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chapter109

    由于莉莉和哈利体里出来的两道金光是冲着voldemort去的缘故,母子俩反倒伤害不大,倒是莉莉·波特因为是法阵发起人的关系被震伤内腑,故而嘴角溢出一线血丝。哈利·波特因为被他的母亲好好的圈在怀里保护着,除了voldemort‘赐予’的那道索命咒擦伤外,几乎毫发无损。哈利的哭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止住了,一双敢和voldemort对着看的祖母绿大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褪去了童稚只剩下一片纯然的震惊和不可思议。那不是一个一岁婴儿应该有的眼神。

    这时,一个面色雪白的影捂住口踉跄着出现在这对母子面前,灰色的眸和漆黑的发让婴儿不自觉流露出依赖的眼色,只见小家伙伸出自己胖嘟嘟的小手冲着黑发男人招手,嘴里吐字不清的说着什么——还未等黑发男人辨识出小家伙的婴儿语,就被小家伙接下来惊恐的脸色和捂住自己嘴巴的动作逗得嘴角上翘。

    他还是头一回见婴儿有这么丰富的表

    “幸好你们没事,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向那个家伙交代。”灰眼睛男人再次按抚住口,咳出一口艳红的血沫。刚才爆发出来的那股气流极为庞大,尽管他多比及时,也还是受了不小的伤。男人弯□将满脸震惊的小婴儿抱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将婴儿脸上的血迹擦干,对准婴儿的额头念出了治愈咒语,遗憾的是黑魔法不是那么容易愈合的,男人无奈的揉了揉小家伙软软的胎发,拿出一块绷带缠住了小家伙的脑袋遏制血液过度流失。随后又来到莉莉·波特和詹姆·波特边——

    波特夫妇似有还无的呼吸让男人松了口气,知道外面有一堆食死徒随时有可能闯进来的他不再迟疑,在确定了波特夫妇的平安无事后,悄无声息地朝着波特宅后院的地道行去。那是他特意用夺魂咒暗示侄子怂恿詹姆·波特挖出来的。当初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不过莉莉·波特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这样的守护魔法竟然也只是让她陷入了深度昏迷。带着这些感慨,黑发男人抱着婴儿消失在了密道里。

    匆忙离去的黑发男人没有注意一条小蛇神恹恹的斜挂在波特家的沙发垫上。

    在他们离去不久,波特宅不知道因为何种原因又一次地动山摇,最后顽强顶着的几根廊柱也轰隆一声直直倒下,后花园里的密道也因此被堵封,除非有人刻意来寻,否则很难发现这里曾经有过一条密道的踪迹。

    波特宅的分崩离析让外面追随而来的食死徒大惊失色。他们在面面相觑了好几秒钟后,待得里面的剧烈波动有所缓和,就不顾自安危的冲进了还在不停摇晃的宅邸里,四方搜寻却发现已经找不到他们lord的影。客厅里留下的只有波特夫妇的‘尸体’——他们没来得及仔细检查,而且波特夫妇的呼吸也确实太微弱了——连他们的儿子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就在人心惶惶之际,接二连三的剧烈爆炸在街边响起,西格纳斯面部在剧烈扭曲了一阵后,大吼了一声:“走!”

    食死徒们却紧攥着魔杖犹豫不决——在不确定darklord安危之前,他们没有胆子轻易离去——即便,凤凰社的人已经在陆续赶来。

    是的,那些不断响起的爆炸声就是凤凰社赶到的体现。

    其间,最先出现的白胡子老头正是他们的生死大敌——阿不思·邓布利多!

    眼见着食死徒就要和凤凰社撞上,他们的手臂却突然变得灼无比!

    彷佛被注了一剂强心针的食死徒们精神大振的顺着黑魔标记所给予的坐标纷纷幻影移形——此时关于这方圆几英里的魔法阵已经被邓布利多悉数破去——同时在心里恍然大悟的想着定是lord杀了波特夫妇后,顺手把波特家的小崽子也带走了!他这是在召唤他们回去呢。

    食死徒们的离开让后到的凤凰社成员面色大变,西里斯·布莱克和莱姆斯·卢平更是像疯了一样冲进了废墟里。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

    也就是在这个时刻,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戳了一刀的卢修斯捂住口大口喘息着惊醒。此时的他已经汗湿重衣。顾不得去想其他,直接一个时间魔法确认现在已经是午夜十二点的铂金家主瞳孔骤缩,知道voldemort已经抛下他一个人去了戈德里克山谷!

    这样的认知让卢修斯几乎五内俱焚!刚才的梦魇更是让他整个人都不自发起抖来。他勉强克制住自己满心的焦虑,召唤多莉送衣服过来。

    就着这个空档,卢修斯发现了蜷缩在他枕边不远处的幼子。孩子上残留的睡眠魔法让卢修斯登时涨红了一双灰蓝的眼睛!

