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红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菇 书名:青空之泪
    “砰!”

    在其他学生诧异的目光中,神思谣重重地撞到了学校门的栏杆上。

    “呕……”

    早饭已经被消化干净,从空空如也的胃部中,吐出来的全是酸水。

    死亡的恐惧与失去亲友的压力,混在一起,让神思谣都快崩溃了。

    拒绝与景矜同行,也不过是恐惧那个面对亲友死亡时,无能为力的自己而已。

    自私,无能,怯弱。

    “你小子!”被门卫拽着衣领拖了起来,“这可是校门口,要吐给我去远点!”

    (原来,这就是“我”的“真相”么?)

    “啧!”有人咂着嘴,将门卫推开了,“没看到他不舒服吗?你就这样对待自己学校的学生!?”

    “你这家伙……什么人?”门卫的声音。

    嘴中被强行灌下了药片。

    “啊啊,算是这家伙的……心理医师?”依然是那个从来没听过的声音,是女人。

    错乱的视线随绪的平复逐渐澄净下来,入目的是一个穿着卡其色风衣的女人。

    手肘上挂着白色的绷带,从垂着马尾辫的脖颈处上垂挂下来。看上去只有20岁出头,大学生模样的女青年。神思谣有些无法想象,她是如何将自己从高1米8壮汉体型的门卫手中拽出来的。

    女子将药瓶放到兜里,拨弄了下染成了栗色的马尾,知的容貌未施脂粉,却依然有种素雅成熟的味道,但是,现在那张美丽的脸庞上却有些淡淡的无奈。

    “请问你就是神思谣同学吗?”

    神思谣点了点头,从女子手中接过纸巾,擦了擦嘴角。被人看到了狼狈的模样,他的脸色微微有些胀红。

    虽然没有穿高跟鞋,但是女子的个头却已经跟神思谣相差仿佛。

    “果然跟青空说得一样,室内派的文学少年呢。”

    就在神思谣低头擦嘴的时候,女子嘀咕着什么。神思谣没有听清楚,他下意识地问道。

    “对不起,我没听清,你刚才说什么?”

    “啊,不,如你所见,我是枫城的觉醒者办事处的人,不知道,能不能请你跟我走一趟,我有些事想请你帮下忙。”

    女子的话语并没有超出神思谣的意外,在一开始,他便已经从那相近的气质上认出了对方的份。

    “好的。”没有问理由,也没有问去何处。

    或许是药物压下了恐惧,不再犹豫,他点了点头。

    能够从哪里找到救赎吗?

    答案无人知晓。

    第三章/Godisagirl

    市第三东立高中位于枫城市南郊的一处小丘上,从校门的次级公路,到市主干道有一段不短的距离,而如今学校前的广场上,停着女子的红色跑车。

    虽然对女子的份心中早有预计,但是当神思谣在那辆法拉利后座上,看到衣着黑袍的少女青空的时候,他依然被吓了一跳。

    再次见到的少女,并没有披着兜帽,及肩的黑发依旧扎着松散的低马尾,乌黑的瞳孔与白皙的面颊,在西斜的光中折出琉璃般的梦幻感。

    “以前的越野车在之前的战斗中被死鬼们报废掉了,现在只能拿这玩意凑数忍耐一下了呢。”

    打开车门,将神思谣推进副驾驶座,风衣女子一边解释着,一边坐上了驾驶座。

    就在神思谣有些迷惑她是在跟谁说话的时候,后座上的少女青空接过了女子的话语。

    “我没有抱怨。”

    “没有明说,但是从你的表上我看得出来你的不满。”冲青空温婉地笑了笑,风衣女子坐到了驾驶座上,“嘭“地一下,关上了车门。

    能看得出来吗?青空的表?神思谣微微有些惊讶,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却被“瞪”了一眼。

    确实如女子所言,虽然比起正常人来,面部肌的变化幅度很小,但倘若仔细分辨的话,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你好,我叫栾红叶,目前是本市的【守望官】。”启动了车辆,话题转回了神思谣上,自称是红叶的女子将手伸向他,‘栾’就是‘栾树’那个‘栾’,‘红色的叶子’,直接叫我红叶就行。”

    (“luanshu”?那是什么?)

