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chapter108

    梅林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感受。事实上他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大脑一片空白。当一个人全心全意为了另外一个人豁出一切时,得到的却是对方冰冷的彷佛看蝼蚁一样的回视——这样巨大的心理落差,饶是神明,也有些承受不住!

    更别提堕落君王眼底已经隐隐有杀机闪烁。

    梅林不确定路西法为什么刚刚聚魂成功就要杀他。但以他现在神力枯竭、四肢乏力的状况,就算路西法真的要对他怎么样,他也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由此,在面对堕落天使前逐渐形成的一根根类似黑色羽毛的锋寒锐镖,神祇只能报以苦笑。

    他不敢动也不敢开口。生怕自己无意间做出的一个举动让对面像刺猬一样的男人陡然爆发。梅林还不想死,他没活够!而且已经大概摸到重新封神门槛的他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放弃一切重新陷入轮回或者沉睡!于是,只能耗!耗到对方清醒,耗到他的神力恢复!

    遗憾的是,梅林算盘打得再啪啪响,路西法也没有跟着走的意图。彰显着无与伦比杀伤力的漆黑银镖在狠狠震颤了下后,没有迟疑地直往梅林扑来——

    见到这一幕的梅林整颗心都凉了。

    没有一刻他比现在更确定路西法是真的要杀他!

    不愿意坐以待毙,也不想路西法清醒过来后悔的梅林勉强调动自己仅剩的神力强行在自己面前铺出一张光网,企图挡上一挡——神国内的十二骑士也纷纷调动自己残留的神力企图助自己的主神一臂之力。他们与梅林一线相承,梅林出事他们同样会死道消。

    光网在面对路西法的成名武器时,简直不堪一击。三个呼吸的时间不到,锋锐的飞镖已经将光网撕了个支离破碎径直往梅林的要害刺来——眼见着一场悲剧就要上演,一个奇特的,充满着亘古久远气息的法阵突然在梅林脚下旋转开来,路西法没有一丝表的脸上闪过一丝愕然,很快变成惊恐。他几乎是条件反的往山坳后面急退而去——

    来不及了!

    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步!

    即便路西法已经意识到这个法阵可能对他造成的影响,他也没有办法反抗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刚聚起的神魂被拖进了法阵中,和那个从他睁开眼起就不住引动他绪的弱小神明纠缠在了一起。

    一个巨大的金色光茧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山坳里。在光茧的外围,类似于暗金的瑰丽线条时不时流窜而过,光茧内部隐隐可以看见两个人影上下交叠在一起亲密无间,仿若水□融般不可分割。

    十月末的月亮在乌云的掩盖下有些单薄,今晚是万圣节。孩子们除了圣诞节外最向往的节。将自己打扮成各种古怪模样的小家伙们拖着大大的糖果袋敲开了一副又一副大门。他们用缺了几个牙的小嘴裂的开开快活地嚷嚷,“不给糖就捣蛋!”

    门里早就有所准备的房主人会乐呵呵的抓出一把又一把糖果和饼干往他们口袋里塞,并且的邀请他们进来坐。也有些不厚道的房主人会刻意打扮成巫婆的样子将一个巨大的坩埚架在门口,里面绿色的汤液沸腾,待得外面传来小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和咚咚咚的敲门声时,就会坏笑着拉开大门,举起舀满了绿色液体的汤勺,森森的问,“要来一勺吗?”然后看着惊慌失措,摔了好几个股墩儿的小家伙们你推我搡的逃命而去直笑得打跌。

    这是个尖叫和快乐响彻一整夜的美好节

    威尔郡的马尔福庄园,此刻还在沉睡。早就打定主意不会带着卢修斯出门的voldemort很恶劣的榨干了卢修斯的最后一点精力,独自一人披着长长的黑斗篷抬脚往外走去。

    还没等他走到两步,这段时间看到他不是逃跑就是视而不见的小儿子竟然不知道从从哪个角落里爬了出来一把抱住了他的小腿!

    voldemort弯腰将地上小人儿抱起,“怎么还没睡?”巫师幼崽虽然和麻瓜们生的孩子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是必要的睡眠是决不能减免的。以往这个时候德拉科早不知道睡到哪个女神的被窝里去了,哪会像今晚这么清醒的在这儿等着他。

    德拉科言又止地看着voldemort,包子脸上分外纠结。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voldemort今晚最好不要出去。

    不是儿子肚子里蛔虫的voldemort当然不知道德拉科在纠结什么,不过他却很享受小家伙此刻对自己的依恋。

    “papa很快就回来,小龙先自己睡好不好?等papa回来了,给小龙带最好吃的糖果!”voldemort很是认真的保证。出与孤儿院的他很清楚糖果对小孩子的惑力。

    德拉科呐呐地看着voldemort泛着柔色的红眸,觉得不管从哪方面看这人都不像曾经那个迫他杀人的魔头——于是,对糖果一点都不感兴趣的(至少现在没兴趣)小龙包哼哧哼哧片刻,眨巴着大眼睛盯着自己的红眼睛父亲,气的开口,“papa,你今天能不能别出门啊,”小家伙藕节一样的胖手臂坚决地帕拉在魔王的胳膊上,“小龙做了个好可怕好可怕的梦,想要papa陪。”他宁愿今晚牺牲自己的睡眠让这个大魔头陪他一起睡,也不想明天收到神秘人被救世主打败的消息!

