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教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菇 书名:青空之泪
    不知不觉间,红叶所驾驶的跑车,已经进入了枫城南郊的旧城区。

    旧城区的建筑低矮,大多不超过3层楼高,墙泥剥落的墙壁上,攀满了生长多年的常藤。

    相比之坐落北方的新-城区,旧城区小块开裂的柏油公路,在如今看来,已显得有些过于狭隘了。红色的跑车缓缓穿行在城区因年代久远,而显得灰扑扑的楼门巷角间。街道两旁,一棵棵树干粗壮,绿叶泛红的枫树静静地伫立着,与旧城区的居民一起,用有些好奇的目光注视着那辆从没见过的昂贵敞篷跑车。

    与枫城市新-城区的街道绿化植木多以银杏树为主不同,旧城区的道路两旁,还保持着原汁原味的枫城古貌,那些叶片有些泛黄的连荫枫树大多高大繁茂,遮蔽了旧城区大半的天空。

    就在这时,一片枫树残叶被风吹落,眼前一暗,叶尖泛红的五角形叶片,飘落到了神思谣的脸上。

    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车震动了一下,一股离心力让神思谣体有些倾斜。

    坐在神思谣旁的红叶突然说道,“啊,到地方了。”

    神思谣这才忽然想起来,红叶载他和青空来旧城区目的,他还没问清楚。

    将眼前枫叶拂落,耀眼的青红双色猛然盈入眼瞳,与枫叶遮蔽、树荫斑驳的旧城区街道不同,一览无余的夕照下,在大约数十平方的空旷草坪广场尽头,依山矗立于枫林间的,是古旧的西洋风建筑――一座算不上高耸的小教堂。

    目睹此景,神思谣显得有些惊讶,脱口失声,“枫城市居然有教堂吗?”

    视野中的教堂并不大,即便算上哥特式的尖顶,也不超过4层楼高。

    “在老一辈里还算有名,不过年青一辈没听过很正常。”红叶解释道,“毕竟是在旧城区――虽然在几十年前,这里还是枫城的文化与经济中心。”

    神思谣面色稍有古怪地点了点头。

    最近10年,枫城市的发展战略逐渐北移,位于城市最南端,依畔着海拔150多米云泉山的旧城区,渐渐地便被新区的年轻人们遗忘了。

    而眼前大概80多米开外,这栋城区最边缘依近云泉山的小教堂,似乎便是旧城区那些被遗忘了的历史中的一员。

    长年的雨水冲刷下,教堂原本纯白的外壁已经被灰色的泥水残渍所覆盖。如同周围其他建筑一样,被茂密的常青藤所环绕的墙泥剥落处中,看得到内部的青灰砖。

    这就是红叶的目的地?神思谣不明白这栋不清楚是属于基督教会还是天主教会的教堂跟他有什么关系。

    在他的印象中,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栋教堂。

    开进到教堂前方的小广场,跑车缓缓地停靠在了路边。

    然后,神思谣发现自己猜错了――来这里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也不是因为红叶自己。

    黑袍的少女轻巧地推开了车门,在汽车尚未停稳之时,便从车上跳了下来。

    “红叶姐,麻烦你载我过来了。”走到驾驶座旁,攀着车门,青空向红叶致谢道。

    “没关系,这不算什么。”红叶有些笨拙地用单手解着安全带,歪着脑袋,摇了摇头,“啊,对了,青空你大概多长久能出来?结束以后,我还想请你俩吃顿晚饭。”

    神思谣闻言,眼角顿时一跳,有些僵硬地坐直了体,想要拒绝,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脑海中瞬间闪过思静鼓着腮帮的小脸,只好硬着头皮说道,“红叶姐,我还是算了。昨天的晚饭就是在外面吃的,连续两天不回家吃饭,有些……”

    而青空也同时开口拒绝道:“不,谢谢你的好意了,红叶姐,我也不用了――我以前的家就在这附近,祭奠完之后,我想直接回家看看。”

    以前的家?

    听到青空的话,神思谣顿时忘了自己想要说啥。

    他有些惊讶地看向少女,不过青空并没有在意他的视线。

    听到两人的话,红叶也只能算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没办法了。不过青空,我载你回去好了,毕竟我也知道你家的旧址,顺带送你一程。至于神同学应该也没有什么意见吧?我会在6点半之前把你送回去的。”

    虽然很想说“如果能在6点之前会更好不过!”,但是最终神思谣也只是稍有些郁闷地点了点头。

    看到神思谣没有意见,青空板着她小的脸蛋沉默了一下,最后也还是点了下头,“那么我会尽快的。”

    说完,她便干脆利落地直接转,离开车门,向教堂的方向快步走去。

    从红色的跑车旁转离去的影,被黑色的坎肩领长袍裹挟着。并不宽大的袍摆在草坪中间的石砖道路上轻巧地滑翔着。黄昏下的青色山光间,少女的姿,让神思谣不由得联想到归巢的黑色鹂鸟。

    “要不要跟进去看看?”将车停好,红叶推开车门,也走了下来,向有些走神的神思谣发出了邀请。

    “啊!”神思谣回过神来,“我进去没问题吗?作为无信者?”

    他脸上显露出微微的惊讶。

    “虽然戴着十字吊坠,但是青空却也是无神论者哦。”红叶神揶揄地说出了神思谣意料之外的话语。

    靠着车门,带着温柔的目光,望向石板道尽头的少女背影,语气有些怅然:“只是,教堂后面有一片专属天主教徒与其配偶的墓园,而青空的母亲以及父亲,就葬在那里。”

    “青空她……”神思谣有些震惊地看了红叶一眼,目光扭向教堂大门,看着穿神父袍的银发老者,在口划着十字,将少女迎入了其中。

    “竟然是本市人吗?!”

