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买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第三十五章买衣

    “果真如此?”肖氏怒视孟楚涵,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肖氏一向是家里最和气的一个人儿,而今发起脾气来,效果就更为震撼,孟楚涵愣是瑟瑟抖了半晌,才敢出声:“大伯母,我是想着,那董丽今年至多不过十七八岁,即便她亦是宜都县人,当年也不过五六岁,哪里还记得我们的相貌?”

    肖氏仔细想了一想,觉得此话甚是有理,便缓和了神色,叫她们起来,但仍是教诲道:“往后再碰见此种事,万不可自作主张,须得禀明二老爷才是,二老爷不在,就该来向大老爷或者我禀报。”

    三姊妹齐声应了,行礼告退。

    出得门来,几人都是汗湿了后背,俱觉得此种形很是奇怪,浦氏那般凶悍,她们也从不曾怕到这地步,反倒是一向温和的肖氏突然发起脾气来,如此叫人害怕。

    姊妹三人都默不作声,在随墙小门的避荫处站了好一会子,方才慢慢朝回走。孟楚洁一面走,一面骂孟楚涵,怪她那会儿不该为了巴结浦氏强出头,为浦氏选了个来自湖北的妾,害得她和孟楚清都挨了肖氏的训。

    孟楚涵自认理亏,含着眼泪不作声。

    三人走到抄手游廊拐角处,听见浦氏正在堂屋里,同董丽分梅枝拿来的果子吃,絮叨着些琐事。她们都已无心再重新回去,遂就地分手,各回各房。

    肖氏在训过孟楚清三姊妹后,还是觉得不妥,再次亲至后院,劝说浦氏退掉董丽,浦氏对于孟家的湖北旧事,也多少知道一些,因此虽然不不愿,但还是答应下来。然而那行商这几正是走村串户的时候,行踪不定,总也找不着人,因而便耽搁下来。

    一晃到了孟楚溪要出嫁的这个月,田却尚未垦好,肖氏自贴工钱又雇了几个佃户,夜轮班,终于赶着把田垦出个雏形,报官落了籍,又把属于孟楚溪名下的五十亩嫁妆田,写到了她的嫁妆单子上。

    在这段时间里,董丽表现良好,上能奉承浦氏,下能讨好二房的三位小娘子,就是本来最不喜她的孟楚洁,都说不出二话来。孟振兴和肖氏也就渐渐放下了防备之心,只与浦氏商议,先不抬她作姨娘,等生了儿子再说。

    孟家的几百亩地虽然初步垦完,但离能耕种,还差得远。浦氏最为看重的事,除了二房的子嗣,就属这些田了,因而天天泡在了田埂上,连饭都是叫董丽送到地头上吃的。

    按说孟楚洁也该出去盯着浮客劳作,但她怕,任绿柳怎么劝都不肯出门。这时董丽而出,主动提出帮她去田间监工。孟楚洁喜出望外,自是应感激不提。

    离孟楚溪婚期还差六七天时,肖氏突然发现,光顾着帮孟楚溪准备这准备那,却忘了帮自己做一鲜亮的衣裳,于是便起意进城买一现成的,顺便也带孟楚溪出门散一散。虽然家里有马车,但进城一趟,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便派人去问二房的几位,要不要跟她一起去逛逛。

    浦氏一心扑在她的一百亩田上,自然是不肯挪窝。倒是董丽声称想买些布回来替浦氏做衣裳,浦氏一听她是为了自己,自是应,当即许她随肖氏一起去。

    孟楚清姊妹三人也是许久不曾进城,于是便都答应要去,一来去散散心,二来也是陪一陪被足许久的孟楚溪。

    肖氏为了让她们姊妹几个说话,特意调了三辆车,一辆她和孟振兴坐着,一辆坐丫鬟媳妇子,另一辆,让她们姊妹四人坐着说话。至于董丽,尚未开脸,便与丫鬟媳妇子们坐到了一处。

    一路上,孟楚溪郁郁寡欢,孟楚清等人略劝几句,她便要落泪,那泪水之多,胜过了孟楚涵。孟楚洁子躁,总是如此,她就不耐烦起来,小声与孟楚清嘀咕:“又不是咱们着她嫁的,总摆个脸色作甚么。”

    孟楚清生怕孟楚溪听见,忙道:“大姐心里苦着呢,三姐你少说两句。”

    孟楚洁哼了一声,转头却去与孟楚溪道:“大姐,我看那浦大牛虽然傻,却不像是不疼媳妇的样儿,更何况,他亲表妹就要到我们家来了,倘若他敢欺负你,咱们就朝死里折腾他表妹,看他还敢不敢胡来。”

    这话虽有些鲁莽,但却句句说到了点子上,然而孟楚溪怎么也听不进去,只是一个劲儿地哭:“那浦大牛大字不识,我同他怎么说得到一处去”

    孟楚清知道孟楚溪的心思,暗叹一口气,劝她道:“说不到一处去,那便不说,难不成大姐是为了他活着?”

