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验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菇 书名:青空之泪
    或许是因为下意识地以为体绍嘉言已经安全逃走了。

    又或者觉醒者少女青空的出现,以及不可思议的现实,使得他的内心受到了太多的冲击。

    但是无论如何解释,神思谣将同行的同伴――绍嘉言忘到了脑后,这都是一个事实。

    直到夏沫走进教室,神思谣才惊觉到,在那个瞬间,被卷入灾难中的人,可不仅有他自己。

    在发现这个事实的瞬间,神思谣在心中自我安慰过――绍嘉言的体质优秀,又没有如同神思谣那样陷入异变,四肢麻痹,按理说是可以安全逃离的。

    紧接着,他便立刻醒悟过来自己的卑劣。

    他回忆起来,在那个装甲圣堂劈过来的第一记斩击中,自己曾经被人抱了起来。

    可以说,如果他没有被人抱起来的话,他已经在柯尔的第一次攻击中,便已死去。

    但是,当他摔飞,并从神经麻痹的状态中摆脱出来后,视野中并没有看到类似人类的影,因此“被人救起”的这个事实,在接下来一连串紧迫的袭击中,被神思谣的大脑下意识地忽略了,遗忘到了脑后。

    但是仔细想一下的话,就能发觉到不对劲――被人抬起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清醒后,却没有看到其他人类。

    那么,那个救了他一命的人去哪里了呢?在短短的数秒内逃走了?

    这个可能实在是太小了,无论如何,也只能想到“是被杀了”这个选项吧?

    在柯尔的第一记攻击中,神思谣自己没有死去,取而代之的是,有另一个人类,因此承受了柯尔的攻击,尸骨无存。

    问题是,这个人是谁?

    是谁,在那么危机的况下,还有余力注意一个人独自走神的神思谣,并跑过来救他?

    是巡警?是便衣?是正义感爆棚的好市民?

    或者,是仅仅刚刚熟悉起来,或许连朋友还称不上的――

    绍、嘉、言?

    现实与可能联立在了一起,惴惴不安、绝望、罪恶感,有些东西,再一次在体中沸腾起来。

    无能,无力,血液涌上大脑隐隐胀痛,但是思维却空洞僵死不敢继续往下推断。面对已经不可改变的事实,除了祈祷之外,神思谣不知道如何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与拒绝了少女青空的自己不同。即便除去无法看到柯尔的原因,绍嘉言却依然返回了随时可能爆炸的车祸现场,想要救他。

    第一次,神思谣发现,他是如此厌恶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卑微而罪恶”的自己。

    直到中午放学,绍嘉言都没有到校。

    拒绝了景矜同行去食堂的邀请,丝毫没有食的神思谣离开教室,便直直地向教师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因为母亲工作的地方离家比较远的原因,神思谣兄妹都没有中午回家吃饭的习惯。而在神思谣印象里,3班的那个单班主任,也一直是食堂的常客,经常从食堂打饭拿到办公室边批改作业边吃,搞得其他老师下午来上课时总是抱怨“满办公室都是红烧味”。

    不过,或许是在下课之后,就直接去了食堂的原因,神思谣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见到高一3班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赵心海。

    等了大概15分钟左右。

    由闲置教室改装成的办公室门打开,一个披着白大褂,头发乱蓬蓬,胡子拉碴的男人走了进来。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前文艺工作现英语教师的形象。

    在东立高中,高一3班班主任赵心海是一个有些奇怪的人,165不到的高个头算是矮小,长年的伏案工作,导致背部微驼,再加上蓬乱微卷的头发与下巴的胡子茬,第一印象就是一个有些猥琐的男人。

    因此,直到31岁还没有女朋友。

    但是神思谣一直认为,如果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站在讲台上的话,没有任何人会觉得,那个口若悬河,挥洒自如的男人,会是一个“猥琐”的家伙。

    一手托着盘子,一手还拎着壶食堂打来的免费菜汤,赵心海走进办公室,然后看到神思谣时稍稍愣了下。

    “哟,神思谣啊,来办公室有什么事么?”

    一边向神思谣打着招呼,赵心海一边将手中的饭菜放到了办公桌上。

    赵心海的记忆力很好,因此对于对方能记住自己这个非班干部的普通学生的姓名,从景矜那里听说过相关消息,神思谣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赵老师,我想问一下,绍嘉言今天上午没有来,是有什么原因吗?”

    心中的急躁与不安,让神思谣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绍嘉言?”赵心海愣了下,“我们班有这个人吗?”

