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静待雨云(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菇 书名:青空之泪
    看着绍嘉言茫然的表,神思谣有些摸不清头脑。

    在黄昏伸手挽起的清爽微风中,除了拂拭秋叶所发出的瑟瑟声,流动的空气里,回着清澈的圣乐曲。

    由管风琴金属簧管的呜咽声所形成的主弦,带动着低音管弦乐器般的副旋律,缓缓地在空气中沉淀下来,并且扩展开去。

    宛若天主教教堂的正统圣乐“福音颂歌“般宏大,却同时也具备着巴洛克式的华彩格调与幻想电音的细腻曲风,就是这么一首神思谣从所未闻的器乐曲,正随着渗透了街道的夕照,在街道上缓缓漫延开来。

    不知从何家商铺的音响发出,却又似乎无处不在的声音,饱含着如此惊人的洞彻力与感染力,将整个街道都染上了一层异样的庄严感――因为太过肃穆,一时间让倾听着的神思谣不仅忘记了呼吸。意识深处,更是因为这太过纯白的感觉,反而感到了一种死寂的纯粹。

    等回过神来时,肺部已如火烧般刺痛。

    “咳!咳!”

    因为缺氧,猛然从出神状态脱离出来,在绍嘉言诧异的目光中,神思谣呛得眼泪都留了出来。而直到这时,他才猛然发觉,不知什么时候,他背后的衣料已经被冷汗浸透。

    (好诡异的感觉……简直就像是掉进了沼泽里一样……)

    虽然没有亲掉进泥沼里的经历,但是刚才那诡异的沉沦感,却让他下意识地,便在第一时间联想到了“泥沼”――

    “纯白色的泥沼。”

    不过回过神来,再倾听着那仿佛永不会终结的声音,神思谣却完全没有感觉到异样,仿佛刚才那莫名的窒息感,只是他的一番错觉。

    奇怪的圣乐曲虽然还在回响,而且声音好像还越来越大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却完全不可能达到让人生出窒息感的地步。

    这一点,从关切的看着自己的绍嘉言,以及周围路人若无其事中,略带好奇的表,就能感觉到这一点。

    绍嘉言伸手扶了脚步不稳的神思谣一把,脸上的神色紧张中透着担忧。

    “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音乐什么我完全没有听见……不会是你的幻觉吧……”

    一边说着,绍嘉言一边将手掌搭上了神思谣的额头。

    因为绍嘉言的话,神思谣顿时愣在了原地。

    直到这时这刻,他才猛然察觉到这个“异常”的真相――

    绍嘉言也好,围观的学生,路过上班族,唧唧我我的青年侣也罢,无论是谁,他们都不是因为“不受声音的影响”而对那奇怪的圣乐闻而不见――

    而只是很单纯地“听不见”。

    因为无法察觉,所以听不见。

    “啊……真好笑……”

    醒悟过来,认识到了这一点,在下意识地觉得有些不可能的同时,神思谣不面色古怪地挤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绞尽脑汁,最后得出了自嘲般的苍白结论。

    “在不知不觉间……变成吸血鬼了么?”

    但是实际上,他也不是很清楚,听到超高频音波时的吸血鬼的感受。

    在神思谣的言语吐露的瞬间,【那个】将惨剧制造。

    在绍嘉言的视线中,从近在咫尺的车道对面驶过的一辆公交车,莫名奇妙地断成了两截。

    钢铁截断崩裂的刺耳巨响中,两截车体以不可思议的轨迹,狠狠地砸到了从一旁驶过的轿车上。因为措不及防,来不及避让,轿车的前半部分瞬间就瘪了下去,并且可以看到,有红色泥浆,从框架的缝隙中迸了出来。

    因为是没有设置护栏的支路公路,轮胎与路面剧烈摩擦的刺耳声音接连响起,左右车道,连续四五辆汽车来不及闪避,狠狠地撞上了街道中央的公交车与轿车的残骸。

    “嘭!”“嘭!”“嘭!”

