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掐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昧 书名:孟五娘
    第十六章掐架

    浦氏前头嫁过一回人,大家都知道,孟楚清也不例外;她有个亲生闺女的事,孟楚清亦晓得,只是没见过,所以方才未能认出来。这会儿经孟楚洁提醒,她再仔细去看,还是觉得那女孩儿生得好,与浦氏一点儿也不像,不疑道:“三姐,你认错人了罢?那女娃哪里像我们太太了?”

    孟楚洁笑道:“正是生得不像哩,马大妮跟他爹马世庚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要是像太太,可就丑了。听说——”她说着说着,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嗓音:“其实马家穷得很,还不如浦家,那马世庚又是个积年的老赌鬼,我们太太就是看中了他相貌堂堂,生得一表人才,这才不顾父母劝阻,硬是嫁了过去。”

    孟楚清好奇问道:“既是她自己看中的人家,应是夫妻和乐才是,却怎么被休了?”

    孟楚洁很乐意说一说浦氏过去的不如意,笑得愈发灿烂,道:“你道那马世庚是个甚么好东西?挣不来钱不说,还打人,手里就算只有半文钱,也要先拿去赌的,偏他手气又不好,总是输,输了钱,便回来拿媳妇闺女出气,我们太太才嫁过去不到两年,就再熬不下去,闹着要和离,偏那马世庚扣着人不放,她急着要脱,便不顾名声地直接叫他写了休书,连陪嫁和闺女都不要,就连夜跑回娘家去了。”

    浦氏嫁进孟家时,孟楚清年岁尚小,无人与她讲这些,因此这还是头一回听说。

    她正听得入神,忽见厨房门口又进来一个人,正是马大妮的亲娘,浦氏。浦氏显然是听见了消息才来的,一进门就去骂邹嫂,待把邹嫂骂得哑口无言,又去推马大妮,一面推,一面紧张地朝外张望,生怕被人发现似的,口中还道:“哪个叫你来的,当心被人瞧见,快些回去”

    这时,自门外又转进一人,鹅蛋脸,高挑个儿,面上略略敷了些粉,显得十分白净,却是同孟振业有过婚约的柳五娘。柳五娘手里牵着自家闺女,嘴里却去骂浦氏:“亲生闺女哩,怕哪个瞧见?真没见过你这样当娘的,自攀了高枝,就不认闺女了”

    她一面骂,一面揽了马大妮过来,道:“可怜见的,饿坏了才去偷大肠的罢?你母亲真真是可恶,就算不能坐席,添一碗饭给你又有甚么难,偏她外强中干,生怕被孟家人瞧见,跌了她的价,其实大家都是已经嫁过一遭的人,又哪有甚么价可言”

    浦氏当初强插一脚,仗着娘家是孟家恩人的份,硬是拆散了孟振业和柳五娘,因此柳五娘心里头满是怨愤,只要逮着机会,就要狠狠羞辱浦氏一番的。

    此刻浦氏被她骂得哑口无言,又不肯服输,只得一把抓过马大妮,重重扇了两个嘴巴,骂道:“作死的小蹄子,到处乱窜,丢人现眼”

    她指着桑,骂着槐,柳五娘自然不依,上前将她一推,就要掐架。这柳五娘,是个寡妇,还带着个闺女,但耐不住手里有钱,娘家又有父兄,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她要同浦氏掐架,那就是真的要打起来,轻易劝不开的。

    孟楚洁瞧着欢喜,拍着手道:“打,狠狠地打,教她晓得些厉害。”

    孟楚涵急得跟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乱转:“哎呀,太太打马大妮是不对,可经不住她是亲娘,打了又能怎地,柳五娘一个外人,这是多管闲事。”

    孟楚洁见她言语中对浦氏多有维护,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孟楚涵马上噤声不语了。

    孟楚溪凑到窗前看了看,亦是着急,但着眼点却与孟楚涵不同:“她们打架,丢得是咱们孟家的脸,我们为孟家人,怎能袖手旁观看闹?只怕被人笑话”

    孟楚洁才不理会那许多,仍旧望着窗外直乐:“大姐,你急也没用,柳五娘是谁?她不打赢,是绝不会松手的。”

    眼见得院中坐席的宾客有被惊动的趋势,孟楚溪更为焦急,拉着孟楚清连声道:“五妹,怎么办,怎么办?去叫我娘,又怕被旁人知晓,况且我娘也不善劝架,怎办,怎办?”

    孟楚清朝外看了一眼,道:“这有何难。”说着,连门也不出,就走到窗口,朝外喊了一句:“爹,你回来了?”说着,给梅枝使了个眼色。梅枝不解其意,但还是顺着道:“二老爷,您回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刚落,就见得柳五娘正要去抓浦氏头发的手一顿,硬生生地改作了抚摸,她一面抚着浦氏的头发,还一面道:“哎哟我的二太太,怎么就不当心跌了一跤呢,快些让我瞧瞧,摔坏了没有?”

    这变化突如其来,浦氏一时适应不了,愣住了,竟任由柳五娘将她的头发捋了又捋。

    孟楚洁在窗内笑得花枝乱颤,指着孟楚清直叫:“五妹,你,你……”

    孟楚溪松了一口气,含笑冲孟楚清点点头,坐回凳子,在她看来,只要浦氏不丢孟家的脸就成,至于其他的事,她不愿掺合。

    孟楚清却瞧着那马大妮可怜,遂道:“再嫁的人多着哩,又不是甚么丢人的事,偏太太藏着掖着,生怕别个不晓得,其实都在一个庄子里住着,打量谁又不知?所谓来者是客,咱们怎能让马大妮在外头站着,不如把她接进来吃顿饭。”

    孟楚洁本不以为然,但朝外一看,正瞧见马大妮的嘴肿起老高,心便又软了,恨道:“太太也太狠心,亏得这还是亲生的”说着,竟连孟楚清也不等,一马当先地冲出去了。

    孟楚清生怕她惹祸,连忙拉起孟楚溪一道出去,先劝柳五娘去坐席。柳五娘还以为孟振业真回来了,不消她们多说,便带着闺女自去了。浦氏犹自生气,但没有柳五娘激着,到底做不出拿亲生闺女出气的事,只是赶她走。

    马大妮怕挨打,不敢忤逆,眼巴巴地看了案板上的大肠一眼,转头就跑。孟楚洁却一把将她拉住,眼瞅着浦氏道:“不过一块大肠罢了,甚么好物事你亲娘不疼你,姐姐疼你,走,跟着姐姐吃酒席去”

    第十六章掐架【

    第十六章掐架*

重要声明:小说《孟五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