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chapter94

    卢修斯和纳西莎要离婚的消息很快在巫师界流传开来,各种各样的谣言都有,但没有一个和voldemort扯上关联。如果是几年前,还真有人会这样想,毕竟这位神惧鬼怕的魔王大人实打实的和马尔福两代人传过绯闻。

    巫师的婚礼很慎重,离婚这样的事在巫师界非常罕见。他们崇尚从一而终,对彼此忠贞。一对模范夫妻的分手让巫师界的舆论也跟着沸腾起来。不说一些娱乐刊物,就是魔法部的喉舌《预言家报》也不能免俗的报导了一些关于马尔福夫妇的离婚案。这期的报纸销量甚至超过了上一期神秘人变脸之谜。

    报纸上的前·马尔福夫妇脸上带着独属于贵族的矜傲冷淡。他们穿着华美的袍子,依然亲昵的挽着,却少了那一份曾经的名正言顺。

    看到报纸的voldemort眼睛在卢修斯像是冰雕雪刻的脸上定格半晌,一抹柔和的笑容自嘴角绽开。他知道,他离他的男孩又近了一步。

    马尔福家和布莱克家族之间的关系却因为这场毫无征兆的离婚降到了冰点。知道内却没有办法向亲人透露的西格纳斯在挣扎了一段时间后,易容改装找到了还在魔法部办公的卢修斯。

    他也只能来这儿找这个前女婿了。在voldemort庄园里,他根本就不敢接近对方,就怕lord一个看不顺眼把他给灭了!

    西格纳斯的到来在卢修斯的意料之中。

    他平静的将自己的老岳父迎了进来,让到了办公桌旁边的沙发上。

    卢修斯是个很会享受的人,他的办公室很大,布置的也颇为精致华美,走进这个地方的人,都会下意识放轻脚步,端正自己的言行。这是一种室内氛围所营造的气场。通常看到办公桌前的卢修斯,再桀骜不驯的下属都会下意识提起一颗心变得谨慎起来。

    西格纳斯是卢修斯的长辈,他当然不会有这样的心态。但看到神色平静举止从容的铂金家主时,心中还是有几分叹息。这个女婿是他挑的,他自问眼光不差,为什么却不能陪着他的女儿走到最后?

    “虽然早就猜到你们会离婚,但我没想到这么快。”西格纳斯端起案几上的咖啡喝了口,他现在急需咖啡因提神。这些子发生的事已经让他精力憔悴,小女儿的离婚更给了他极大的打击。比起长女和次女的婚姻,他一直都以小女儿为傲,没想到他的小女儿却在短短数年间变成了离婚的那一个。

    卢修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亏欠纳西莎太多,对面前这位长者也是发自内心的歉疚。更别提对方还曾经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带着全家过来帮忙——西格纳斯对他所做的一切,卢修斯会用自己最大的所能去回报。

    “如果没有lord在中间插手,你和西茜会是很好的一对,我一直都知道,你们般配极了。”西格纳斯声音有些哑,“在你还没毕业的时候,我就看出了点端倪,可你父亲说不是,他说lord不可能会对他儿子下手——”咖啡杯落回托碟的声音在室内轻微响起,“是我太松懈,早知今,当初就不该让你去送那个东西,”脸上流露出些许懊悔的布莱克家主带着几分祈求的说,“卢克,我知道我接下来的要求有可能过分,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答应。”

    卢修斯点头,表示不论西格纳斯的要求是什么,只要不涉及到lord和家族的利益,他都可以接受。

    “爸爸,我还可以这样叫您吗?”他满眼真挚,“我和西茜就算离婚了,她还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亲人。”

    西格纳斯绷紧的下颚线条有瞬间的缓和,“是的,西茜也在家里和我说,一切都不怪你,她说是她先变得心,喜欢上了德国的一个纯血贵族——真是个傻姑娘,这样蹩脚的谎言骗得了她的妈妈却骗不了我这个爸爸。”

    卢修斯没有意外。这是纳西莎会做出来的事。她总是希望给他最好的。哪怕她不再冠有他的姓氏。卢修斯心里很清楚,如果没有voldemort,他一定会上那个善解人意的美丽女巫。只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我希望你能够把你和西茜生的长子过继给我们,”西格纳斯在卢修斯的惊愕中,十分诚恳的说,“那个孩子是西茜好不容易才生下来的,又剥夺了继承权,我们非常乐意收养他,并且好好待他。”

    卢修斯心中苦笑。果然,一个谎言说出口后就需要千万个谎言来圆。只是——他已经辜负了西茜,也让西格纳斯失望,再欺骗下去,他自己都会觉得无地自容。这样想着,卢修斯就要对西格纳斯坦白,不想却被布莱克家主误会。