    孟楚溪愣住了。

    孟楚清接着道:“大姐为了这桩亲事,先是自缢,后是以泪洗面,这不知道的,还道你有多看重浦大牛,嫁了他就活不成呢。大姐,你听我一句话,女人这辈子,只是为自己活,不是为别个,等你到了浦家,手里有嫁妆,背后又有娘家撑腰,你大可还同在家时一样,绣花绣花,看书看书,哪个又能强了你去?就是浦大牛,你心好时,同他说两句,心不好,扭过脸去不理他也就是了,何必苦着自己?”

    孟楚洁连声道:“五妹说得极是,大姐你这般作态,除了惹得我们这些亲人担心,又还能如何?你还以为浦家人会心疼你么?何苦做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来”

    浦大牛是不堪,可何至于就成了仇家?孟楚溪听得她这般说,反倒和着泪笑了起来。

    孟楚洁得意洋洋:“看,还是我有本事,劝笑了大姐。”

    孟楚清见孟楚溪展开笑颜,终于松了口气,老实将孟楚洁夸赞了一番,直夸得她不好意思了才住口。

    孟楚溪坐在马车角落里,自己一个人默默想了一路,总算想转了些,握住孟楚洁和孟楚清的手,哀求道:“三妹,五妹,你们以后可得常来看我,千万别忘了我。”

    孟楚洁笑道:“大姐,你这门亲事,乃是亲上作亲,我们想忘了你都难。”

    孟楚溪和孟楚清就都笑了。

    孟楚涵在一旁看着她们姊妹深,有些不是滋味,咬着下唇道:“我嘴笨,劝慰不了大姐,但其实心里同三姐和五妹是一样的。”

    孟楚洁忘大,早不记得她亲点董丽进门的那档子事,笑着拍了拍她的膝盖,道:“晓得你同大姐亲,谁又怪你来。”

    自此姊妹几个总算有了些说笑,不再相对闷坐。马车进了兴平县,外面的喧闹声渐渐大起来,几人都忍不住掀了帘子,朝外去看街景。孟振兴先遣人去给孟振业送些家里带来的物事,但孟振业却正在教书,不得见,只好把东西放下就走了。

    夏天的兴平县,同韩家庄一样,四处阳光炽照,躲也躲不开,这让自小生惯养的孟家四姊妹失了许多逛街的兴致,只挑了间城中最大的成衣店,坐在那里慢慢地选。肖氏笑话她们:“那几年逃荒,甚么苦没吃过,偏而今又气起来。”她话虽这样说,但到底舍不得教她们出去晒太阳,因而也就随她们去了。

    她们怕晒,丫鬟媳妇子们却不怕,个个眼巴巴地朝着街上瞅。特别是董丽,自称来本地后,还从未好好逛过兴平县,因此满脸都写着向往,不住地向旁人打听城中景象。

    肖氏向来体恤下人,见她们如此,便只留了几个贴服侍的,许其他人自在逛去,天黑前到店里来集合便是。

    此令一出,下人们欢呼雀跃,纷纷朝街上去了。过了会子,孟振兴觉着和她们女眷在一处不自在,选好自己的衣裳,也便上街,自寻茶馆听书去了。

    今次进城,主要是为了肖氏买衣裳,但她见孟楚清姊妹三人劝转了孟楚溪,心里着实高兴,便叫她们每人自挑一衣裳,她来付账。

    自从肖氏公布了公中所余银两,孟家各人的待遇就况愈下,要想扯衣裳,非得动用私房钱不可,这对于银子被盗的孟楚洁和生母不受宠的孟楚涵来说,难以登天,是以她们俩好久都没穿过新衣裳了。此时听说肖氏要送她们衣裙,如何不喜,当即道谢,直扑店中陈列的衣架子而去了。

    孟楚清虽说不缺钱,也不缺衣裳穿,但有人送礼物,自然没有不高兴的,于是也跟了去。孟楚洁和孟楚涵都知道她穿,也会穿,一边一个拉了她,要她帮着挑衣裳。

    孟楚清忙先把孟楚溪叫了来,让她先挑。孟楚溪却红着脸,只是推让,孟楚清正不解,孟楚洁笑话她道:“大姐是要穿红嫁衣的人,买这个作甚么。”

    孟楚溪听她当众说了出来,闹了个大红脸,扭就跑了。

    孟楚清这才明白过来,打趣孟楚洁道:“我到底年小,不晓得这个,不比三姐,已然全懂了。”

    这下轮到孟楚洁脸红,伸过手去,掐了她两把方才作罢。

    玩闹一时,孟楚清一件一件衣裳看过去,挑了同一系列不同款式的三衣裙,同孟楚洁和孟楚涵分别换上,走出来叫肖氏瞧。肖氏见了,称赞不已,道:“大家闺秀,正该一般儿的装束。”她说着说着,突然想起来,而今他们两房外逃,已降为农家,家里的女孩儿,哪里还算得上是大家闺秀,于是又伤感起来。

    孟楚清并不知孟家在湖北光景如何,不明白肖氏为何难过。孟楚溪等人却是晓得的,忙拿话岔开,又劝慰了几句,方才好些。

    几人在店里消磨了一个下午,到了晚间,出去逛街的下人们纷纷回转,肖氏便命个媳妇子清点人数,准备登车回韩家庄。然而数来数去,还是少了一人,众人正纳闷究竟是谁,忽闻孟楚洁叫道:“是董娘子,董娘子还没回来”

    第三十五章买衣【

    第三十五章买衣*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