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chapter

    本文转……载于文学#楼{点wenxuelou点}两人的灵魂重新链接的时候,voldemort对于卢修斯现在的痛苦有了更为鲜明的认知。本文转……载于文学#楼{点wenxuelou点}但他向来就是个能忍得了痛的。所以在这样的痛苦中还能保持绝对的清醒,按照赫尔加所说的步骤一步一步施行——值得庆幸的是,卢修斯这次要生的依然不是一个寻常婴儿。德拉科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拖自己爸爸后腿的。所以他乖乖的蜷着不动,跟着voldemort渗进来的力量,往肋骨以下的那个地方滑去——这是个很艰难的过程,德拉科能够感觉到躁动魔力对他的挤压和伤害,已经发育完好的嗅觉让他闻到了手脚发软的血腥味——很浓郁。

    “……小心开个口子……找准地方……你可以摸到的……感觉一下……”赫尔加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一点,她嘴上说得肯定,心里却半点把握都没有——没有经过专业教授的巫师还是男巫!很可能找不到孕囊所在地——哦,梅林!哦,尊敬的主神下,您一定要护佑您的母亲啊——

    voldemort按照赫尔加的指示,按上了那块地方,他吸了口气,抬眼去看握着他另一只手低低喘息的卢修斯。

    瞳孔散乱无法聚焦的马尔福家主冲着他的人勉强牵动了下嘴角,气若游丝地说,“我信你。”

    除了甫一出生再没有哭过的黑暗君主然感觉到了自己眼角的濡湿和眼眶的酸涩。他强忍住满腔的灼焚,倾吻了下卢修斯汗湿的额头,“卢克,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孩子,坚持住!”

    还未等卢修斯点头,一股剧痛在肋下爆发,不自挣动体的卢修斯扬起了脖颈,发出一声无法遏抑的痛哼……金光由此更为剧烈的迸开来,像锋利的针芒刺得人眼睛都忍不住流泪!

    “voldy,快!将你的手探进去……小心把孩子拽出来……一点点的拽……小家伙体弱,不起任何闪——哦不!”赫尔加发出一声近乎崩溃的尖叫,绝望的看着一直没有被金光排斥的voldemort突然被又亮灼了几分的金光推拒着离开了卢修斯的体!

    而在他剖开的血口处,已经有一只婴儿的小脚若隐若现!

    voldemort被那股毫无征兆的力道狠狠甩在了墙壁上,五脏六腑也因为陡然爆发的魔力碰撞有了微弱的震伤,他呕出了一口鲜血,却顾不得去擦,抬脚聚起周的魔压又要往里面冲——卢修斯的体已经开了个口子,不尽快将孩子取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只要想到自己有可能失去卢修斯,心就像是被人挖了一大块的魔王痛得简直无法呼吸!

    他突然对自己坚持要留下这个孩子感到后悔……如果可以,宁愿就这样看着卢修斯和布莱克家的小女儿带着他们的儿子好好的过……哪怕和卢修斯‘相敬如宾’一辈子也心甘愿!

    voldemort的坚持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他依然被金光排斥的狠狠摔在墙壁上——一次又一次——力道越来越重,越来越重,直到墙壁上都撞出了裂纹。

    “梅林啊……愈合了……卢克的伤口在愈合!为什么会这样……”透过刺目的金光,眼瞅着伤口重新愈合的赫尔加险些没疯狂,“孩子会憋死的!怎么办!罗娜!你倒是想个办法啊!”习惯依赖金发女神的赫奇帕奇创始人已经落下眼泪。本文转……载于文学#楼{点wenxuelou点}还未成型的神泪滴落在地上溅起了细碎的光。

    罗伊娜头重千斤的艰难摇头,“赫尔……抱歉……我……”我没有办法。这样的场景她从未经历过,又不敢用暴力去强行突破以免伤到卢修斯和孩子,这样一来……反倒投鼠忌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在外面坐不住的萨拉查和戈德里克也走了进来,西格纳斯则因为忌于魔王平凶威的关系,不敢顺杆爬的跟进来——这也让他成功躲过了亲眼目睹自己女婿产子的惊悚场面!

