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chapter104

    走进初冬的伦敦雨绵绵,地表潮湿,常年鸽子灰的天空也被乌云笼罩,难见阳光。马尔福庄园里往总是在篱笆、花园内四处活动的白孔雀也放弃了优雅的舞姿和傲慢的仪态,瑟缩着长颈三三两两偎依在露台的衔壁下避雨。如雪般洁白的尾翼耷拉在后像一把被人蹂躏过的羽毛扇。

    这不是一个出门的好天气,当然,也不适合接待访客。

    体已经无恙但灵魂依然虚弱的魔王抱着幼子坐在壁炉前,耐心的握着对方的小手,指引着他手里的魔杖释放出一个又一个泡泡咒。自幼就是被祖父的画像教导大的德拉科少有这样被亲人亲昵的拥在怀中教导的时候。他抿着粉嫩嫩的小嘴,坚持端坐在父亲的怀里,很努力地调动自己的魔力循环,一点点输入魔杖内,然后看着一个又一个七彩泡泡扭动着滚胖滚胖的形艰难的从杖尖中挤出来。

    “很好,记住这个感觉,”voldemort满意地揉了揉怀中小家伙毛茸茸的小脑袋,声音里带着由衷的欢喜和愉悦,“小龙,魔力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东西,是神灵赐予巫师生存的根本,要做到如臂使指,才不会辜负他给予的这份殊荣。”

    德拉科眨巴着一双灰蓝的大眼睛,气的问,“papa,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吗?有我们的神吗?”

    对于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

    这个世界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陌生,不说父亲和爸爸之间的关系,单说他还未出生时所经历的那些孕检,就不像是在圣芒戈完成的。那些治疗师们口口声声的法神下可把他吓了一跳,就怕自己哪里漏了马脚被人当做夺魂的黑巫师检查出来直接扼杀于襁褓中。

    voldemort脸上的表顿时有些怪异。面对小家伙充满求知的大眼睛,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德拉科这世上真的有神,而他的哥哥——就是所有巫师的神灵。

    就在voldemort琢磨着该怎样向刚满周岁的儿子解说这些弯弯道道,门厅却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和低声的窸语。voldemort挑眉,抬目看去,只见布莱克家主西格纳斯·布莱克和诺特家的当家人老诺特联袂而来。

    他们是唯二知道voldemort藏马尔福庄园将养的知人。

    老诺特这些年对卢修斯不改初衷的长久示好,终于得到了铂金家主的回应,卢修斯很乐意让马尔福家族和诺特家族的关系再进一步。在这个和布莱克家族跌降冰点的关头,中间有一只狡诈猾的老狐狸充当润滑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

    而且老诺特向来聪明,他是最出色的投机者。永远都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安,mylord。”

    两人欠压杖行礼。

    坐在voldemort怀里的小龙包表有瞬间的呆傻。他傻乎乎的看着自己红眼睛的父亲气场十足的抬手让两人坐下。这两个人他当然认识。西格纳斯·布莱克,西茜妈妈的父亲,他曾经的外祖父。他旁边那位是诺特先生,西奥多·诺特那个家伙的爸爸——哦,他现在看上去可真不错,一点都不像后来看到的那样驼背佝偻。

    不过,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爸爸又不在家,咦,等等……刚刚他们叫父亲什么?

    l……lord?!

    彷佛被一个晴天霹雳劈了个正着的小龙包整个人都傻了!

    一个已经消弭很久的可怕怀疑再次在他心底浮现。

    没有注意到儿子异样表的voldemort先是夸奖了一下这段时间食死徒们所作出的努力,随后在西格纳斯和老诺特连连推诿不敢居功的和谐气氛中商量关于魔晶矿的下一个开采计划——其间,在提起萨拉查·斯莱特林时,西格纳斯和老诺特字里行间的恭敬溢于言表。

    因为梅林的介入,食死徒和圣岛已经达成合作协议。在魔晶的使用上圣岛有着绝对的发言权,巫师界的巨大改变都来自于他们。也正是因为圣岛的存在,才让魔法之神梅林由开始的无关紧要变得举足轻重。要知道现在可是有不少纯血家族开始公开宣称信仰梅林,并且积极参加圣会,以得教皇接见为荣。

    原先对圣岛这个组织的突然崛起而忌惮不已的voldemort在知晓长子的真实份后自然是松了好大一口气。虽然对儿子化教皇传教有点啼笑皆非,但已经逐渐向儿控迈进的黑暗君主却很乐意为儿子铺路。毕竟,梅林一朝封神,他们也会得到不小的好处。

    ——这是毫无疑问的双赢!

    萨拉查·斯莱特林对于做白工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之所以会答应替代voldemort一段时间,除了梅林和voldemort的和解,就是这次采挖魔晶矿所得的利益了。三成的魔晶矿——还是被主神所可的——使用权可以让蛇祖把骄傲扔进地底。没办法,谁让他们那个半位面魔晶少得可怜呢,而巫师对魔晶的需求又异常的庞大——特别是对他们这种常年要待在实验室的人来说,那个数字更是近乎天文。

    纵使知道voldemort现在的灵魂脆弱的一碰就碎,但已经把‘磨练’voldemort当家常便饭的蛇祖大人还是很乐意在其养病期间,给对方指派一两件事,美其名曰打发时间。

    于是关于这次的魔晶矿开采就落到了voldemort头上。他是食死徒的首领又是圣岛教皇的父亲,由他来做这个总指挥真的是在合适不过。

    谈完正事后,西格纳斯两人起告辞,在临走之际,西格纳斯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外面被萨拉查·斯莱特林压下却又有了死灰复燃迹象的预言和盘托出。

    “——最近因为那位先生的关系,属下们的子有了很大变化,大家都很感激,”至少不再像以前一样人人喊打,“但有些人还是见不得我们好,指望那个预言能够成真……”西格纳斯干咽了下喉咙,脸上的表有些惶恐。他面前这位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动辄怒目杀人。

    按理说这个预言不会现在才传到voldemort耳朵里,可是近几年来黑暗君主的暴虐残酷已经吓破了食死徒们的胆,他们实在没勇气承受将这个预言告知后可能承担的后果。几个钻心剜骨还没什么,要是一个阿瓦达索命或者把他们送给纳吉尼……哦!那可是哭都来不及!

