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chapter105

    摇摇车里的铂金小龙包两眼呆滞的仰望着悬挂了不少玩偶和繁星坠饰的天花板,嘟嘟的小手纠结地扭在一起攥得紧紧的——

    就在刚刚——他毅然决然拒绝了voldemort哄他入睡的要求。哦,梅林那一万年没洗的袜子啊!他现在看到那张脸就忍不住浑打颤牙齿咯吱作响!想起今天发现的震撼真相,饱受惊吓的小龙包就哭无泪的满脸都皱出了包子褶儿。

    唉……也不知道明天该怎么办!

    德拉科无限忧虑。这段时间他和voldemort已经养成了教学习惯,他没有任何借口推诿明天的课程。可是……可是他真的不愿意在看到那双眼睛——以前就是勉强说服自己接受了,毕竟这世上红眼睛的人也不是没有……可是、可是在脑门上刻着darklord的……却绝对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啊!呜呜呜……他还不想死……

    心乱如麻的小龙包只差没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他现在好想他的卢修斯爸爸啊!

    有时候人真的不起念叨,德拉科这才想起卢修斯呢,门外就传来了门把手旋开的轻微声响。

    德拉科顿时整个头皮都炸了起来!生怕又是voldemort去而复返——不死心的要给他讲睡前故事!嗷呜……以前听睡前故事他可以听得眉开眼笑,心满意足的去见梦境女神,可是现在——他除非脑子被门挤了!粉嫩嫩的牙已经冒出了好几个小白点的德拉科用力闭上眼睛,努力说服自己立刻装睡!只要睡着了就不需要面对那个人了……呜呜呜呜……爸爸你在哪里,快来救小龙啊!心里已经泪流成河的德拉科在一只温暖的大手触摸他面颊时,全都不受控制的痉挛起来。这是极度紧张才会出现的况。

    起初还担心吵到儿子的卢修斯在碰到儿子汗涔涔的额头时,却是面色一怔。他下意识低头去看儿子紧闭的眼睛和不住打颤的金色睫毛,不由迟疑的出声询问,“小龙,怎么了?体不舒服吗?”

    熟悉的担忧嗓音让德拉科浑一震,急急忙忙睁开了一双已经掺上血丝的灰蓝大眼,“呜……爸爸!”惊惶的腔带着无限的忧虑和害怕让卢修斯心里一抽,急忙将幼子从摇车里抱出,担忧的就要解开他上的袍子检查。

    “爸爸,我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德拉科依恋的扒拉在卢修斯怀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卢修斯,片刻都不肯离开。刚刚在看到卢修斯的第一眼时,他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将未来可能发生的事和盘托出——幸好,他很快回笼的理智阻止了他!

    感受到德拉科还在无意识颤抖的幼小躯卢修斯是既自责又难受,他强打起笑容,吻了吻儿子汗湿的额头,轻哄,“——哦,这都是爸爸的错,爸爸应该早点回来陪小龙的。”

    每次被卢修斯亲吻就害羞的从头红到脚底心的德拉科歪扭着体挣扎着要从爸爸上下来,又舍不得卢修斯上暖暖的温度。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儿子都对自己的亲近格外别扭害羞的卢修斯也是异常无奈。他只能依了儿子的意思,重新将他放进摇摇车里,让他攀着车栏杆晃悠着站稳。

    “能告诉爸爸小龙做的是什么梦吗?”卢修斯接过多莉递上来的温湿巾擦拭德拉科被汗水浸湿的额头和后颈。

    家养小精灵永远都藏在主人看不到的地方为主人服务。

    德拉科心头一跳,面上却是一片无辜幼童的纯真模样,“忘记了。”眼神有些飘的小龙包在和卢修斯说谎时候总是会止不住的心虚。

    有道是知子莫若父,德拉科神色间的不对劲卢修斯又怎么察觉不了。不过对自家小孩比别家早熟已经有了很强适应力的铂金家主倒也没有过于探究——不得不承认,梅林给自己的弟弟打了个一个很好的基础——而是宠溺的笑了下,“忘了就忘了吧,没关系,下个梦一定会好起来的。”瞄了眼儿子一手抓栏杆一手揪着他袍子的依恋模样,卢修斯弯了弯眼睛,微微退后一步,优雅的欠邀请,“不知道我们尊贵的小马尔福先生可愿意赐予本人陪睡的荣幸?”

    德拉科眼睛唰的亮了起来,他抿抿粉色的嘴唇,害羞的将胖嘟嘟的小手藏在了后,磕磕巴巴的拖着腔傲的哼,“既然爸爸你这么强烈的要求……那、那……我就满足您这个愿望吧。”

    卢修斯眼底笑意更深,俯将摇车里的儿子一把抱起,“我想你父亲也会很期待的。”正好他也累了,有个小儿子在中间,那混蛋也不敢毛手毛脚。

    “父……父亲……”满心都在冒欢喜泡泡的小龙包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已经揽上卢修斯脖颈的小手也触电般抵住对方的肩头往前一推——本来就没刻意用力去抱的卢修斯被小家伙突如其来的力道吓了一跳,险些把儿子摔地毯上。

    ——连带着还踩在德拉科脚下的摇车也顺着这股劲力开始小弧度的晃动,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

    “小龙?”卢修斯狐疑的看着儿子,不知道他反应怎么这么大。

    德拉科心里咯噔,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的他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给埋起来。不过现在可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打消卢修斯的怀疑才是正经!

