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Awaker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菇 书名:青空之泪
    少女自称是觉醒者,“与神思谣一样的”觉醒者。

    因为人类无从知晓的某些原因,柯尔的存在对于普通人而言,似乎是一种“异常的”、独立于认知之外的事物。

    无法听到柯尔制造的声音,无法感受到柯尔的袭击,甚至连同柯尔的本亦无法认知。

    “你认为世界上是有神的吗?”

    少女在最开始便问了神思谣这么一个问题。

    当神思谣摇头时,那黑色的瞳孔中,所流露出的,是近似悲伤的目光。

    “我觉得是有的。”

    这个世界,是神的屠宰场。柯尔便是神的使徒。而觉醒者,就是反抗神的“恶魔”。

    虽然少女说这只是一个比方,但是或许是之前的话语,让神思谣觉得,她是打心底这样认知这个世界的。

    一个巨大的屠宰场。所谓的人类,只是全自动化流水线上的猪,在无痛无感的流水线上,任人宰割。

    从少女青空口中所说的言论,如同呓语般令人无法相信。

    但是如果说,之前神思谣看到的景象,还能说是他在车祸过度惊吓之下的幻觉,或者说,错觉的话。与少女并行在繁华的街道上,一路的遭逢,却无法再用幻觉来自我安慰了。

    最初,神思谣无法想象,用什么样的借口才能让满油污与伤痕的自己,顺利地从消防与交警的盘问中脱,更何况,边还跟着那名衣着怪异的少女青空(黑袍,黑衬衫,黑橙格子百褶短裙,黑丝长袜,黑色长靴,黑色露指皮手,黑色皮腰带上还挂着黑鞘的银柄十字剑)。

    但是神思谣很快就发现,是自己多想了。

    从车祸的现场离开大约1百多米,路上的行人、车辆,便恢复了正常。

    是的,恢复了正常。

    但是问题就是――太过“正常”了。

    正常到100多米开外的那一切,似乎完全没有发生过。

    明明远处的火焰还在燃烧,但是却没有警察,没有消防车,没有栏杆,没有阻隔带。

    也没有围观群众,甚至从一条无形的分界线开始,便没有人试图向火灾更近处走去。

    联系少女之前的话语,这让神思谣不想到一个词――

    【盲视】。

    就像是某个盲视实验中,因为中风而导致完全失明的男子,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感受”到前面的障碍物一样――虽然无法在脑部完成对概念的认知,但是潜意识,让人们本能地避开了这块区域。

    于此相同的是,虽然满油污与伤口,一狼藉,还与打扮怪异的黑袍少女一并走在街道上,却没有人会多看神思谣一眼。

    或许目光在擦肩而过时,会稍有驻留,但是本该最醒目的东西,却没有人会投以好奇的目光。

    “燃烧的火油中沾染了名为‘圣地’的异常要素,因此凡人会如同看待柯尔般,对其视而不见。”对此,名为青空的少女,这样解释。

    而神思谣也最终察觉到少女要求自己帮她购买食物的原因了――虽然为毋庸置疑的人类,但是与神思谣这个“觉醒者”还不同的是,如同名为柯尔的怪物与他上的油污,少女的存在亦无法被普通人发觉。

    “因为在战斗中,使用了V3级以上的‘才能’,所以暂时被过于浓郁的超异常要素所笼罩,会进入‘异入’的状态。而正因如此,每次战斗后,修习补充什么的都非常麻烦。”

    神思谣觉得少女所说的麻烦,大概是指购买食物之类的琐事――

    而对于走在神思谣侧的少女,人们会下意识地在少女的面前分开――如同避过一个障碍物一样。

    只是,无论是路人,还是超市的营业员,或者快食店的阿姨,目光都不会在少女上驻留,而回忆起几十分钟前的那惊险一幕,神思谣有些恍然,或许,当初其他人看柯尔,就跟看少女一样。

    “而无论是柯尔,你脸上、衣服上的油污,或者是我,发生在我们上的现象,都可以用同一种概念概括。”少女青空一边拉着神思谣的衣袖,指着自己想吃的菜肴,一边向神思谣解说――即使是没有刻意压低嗓音的诡异言语,也完全没有引起仅在咫尺的女老板的注意。

    “请快点!”不锈钢菜夹在盛菜的盆子上用力敲了敲,中年的妇人虽然措辞客气,但是语气中却表现出隐隐的不耐烦。

    “【Arecognize】。”

    离开嘈杂的盒饭店,少女说出了第二个神思谣完全没听说过的英文。

    【无法认知】。

    这是普通人类与柯尔的绝障――连“注意到”都不可能的话,就无从说反抗了。

    据少女所言。

    柯尔的存在,对于人类而言,是一种【超异常】的概念外生命。

    无论是柯尔本,还是柯尔所造成的破坏,都会因为一种被称为“超异常要素”的未知物质,而无法被普通人类认知。

    能认知到柯尔的,只有那些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而觉醒的人类――自称为【Awaker】的一群人。

    对于柯尔而言的“无法被认知”,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

    面对这种潜伏在人类不可认知面的怪物,在足够有力的意识冲击之下,个别人类的意识形态会引发剧变――按照少女的解释就是,被柯尔“降临”时所带来的未知物质侵蚀了。

    少女并没有详细地解释“降临”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根据神思谣自己的理解,柯尔似乎是一种不存在地球上的外来侵入者。

    而大脑,乃至全,都被这些未知物质侵蚀的人类,便成为了“觉醒者”――这么一种独立于正常人类群体之外,可以认知柯尔的人类异常者。

    这种侵蚀是不可逆转的。

    觉醒者的数量非常稀少,统计范围内,全球各个国家的觉醒者的总人数不超过50万。

    相对于70亿的世界总人口而言人数珊珊,独自面对着世界另一侧的残酷真相,觉醒者们承受着凡人所无法理解的压力与恐惧。

    连“注意到真相”都不可能的话,便更无从反抗。

    无论这个真相,是像是值周扫除那种不置可否的“不公平”,又或者是正缓慢地在认知的异侧吞噬生命的“怪物”。

    无论是大,是小,只要是“无法注意到”的话,便无从反抗。

    换句话说。

    如果连“注意到”的人都不反抗的话,那么还有谁来阻止这些怪物?

重要声明:小说《青空之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