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chapter93

    善意的谎言总是必须的。能够趁着这样一个机会把有关混淆咒的秘密大白于天下,魔王还是非常乐意的。而且他也很喜欢卢修斯现在这副濒临悬崖,退不得的惊恐模样。

    哦……多可的小卢卢啊……他以为自己会怎么惩罚他呢?

    想起卢修斯几次使用混淆咒的初衷,就是魔王自己……也是有几分心虚的。他就没对卢修斯好过!

    所以……现在才应该好好补偿啊!

    这样想着,voldemort刚老实下来的手又开始四处点火了。卢修斯也是心慌的厉害,哪里敢反抗,要多乖有多乖的脱了衣服,配合度绝对比以前高得多。

    voldemort也很注意卢修斯的感受,时不时都会问上一句舒不舒服,要不要再重一点或者我找对地方了吗之类的……听得卢修斯耳根像火烧,想挣脱,又被对方密密实实的啃噬了过来,几声或重或轻的挤压按捏绷紧的腰线立时就瘫软了下来……

    这一折腾就是三天!

    他们三天都没出门!

    梅林的脸色从多莉小精灵将光球里的弟弟交给他就开始冷得厉害,特别是在他知道voldemort已经‘挟持’的卢修斯三天没有出门后!多莉还不忘火上浇油来一句:卢克主人和voldemort先生早中晚三餐都是在房里吃的呢,是塔塔和多莉一起端进去的。小主人知道塔塔吗?它也是马尔福家的小精灵,很早以前被老主人送给了voldemort先生。

    全上下都飙着冷气的萨拉查四个到是习惯了。

    他们习惯了神祇对voldemort的不待见,再加上这几的近距离接触,萨拉查等人已经微妙的察觉到梅林对voldemort也并非全然的排斥……如果前者不是他们侍奉的主神……他们还真想感慨一句:这种孩子跟父亲闹别扭的气场还真不是一般的可

    唯有西格纳斯在私下里忧心忡忡。在他心里梅林可是他的外孙。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和卢修斯好好谈谈的西格纳斯不愿意自己的外孙和他的亲父闹僵,更不想外孙因此被险狡诈的lord抓住痛脚直接给抹杀了!以前一直为外孙的黑发骄傲自豪……现在却是实打实的担忧啊!西格纳斯偷偷看过那个摇篮里的小婴儿,那铂金的发茬实在是刺人眼睛!

    voldemort是想一直在和卢修斯待在房间里腻歪,能忘了纳西莎·马尔福更好。但梅林不答应啊!他不高兴了,四神自然要想方设法让他高兴。于是——voldemort以为已经可以远离他的特训再次回到了他的生命里。

    对着自家祖先的凶残已经有了足够体会的voldemort只能放弃抱在怀里脸上眼尾都泛着潮红的铂金美人,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两人的欢乐窝。他前脚刚走,后脚卢修斯就上跌撞踉跄的爬起来了。

    虽然因为混淆咒的关系,被折腾的三天下不了,但卢修斯依然坚定的认为混淆咒是个好东西——它不知道帮了他多少回——如果没有被秋后算账的话。

    双腿都在打颤的马尔福家主咬牙切齿的按揉着酸痛的腰部,心里的悲催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什么叫还没有清醒的做过一次……什么叫想要清楚的记住卢卢最漂亮的样子,什么叫……

    想起这几天各种足以挑战心理极限的ooxx,卢修斯就没办法不脸红,没办法不感到尴尬……丢人,多丢人啊……更让他无地自容的是——最后他昏了!他然昏了!还不止一次!

    怎么说他也曾经是个花丛老手,这些年该有的‘锻炼’也没少,为什么到了voldemort面前就难以招架的任他宰割!想起这几的屡战屡败,就算心智坚毅如卢修斯,也有无语凝噎的冲动。

    从蒸汽满溢的盥洗室出来,卢修斯召唤了多莉。

    ——狡猾的魔王大人利用卢修斯对混淆咒的心虚心理顺杆爬的要求卢修斯就在这儿见纳西莎——他的理由还忒得让人揪心。

    “上次你也答应我一定会回来,结果却一去不复返……”voldemort哀怨的声音里夹杂着卢修斯气恼的抗议——那是因为我被爸爸锁起来了,多莉可以作证——“如果当时我的灵魂没有出现差错,你会不顾一切的过来找我吗?要是你这次又一去不回头,我和孩子怎么办,他还这么小,可离不开你!”

    看着只差没抛弃颜面哭天抹泪的darklord,卢修斯险险控制住了去捏他脸皮的冲动,满头黑线的答应了这个让人恨不得以头抢地的可笑条件。

    当然,他会答应未尝不是在信任voldemort。

    他相信voldemort不会伤害来到庄园里的纳西莎,相信voldemort能够理解他对西茜的感

    那不是,却比分量更重。

    接到召唤的多莉飘着个摇篮走了进来。里面是坐在蕴养光球里拍着手掌的小婴儿。

    随口吩咐了多莉把纳西莎叫来的卢修斯伸手探进光球将里面的小家伙抱了出来,顺便接过小精灵递过来的瓶,小家伙也就吃东西和洗澎澎的时候能够出来放放风,其他时间还是要老实待在光球里的。