    神思谣对此并没有多少印象,而栾红叶的话还在继续。

    “不过虽说是【守望官】,但是现在也只是个被迫赶鸭子上架的V2级觉醒者而已,才能是不足挂齿的‘精密’。”

    下意识地伸出手握了握,神思谣的注意力,并没有在对方不知是真名还是假名的名字上过多地停留,他看着红叶将手放回方向盘,踩下了油门,启动了油门。

    “【守望官】是什么?”

    在东高学生好奇的目光中,车微微颤动,载着3名觉醒者的跑车启动起来,然后倒退转向,向坡下驶去。

    “嗯……怎么说呢……简单而言,算是负责守卫城市的觉醒者们的领导者吧。”

    在神思谣略显错愕的目光中,红叶松开了方向盘,让跑车自己往下开着,空出来的右手轻轻地捻住了发丝,凑到了唇边,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道。

    “虽说是统领啊,但是实际上,能战斗的人,目前也只有我一个而已。所以不要对我的战斗力报太多期待哦――我的才能从严格意义上而言,不像青空那样,是适合战斗的类型呢。”

    “那个……“完全没有顾得上对方在说什么,神思谣觉得背后有些发凉,有些无语地指着方向盘,“能不能请您好好地握住方向盘?”

    “啊……”红叶那双有些像是杏仁的漂亮眼睛眨了眨,反应了过来,“抱歉!我一想事就会走神……”

    看着红叶重新将手放回方向盘上,神思谣这才重新将注意力转回话题上。

    “请问……您刚才是不是说‘只有一人呢’?”

    “是啊……”

    轻轻地叹了口气,红叶的神略有些伤感。

    “只有我一人呢,基本上什么事都要自己一个人去做,冷冷清清的――别看我这样,我可是相当害怕寂寞的人呢……”

    神思谣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因为之前的药物的原因,他现在很难有太大的绪波动。

    “所以,把你拉上车的事,您并没有怪我对吧?”

    栗色的刘海稍稍低垂,红叶向神思谣露出了一个稍显抱歉的笑容。

    “请问有什么是我可以做的事么?”

    神思谣只是很疑惑她请自己上车的目的,虽然因为自己有想求教的东西,所以跟上来了,但是对方的目的,他并不明确。

    “啊,对了!”

    脱离方向盘,红叶打了个响指,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转头看向后座上,望着窗外发呆的青空。

    “青空,能帮忙把后座那些资料,递给神同学吗?”

    转头看了红叶一眼,少女弯下,在后座下摸了摸,直起来。

    “驾车时请目视前方。”面无表地冷冷开口,青空一甩手,将一本手册一样的东西丢到了神思谣的怀里。

    “啊,谢谢。”

    似乎是青空之前在公园时提到的那些指导书,简单地翻了下,感觉一瞬间,看到了很多无法理解的词汇,顿时就打消了阅读的兴趣。

    抬起头,重新看向红叶。

    “栾小姐,抱歉,对于你之前所说的话,我有些不明白……”

    “嗯?”红叶有些疑惑。

    “我之前听青空说过,觉醒者在普通人中所占的比例很低,然而枫城毕竟是一个有着百万人口的正规市,只有您一个常驻的觉醒者守卫者,这也太奇怪了吧?!”