    从没经历过眼前这种可怕景象的费忒琳娜女士发出一声无法抑制的惊叫,两眼一翻厥了过去。被戈德里克一袖子扇到了外面,由家养小精灵带去照顾了。

    知道voldemort也被排斥的萨拉查皱了下眉,看了眼边的戈德里克,两人几乎齐齐抬脚靠近卢修斯——还未走上五步,他们就被金光排挤着往后退。和其他人一样,他们也近不了卢修斯的

    这样的场景,哪怕他们为半神,同样束手无策。

    就在大家焦头烂额之际,一道金色的镶嵌着无数深奥魔法纹路的尖拱形光门突兀在室内出现,斯莱特林四人几乎齐齐松了口气。他们在voldemort震惊的目光中谦卑的低下了自己的头颅,口称下,虔诚无比。

    和金光斗得你死我活的voldemort下意识抬头往光门里走出的那人看去。

    正正入眼的,是一双和卢修斯如出一辙的灰蓝眼瞳。

    无,又冷冽。彷佛凝结了一层终年不化的寒冰。

    红眸微缩的voldemort戒备的看着他,如果不是金光抗拒,他现在已经冲到了卢修斯边!

    在不知敌友的况下,voldemort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卢修斯的安危。

    一寒气的俊秀男孩眼神平淡的扫了他一眼,就像看空气一样从他上掠了过去,视线停留在已经离昏厥不远的卢修斯上。

    “下,”萨拉查声音里的敬意就是瞎子都感觉得到,“请恕我们辜负了您的嘱托。”

    “能够把他们平安带回来,你们已经做得不错了。”男孩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和时下的孩子一样,带着糯糯的气,可是这样的气却发自内心的让人想要尊崇,想要依照他的指示行事。

    这可不是一种愉快的感官,向来桀骜不屑于屈任何人下的voldemort见对方并没伤害卢修斯父子的意思,径自和金光搏斗——现在帮卢修斯把孩子取出来最为要紧,至于这个孩子……以后有的是时间摸清他的底细。

    “都退下吧,接下来的事由我来。”眨眼的功夫不到,voldemort等人已经站在了外面。主卧的门也由此关了起来。voldemort立刻就炸了!

    他抬脚就往主卧的门上踹去——脚还没踹到门上,人就被萨拉查石化了。

    “voldy!如果你想卢克好好的话,就在这里老老实实呆着!下不会让他出事!”

    “……尊敬的斯莱特林阁下!那是我的伴侣,我的孩子,对于您所说的让我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口剧烈起伏了几下的魔王用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说,“请恕我不敢苟同!”一脸怒容的voldemort强行挣脱了自己上的石化咒,眼底磅礴的怒意混合着晦暗不明的残戾红眸看得旁边的西格纳斯登时软了腿脚。

    梅林啊……这不正是lord要大开杀戒的征兆吗?

    “voldy,我们知道你是在关心卢修斯,可是,你也不想想,他怀的可是斯莱特林的血脉,萨拉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后裔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吗?连我们都要尊称一句下的人——会是平凡人吗?”戈德里克站在两人中间试图化解两人的剑拔弩张。

    卢……卢修斯……

    猛然睁大双眼的西格纳斯两眼一翻,立刻步了费忒琳娜女士的后尘。

    voldemort却没有妥协的迹象,他铁青着一张脸,无视了旁边满脸震惊的西格纳斯,直接张开双手,一道巨大的风刃就在掌心成型——眼看着他就要劈下去,里面却突然传来一句隐含怒意的低语,“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让他安静下来。”

    这道声音就像是惊雷一样炸响在萨拉查心头。

    对于梅林的‘亲睐’实在有些吃不消的萨拉查想尽办法给自己的曾……曾孙说好话,“下,他太关心自己的伴侣和孩子了,只怕没那么容易安静下来,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能将您的份透露一二——相信那样他一定不会再纠缠不放,会耐心的在外面等待您的母亲平安生产。”

    “份?”梅林声音里的怒意又高涨了不少,“你确定他会相信,那个蠢货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他的儿子!

