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第二十九章结局

    孟楚清走在路上,不住地感慨:“才使梅枝去给她送了菜,怎么一转眼就想不开了呢?”

    戚妈妈跟在后面,感慨的内容,却与她截然不同:“大娘子也太自私,她上吊时,怎么就没想到,一旦她死了,嫁给大表少爷那个傻子的人,就是其他姊妹中的一个了呢?”

    孟楚清心中难过,劝道:“妈妈,少说两句。”

    戚妈妈却仍是忿忿不平,沉默了会子,还是忍不住道:“五娘子犯不着可怜大娘子,难道她不该嫁?大太太处心积虑地想要把孟家的小娘子嫁一个到浦家去,为甚么?还不是为了给二少爷换一房媳妇回来那是大娘子的亲哥哥,她不去换亲,谁去?难不成她以死相抗,就得让我们二房将出一个小娘子出来去跳苦海?她倒是以死明志了,咱们可倒了大霉了”

    戚妈**话是实不假,但在孟楚清心里,到底还有姊妹分在,怎么也生不出怨恨的心思来,也许孟楚溪当时,只是万念俱灰,没有心思想到其他罢。说到底,她也是个可怜人。

    三人行至前院,孟楚溪房前,已是聚拢了一群看闹的下人,想必是肖氏此刻心烦意乱,无暇约束。孟楚清看不过眼,斥责几句,方才令他们纷纷散去。这时孟楚洁和孟楚涵也到了,姊妹三人便结伴进去。

    西次间最后一间房里,孟楚溪正躺在上,双眼紧闭,面无血色,项间隐约可见一条勒痕,但痕迹并不太深,想来命无虞。三人上前瞧过,拉着孟楚溪的手,好一阵劝慰,可惜孟楚溪只是默默流泪,连眼睛也不肯睁开。

    少顷,肖氏擎着消痕的药膏进来,姊妹三个忙起行礼。肖氏此刻心极为糟糕,眼睛朝她们上一扫,立时发难,指着孟楚洁骂道:“你大姐姐都已经这样了,你还穿红着绿,成心看笑话不是?”

    孟楚洁张口辩,但肖氏却已又转向了孟楚涵,同样骂道:“你打扮得这般素净,连银钗都插上了,是咒你大姐姐死呢?”

    孟楚涵不敢分辨,低头饮泣,却又招来肖氏的几句骂,嫌她晦气。

    孟楚清扭头一看,原来孟楚洁还是中午坐席时的打扮,这一颜色,在此时看来,确是太过鲜艳了;而孟楚涵正如肖氏所说,穿戴得素净无比,甚至把首饰换成了银的。她再朝自己上看看,多亏梅枝心细,只给她去了大半钗环,通打扮既不鲜艳,也不素净,免去了一顿骂。

    肖氏平素最和气不过的一个人,今次也是心太急,所以才出口骂人,大家都晓得她脾,因此连子最躁的孟楚洁,也只是骨碌着嘴,并没有说甚么。肖氏平静下来,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忙叫她们到外面那间屋里坐下,又着人拿了果子来她们吃。

    三人惦记着孟楚溪,哪里吃得下,直把眼睛朝里瞅。却见肖氏走到孟楚溪前,痛心疾首地道:“本来我只与二舅太太商议而已,并无定论,但既然你这般不孝不悌,那我宁愿多赔上些嫁妆,也要将你嫁了,不然家里姊妹个个学起你来,那还了得”

    外面姊妹三个,正疑惑孟楚溪自缢,肖氏怎么不但不好言劝慰,反倒骂起她来,忽然就听见最后一句话,唬得纷纷坐直了子,面面相觑。

    而肖氏还在继续,声量更提高了些:“体之发肤,受之父母,你却悬绳自缢,其过一;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却公然抗婚,其过二;你亲兄婚姻艰难,你不想着出力也就罢了,反倒还要了却此生,陷他于不义境地,其过三。溪娘,你说,为娘讲的对是不对?”

    孟楚溪泪流满面,把头侧向了里面。

    肖氏见了更加生气,当即叫了个媳妇子来,命她去请媒人,要加一倍的嫁妆,向马氏说亲。媳妇子领命而去,肖氏又唤了四个膀大腰圆的婆子来,命她们夜看守孟楚溪,在她坐上花轿之前,不许出房门半步。而本该服侍孟楚溪的清心,因伺主不力,让孟楚溪有了自缢之机,拖去打了二十板子,回下人房养伤去了。

    姊妹三人瞧得胆战心惊,想要再去同孟楚溪说话,却被肖氏赶了出去。她们肩挨着肩朝回走,来到孟楚清房里发呆。不多时,便有消息传来,马氏看在多了一倍的嫁妆的份上,勉强同意了换亲,不,孟楚溪将嫁浦大牛,而马氏也会尽快说服马世庚,把马大妮送到孟家来。

    听闻此消息,孟楚清三人都是长吁短叹,颇有兔死狐悲之感。虽然她们都不愿嫁给浦大牛,但也从来没有希望过谁会自伤,孟楚涵甚至道:“早知大姐宁肯自缢也不愿嫁给大表哥,我就替她嫁了的。”

    孟楚洁对此嗤之于鼻,激她道:“你现在去替她嫁,也还来得及。”

    孟楚洁马上不吱声了。

    一时,因为孟楚清晚饭吃得少,廖嫂来问宵夜,孟楚清便留她们一起用些。孟楚洁不肯,辞去,途径廖嫂旁,一帕子摔到她脸上,道:“我晚饭也不曾吃完,怎不见你来问一声?”