    巨大的撞击声中,有金属车体扭曲时的刺耳吱嘎声,稀里哗啦地点缀其间。

    在接连不断的撞击中,断成两截的公交车在空中翻滚时,像是雨滴一样,泼洒出来的汽油,被引燃了。

    一瞬间,火焰剧烈地燃烧了起来。

    转眼,伴随着铺天盖地,由火油所组成的漫天火雨,火焰已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漫延开来。

    路边商铺的雨檐,阳伞,冷饮店设置在步行道上的桌椅,乃至行人上的衣料,凡沾染上燃烧的汽油液滴的物体,无不在火雨中化作烈焰。

    当因为爆燃的炙空气而闭上的眼睛再次张开时,黄昏色的街道,已如化作炼狱般的滚滚火海。

    绍嘉言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而在他背后,一名同样因为意外而震住的女生只觉得眼角一黑,然后有什么打到脸上的触感,下意识地伸手抹了一下。

    原本白皙的指尖,已经合着燃烧的汽油,绽放出了绚烂的红白之火。

    “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在火焰的肆虐下摇曳扭曲的空气中,惊叫声猛然响起,然后在中途转为了惨叫。

    “起火了!大家逃啊!”

    之前的欢声笑语似乎已成幻觉。

    站在路边上,绍嘉言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便被曹乱惊恐地向远处逃去的人群撞了个踉跄。

    下意识地跟着人群跑了几步,然后绍嘉言才突然想起,刚才似乎有些体不适的神思谣。

    脑海中激烈地交战了数秒。

    刚刚开始加速的脚步猛然一顿,顿足回头望去的瞬间,出乎预料却也意料之中――

    名为神思谣的少年,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已经完全燃烧起来,随时可能爆炸的车祸残骸,出神地呢喃着什么。

    恼急生怒的绍嘉言顿时抛掉了一切顾虑,拼命跑了回去,一把拉住了神思谣的肩膀。

    “你个白痴!还不快逃!你真傻了啊?!”

    然而,神思谣黑褐色的瞳孔反光里,除了红白双色的火焰之外,还映衬出某种绍嘉言所无法理解,也无法去理解的事物。

    因为无法理解,因此也便无法察觉,同时因为无法察觉,所以无法去理解。

    但是神思谣嘴中呢喃的声音,却因为几乎近在咫尺,勉强可以听见。

    “……跑……别管我……跑……【那个】……怪物……会被杀……快跑!”

    用近乎麻痹的喉咙所挤出的话语含义,被绍嘉言忽略到了脑后,但是神思谣不正常的声音,却让绍嘉言注意到了他体的异常。

    凡绍嘉言手指所触之处,神思谣的体皆若尸体般僵直紧绷。

    这不明原因的僵直,才是神思谣没能逃走的真相。

    意识到这一点,绍嘉言瞬间做出了决断。

    牙齿一咬,不顾眼神惊恐的神思谣用麻痹的喉咙,模模糊糊地想要说着什么,绍嘉言双手横揽住神思谣剧烈颤抖着的体,屈将他扛在了肩上。

    一边起,绍嘉言一边强作镇定地安慰着对方,同时也安慰着自己。

    “抱歉!神思谣,我知道你体的况了!别担心,我现在就把你扛出去!我们两个一定可以……”

    银色的轨迹从眼前闪过。

    迈出双腿的下半上传来空落落的失重感。

    在他所无法察觉的地方,有种绍嘉言无法理解的事发生了。

    断成两截的躯体上,有白色的火焰,无视新鲜尸体的湿润与血液的存在,以体被斩开的截面为边界,剧烈地燃烧了起来。

    没有血液随着翻飞的*泼洒出去,也没有破碎的块伴着内脏飞舞。

    只有在细微的溶解般的燃烧声中,白色的火焰从残骸上溅了开来。

    所有的一切都在剧烈燃烧的火焰中得以升华,幻化作白色的光雨,逆旋着上升,融入了天空的池塘。

    遮蔽了夕照的天空上,此时所闪烁着的,是惊心动魄的纯白辉泽。

    在红之地狱,与白之天空的间隙,有赤子之心的少年失去了持续了15年的生命。

    没有惨叫,也没有疼痛,在火焰烧过眼球的瞬间,只有空洞的眼神一闪而过。

    少年的体在白炎中燃烧殆尽,用时――

    0.456秒。

    在那近乎停滞的将逝意识中,有生涩的齿轮,努力地挤压着这个生命仅存的余火,分辨出了最后的那个声音――

    那是,重型摩托的咆哮声。

重要声明:小说《青空之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