漏风,少不得拿私房银子出来补贴,大伯母而今也是难过,帮不了你许多,这支钗,还是我才来韩家庄时置办的,你且拿去,等实在过不下去了,就送去当铺里当了罢。”

    孟楚清却不肯收,推了回去,道:“大伯母怜惜,我感激不尽,只是受人贴补,终究是治标不治本的事,就算接了大伯母这钗,我们二房还是避免不了有山穷水尽的那一时。”

    肖氏听了她这话,愈发感慨:“五娘,你能看清这一层,比许多男子都强多了,只是咱们孟家想要彻底回复,还得等到明年秋收才行,所以这钗,你还是收下罢。”

    孟楚清苦笑连连:“大伯母,且不说就凭我们二房的这点底子,撑到明年秋天都困难,就是那几百亩田,真的能保我们家衣食无忧么?”

    肖氏诧异道:“怎么不能?咱们家这回,可是垦了好几百亩地呢。”

    孟楚清面露哀戚,低声地道:“大伯母定是没到田里去过,不晓得田里裂开了多大的口子,这样贫瘠的地,又没得一滴雨,来年如何能有收成。咱们家又不像隔壁余家,有几个壮劳力,能每天领着佃户去渭河运水来灌田。”

    肖氏确是从来没到田里去过,不免惊讶道:“真干得这样厉害么?”她刚问完,突然想到,韩家庄连立秋了都没落下一滴雨来,可不是干得厉害?可见她方才问了个蠢问题,于是忙道:“我不懂农事,哪晓得这些,不知五娘可有甚么高见?”

    孟楚清谦逊道:“我哪有甚么高见,只是闲时翻开农书,见那些干旱之地但凡想要有收成,就没有不修渠的,所以就想着,咱们要是也能修一条渠来就好了。”

    修渠?这得是多大的工程?!岂是他们平民百姓能够主持的?肖氏惊诧于孟楚清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孟楚清瞧见她脸上的神,耐心将修渠的好处及可行之处一一道来,只可惜肖氏的思绪,早已飘到了别处去,她此时心里想着的,乃是孟楚清之前的话——韩家庄干旱,是不争的事实,田里无水灌溉,就没有收成,这也不假,然而二房没有壮劳力,不等于他们大房就没有壮劳力,她手里还很有些私房银子,只要拿出些去,多少强力壮的佃户招募不来,何必非要冒着风险去修渠?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