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钢铁巨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菇 书名:青空之泪
    在那近乎停滞的将逝意识中,有生涩的齿轮,努力地挤压着这个生命仅存的余火,分辨出了最后的那个声音――

    那是,重型摩托的咆哮声。

    映入眼帘的【那个】,是从天而降的,持剑钢铁巨人。

    如同战车装甲般的银白色菱形金属外壳,一层层地覆盖了全,从脚底的钢靴直到头部的翼盔。

    看上去就像是西洋铠甲一样的东西,除了不自然的巨大之外,也却有着其他并不可共论的异常。

    啊……原来是这样吗……

    然后,神思谣意识到了那绝对的不同点――

    “移动”着双手中比客车宽还长的银色金属巨剑,将车上的乘客与车体一起撕成四溅的残片。

    从高达近十米的巨人装甲缝隙中所显露出来的,是在白光中,烁烁生辉的钢铁关节――

    那不是空洞的钢铁甲壳,而是金属机关填充其间的构造体,如同机器人一样全金属制的巨型人型兵器。

    是的,与其说是全包裹在银底白纹奇异装甲里的钢铁巨人,不如将这个近十米高的“东西”称作【装甲巨像】,会更为合适。

    从装甲巨像的躯体中,神思谣之前所听过的,类似圣歌般肃穆的咏唱,随着白色火焰喷涌,涤进了空气中。

    无法辨别那是有意识的言语或歌曲,还是无意识的,类似红外线般的“运作余量”。

    甚至连是否具有智能也无法知晓。

    只是――

    可以看得到,在翼冠高展的银色翼盔上,十字缝隙状的观察孔中,看不到类似眼珠的结构,只有苍白冷漠的白色火焰熊熊燃烧着。

    在巨像的“注视”中,从十字重剑上燃起的白火点燃了飞舞在空中的客车。以车体中的人类残骸作为燃料,暴涨的白火从飞舞的车体中“溢”了出来,倒流进了钢铁巨像正上空的环状符文阵列中。

    以人体为养料的白火与光粉,在距离地面数十公尺的芒状金色圆环术阵中,剧烈地旋转了起来,凝聚,压缩,然后化成了“水质的漩涡”。

    而随着钢铁的白色巨像,挥舞着武器点燃了散落的汽油,凡白火所点燃的人类,都化作了剧烈燃烧的火炬,倒流进了空中的辉“泽”中,漩涡的体积也在剧烈地增大着。

    以街道为祭坛,以车骸为祭火,以巨像为祭祀,以术阵为祭器.

    坛火司器,以人类为祭品,惨烈的现世地狱通过他的眼睛,映入神思谣的意识深处。炽红色的火光舐着他的面颊,燃烧的毒气让他呼吸困难,名为恐惧的绪在他的心中漫延。然而,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不知为何,他已经被夺去了所有的行动能力。

    随着目睹的“异物”越来越多,某种“非常识的东西”,以他的脑质为素材,以他的意识为对象,酿成了剧烈的“质变”。

    在这颠覆的变革中,神思谣神经麻木,体僵硬,思维凝滞。

    摇摇坠的意识中,所看到的,却是随着人群的散开,“那个”无法被凡人所理解的存在,将体转向了自己。

    虽然连眼睛的存在与否都无法确认,但是神思谣却有种笃定无疑的感觉――

    自己,被“它”的目光锁定了。

    模模糊糊的,似乎感觉到有人来到了边。

    想要发出警告,却连喉咙都无法控制。

    失败的警讯没有引起对方的警觉。

    对方想要将他的体扛起来,但是通过眼角的余光,神思谣却绝望地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十字巨剑上的白火剧烈地燃烧了起来,低悬浮在距离地面不到一尺高的空中的恐怖巨像,扬起了手中的重剑――

    一瞬间,前进如同狂风,如同战车,碾压一切,几乎无法阻挡。

    途经的轿车残骸在瞬间四分五裂,路灯倒塌,树木折断,在恐怖的异常剑压中,神思谣的体横飞了出去。

    “咳哈!”

    剧烈的冲击被地面反弹到上,毫无保护地摔到地上,在那一瞬间,连意识都差点涣散。

    但是对死亡的强烈恐惧,在拉回意识来的第一时间,不顾脑袋中残留的晕厥与内脏的痛楚,拼命挣扎着,驱动着体。

    “可恶……动啊……给我……动起来……”

    从齿缝间挤出绝望的呢喃,以往控制自如的体如同坏掉,在痛得阵阵晕眩的意识中,重若千钧。

    而不知道是不是“变化”已近尾声,在巨像毫无停滞地第二记斩击袭来的千钧一发之际――

    “混蛋!”