    只差没爆粗口破口大骂的他一把夺过多莉送上来的衣服叮嘱它好好照顾好德拉科后,匆忙离去。卢修斯从未有过这样毫不顾忌形象出门的时候,可是——只要一想到voldemort有可能出了什么事,他就无法控制住自己逐渐濒临疯狂的心

    戈德里克山谷这时候已经站满了人。有巫师,也有麻瓜。卢修斯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大家都以为是哪个地方的人听到消息过来凑闹。

    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麻瓜和巫师们各执一词吵得不亦乐乎。有的说是恐怖分子袭击,有的说是食死徒搞得把戏,更多的人则是想到了那个在整个巫师界都传得沸沸扬扬的预言。

    自梦魇中清醒,甫一赶到,全上下无处不痛的马尔福家主在看到波特家的那堆废墟时,形一晃险些栽倒在地。眼前更是一阵金星乱冒。体里的力气彷佛被抽干般变得绝望。他是用极大的克制力才控制住自己不去嘶吼不去尖叫!作为一个从不失礼于人前的马尔福,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掐住自己的掌心命令自己往人群的更深处隐藏!他必须支撑住!他还有两个孩子——他、他还要把他的伴侣带回去!带回马尔福庄园!

    ——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心在滴血!

    不过,就算已经痛到绝望,卢修斯心里也还有着一份极为隐晦的祈盼。

    这份祈盼坚定了他的意志,让他能够像无事人一样站在人群深处冷静的看着凤凰社成员或进或出的影,偶尔,还可以指挥着自己用旁观者的份说上两句无关痛痒的感叹。

    自从和voldemort有了契约后,他对voldemort的感应能力就大大增强。他能够感觉到voldemort的气息还在这一块逗留——

    卢修斯坚信他的伴侣没有死!一定没有死!

    这样的祈盼在邓布利多面色凝重的指使着四个凤凰是成员抬出两副担架时候而变得神经绷紧。

    “都检查了一遍,他们看上去就像是被摄魂怪亲吻了一样——我感觉不到他们的灵魂。”庞弗雷夫人面容憔悴声音嘶哑的说。她的边缀着两个失魂落魄的尾巴——西里斯·布莱克和莱姆斯·卢平。两人看上去极为狼狈,袍子到处都是磨损的痕迹,手指指甲盖翻起,里面的污垢和血痂十分打眼。

    邓布利多微微闭了闭眼睛,“先把他们送去圣芒戈吧。”他说,声音低沉而默然,“没想到詹姆还是决定和莉莉一起……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将那个魔法告诉他们——他们还这么年轻,就——”

    “阿不思,为了小哈利,詹姆和莉莉没什么是不能做的——他们心甘愿,”麦格教授擤着鼻子打断了邓布利多的话,“可是哈利,哈利他去了哪里呢!既然詹姆和莉莉已经合力将那个名字都不能说的人给消灭了,那么哈利……哦,难道——难道他们失败了?难道那个人真的还活着!他甚至还带走了小哈利——哦!梅林啊……”双手握住银链的女教授泣不成声。她是梅林的虔诚信徒,交托信仰已有五年之久。

    “米勒娃,事并非如此,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voldemort,是的voldemort他消失了!没有人能够躲过那个魔法,特别是像voldemort那种全上下都浸满了黑魔法的人——那样的魔法就像吸血鬼面对阳光一样痛苦——”邓布利多镜片下的蓝眼睛闪闪发光,“我们要感谢这一对英雄夫妇,他们的牺牲——给巫师界带来了和平!”

    邓布利多话引来小范围的欢呼声,就连麻瓜们也不例外——只有藏于人群里的卢修斯心头猛地一沉,大脑再次有了轰鸣的迹象。

    戈德里克山谷是个巫师和麻瓜混住的地方,巫师对麻瓜的事知道一点,麻瓜对巫师的事也有所了解。

    当听到神秘人被消灭时,由不得他们不欢呼雀跃——哪怕这是付出了两个灵魂为代价。

    浑然不知卢修斯就藏于人群里的西里斯·布莱克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英雄!我们才不稀罕这个英雄!如果那个恶魔真的还活着的话——我就亲自去杀了他给詹姆和莉莉报仇!还有小矮星彼得那个懦夫!那个胆小鬼,我——”

    “够了!”莱姆斯·卢平突如其来的怒吼打住了西里斯近乎发狂的宣泄,他牙根紧咬地用明亮的眼睛注视着面色凝重的霍格沃茨校长,“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尽快把哈利找回来!他才是詹姆和莉莉的希望!”他脯剧烈起【大#雁#文#学最快更新,】伏着,“邓布利多教授!请您看在詹姆和莉莉为了整个魔法界落到这样一个地步的份上,帮我们将哈利找回来吧——我们会好好抚养他长大,会……”

    “莱姆斯,这件事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做的,”也许是卢平声音里蕴藏的悲意太重,邓布利多的声音也变得嘶哑而苍老起来,“放心,我会尽我所能地将哈利找回来,他没有事,在来之前我有看过入学名册,哈利·波特的名字并没有消失——”

    “没有消失?太好了,没有消失……”狼人绷紧的肩线顿时有所放松,他近乎哽咽地重复着邓布利多的话,半晌才抬起头来,“教授,对不起,刚才我的语气有点……”他歉意的说。无法否认自己刚才的绪里确实对邓布利多起了迁怒。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