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部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第二十四章部署

    肖氏明显地比浦氏更会享受生活,花起银子来不手软,前面院子里,种了好些树,可别小瞧这树,能在天干地裂的韩家庄,种下这么多不耐旱的树,再雇人天天浇水的,绝对只有肖氏一家。

    树多,凉自然也多,好几个丫鬟媳妇子,都聚在树下说闲话。戚妈妈拎着食盒走上前去,几个受了她晚上邀请的媳妇子,纷纷与她打招呼,笑问:“戚妈妈,怎么又来?莫非明也有酒?”

    戚妈妈笑道:“有,有,就怕你们不来。”说着,举起食盒给她们看,道:“我们五娘子叫厨下做了些果子,特特嘱咐我送来与大娘子尝尝,我怕大娘子正歇息,所以来请个姐姐引路。”

    众人都赞孟楚清与孟楚溪姐妹深,孟楚溪屋里的清心赶紧从荫凉处走出来,引了戚妈妈上孟楚溪房里去,笑道:“我先替大娘子谢五娘子费心。”

    戚妈妈笑道:“我们五娘子适才念叨大娘子呢,说大娘子成闷在屋里,也要时常出来走动才好。”

    清心叹了口气,道:“妈妈,你也是孟家的老人儿了,大娘子甚么形,你知道得很,她心内愁苦,才不愿出门。”

    说话间,两人顺着台阶,走上了抄手游廊。戚妈妈说是给孟楚溪送果子,却半路打开食盒,先取了头一层递给清心,道:“这是给姐姐带的,五娘子的一片心,切莫嫌弃。”

    这一层两个小碟,一个琼珠,一个柿糕,这两道果子,看似平常,琼珠不过是水煮圆眼干荔;柿糕更只是加了枣泥和柿子的糯米糕,但因干荔和糯米都是陕北难得一见的物事,所以显得格外珍贵。

    特别是那柿糕上,还点缀着松仁和胡桃仁,一看就不是寻常人能够吃到的东西,即便是在富裕的孟家,要想吃到这个,也得自掏私房钱,公中是不会供应的。

    自掏银子做的果子,可见是真费了心了,清心忙接过来,连声道谢,先引戚妈妈到自己房里坐了,道:“妈妈且先到我这里歇歇脚,吃盏茶再去,横竖你现在就去,大娘子也是不见你的。”

    戚妈妈忙问:“大娘子怎地了?昨晚的事我听说了,大表少爷虽说鲁莽,但这里是韩家庄,又不是湖北,其实没必要担心的。”

    清心走去开了柜子,将前些孟楚溪赏的一盒茶饼寻出来,拿去叫小丫鬟煮来吃。然后才回来与戚妈妈小声道:“今儿早上,大娘子从你们五娘子那里一回来,就上大太太屋里去了,也不知同大太太说了些甚么,回来时脸色就不大好。”

    戚妈妈想起孟楚清跟她讲过的话,忙问:“可是大太太要将大娘子许给大表少爷?”

    清心仔细想了想,道:“瞧着却不像,若真是定了此事,大娘子定要哭个不休了,但她这会儿虽说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出来,但却并没有哭,只是坐着发呆。”

    戚妈妈道:“这便是大娘子的不是了,有甚么话不能与你说说,非要憋在心里,当心憋出病来,你无事时,也当好生开解开解她。”

    清心闻言苦笑:“妈妈,当年大娘子最信赖她的娘熊妈妈,结果离开湖北时,熊妈妈却不肯跟着走,她自那时起就伤了心,再不肯跟我们下人多说甚么的,我就算劝了也没用。”

    戚妈妈便只得叹息一声,不再说甚么了。一时茶汤端上来,清心让着戚妈妈,就拿方才那两道果子佐茶,两人吃毕,一齐上孟楚溪屋里去。但却正如清心所料,孟楚溪并不肯出来,只让她转谢孟楚清。

    清心只得连连向戚妈妈道歉,戚妈妈忙称不妨,将食盒搁下,告辞走了。

    戚妈妈回到后院,孟楚清还在专心练字,她再想想闷在房里的孟楚溪,不感叹,还是她家五娘子的心好,任天塌下来,也是按部就班,不慌不忙。

    因晚上要待客,她下午便换梅枝上来,自己先回家去了。

    孟楚清练完字,吃过午饭,照例歇午觉,睡好起来,便朝浦氏房里去,谁知浦氏正在与人吵架,原来那大厨房少请了一个浮客家的媳妇,这媳妇认为浦氏偏心,没一碗水端平,因此上门理论来了。这些浮客虽然穷,却是良人份,浦氏根本奈何不了他们,气得直跌脚。

    少请一位浮客媳妇,正是孟楚清的杰作,她连忙屏住气,悄悄儿地溜了。

    梅枝就跟在她后头,亦将正房的形瞧了个清楚,回来后便有些儿叹气,道:“五娘子,早该想到你的婚姻大事,全握在太太手里,当初不该与她对着来的。”