    “3年前吧。”背靠着车门,将手架在上面,红叶微微仰着头,看着十字尖顶、山以及夕照,然后自顾自地陷入了回忆“那时候我也只是刚刚觉醒,跟着同在护卫队的大叔们,赶到了现场。”

    红叶抬起手指,指向教堂后被山体所遮掩着的某个地方。

    “我们现在在的这个教堂,位于云泉山的北方,而在云泉山的西边,你所看不到的地方,原本是有一个山景别墅区,现在已经被完全毁掉了,在三年前。”

    随着红叶的讲述,神思谣头隐隐地疼了起来。但是对于别墅区的事,他想不起来任何相关的记忆――似乎,异质要素对社会的湮灭效果,依然有在很好地发挥着它们的作用。

    “【荒野种】――蜂蝗集群,几乎把大半个山区给啃干净了。当然也包括那些住在别墅里的人们。”

    “因为蜂群太过危险,所以仅是刚刚觉醒的我,当时是待在山下,远远地看着那铺天盖地的蜂群把一切嚼食干净的。”

    “当时的枫城守望官们,远比如今要强大。但是那场战斗最终还是把大半个云泉山化作了火海。”

    “那是晚上,我记得很清楚,在赤红色的火光中,上万只长2米多的巨蜂型柯尔群在火海的上空盘旋飞翔,差点将火光也一并遮蔽住。”

    缓缓地述说声中,沉浸在回忆中,红叶成熟美丽的面孔上,红唇张合间,表澄净而平淡。

    “由高阶卫士建立起来的防护罩上,满是蜂群在上面撞得四分五裂后残留下的绿色血迹,一片一片地展开,最后将整个透明的防护网变成了青色。”

    “青色的半圆形护罩,就像是笼罩在蜡烛上的花灯灯罩,在墨色的天空中散发着妖异的朦朦青光――没有一个人认为,在这种程度的灾难下,防护罩的里侧,还能有人活着。”

    “直到第二天天亮,在后续的清理中,在别墅北区一栋侥幸没有被点燃,却被蜂群啃食了大半的木制别墅中,我们发现了当时还只有13岁的青空。”

    说道这里,红叶顿了顿,补充说明了一下。

    “当然,我当时因为还有学要上,并没有参与搜难,一切都是从当时在场的其他队员的嘴中听来的。”

    “那个被虫尸压在上,被虫血遮去了体味,而侥幸逃过一劫的女孩。”

    “右手中握着父亲收藏的战术匕首,静静地躺在二层几近悬空的木制地板上,如果不是那苍白没有血色的面颊,以及被虫肢扎穿的左手臂下压着的,混合着青色的鲜红血迹,简直就像是仅仅只是熟睡了的公主一样。”

    “只是,即使如此,少女左手中的十字吊坠,也依然被她紧紧地攥在拳头里。”

    “几乎所有的家具都被啃食――所以,我想,这很可能就是她父母最后留给她的,唯一一件遗物了吧。”

    神思谣从一开始的震惊,到中途的沉默,到最后红叶讲完整个故事的时候,他心中余下的唯有淡淡的怅然――这一次,对于那片神奇的药片的作用,他的感想不变得有些复杂。

    黄昏时分的秋晚风显得有些凉爽地过了头,跑车周围的枫树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看着逐渐由黄变紫的夕照,静静地,靠在车门上以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两人,一时间都没有继续说话。

    时间静静地流淌了数分钟,风衣的袍摆随着晚风起起伏伏,靠在车门上的红叶,突然说道。

    “啊啊……居然磨蹭了那么长时间,看起来也没有你进去参观的时间了呢,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看着从教堂的拱门处显露出形的黑袍少女,红叶将倚靠在车门的体直了起来,伸了个拦腰。

    “说起来,青空那孩子,动作还真是快呢……”

    同样看着沉默地走回来的少女,看着少女黑袍膝盖处隐隐的泥渍,神思谣沉默不语,突然说道,“之后,这个故事的最后,青空最终并没有留在枫城吗?”

    “是啊。”拉开车门,红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我所认识的青空,也仅仅是在医院养了十几天的伤,就跟着路过的觉醒者巡夜人离开了。”

    “几乎在从【半觉醒】到【完全觉醒】的同时,就觉醒了自己的才能,并且这份的天资也被那位强大的巡夜人所相中,再加上在枫城也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之物,低调地处理完双亲的丧事之后,她就离开了。”

    “一走,就是三年。”看着远处向自己走来的青空,红叶的露出了微微有些惆怅的神,“有时,我也会想,青空是不是有些怨恨我们――为保卫官,却没有保护好她与她的父母,面对被蜂群所侵占的山区,最终也仅仅是将山区封锁了起来,袖手旁观地孰若无睹了那些可能存在的幸存者们。”

    “只是,我所认识的青空,是一个无时不刻都封锁着自己内心的孩子。所以,这个猜想,即使是面对着她的现在,我也无法得出答案呢。”

    “……”

    随着少女逐渐走近。

    神思谣与红叶一同,再一次陷入了共同的沉默。

    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转过来,拉开车门,看着少年的风衣女子,眼瞳中隐藏着淡淡的期待。

    我所无法办到的,我所无法知晓的,我所想要弥补的。

    你可以做得到么?

重要声明:小说《青空之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