    全上下都泛着香味的包子在手臂上蹭蹭的感觉温暖的让voldemort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温柔,“那小龙先跟爸爸睡好不好?等papa回来,再来陪小龙。”voldemort不容德拉科拒绝的重新抱着小家伙回到他和卢修斯的房间里。

    卧室里因为欢而浓郁的醾香已经散了大半,面容倦懒却难掩餍足魅惑的铂金贵族双眸紧阖,睡得正香。浅浅的呼吸声在室内回,听得voldemort面部线条不泛柔。如果不是已经敲定今晚要去趟戈德里克山谷,【大#雁#文#学最快更新,】他现在宁愿陪着卢修斯和德拉科一起享受安谧的睡眠。不过,只要他速度快点,应该能够尽早赶回来。当然啦,能够在亲的小卢克醒来之前赶回就再好不过了——要知道因为灵魂伴侣的关系,他对卢修斯施展的各种魔咒都很容易解开——这样想着,voldemort的动作不由又加快了两分。

    眼见着自己就要被voldemort塞入被褥的德拉科顿时急了。这时候他已经下定决心——哪怕暴露自己重生的秘密,也要阻止voldemort离开——只是还未等他行动,一个属于婴幼儿特有的睡眠魔法已经轻柔的落在他上——在理智和睡神的拉锯战中,德拉科心不甘不愿的沉睡了过去。

    voldemort看着上一大一小相偎沉睡的影,深吸了一口气,悄无声息的转离开。

    现在的戈德里克山谷不是一般的闹。在途经了好几个‘吸血鬼’、‘恶魔’和‘僵尸’后,voldemort来到了他的目的地。这次和他一起行动的食死徒们恭谨的陪伴在他后。

    ——这一路上对他们产生好奇的人多如繁星,但voldemort一行上所弥漫的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森寒气质让想要拉他们一起玩闹的麻瓜们下意识闭上了嘴巴,让出了一条足以三人通过的大道。

    一眼,voldemort就看到了玻璃窗内那父子二人温馨互动场景。那样的温柔缱绻让魔王面上的神色也多了几分柔缓。他也有一个和哈利·波特一样大的儿子,对这样的孩子总是有着几分不该有的屋及乌。

    “在外面等着。”voldemort扔下这一句,白皙修长的指节微微屈起,叩响了波特家的大门。他的动作带着一股说不出的优雅。

    “谁?”正拿着魔杖变蝙蝠吓儿子的詹姆·波特脸色骤变,下意识往门口看去。

    voldemort平淡的答,“iamlordvoldemort。”

    哐当!

    一声清脆的震响,上楼补充糖果免得待会孩子过来讨要而准备不及的莉莉·波特砸落了手里的盘子。盘子里五颜六色的糖果顺着台阶滚得到处都是,波特夫人那双绿得惊人的翠绿眼眸已经蕴满了泪花!

    “逃!莉莉!带着哈利逃!”詹姆·波特发出一声从肺里咆哮出来的嘶吼,一把将摇篮里的儿子抱起朝着莉莉·波特奋力掷去,他自己则大无畏的张开了双臂挡在了门口!一副随时要和外面的敌人拼命的样子。

    “看样子我们不是什么受欢迎的客人,”voldemort手中已经权作摆设的紫衫木魔杖挽了个优雅的杖花,“其实我很讨厌破门而入这种行为,因为,它非常的不——”

    砰!!!!

    一道绚烂的紫光闪过,伴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波特宅的大门瞬间四分五裂,再也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碎片。

    “——礼貌!”

    voldemort因为血色而殷红的眸略略定格在詹姆·波特上。

    “好久不见,波特先生。”他声音冰凉的如同蛇类在脊背蜿蜒爬行。

    詹姆·波特戒备地盯视着voldemort,淡褐色的瞳孔已经因为紧张缩成了针尖大小。

    “我没有恶意,”voldemort微微一笑,此时恰好有一束月光打在院落里的他被衬得愈发的从容,“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儿子。”

    因为紧张的呼吸而导致眼镜镜片有些模糊的波特先生咬紧了后槽牙,恶狠狠的吐出几个单词,“你做梦!”