    西格纳斯也不想当这个出头鸟,可是他却不能不说。他管得就是舆论这一块啊!要真出了什么事,darklord掉头清算,第一个要罚的就是他!

    如果预言没成真还好,要真的成真了,他们这样就是刻意隐瞒,绝对的死罪啊!所以……哪怕是骇得要死,他也必须将预言告知他的主子,最起码,也要得到个应对的章程——免得以后被秋后算账!

    他可是有家有口的人,实在没胆这样佯作无事的瞎耗下去。

    因为西格纳斯的突然停步而有些纳闷的老诺特在听到对方谈起那个已经人尽皆知的预言时,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眼睛更是隐晦地猛瞪向前者——那视线,足以在布莱克家主上狠戳出两个洞来!

    ——该死的老混蛋!就是要说你也等我走了再说啊!我可不想陪着你一起死!

    可怜的·被殃及的池鱼先生在心里咆哮。

    西格纳斯眼观鼻鼻观心,佯装没有看到老诺特想要杀人的视线,一板一眼的继续说,“卢修斯一直都在追查预言的源头,却一直没有什么收获,我们想……这里面是不是又是邓布利多指使的一个专门针对您的谋。”

    布莱克先生表面瞅着倒是很镇定,内心却在暗暗叫苦——如果不是那位大人对这个预言毫无作为,放任自流,他也不会冒这么大险,直接将事捅到lord面前来。

    要知道经过那次惊心动魄的生产,已经大概估摸到萨拉查·斯莱特林真实份的西格纳斯·布莱克对其可是既敬且畏,不敢有丝毫冒犯。

    ——这次是真的被急了!

    从知道自己papa的真实份,大脑就彻底失去思考能力只知道发傻的小龙包转动了下眼睛,预言?!

    这个熟悉的单词让他头皮都炸了起来!

    作为一个和救世主同届入学的食死徒的儿子,还有谁比他更清楚神秘人就是在1981年的万圣节被救世主打败,消失无踪的!

    巫师幼崽记事都很早。

    当年卢修斯浑是血狼狈回家和外面的庆祝喧嚣以及遮天蔽的猫头鹰雨至今都让德拉科记忆犹新!

    梅林的胡子!现在已经十月了啊!

    想起这段子voldemort对他手把手的教导和没有丝毫保留的温柔相待,德拉科心里就揪得慌。

    不知道幼子现在是如何的心乱如麻的voldemort则沉浸在刚才乍闻的预言里。

    “lord,我伟大的lord,这个预言……我们都没有放在心上,没人觉得它会成真——”voldemort脸上不断变换的神看得老诺特心惊胆战——就怕voldemort一时气怒直接秒了他们——急忙开口打圆场。心里更是把西格纳斯骂了个狗血淋头!

    事实也确实如此。只要没脑抽,谁会相信他们无所不能的lord会败在一个还在吃的婴儿手上呢!

    voldemort没有像西格纳斯和老诺特所以为的那样的勃然大怒,相反,他对老诺特的话不置可否。空不来风,这个所谓的预言既然传得沸沸扬扬、那就证明里面必定有着些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猫腻。而这猫腻——很可能会让他现在的子出现波澜。

    这不是voldemort所乐见的。

    “不管是不是那个老疯子耍得诡计,我们都必须有所防范,”双眸血红的暗黑君王手指轻扣沙发扶手,面容冷峻,“西格纳斯,你们去查一下这预言里所指代的可能对象——我给你们一周的时间,能从我手上全而退的夫妻没几对,我希望能够尽快得到答案。”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

    坐在voldemort怀里的德拉科听到这话心中嘀咕:根本就没必要费这番功夫——符合条件的家庭就两个。一个是波特一个是隆巴顿。

    不过这话他也就在肚子里说说,重入轮回转世重生的铂金少主表示他对阿兹卡班或者圣芒戈一点都不感兴趣。

    得到魔王准确指示的西格纳斯松了口气,肩上的担子也彷佛轻了不少。他如释重负的和老诺特再次行礼,告退离去。

    在他们离开后,voldemort将这些繁杂的琐事抛在脑后,重新将儿子的魔杖拿了过来,这根魔杖是voldemort特意找奥利凡德魔杖店定制的——对小巫师的魔力循环输出有着很好的蕴养作用,定制的金加隆就花了将近四位数。

    “来,papa的小龙,我们继续。”魔王大人兴致勃勃的冲着儿子笑。

    待得西格纳斯两人离开才后知后觉忆起眼前这人份的小龙包就彷佛被一只饿狼盯住的可怜小羊羔一样不受控制地瑟瑟发起抖来,内心深处更是发出一声惊骇绝的悲鸣:“爸爸,救小龙啊啊啊啊————”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