    这孩子别的都好说,就是贴的事和喂食不愿意让任何人插手,家养小精灵都不行。唯独依赖着他。平时不会吵,饿了或者渴了,除非卢修斯喂的,否则都不入口。

    四巨头不止一次的感慨卢修斯没白受罪。

    小家伙和他的哥哥完全不一样——是个再纯粹不过的马尔福。他才刚出生没两天,马尔福的前前族长就来到voldemort庄园的一幅画像里——也不知道他和画像主人有什么关系——用激动的快要休克的声音宣布马尔福家族后继有人了。在他和汤姆·马沃罗·里德尔的名字下面又勾勒出一条金线。

    德拉科·马尔福。

    据传是他的父亲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突然出现取的名字。

    容不得拒绝。

    卢修斯叹了口气,嘴角却露出微笑。微微低头看着将吸地一颤一颤的小可,心中柔满满的铂金家主忍不住低头吻上小家伙胖嘟嘟的小脸蛋,“daddy的小龙。”

    努力锤炼自己的精神力,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的小龙包动作僵凝——暂时无法视物的灰蓝大眼竟有些发红——还未来得及吞咽的渍顺着嘟嘟的嘴角蜿蜒而下落到了围兜兜上,卢修斯低低一笑,拿过手帕给小脸瞬间爆红的小家伙擦干净,为了避免过强的魔力波动导致婴幼儿魔力紊乱,大人们都很注意不在未满周岁的幼崽面前使用魔法。

    大概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丢脸,德拉科双手往前一掷,瓶就脱离了他的小手心飘着砸到了多莉脑门上。人也像蚕宝宝一样拱呀拱的扭着小股钻进了卢修斯怀里。

    红透的小耳朵和后颈彰显着他的羞涩。

    卢修斯忍俊不。这么小就知道害羞的婴儿,他们家算是独一份吧。

    将致力把自己闷坏的小家伙提溜出来,卢修斯轻笑着将满当当的瓶招了过来,对着儿子的鼻子晃了晃,刻意让香甜的香散发出去——这里面可放了好几种对婴儿强健体有奇效的好东西,都是赫尔加配的,voldemort对自己的幼子毫不吝啬,说是有求必应都不嫌夸张。

    “daddy不吵小龙了,来,今天的午餐还没有吃完哦。”重新将瓶塞德拉科怀里的卢修斯转头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露台门口的纳西莎微微一笑,“抱歉,我不能出去,所以只能你过来了。”

    静静看着他们互动的纳西莎弯了弯嘴角,拿着她的包包来到卢修斯对面坐下。她抿了抿鬓发,微笑着打量卢修斯半晌,“你瘦了。”她故意装出一副傲小模样出来,“也对,除了我还有谁能摸清楚你的口味呢。”特别是在孕期。

    卢修斯回了她一个笑,“说我瘦了,你自己看上去也清减了不少。”他的眼睛在纳西莎手指上的婚戒看了眼,脸上的表带上了歉疚。“西茜,这些年你对我的帮助,已经没有办法用任何东西来衡量,它珍贵又无价,我却没有办法好好珍惜——”

    听到妈妈的名字就自动竖起两只耳朵的德拉科专心致志的聆听起夫妻俩的谈话。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毫无保留的告诉你——对于你的原谅我不去征求,因为我知道——在你答应走入这座庄园时,就已经原谅我了,对吗?”

    纳西莎沉静的看他,“卢克,说得再好听,也阻止不了我要和你离婚去嫁给诺曼先生的事实。”她开门见山的一句就让卢修斯眼睛酸涩。这个女孩还能对他体贴到什么地步?

    卢修斯脸上显而易见的感动和内疚看得纳西莎鼻子一酸。她仰了仰面,努力将即将夺眶的眼泪倒回,声音带着几许刻意的欢快,“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像谁,愿不愿意给我抱。”她试探的冲着小家伙张开手臂,然后漂亮的蓝眼睛睁大了!

    “哦,梅林……”

    听到西茜妈妈的声音就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的德拉科哪里会拒绝母亲的怀抱,几乎是在纳西莎张开手臂的瞬间他就整个人扑过去了!毛茸茸的小脑袋也在纳西莎的颈窝里一蹭一蹭的,依恋十足。

    看着这一幕的卢修斯忍不住微笑。

    “瞧,他喜欢你,西茜。”

    纳西莎弯起一双明媚的蓝眼睛,来到这座庄园里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微笑。已经知道怎样让一个小婴儿更舒服的纳西莎托着小宝宝的小股轻轻摩挲着他的背部,很快的,德拉科就有了昏昏睡的迹象。

    不要……我不要睡啊……我还要听爸爸妈妈的谈话啊……我要知道他们明明结婚了为什么我却不是西茜妈妈生的啊……德拉科心里暗暗焦急,却没有办法抗拒体的本能,最后还是打着哈欠睡了个肚皮翻翻。

    重新将德拉科塞回蕴养光球里,卢修斯开始和纳西莎谈起这些天发生的事。当纳西莎知道他是在和voldemort争执的时候意外摔进那个世界后,金发女巫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对卢修斯的感一直以来就很复杂,近几年因为诺曼先生的关系已经有所改善,但感如果可以说放下就放下,那也不能称为感了。

    “……我们结婚前,我就怀疑宝宝的另一个父亲是lord了。”纳西莎苦笑着说,“后来看他在婚宴上毫无异状,还以为是我自己想太多……卢克……”她侧眼看了下在光球里酣睡的小家伙,“离婚吧,我给你自由。”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更新会晚点,因为字数多……咳咳,12点之前肯定会发,因为……榜单神马的……好吧……玩疯的人伤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