    “爸爸,你把哥哥忘了啦!”小家伙着小膛,包子脸绷得紧紧地说,“要睡我们也该陪哥哥睡!父……父亲都长大好久了!”

    卢修斯失笑,心中已经确定voldemort是在哪里不小心得罪这小家伙了。摇摇头,他也不戳穿,忍着笑一本正经的配合,“小龙说得对,那我们今晚就去找哥哥吧,哦,希望他不会嫌我们烦。”刻意摆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来逗儿子。

    “哥哥才不会呢!”德拉科对这点很自信。梅林对他的喜可是一直都表现的很明显。说是有求必应也不为过。

    和儿子达成共识的卢修斯抱着小家伙往外走,还没走到两步就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跤,差点摔倒。定睛看去,不由啼笑皆非——只见嫩黄的地毯上凌乱的扔了一大堆近来的周刊报纸、各种玩具和还没吸收完的魔晶块——刚刚绊他的就是一个拆卸了大半的小龙炼金玩偶。

    德拉科见状,也顺着他的视线往地面望,这一看不得了,整张脸都红了,胖爪子也掩耳盗铃的去遮自己——一副无地自容的模样。

    “你啊,”敲了儿子脑门一下的卢修斯踢开脚下的障碍物,召唤多莉过来整理,刚要离开,就被一本翻开的巫师周刊吸引了注意力。眉毛上扬,一个飞来咒,周刊已经飘到了父子俩面前,同时,其中一张穿着一黑色长袍面容冷峻血眸微眯的voldemort照片也印入了两人眼帘。“每天对着人都没看够吗?还特意……小龙,你父亲知道一定会很高兴。”卢修斯看着照片上乱七八糟的小手指印暗暗磨牙——他一直都以为小儿子喜欢他多过voldy的,没想到……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房间里的报纸周刊都飞了起来,一篇篇属于voldemort的报导上都可以看到德拉科小小的指印,有几张照片更是刻意被人裁剪了下来——哦!卢修斯嫉妒的都快疯了!他的小龙竟然在收集voldy的剪报!

    他的呢!他的在哪里?!

    卢修斯纠结伤心的表看得德拉科心脏抽抽,可他除了装乖卖傻什么都不能干!

    没办法,他总不能冲着他什么都不知道的爸爸嚷嚷说,我只是想确定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是神秘人,是不是真的是那个害得整个马尔福家分崩离析、一蹶不振的darklord吧!

    不好意思去问德拉科是不是也收藏了他剪报——铂金家主的出镜率和darklord几乎可以说是不相上下——的卢修斯干咳两声,将满心的醋意丢开,抱着小儿子去了长子的卧房。

    这时候的梅林还没有睡。为了能够重登神位他可是不遗余力的在努力。

    在看到daddy和弟弟进来时,梅林也有片刻的意外。但德拉科还有些惊魂未定的面色和卢修斯说小家伙不愿意去他和voldemort房间睡的话,心里就有了计较。知道自己的这个傻弟弟总算知道了voldemort的真实份。

    也许是最近这段时间他们这个四口之家确实感千里,梅林也没了曾经想要看好戏的心思,他微微一笑,将卢修斯和德拉科让进来,“daddy,我还有点事,你们先睡吧。”作为魔法之神的地上代言人,梅林的公事不比卢修斯少。若非他有神力支撑,很早以前就累趴下了。

    等到梅林忙完来到里间的卧室,就看到卢修斯换了剪裁大方的睡袍双眸半眯半合的拍着已经睡得不知东南西北的小家伙在等着他。

    心中一暖的梅林唇角带笑,蹑足走了过去,悄然爬上了

    察觉到垫动静的卢修斯睁开眼睛,笑着倾给了长子一个晚安吻,“你陪着弟弟睡,我先过去了。”他做着口型。梅林微微点头表示明白。voldemort上次突如其来的晕倒还是吓坏了卢修斯,虽然他从不在面上表露出明显的担忧,但每天晚上都会争取回来陪伴对方。

    看着卢修斯静悄悄离开的梅林眸色微沉,抬手在德拉科周布置了一个防御罩,开始推衍voldemort的命轨。他没有忘记和路西法的交谈。在今年,voldemort的命轨会出现一次很大的变动,这次的变动因为未来的改变而有了极大的不稳定——梅林不愿意眼睁睁看着voldemort出事而什么都不做。别的不说——就是为了卢修斯和德拉科,他也要不计代价的逆天一回!

    算人不算己,命数这东西向来模糊——voldemort是梅林的至亲,当年若非路西法的帮助,他对voldemort的命运也不会了解的这么清晰。至于德拉科的出现——则是实打实的意外。

    而且就算是梅林自己,也不清楚德拉科所携带过来的那份记忆,还能实现多少。

    不过,趋吉避凶向来是神祇的拿手好戏,梅林有自信护voldemort周全。

    金色的光线在卧室内弥漫——很快将除了德拉科睡觉的那一块空隙外悉数占领——与此同时,属于voldemort的命轮也逐渐显形,梅林的脸色也跟着寸寸变得雪白。

    等到最后命轮彻底显现,梅林整个人也大汗淋漓的彷佛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狼狈。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

    仓促将命轮上所展现的讯息记下,梅林抹去嘴角溢出的鲜血,再次确定——这次有可能引起的变动依旧和德拉科记忆里所展现的一模一样。

    十月三十一的万圣节,那晚——究竟会再发生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