    “是的,下,是的,如果只是属下一个人说他当然不会相信,但罗伊娜他们都很乐意向他证明这一切,只要让他知道您是巫师的神明,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下,您是巫师的神祇,您的尊贵——足以让所有巫师低下骄傲的头颅。”萨拉查干巴巴的开口。他可不是个卑躬屈膝的人,这样麻的话,说起来哪有格兰芬多那只蠢狮子顺溜。

    ——萨拉查却是不知,格兰芬多打从出生以来,就只和他说过所谓的麻兮兮谄媚讨好的‘恶心’话。

    蛇祖的话让魔法之神表一怔。

    手下的神力输出差点因此断层!

    他掩饰的咳了声,脸上也染上了恼羞成怒的红色。他还以为萨拉查是要告诉voldemort他是……

    心中顿生恼怒的魔法之神冷着声音放狠话,“就按你说的办,要是他再不识相,就别怪我不顾念你的面,痛下杀手了!”

    萨拉查默然。下,在您心里,我真的有面这种东西存在吗?

    接下来的事自然不用说了。

    在接到四位创始人近乎同步的传音后,voldemort整个人都石化了,刚刚凝聚成型的风刃也散化在了空气里。

    他青着一张英俊的天怒人怨的脸,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嘴角抽的厉害,想说点什么,又像是喉咙被卡住了似的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他们没有理由用这样夸张的借口来骗他……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口口声声尊崇无比的‘下’——竟然会是一尊神灵!

    还是他们的主神!

    “……他和卢克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有一双那样肖似的眼睛?”voldemort沉默良久,声音干涩的开口。心里却隐隐猜到了点什么。六七岁的形,男孩,灰蓝的眼睛,和布莱克家的头发……这、可能吗?

    萨拉查几人交换了一下视线,由充满母,声音不温不火的赫尔加首先开口。

    在神祇出现后,就彻底放下心来的褐眸女神面带微笑的说,“voldy,以你的智慧不可能猜不出来呀。”她柔和的声音略略一停,像是在构建语言,以便更好的让voldemort理解。

    “是的,就像你现在想的那样,下……他因为意外重新轮回转世了,而卢修斯,就是他这一辈子的母……父亲,”差点没咬到舌头的褐眸女神心虚的眨了眨眼睛,她不善于说谎,“他们父子深,下在接到卢克生产的消息后,自然就急忙赶来了。”

    “孩子这么久没有生出来,有他的关系吧?”voldemort一针见血。眸底戾气滋生的红光看得萨拉查想揍他!

    ——这个白痴还要把自己的儿子得罪到什么程度?!

    在里面光明正大竖着耳朵听壁角的梅林忍不住冷笑一声,小家伙到现在还没出生确实和他脱不了干系,但要是没他的话,voldemort这个混蛋根本就不可能有儿子!

    “这是必然的,”面对伏地魔不善的质问,萨拉查无奈搭腔,试图转圜他们已经摇摇坠的——好吧,是根本不存在的父子亲。“下毕竟是神灵转世,与他有着血缘关系的人,在他点燃神火后,同样会褪去凡骨,晋位为神。”语气微微一顿,他瞥了眼脸上表变幻莫测的魔王,叹了口气,“下的弟弟,想走这样一条捷径,当然要受点苦头!”

    作者有话要说:用手机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扣出来的……有错字记得帮我捉……

    我可怜的大拇指……又麻又疼……

    捂脸……马上又要关电脑扒上去……不能被妈妈发现我醒了……

    本文转……载于文学#楼{点wenxuelou点}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