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斥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第三十四章斥责

    孟楚洁很高兴孟楚涵被问得说不出话来,得意地冲孟楚涵抬抬下巴,拉起孟楚清就跑,根本不再给孟楚洁追上来的机会。

    两人在外面随意逛了逛,最终都不敌渐升高的头,拿袖子遮着脸,一溜小跑回到家中。

    穿过随墙小门时,孟楚洁邀孟楚清去她房中吃漉梨浆,孟楚清本不那个,但盛难却,只得去了。孟楚洁看着梅枝教绿柳调好一壶,率先尝了尝,生气道:“比起你屋里的漉梨浆差远了,味道淡得很定是那杀千刀的行商朝里头掺水了,方才倒好意思嫌我没钱”

    孟楚清尝了一口,其实味道还好,不过是孟楚洁耿耿于怀,心里头仍旧不舒服罢了。她生怕孟楚洁毫无道理地跑去找那行商算账,忙哄她道:“三姐,你不吃亏。我早猜到这漉梨浆不怎么地,所以多压了他两钱银子,其实城里好些的漉梨浆,正经要二两出头哩。”

    孟楚洁这才稍稍意平,不说话了。

    孟楚清叫梅枝把才买的新鲜果子洗了几个来,切一盘就漉梨浆,剩下的分给了绿柳和浦妈妈,喜得二人道了好几回谢。

    一时外面传来浦氏的欢笑声,却原来是她领了新博的妾董丽回来,旁边还跟着小心奉承的孟楚涵。

    孟楚洁站在窗边一眼瞧见,忍不住又开始骂人:“我反正是生母不在了的,犯不着为谁争,她的生母杨姨娘,却就在正屋耳房里头住着,本来就不得宠,她还要帮着太太博一个妾回来,你说她是脑子坏掉了还是怎地?”

    孟楚清听了她这话,却有些恍然:“那妾,哪里是她帮着太太博的,她不过是帮着挑了下儿而已。当时领一个妾回家,已成定局,她帮也好,不帮也好,都是这个结果,所以还不如帮一帮,一来得了太太欢心,二来那被挑中的妾,也会感激她,一举两得的事,她不顾姊妹谊,做下了也正常。”

    孟楚洁一面忿忿不平,一面却又幸灾乐祸,瞧那董丽,虽说生得也不算十分颜色,但却比徐娘半老的杨姨娘水嫩多了,到时孟振业上了她,杨姨娘的子愈发难过,孟楚涵也好不了哪里去。

    两人在窗边看着浦氏一行进到堂屋里去,不多时,就见孟楚涵自堂屋里出来,直奔西厢,来到她俩跟前,道:“三姐,五妹,太太请你们过去见新姨娘哩。”

    “呸”孟楚洁不顾风范,啐了孟楚涵一口,骂道:“我是孟家正经的小娘子,她算甚么物事,叫我去见她?”说着,夸张地上下打量孟楚涵,道:“你要自降份上赶着,可别拉上我”

    孟楚涵臊得满面通红,眼泪汪汪,带着哭音道:“三姐,我有甚么办法,不过是想在这家里谋一碗饭吃罢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今家中艰难,公中总说没钱,咱们除了每月一两银子的月例,就再甚么也没得了。可这一两银子,够作甚么?胭脂水粉,四季衣裳,上下打点,哪里不用钱?我那老实姨娘,又不得爹和太太待见,我要是还同三姐一般硬气,别说饿死冻死,只怕就是那些下人,都要把我给踩死了。”

    其实说起来,孟楚洁的处境,同她也差不多,闻言心下恻然,只是仍是嘴硬:“我同你一般只有一两银子的月钱,却怎么没去抱太太的大腿?”

    孟楚涵哭着叫道:“三姐,我哪里比得上你你的姨娘,是与爹有恩的,就是太太,也要高看你一眼,下人们又哪里敢对你不敬。你看你同太太吵过多少架,她可曾真对你怎样?若要是换成是我,早就乱棒打死了罢?”

    这倒也是,她在这个家里,并不是混得最差的。孟楚洁心内升起一股莫名的优越感,忍不住想要微笑,但又意识到不妥,连忙把已经翘起的嘴角又压了下去。

    孟楚涵察言观色,忙加紧劝她朝堂屋去,但孟楚洁这人,是个拧子,你越劝,她越不去,因而两人还是僵在了原地。

    孟楚清方才听孟楚涵讲了那一篇难处,心里很有些难过,说到底,她们姊妹三个,都是在继母手下讨生活的人,谁也不容易,于是便对孟楚洁道:“三姐,你也太高抬那个新博来的董丽了,她都还没给太太敬茶,哪里算得了是个妾。太太不过是才博来个物事儿,心里得意,叫我们过去一起瞧瞧罢了,哪里就是去见新姨娘了。”

    听了这番话,孟楚洁终于觉得妥帖,笑道:“还是五妹通透,真是我抬举她了,太太这人,就是买了根针,也要拿出来炫耀一番的,何况是个人?咱们就过去瞧瞧又如何?”