    神思谣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抱歉,我找绍嘉言同学有急事,老师你能把他的学生通讯登记表让我看下吗?”

    短暂地沉默了一下,神思谣继续追问道。

    虽然几乎已成了定局,但是神思谣并没有死心。

    “通讯登记表可不能随便给其他同学们看哦。”赵心海虽然嘴上是这样说,但是还是从壁橱中取出了一份档案夹。

    “所以,出去不能告诉其他人,而且下不为例,而且只有绍嘉言同学的。”

    看着神思谣脸上不安的神,赵心海叹了口气,然后在档案袋中翻了起来。

    “绍嘉言、绍嘉言、绍嘉言。”

    一边翻,他一边念叨着。

    “啊,有了。”

    赵心海从档案中抽出一份白纸,然后停住了,眉毛扭成了一节。

    “居然真的是我班上的学生,但是这张脸……”

    他顿了顿,喃喃说了句什么,神思谣没能听清。

    “奇了怪了,居然有我一点印象都没有的学生。”

    .

    借用办公室的电话,跟绍嘉言的父母通过话。

    “告辞了。”关上背后办公室的门。

    神思谣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

    电话中,绍嘉言父母的反应比赵心海的反应还要奇怪。

    明明儿子彻夜未归,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想起来之后,也不觉得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

    名为绍嘉言的这个存在的社会,已经被侵蚀了。

    神思谣想起来少女青空在之前告诉他的东西――在割除血的时候,柯尔会同时实施‘麻醉’。

    作用原理不明,只是猜测,与跟随着柯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各类“超异常要素”有关。

    觉醒者通过本能地凝聚超高密度的“要素”,以此觉醒。

    而对于非异常者而言,这些奇怪的未知物质会麻痹他们的神志,对柯尔所引发的各种变动,麻木,乃至视而不见。

    这并不仅仅是在直面柯尔时发挥效力,对于那些被柯尔直接攻击,而销声匿迹的人类或事物,具有同样的效果。

    虽然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但是事实便是如此。

    一个人的存在与否,可以说是依托着他人的认知来构建的也说不定。

    如果说的话无法被他人听到,样貌不会被他人看到,连写出的文字都无法被他人所认知的话――即,一个人的社会不存在的话,那么这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相对“人类”这个群体,便是不存在的。

    现在只是开始。因为少女的话语,神思谣意识到了这点。

    人类的社会,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湮灭,而事物也是如此。

    如果是平时的话,发生在学校附近商业街的特大车祸(至少从普通人观点来看,是这样的),一定早已经在学校的BBS上传开了吧。

    但是整整一上午,有些话唠的景矜提都没有提到这件事――神思谣不认为这仅仅只是那个信息收集狂罕见地疏忽了。

    更何况――

    绍嘉言昨晚没有回家。没有比这个再糟糕不过的消息了。

    神思谣突然意识到――在他还幼稚地认为自己还可以与异常保持距离的时候,异常早将他的天真现实完全颠覆了。

    神思谣不知道自己下午的课程是怎么上完的。

    如同上午时一样,浑浑噩噩中,一切都已经结束。

    拎着初中时的旧包,从座位上站起来。

    “一起回去吧。”

    或许是发觉了神思谣今天整整一天的异样,景矜尝试着向神思谣发出了邀请。

    但是被神思谣拒绝了。

    “抱歉,景矜,昨天我忘了给思静买礼物,今天还要再去一趟商业街。”

    即是事实,又是谎言,虽然是这样打算的,但是言语中看似合理的原因,却并不是脑海中的真正原因。

    “这样啊,我跟你一起去好了。”

    景矜毫不犹豫地说道。

    但是看着景矜似曾相识的开朗笑容,神思谣突然恐惧了起来。

    充满生气的面容突然碎裂,化作白火的幻觉。

    “别管我!”

    如同嘶吼一般的声音,放学后正满是欢声笑语的教室突然安静下来。

    “抱歉!能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行不行?!”

    呕吐感反涌上食道。

    提起包,冲出教室。

    “神思谣!”

    将死党的声音抛在了脑后。

    但是脑海中,各种景矜被柯尔杀死的影像,却无法从心头消解。

    然后似乎,有越来越多的面孔混了进去,妹妹、母亲、夏沫,还有其他同学的面孔,被碾碎,绞合在一起,像极了绍嘉言的脸孔在看着自己惨笑。

重要声明:小说《青空之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