    “卢克,我知道你舍不得他,这些年你对他有多好我们都看在眼里,可是——以lord对你的想法……”西格纳斯说得隐晦。voldemort这些子以来的霸道任谁都看在眼里,“如果你真的对孩子好,就把他给我们吧——放心,我们都会很他。”

    “不……”

    卢修斯刚吐出一个单词,又被阻了。

    西格纳斯这次是铁了心要把小家伙带到他们家去了。

    “小主人小小年纪已经能够看出不凡,头发还是铂金色的,”西格纳斯声音掺了几分焦灼,“我相信他会是马尔福家最好的继承人——拥有你和lord的血统——会成为你们的骄傲——卢克,我——”

    “西格纳斯,你算计的不错,想法也很好,但是——孩子却不能交给你。”voldemort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接着,他人也走了进来。红眸黑发的他有着最显著的特征,任谁都不敢对他有丝毫阻拦。

    在看到voldemort的第一眼,西格纳斯就整个人都惊跳起来,趔趄着就要下跪行礼,被卢修斯一把扶住。

    “西格纳斯,你有两个侄子,雷古勒斯这段时间表现的也很不错,你又何必过来抢夺我们的孩子?”voldemort直接在卢修斯的办公椅上坐下了,手也去拽卢修斯——看架势想要他坐自己腿上。国际执行司司长的脸立刻就青了。他狠瞪了对方一眼,甩手就走到西格纳斯旁边的短沙发上坐下了。至于和西格纳斯坐个并排——他还不想被脑子突然抽疯的darklord当着前岳父的面压着舌吻。

    ——卢修斯知道他绝对做的出!

    背脊已经渗出冷汗的西格纳斯干巴巴的开口,“我最尊敬的lord,属下只是想为您分忧解劳,”他谦卑的说,“您和卢……马尔福先生一定会有更多的孩子,所以——”

    voldemort似笑非笑的地瞟他一眼,上无形无质却让人倍感紧张的压迫力让西格纳斯小腿肚都有点转筋。现在的lord看着是正常了些,但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又暴怒发狂——钻心剜骨还好,要是一个阿瓦达索命,他也死的太亏了!

    “所以我就该把自己的孩子让给你?”voldemort轻哼一声,西格纳斯愕然,一种不详的感觉开始在他心头弥散。

    “西格,我能够理解你对子嗣的看重,但一个和布莱克家族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真的没有争取的必要——”voldemort隐隐带着怒火的声音突然变得温和了。就连他周的气场也变得风宜人。

    虽然对他的喜怒不定早有领教,但这样突如其来的变脸还是让西格纳斯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自己的产业也不少,迫切的希望有人能够继承,西格纳斯,与其在这里做无用功,不如去找你的两个侄子想办法,他们的孩子,才是最纯粹的布莱克。”

    “lord……您,”西格纳斯的声音有些结巴,“您愿意……”愿意让卢修斯和西茜的女儿来继承属于斯莱特林的产业?!他的耳朵没出问题吧?darklord什么时候大度成这样了!

    voldemort心颇为愉快的弯起嘴角,瞟了眼旁边坐立难安的卢修斯,“自然愿意,塞维尔可是我的儿子。”

    没有一刻,西格纳斯像今天这样肯定voldemort是真心上了卢修斯——连伴侣和前妻的孩子都能够视如己出,这不是屋及乌是什么。但是——还是不愿意自己的外孙寄人篱下的西格纳斯想了下,还是决定冒险。趁着卢修斯在,如果能够敲定孩子的最终归属更好。等等,塞维尔?

    “塞维尔?你给宝宝起名字了?”卢修斯同样惊讶。

    voldemort微微一笑,从办公椅上起,大步流星来到卢修斯边,然后在西格纳斯近乎休克的注视中,利落的弯□吻了吻卢修斯的面颊,“你一直留着孩子的名字不取,不就是为了等着我来吗?”猩红的眼眸漾着红酒一样令人沉醉的光,“卢卢,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只为了让我来给孩子起名,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卢修斯嘴角一抽,好悬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这人也太自视甚高了吧?什么叫只为了等他来给孩子起名?如果不是孩子的名字一直都上不了家谱,他至于宝宝宝宝的叫了这么多年吗?

    不详预感成真的布莱克家主苍白了一张面孔。他震惊的看着如交颈鸳鸯依偎的两人,魔王刚才透露出来的讯息已经让他的头皮都不受控制的扎了起来!

