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chapter106

    voldemort最近的子过得很不愉快。他的小儿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一直都在躲着他。虽然小家伙做的并不明显,但每次他一出现德拉科就立刻变成石块的夸张表现还是让魔王大人太阳涨涨的疼。

    他也不是没试探着问过真相,却每次都徒劳而返。想起上次德拉科只是听到他的脚步声就挪着个小股抱着块魔晶坚决蹭着楼梯一阶一阶的逃走,魔王就满头的黑线和无奈——那个小笨蛋还以为自己没发现。

    如果德拉科不是他儿子,他有的是办法将小家伙极力隐藏的秘密出来(说来也好笑,丁点大的孩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秘密?)……可问题是——对自己还在吃的儿子使用摄魂取念——voldemort自问还没那么禽兽!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小儿子躲着他了,长子和他的关系反倒变得亲近起来。voldemort已经不止一次在见到塞维尔在庄园里逗留的影了!

    哦,这可真是一件值得铭记的大好事。

    自从voldemort搬进马尔福庄园以来,梅林就一直是卢修斯前脚出他后脚走。除了偶尔陪伴德拉科,voldemort基本上和他就没有接触。这位喜怒全凭一心的神灵从不掩盖自己对这个所谓父亲的恶感。当然,最近这种况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至少梅林不再像以前一样,直接拿voldemort当空气看了。偶尔他们还能聊上几句——比如卢修斯下班回来就不止一次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场景。

    对梅林的接近,voldemort可谓求之不得。自从知道塞维尔是他的儿子起,他就一直想着该怎么补偿。要不是梅林一直对他不冷不,voldemort绝不介意把前者捧到天上去——当然,梅林稀不稀罕那是另说。

    由于时间从不会因为人的想法而停留,随着万圣节的逐渐近,梅林对voldemort的态度也就愈发的明显。他几乎每天都停留在voldemort的书房里,甚至不介意将有关圣岛的研究资料交给voldemort研究。

    对于voldemort的智慧,梅林从未小看。一个能够凭借半本《尖端黑魔法揭秘》切了自己好几片还能好好活在世上的darklord,由不得他不心生敬佩。梅林自己也是黑魔法的权威,自然知道这里面的危险有多大。如此,将一些隐秘的资料交给voldemort研究,梅林也不觉得埋没。而且,一人计短两人计长,voldemort是他的亲生父亲,对方要真从这些资料里面研究出点什么,他也会跟着受益。

    如果不是童年的经历和邓布利多的偏见扭曲了他的一生,voldemort还真有可能成为一个黑魔法研究大家也说不定——当初他跑到霍格沃茨申请黑魔法防御术课程,未必就全是假心。

    对黑魔法有着与生俱来好感的voldemort在看到那些资料后几乎一头栽了进去!

    最近一直都在思考着该怎样更好的稳定自己灵魂的darklord对这些相关灵魂分裂的隐秘资料可是半点抵抗力都没有。再说了,以他现在的况除了偶尔遥控指挥一下下属和教导幼子外,还真有些闲得快发霉了。

    voldemort的态度也让梅林松了口气。

    ——还有什么比voldemort乖乖的待在马尔福庄园里做研究更让他放心呢。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在万圣节的前一天晚上,梅林意外觉察到了路西法的神力波动。虽然那股波动极为隐晦,但与路西法相交近千年之久的梅林又怎么会毫无感觉,于是他立刻就站了起来。当时,恰好是他们全家用完晚餐准备去起居室聊天的关头。

    梅林脸上的表很有几分挣扎。他心里很清楚路西法传来的神魂波动有多虚弱,如果他现在不尽快赶过去……对方很有可能会魂飞魄散!想起当路西法为他所做的一切,梅林实在不忍心,而且他也相信自己可以在找到路西法后尽快赶回,于是在斟酌了一番轻重后,他还是离开了庄园,沿着传来路西法神魂波动的地方高速寻去。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

    对于长子突如其来的离去已经习以为常的voldemort和卢修斯两人也没太过在意,卢修斯虽然不知道梅林的真实份,但那孩子还在他肚子里就宣称要做巫师之神代言人的霸气和他边那只强大的守护灵——已经足够让他放任长子去做任何事了。更何况他对圣岛的主人也不是没私下揣度过——不过是瞧着小家伙藏藏掖掖的小模样分外可,才故意装傻罢了。

    根本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平静子就将被打破的卢修斯笑眯眯的伙同伴侣一起逗弄德拉科言谈着明天的万圣节该怎么过。起居室内的气氛分外祥和。