    孟楚清又趁机劝她把漉梨浆带一壶去,孝敬浦氏,但孟楚洁却死活不肯,只得罢了。

    走出西厢房门,梅枝悄声问孟楚清:“五娘子,咱们方才也买了吃食哩,带不带去给太太尝尝?”

    孟楚清道:“带不论同太太私下如何交恶,面儿上总要做足了,不然于自己名声不利,到头来害的是自个儿。”

    梅枝连连称是:“三娘子就是子太过刚烈了,气儿一上来,就不管不顾的。”

    孟楚清道:“比不得她,她有生母的恩在,硬气得起来,我却和四娘子一样没得凭借,只能小心翼翼罢了。”

    梅枝听着难过,连忙闭了嘴,从台阶下抄手游廊,横穿院子回东厢拿果子去了。

    孟楚清和孟楚洁走到正房檐下,却碰见了从前院过来的肖氏,原来浦氏真是存心要炫耀自己博来一个妾,竟连肖氏都一并邀请了。姊妹俩与肖氏打过招呼,跟在她后面,一起朝堂屋内去。

    浦氏正坐在堂上冲她们笑,一脸的得意洋洋。才博来的那个妾董丽,立在她后,半垂着头,听见脚步声,便抬起了头来,一眼望见肖氏,愣了一愣,随即露出惊讶表

    孟楚洁怎么瞧她都不顺眼,立时发难,问道:“你吃惊作甚么?难不成大太太脸上有字?”

    肖氏也注意到了董丽的异常,停下脚步,朝她望去。

    董丽忙跪下道:“适才听见我们太太说大太太要来,我还道是个老人家,却不曾想这般年轻貌美,所以吃了一惊,还望大太太勿怪。”

    但凡女人,听见有人夸她年轻漂亮,心里都是美的,肖氏自然也不例外,那些微的不快顿时云消雾散,露出了笑脸来。

    “牙尖嘴利。”孟楚洁不屑地撇了撇嘴。

    孟楚清立在后头,朝董丽看去,只见她长眉细眼,脸不太瘦,嘴不太小,照着时下的审美标准,并算不上美人,只不过胜在皮肤白皙,勉强称得上清秀二字而已。不过因为当地人普遍黑壮,所以这皮肤细白,在韩家庄倒是极难得的。

    孟家人都生得白,尤以孟楚清为最,所以旁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家是外来户。也正因为如此,孟楚清在随着孟楚洁落座后,就顺口问了一句:“不知董娘子是湖北哪里人氏?”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董丽在听到这问题后,竟犹豫了一下方才回答:“我是湖北鄂州人。”

    肖氏自听说这董丽是从湖北来的,心就一直提留着,不然也不会纡尊降贵,特特跑到后院来看她,此刻听她说是来自鄂州,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只是仍有疑虑,于是接在孟楚清后头问道:“你自小就待在鄂州么?可曾到过别处?”

    董丽这回回答得很快,道:“从鄂州出来,就直接北上到了兴平县了,今儿跟着邵立行邵大哥,是头一遭来韩家庄。”

    肖氏终于长长吐出了一口气,笑着对浦氏道:“我瞧着这孩子还好,好生调教。”说着,站起来,对孟楚清三姊妹道:“我来时,你大姐姐还念叨,说是想见你们,不如就跟着我去一趟,倒也便宜。”

    姊妹三人忙跟着站了起来。因肖氏已然赞过董丽,所以她要走,浦氏也不留,只叫她们跟着去,好生劝慰孟楚溪。

    肖氏领着她们姊妹三个,自随墙小门穿出去,来到前院正房西次间。一进屋,肖氏就变了脸,厉声怒喝:“跪下”

    三姊妹都不明所以,仓惶屈膝。

    肖氏颇有些痛心疾首,拍着桌子先说孟楚洁和孟楚涵:“虽说当年离家时,你们还小,但也不至于甚么也不记得了罢?那董丽是从湖北来的,你们居然敢让她进家门?万一要是认出咱们来,怎生是好?”

    说完,又去指责孟楚清:“当年的事,你虽然不清楚,但毕竟后来也听你爹说过一些,今见你两个姐姐要领那妾进门,却怎地不拦?素我见你最为懂事,没想到如今也犯了糊涂”

    孟楚清正辩解,却被孟楚洁抢了先,孟楚洁大呼冤枉,指着孟楚涵道:“大太太明鉴,今儿博妾的事,我同五妹都是极力拦了的,我们太太不听倒也罢了,四妹还反去帮她看文书,我们也没辙。”

    第三十四章斥责【

    第三十四章斥责*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