    “这不可能!我们都亲眼目睹了西茜一路怀孕的历程——那样一个大肚子,怎么做得了假!”已经没有办法维持风度的西格纳斯忍不住失声喊道。灰色眼睛里的质问更是让卢修斯如坐针毡。

    voldemort平静的看他,“西格纳斯,别忘了,我们是巫师。”

    巫师……是啊,他们是巫师。

    心里极力反弹否认的西格纳斯像是被人抽掉了所有骨头一样瘫倒在沙发上。整个人看上去老了十岁。

    “卢克,给我一句准话……那孩子……真的不是……真的不是……”他费了很大力气才从自己的嗓子里把话给抠出来。

    知道他和布莱克家的关系很可能再也没有办法回到从前的卢修斯声音有些干涩的说,“是的,孩子确实是我和……我和lord的。西茜帮我留下了他。”

    头晕目眩的有点站不住的西格纳斯灰败着一张脸起,他的心乱极了。已经没有办法在这儿维持应有的体面。于是只能告辞。

    voldemort准了他。两人看着西格纳斯消失在壁炉里。

    这儿连接着布莱克家,想要回去很方便。

    “我给西茜添麻烦了,”卢修斯脸上的表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行,我必须过去看看!我不放心——”

    “你必须放心!”voldemort按住了他的肩膀强行把他勒进自己怀里,“卢克,不要再给她希望,如果你真的希望她好的话,就不要让她越陷越深!”

    ——魔王突然很感激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两位女士特意借给他‘参谋’的罗曼史。嗯,回去后要再看上几本。商神马的——恶补没坏处!

    卢修斯的形顿住了。

    “西格纳斯不会对她怎么样,纳西莎小姐可以说变相保护了我的子嗣,作为我的追随者,整个布莱克家族只会感到荣耀——但如果你过去,就是火上浇油了。”

    卢修斯艰难的扯动了下嘴角,放弃了所有挣扎的呢喃,“我欠她的,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不要背着这样的包袱过子,布莱克小姐只会希望你快乐。”voldemort吻了下卢修斯的嘴唇,让它看上去不像刚才那样苍白后,这才握着他的手来到办公桌前,拿过桌面上一个相框,“卢克,想要我的照片可以跟我说,剪报上的我,可没有刻意照出来的好看。”

    魔王字里行间的得意被卢修斯彻底无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搭错然做这种蠢事的马尔福家主粗暴的将相框重新倒扣回去,挣脱了voldemort的手大步流星往办公室外走,“回家!”

    出现在自家壁炉里的布莱克家主抬眼就看到他的小女儿和一个腰背得笔直的男巫坐在一起和他的妻子还有弟媳交谈。他们看上去绪不错。不远处的摇椅上躺着面色还有些苍白的雷古勒斯。

    贝拉没有过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过来了。外面的血腥和残酷已经把她彻底迷进去了。她就像个疯子一样为她伟大的darklord四处征战,浑然忘我。

    见到小女儿就脑子一的布莱克先生大步走到起迎接他的几人中间,扬手就往纳西莎脸上甩去!

    他的动作吓了德鲁埃拉他们一跳,诺曼先生更是上前一步将纳西莎藏在了自己后。

    “欺骗自己的亲人就没有一点羞愧感吗?”西格纳斯抛弃了老派绅士的儒雅风度,几乎是在吼,“你竟然伙同卢修斯来哄骗我们——纳西莎·布莱克!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金发女巫被父亲刚才的行动吓了一跳,但很快她就意识到有关孩子的事东窗事发了。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做任何辩解的纳西莎老老实实的挨训,直到西格纳斯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好不容易消停了,她才在大家母亲和姑妈还有弟弟、男友忧急的视线中弯了弯眼睛,“爸爸,骗您是我不对,但我对得起布莱克这个姓氏,”她的声音很平静,眼睛也没有躲闪的和她的父亲对视着,“我争了抢了也夺了,最后虽然输了,却没有感到遗憾——孩子的事是我不对,可是——那个时候,马尔福和布莱克的联姻已经是箭在弦上,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嫁给卢修斯,更何况,那个时候我是真心喜欢他。”

    “现在就不喜欢了吗?”余怒未消的布莱克家主气道。

    纳西莎瞟了眼旁边仔细观察着她表的诺曼先生,笑出了两行眼泪,“我用了全部去卢修斯,卢修斯也努力用全部去喜欢我,我们都尽力了,这是我的选择,我不后悔。”

    语气略停的布莱克家小女儿在母亲和姑妈担忧的注视中对自己的现任恋人微笑,“虽然我现在没有上你,但以后的我会很努力很努力,这样,你还要和我在一起吗?”

    诺曼先生的回答是单膝下跪,拿出了他准备已久的戒指。

    ——在布莱克家集体成员的见证下。

    作者有话要说:嗷呜!榜单完成!

    下飞机就坐到电脑前一整天的人的伤不起啊……

    以及,明天没更新,后天也很悬……我要大睡特睡!好困好困……一直靠咖啡提神也伤啊……

    话说现在亢奋了种么办……好不容易调整过来的生物钟要坚持住啊啊啊啊啊……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