    含糊不清地嘶吼着,猛然翻,躲过了攻击――虽然仅是直击。

    “轰!”

    巨像的剑上不仅仅具有可以把人点燃的白火,还有着某种离奇的力量,可以轻而易举地撕开钢铁,轰碎砖石。

    在将街道整个撕裂的,宛若爆炸般的剑压冲击中,神思谣的体被巨大的冲击力裹挟着,不由己地,飞向了燃烧着的车道。

    (什么东西!?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体在空中飞舞,神思谣的意识却从巨像出现开始,前所未有地清晰起来。

    惨叫着重重地摔到了地上,点滴的火油在粘附到上的瞬间,便被滚动的体压灭了。翻滚着离开火海的中心地带,神思谣在火海的边缘停了下来。

    因为在被冲击与落地的瞬间,都下意识地绷紧了体,做出了防冲击的动作。所以,虽然右手臂与右腿都痛得要命,但是还是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机甲?!外星人?!)

    “可恶!这种实用级别的人型兵器――你以为是全金属狂潮,黑科技乱开吗?!”

    难以理解的东西,不断地出现。即使是死亡的威胁,也无法压住心中不断沸腾的疑惑。

    脸上与衣服上满是黑色的油污,从滚烫的地面上站起来就已经是极限,想要逃走,疼得如同折断了一样的右腿却无论如何都迈不出。

    (奇怪的白火,奇怪的乐曲,还有天空上那离奇的光效……)

    虽然不想这样说,但是神思谣却无奈地发现,以他眼前的事实而言,无一不指向了某个结论。

    “超自然事件……吗……”

    努力想要挤出一丝苦笑,但是随着言语,所吸入的灼空气与熏烟却让他无法做到。

    连张口都难以做到,连呼吸都非常困难。随着喉咙的剧烈痉挛,视线变得稍有些模糊。

    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到――

    一击挥空的装甲巨像缓缓地转过来,将巨剑置到了侧。钢铁的躯体,冰冷而机械地,转动着巨剑的剑柄,在剑上的火焰挤压空气的呼啸声中,再一次摆出了冲锋的姿态。

    没有犹豫,没有感,在巨像的姿态与动作中,看不到任何的怜悯。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看着眼前这纯粹的,以屠戮为使命的怪物,陷入恐慌错乱的神思谣,目光中充满了绝望。

    突然发生的灾难,无法理解的存在。

    神思谣非常清楚――

    在奇怪的异变中,他的体已经变得伤痕累累,不说附近空无一人,即使存在其他人类,似乎是无法看到巨像的他们,也不过是无力抵抗的陪葬品。

    而如果仅仅依靠自己,以他仅余的这微不足道的求生意志,大概会在几回合的挣扎后,便被巨像撕成粉碎的光焰,尸骨无存?

    一次?还是两次?

    然后――

    越来越清晰的,类似摩托所发出的咆哮声,被注意到了。

    路边小巷中,被砰然撞飞的垃圾桶,打横着撞在了街道对过的墙壁上,发出了巨响。

    紧随着飞舞的垃圾桶,黑色的重型摩托裹挟在粗野的机械咆哮声中,如同黑色的旋风,从狭小的暗巷中冲了出来。

    吱――

    黑色的轮胎与地面摩擦出了刺耳的声音,机车的骑手以不可思议的技术,使出了“漂移”的车技,以毫不停留的超高速,转过近乎直角的轨迹,从神思谣对面的车道冲了过来。

    (摩托车?什么人?)

    神思谣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然而就在神思谣因为惊讶而动摇的时候,另一方面,装甲巨像对机车的出现却无动于衷,堪比钢铁战车的躯,在空气中带起恐怖的风压,在再次轰鸣的圣乐中,向神思谣发动了裹挟着白炎的斩击。

    (糟……完了……)

    巨像的动作只有在攻击过程中无比迅捷。

    回过神来神思谣,虽然下意识地想要移动体,却已经迟了。

    入目所及,是裹挟着白炎的银色重剑。银色翼盔的十字缝隙中,感觉不到残忍,也无愉悦,亦没有怜悯与迟疑。

    毫无感,就像是死亡本

    对,死亡。

    死。

    会死。

    要死了!

    不要!

    不想死!

    然而,近在咫尺的火焰已经将全部视界充填成纯白色。

    来不及了……

    神思谣不察觉到了――

    原来,死,真的是如同白色一般纯粹。

    然后胃部被重击,差点连胃液都吐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青空之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