    孟楚清哑然失笑:“太太最是个欺软怕硬的,难道你不知?你看上回当家什的事,她在我这里吃了亏,这回哪怕被我害着,也不敢吱声了。你再看四娘子,向来逆来顺受,在她面前连大声讲话都不敢的,结果如何,太太满心打算着要把她嫁给浦大牛哩而今我钱财田产在握,不拘她给我说户甚么人家,将来嫁过去,也受不了气。再说了,那边还有我爹呢,断不会容许她胡来的。”

    梅枝听她说起孟楚涵,就再讲不出反驳的话来了,也许浦氏就是这么个子,非要时不时地戳她一下,她才不敢来害你。

    孟楚清歇了会子,走去取了双陆出来,同梅枝打双陆作戏,厮混了一个下午。

    晚上,不该当值的戚妈妈,在宴请完几个媳妇子后,特特赶回孟家,来见孟楚清,把今儿一天打听到的消息,讲与她听。

    原来昨晚上,大太太肖氏留住马氏,是为了拿浦大牛夜闯孟楚溪闺房的事,着马氏换亲。马氏不愿把女儿嫁给孟楚江,因而百般推脱,但在肖氏许以富贵后,又稍稍动心,最后,两人达成协议,若是肖氏能说动浦氏把孟楚洁或者孟楚清嫁给他家做儿媳,她就勉为其难把浦大妞嫁给孟楚江;如果肖氏无法说动浦氏,那就把孟楚溪嫁给浦大牛,然后她想法子把她哥哥家的马大妮,也就是浦氏的亲女嫁给她。

    孟楚清算是听明白了,敢这两位做母亲的,再怎么疼闺女,都是把儿子的利益放在最前面,只要儿子能娶房好媳妇,闺女嫁得再不如意,也能忍了。

    戚妈妈说完,又道:“五娘子,我急急忙忙赶着来把消息告诉你,就是想提醒你,从今晚起,就得紧盯前后院中间的那扇门了,不管是太太去前院,还是大太太来后院,都得想法子去打听打听她们谈甚么。”她说着说着,又道:“罢了,从今儿起,我也开始值夜罢,等五娘子躲过这一劫再说。”

    梅枝连连摇头,道:“家里谁值夜,得去大太太那里报备呢,妈妈你突然要留下,大太太那里怎么说?”

    孟楚清敲敲桌子,道:“就说我病了,要多个人照顾。”

    梅枝忙呸了三声,道:“好好的,咒自个儿病?”

    孟楚清不理她,只叫戚妈妈去和肖氏说。戚妈妈心领神会,朝着前院去了。这时梅枝也醒悟过来,连忙去铺了,搀孟楚清躺下,笑道:“既是装病,就得装像些。回头我替五娘子去庙里拜拜,免得真病了。”

    她每都要在屋子里来回跑上几趟,体好得很,哪里会轻易就病,孟楚清满不在意地笑了笑,吩咐她去把散碎银子多多备上,又绞了块白巾子,缠在额头上,作出个头疼的模样来。

    两人忙完,戚妈妈也回来了,后面还跟着肖氏。大太太竟这般关心孟楚清,看来戚妈妈打探来的消息,多半是真的了梅枝看看孟楚清额上的白巾子,暗自庆幸她们早作了准备。

    肖氏进了屋,直奔孟楚清前,拉着她的手仔细询问了半天,又派人连夜去城里请郎中。

    这动静,就闹得大了,众人纷纷来探,待得郎中来了,又是诊脉,又是煎药,闹得孟楚清一宿没睡好,待到第二天天亮,眼圈发黑,脸色泛白,倒真有了些病怏怏的样子。

    鸡鸣三遍,头升高,前院派来帮忙的下人终于离去,梅枝端了一小碗浓黑的药汁来,捧到孟楚清面前,笑道:“塞了足足两锭银子给郎中,换来这一碗养颜的汤药,五娘子快些趁喝了罢。”

    “苦。”孟楚清皱着眉,不肯去接。

    梅枝却很坚持,道:“五娘子,你服了药,周才会有药味儿,不然怎么瞒得过众人?”

    戚妈妈也来劝:“二舅太太和大太太私下交易的事,我能打听得出来,三娘子和四娘子就也打听得出来,她们得了消息,能不为自打算?好几双眼睛盯着你呢,还是把戏作像些。”

    她们都言之有理,孟楚清只得皱着眉头,不不愿地将药喝了。戚妈妈接过空碗,梅枝则赶忙从盒子里拣了一颗蜜枣儿,递与她过口。

    刚服完药,廖嫂来送早饭,隔着帘子笑道:“大太太特意吩咐厨房,与五娘子炖了鸡汤补子呢。”

    -------------

    这几天思路不顺,亲的们来点推荐票鼓励下好不好~

    第二十四章部署【

    第二十四章部署*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