    廖嫂诺诺不敢答。孟楚洁气呼呼地走了。

    孟楚清忙叫廖嫂准备宵夜时,帮孟楚洁和孟楚涵都准备一份,并送一份到刘姨娘屋里去。

    孟楚涵谢过孟楚清,又就那诽谤她的事向她道歉。孟楚清笑得云淡风轻:“四姐放心,我这人最恩怨分明,仇归仇,姊妹归姊妹,我断不会弄混的。”

    孟楚涵听了,不知怎地,就打了个寒噤,忙不迭送地告辞走了。

    孟楚清洗过澡,换了干净衣裳,宵夜也送来了,她坐下吃了点子,又到院子里散步消了消食,方才回屋睡下。

    后面几,前院陆续有更多的消息传来,比如,孟家正式与浦家定亲,并把婚期定了下来;再比如,马氏劝服了马世庚,等孟楚溪出嫁后,就择个吉把马大妮送到孟家来;还比如,由于马大妮年岁太小,今年才所以先不成亲,只作个亲戚养着,等她满了十二岁再说。

    孟楚江今年都十九了,要等马大妮满十二岁,还得足足六年,到时他都二十五了,不过谁叫他是个傻子,而肖氏眼光又太高呢,能娶上个媳妇,就算不错了,等就等罢。

    这些消息,能传到孟楚清耳朵里,自然也就能传到浦氏耳朵里。当她得知马世庚将把马大妮送到孟家来做孟楚江的童养媳,而罪魁祸首又是马氏时,气得暴跳如雷,但此时两家协议早已达成,马世庚连孟家的礼都收了,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她只得冲回娘家,抓住马氏一顿胖揍。本来马氏有儿子,不怕同她打架的,但那天事也怪,浦大牛愣是躲着没现,而马氏单打独斗,根本不是浦氏对手,被揍得十分凄惨。

    据悉,浦大牛是傻人有傻想法,认为他即将成为孟家的女婿,那么浦氏就不再单是他的姑姑,而且也是他岳家的婶婶,而岳家的亲戚,是不能得罪的,不然将来媳妇会不高兴,所以,当浦氏痛揍马氏时,他很为难,不晓得要帮谁,于是干脆躲起来了。

    还据悉,当马氏得知浦大牛的这些想法,气了个半死,却又舍不得打儿子,于是拿着浦二那同孟振兴逛暗娼窝子的事作伐,把浦二狠狠修理了一顿。

    浦氏揍过马氏,又去同肖氏理论,可谁知肖氏振振有词,称孟楚江虽然傻,却是目前孟家唯一的男丁,他的亲事,事关整个孟家的香火,二房自然也该出力,更何况,出力的只是浦氏前夫家,并非她自己。

    浦氏听后,又羞又气,回到后院直发脾气,发誓赌咒,一定要给孟振业再娶一房小妾,尽快生出个儿子来,让肖氏不再这么嚣张。她打定了主意,立时就行动起来,四处寻人打听,哪里有妾,买、典、雇,甚至借都行,只要能生儿子。

    她这范围乍看宽泛,但后面那一条,却令得许多人望而怯步,试问,哪个能保证送到她家的妾,一定能生出儿子来的?

    浦氏媒人寻过了,孙牙侩也找过了,但十数过去,还是没有寻着合适的,眼见得肖氏又要嫁闺女,又要迎童养媳,双喜临门,她就愈发坐不住了,总觉得自家只有三个继女,矮了人一截。她心不好,家里人都倒霉,人人见了她,都是绕道走。

    孟楚洁这几,心也很不好,盖因孟振业特意回家一趟,关起们来训了她好几个时辰,责令她放弃那一百亩田,充入公中,再去向肖氏道歉,请肖氏帮忙赎回首饰。

    孟楚洁好容易才想出来的主意,转眼却成了空,变成和孟楚涵一样,一亩嫁妆田都没有的人了。更可悲的是,她是因为银子失窃,才想到去当首饰的,这下可好,银子丢了,田也没了,一无所有,简直混得比孟楚涵还惨了。她因为这个,天天闷在房里,根本不敢出来见人,连浦氏那里的早晚请安都告了假。

    ---------呼唤推荐票----------

    很讨厌吃传统月饼,今年买了冰淇淋月饼,圆圆的,各种口味的冰淇淋,外面包着甜筒皮儿,可好吃了

    第二十九章结局【

    第二十九章结局*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