    相对于voldemort和卢修斯的放松,德拉科内心的绪却异常的纠结。他可是很清楚1981年的万圣节会发生什么事。不止当年的爸爸妈妈偶有谈起,就是巫师界各种各样的书籍和报刊,就没少报导那段关于救世主拯救巫师界的伟大时刻。

    德拉科不知道明天voldemort还会不会去戈德里克山谷找寻波特家然后被哈利·波特干掉,但不能否认的是,他的心确实随着万圣节的临近变得越来越彷徨——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这些天德拉科的心理一直都很矛盾。一方面,他巴不得voldemort早点翘辫子,作为从未来回来的重生人士,小龙包可是很清楚跟着voldemort混绝没什么好下场——上辈子的他们家祖孙三代可以说都被voldemort祸害了个彻底——说真的,要不是voldemort莫名其妙变成了他的父亲,对方要真死了,他绝不会掉半滴眼泪!相反,还会点上千万支费力拔烟火庆祝!

    另一方面呢,德拉科又是真心实意地希望对方能渡过这个劫难。怎么说voldemort都变成了他的父亲,对他也不坏!想起这段子以来voldemort手把手的教导和发自内心的疼,德拉科就纠结的厉害。

    忧心忡忡的小龙包没有注意到他现在的样子是多么的惹人发噱和卢修斯看向voldemort那明晃晃的调侃眼神。

    “——voldy,我越来越确定你一定是在哪方面得罪小龙了!”翻开书本还没看到两页的voldemort眉毛上挑的扫了眼刚将德拉科哄睡重新回到起居室的铂金家主——这时候已经快接近午夜了。“我可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他,”他轻哼着阖上手中厚重书籍,猩红的眼眸不善眯起,凝视着眼底笑意怎么都藏不住的伴侣,“怎么?你很高兴看到小家伙躲我?”尾音隐隐泄露出几分危险的讯息。

    卢修斯寒毛直竖,急忙敛住满脸的幸灾乐祸,亡羊补牢地表示,“怎么可能,我当然希望你们好。”这话他说的有点底气不足——上次意外发现幼子在收集伴侣剪报的卢修斯还真不是一般的羡慕嫉妒恨。

    voldemort表微妙地打量着难得狗腿的卢修斯,唇角上扬,随手将搁在膝上的书本扔开,懒洋洋的张开双臂轻笑,“过来我就相信你说的是真话。”

    卢修斯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磨了磨后槽牙,抬脚走过去。

    人刚来的沙发前就被一只大手拉着踉跄倒入对方怀中的铂金家主微微撑起体,黑着脸去瞪笑容满面的红眼睛魔王,“用这么大力气,你也不怕我把你压死!”刚才要不是他条件反卸去上力道,这混蛋还想笑的这么开心!

    voldemort将卢修斯亲昵地锁在怀里,低头去吻对方的唇,若非有恃无恐,他又怎会做这样冒险的举动——这些子以来的亲密相处已经足够voldemort去全心信任他现在抱在怀里的这个人了。

    已经很习惯去回应voldemort亲密举动的卢修斯在抗议的动了□体后,仰起脖颈由着对方将他上的外袍脱下来,只是还没脱到一半,突然蹦出来的家养小精灵却打破了这一室旖旎。

    得悉西格纳斯深夜来访的voldemort和卢修斯碰了下眼神吩咐家养小精灵带人进来。同时,卢修斯也重新拉上了脱到一半的外袍。voldemort遗憾地看着卢修斯的锁骨重新被长袍掩盖,很不甘心地做了个等会继续的手势。卢修斯装作没看见的起迎向披着连帽斗篷的客人。

    出人意料的,来的并不只有西格纳斯一人,在他背后还跟着另一个看上去瘦弱的只有七八岁孩童大小的影。

    许是外面刚下了一场阵雨的关系,西格纳斯两人的斗篷都有些潮湿,不过精神看着不错——也不知是不是卢修斯的错觉,他竟然从西格纳斯的眼睛里看到了满满的激动和迫不及待。这让卢修斯既错愕又不解。这两天他在外面遇上西格纳斯,可没少见他满腹忧虑的到处奔波。

    “我最尊敬的lord,请原谅属下等人的冒昧,”布莱克家的家主不着痕迹地冲着自己的前女婿点了下头算作招呼,跨前一步来到voldemort跟前行礼,“实在是我们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向您汇报,这才不得不壮着胆【大#雁#文#学最快更新,】子前来打扰您的休息。”除非脑袋被门挤了才会对着darklord卖关子的西格纳斯·布莱克很快将他背后的影让了出来,“请让我为您引见一个人——”

    长得像老鼠一样畏缩的矮个子男人颤抖着手臂捊下脑袋上的斗篷,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的对着voldemort深深的、深深的鞠了一躬!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