    “做梦?呵,darklord从不做梦,”voldemort抬脚走进波特宅邸,“既然你不愿意给我看,那么,就只能我自己去找了。”他微微仰首,瞟了眼二楼的拐角,“为了避免你们的不配合,所以,这一块地域我已经了所有可能离开的方法。比如说门钥匙、比如说飞路网、比如说……幻影移形。”魔王温和地冲着面如死灰的波特先生微笑,“我不保证不会伤害你的儿子,但是,我必须见他一眼。”以确定这个孩子是不是真的会变成他的所谓克星,是不是真的会成为他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在詹姆·波特绝望的注视中,voldemort抬脚踩上了一阶台阶。

    “——阿瓦达索命!”承受不住巨大心理压力的傲罗先生高举自己的魔杖念出索命咒!

    一道凄厉的绿光直冲voldemort背心而去——眼看着就要直穿而过,一道纤细苗条的影陡然窜上魔王肩头,张嘴吐信将那一道绿光硬生生吞进了肚腹。

    “跟你说过多少次,别什么东西都往自己嘴里塞。”voldemort无奈的伸手摸了摸蹭在他面颊处撒的小姑娘,眼底满是宠溺和纵容。

    被摸得眉开眼笑的小姑娘响亮的嗝了声,扭头对准波特先生又吐出了一口石灰色的气息,波特先生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他的四肢已经被一种不明所以的力量定格。犹如石化般,连眨眼都变得滞涩。

    ——没想到darklord的一条蛇都能这么厉害的詹姆·波特顿时如坠冰窖!

    “格兰芬多不是向来都喜欢光明正大吗?我以为暗箭伤人这种事只有斯莱特林才做得出来,”voldemort低低一笑,突然停下脚步,放弃了上楼的意图,他就站在楼梯上,带着三分调侃七分戏谑的开口,“不过这样也好,既然是你先动的手,那么——”我也不用担心那头护短的老狮子会找我算账了。格兰芬多虽然早就表示对霍格沃茨的一切都已经悉数放手,但是几分烟火总还有的。“那位将你们的藏之地告诉我的先生是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是的,是的,”在詹姆·波特惊恐的注视中,双眸血红的魔王大人笑吟吟地吐出了一个几乎让他肝胆俱裂的名字。“哈利·詹姆·波特……飞来!”

    伴随着魔王强大而准确的召唤咒,抱着儿子藏于盥洗室瑟瑟发抖的莉莉·波特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用力搂紧了怀中的人。一股巨大的拉力将她和她的儿子都扯了出去——连带着一大堆乱七八糟已经失效的门钥匙——只是眨眼的功夫,她已经抱着儿子狼狈不堪的倒在台阶上,她的丈夫就站在不远处,看似已经为人所辖,动弹不得,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们,眼神傲慢而冷酷。已经冻人上瘾的纳吉尼又是一团石灰雾气喷过去——莉莉·波特的体也跟着定住了。

    voldemort眼带嘲弄地瞟了眼地上那一堆门钥匙,一个招手,被莉莉用尽全力气抱在怀里的哈利·波特已经落到了他手中。voldemort打量着这个眨巴着碧绿眼睛,满眼无辜与他对视的小婴儿,莉莉·波特崩溃的哭泣声也在这时响起。

    “噢,求您放过他……请求您……他还是个孩子……他什么都不懂……”这个可怜的女人差点没哭得背过气去。

    这样一个他一根手指就能碾死的小家伙竟然会被整个巫师界寄予厚望……voldemort意兴阑珊的笑,“既然如此,就看看你是不是名不符实吧。”嘴角弯起一抹冰冷弧度的魔王抽出自己的魔杖,杖尖抵在了婴儿白皙光洁的额——

    把危险扼杀于萌芽之间,darklord可是没有半点愧疚。

    “阿瓦达——”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爆发力,莉莉·波特竟然挣脱了纳吉尼喷吐出来的雾气,像个疯子一样冲上去一把抢过了她的儿子,但绿色的死亡光束还是擦着婴儿的额头斜飞而过,带出了一股刺鼻的焦糊味和浓重的血腥味。

    “哇啊啊……”剧烈的疼痛让只知道用哭泣宣泄自己难过的婴儿嚎啕大哭。与此同时,一股精纯的几乎引起空气动的金色光芒也分别从莉莉波特和哈利·波特体的每个角落迸发而出——金光裹挟着一股几乎要燃尽这世间一切污秽的疯狂势头将整个波特宅都挤压的摇摇坠起来——外面等候着自己lord出来的食死徒们惊魂未定的看着这一切——僵站在一旁【大#雁#文#学最快更新,】犹如泥胎木塑的詹姆·波特同样承受不住这股巨大的力量,在勉强冲破石化的锢后,体一个趔趄,七窍流血的陷入深度昏迷。

    措不及防被莉莉抢走孩子的voldemort还未来得及大发雷霆,就被两股不可抗拒的精纯力量直撞而上——心知不起这样巨大冲击的魔王刚要起意避开,一股无法形容的剧烈疼痛已经侵袭了他的五脏六腑,不等他再有任何反应,体已经在他的亲眼目睹下土崩瓦解——灵魂乍然脱离**的茫然和极度的虚弱让voldemort只是轻轻呢喃了一句卢修斯,就彻底消散在这一片断壁残垣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