    下意识地漏掉了自己。

    虽然在心底,对于红叶之前说的话,神思谣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但是此时,他也隐隐地感觉到了,如果事实真的如此的话,这么一来,倒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在昨天,他从头到位都只看到青空一名觉醒者的问题所在了。

    “神同学你还是叫我红叶姐好了,青空就是这样叫我的。”先是纠正了一下神思谣的称呼问题,红叶然后才解释起来。

    “神同学你说得确实没错,理论上,平均每1万人中就有一人具备觉醒的可能。”

    “但是你却忘了,联合国统计的人均寿命,尚且不到70岁。也就是说,每70年,1万人中才会出现一个觉醒者。但是在这70年里,因为比起普通人而言,要与柯尔战斗,所以觉醒者中,便很少有善终的。因而,算上战死者之后,人类的觉醒比例,实际上是在1:5千左右的。”

    50%以上的战死率吗……神思谣对于红叶接下来会说的内容,差不多可以估测到了。

    “神同学,我的意思,并不是‘枫城的觉醒者’只有我一人哦。只是……虽然能力薄弱,但是我确实是枫城最后一个,还算有着战斗力的人了呢……”

    “至于变成现在这种况的原因……”红叶再一次露出了有些忧伤的表,她突然转而问起神思谣其他的问题。

    “不知道神同学你,最近一个月有没有去过市图书馆呢?”

    “没有。”神思谣摇了摇头,他有些迷惑,不明白红叶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那里塌了一半哦。”红叶有些轻描淡写地缓缓说道,“大约一个月前,枫城市全部17名V2级以上的觉醒者,与M6级圣堂种在市图书馆发生了战斗,而活下来的人只有我一个。”

    “M6?”神思谣有些不明白。

    “昨天你见到的那个柯尔,是‘Magnitude9’。”

    冷不丁地,坐在后座上的青空开口说道。

    “……”神思谣沉默了。

    据青空所言,评定柯尔【能级】的标准是【星等(Magnitude)】,星等后的数字越小,柯尔体内异质要素的密度便越高――或者直观点说,就是“同【体型】下,星等数字越小,柯尔越强悍。”

    虽然不知道比M9高了三级的M6级圣堂种有多强,但是枫城市图书馆位于枫城北郊,是市政府的重点建设项目,总建筑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足足有奥运鸟巢体育馆的五分之二大小,边上还围绕着大量的人工枫林。而要把这栋堪称地标级的建筑摧毁过半,即便只是凭借着红叶略显单薄的话语,神思谣也足以想象的到,所谓的M6级柯尔的恐怖。

    “昨夜凌晨,青空在医院找到我的时候,我才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说到这里,红叶微微笑了下,“当然,原因并非图书馆的那次战斗,而是3天前另一起M8级降临事件。”

    缓缓地述说着的红叶,脸上带着柔美知的笑容,但是透过挡风镜灌入车内的清风,不经意地吹起了她额前的刘海与鬓发,栗色发丝遮掩下的右太阳旁,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显露了出来。

    除此之外,还有她左手上吊着的绷带。

    “是不是很可怕?”

    注意到神思谣的目光,红叶眨了眨眼睛,消去了脸上的忧愁,露出了稍稍有些帅气的笑容。

    “不过或许是胆小鬼多福,我还算蛮幸运的,至少活了下来。”

    而不幸的觉醒者们,都已经在跟强敌的战斗中殉职了吗……

    看着红叶很快便收拢起来,只在嘴角上还残留着一点若有若无的,淡淡痕迹的笑容,神思谣沉默了。

    心中对于那些陌生的战死者稍稍有些缅怀,但是神思谣此时所思考的,却是红叶的真实目的,与她说这番话的涵义。

    无法从她略显凌乱的话语逻辑中入手,但是换位思考,她动机最大的目的却很明确。

    “红叶姐您跟我这些事的目的,是因为人手不足,想要对我进行动员吗?”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多么伤人,神思谣直接将心中的疑惑的说了出来。

    虽然从正常角度思考,劝的时候,对于那些加入后所需要付出的义务,代价以及不利因素,似乎应该遮掩住才对。但是神思谣觉得,觉醒者或许更多地是采用晓之以理,循循善的的方式,毕竟,从军事动员学上来讲,志愿兵的士气总是要比义务兵高上很多,与其加入的是在关键时刻会背弃战友的逃兵,对严峻的现实仔细思考过后,态度认真坚定的支援新兵才具备培养价值――而这一点,也正说明,红叶她并非是在寻求跑回,而是真正地在寻找足以成为战友的觉醒者同伴。

重要声明:小说《青空之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