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chapter

    本文转……载于文学#楼{点wenxuelou点}六月的伦敦谈不上什么炎,但下午茶的这段时间也确实很容易勾起人心里的火气。本文转……载于文学#楼{点wenxuelou点}就连外面花园里的花朵看着也不是很精神,蔫耷耷的,有气无力的垂在枝头上。

    ——这就是一座魔法庄园主人存在和不存在的强烈区别,毕竟庄园依附主人而生。

    对自家lord时不时的突然失踪,西格纳斯等人早就习惯了——这可不是头一回。

    而且就家族继承人失而复得的西格纳斯·布莱克而言,darklord的行踪已经不再重要——事实上,对差点害得他们绝嗣的魔王大人,整个布莱克家族都有点说不出口的怨怪如果不是雷古勒斯自己找死要学格兰芬多,布莱克家主都想反水了——他现在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女婿。

    卢修斯也跟着voldemort失踪了!

    ——在他而出要帮布莱克家族度过这个大难关后!

    想到生死未卜的女婿,西格纳斯就有些坐卧不宁。

    揉了下拧紧的眉心,叩了叩办公桌面,一杯气腾腾的咖啡立刻冒了出来。

    浅浅饮了口提神的布莱克家主眼神忧郁的望着外面碧空如洗的天空。这些子的时局越来越混乱了,特别是那个已经抱过传得人尽皆知沸沸扬扬的‘预言’……

    现在巫师界的民众可是非常可谓那位传说中·能够打败darklord的救世主诞生!

    那群盲从的蠢货也不想想,一个孱弱无力的婴儿该怎么对抗他们魔力强大的lord!

    灰眸闪过轻蔑的布莱克家主心下哂笑,还是决定放下咖啡去找诺特那只老狐狸商量一下该怎么应对。

    他们不能再纵着这流言下去了……

    如果让lord知道有这样一则挑衅他威严的‘预言’存在,他们这些做属下的绝对会生不如死!

    诺特那个老家伙虽然滑不留手的厉害,但对lord却是敬惧有加,真要他配合着将这个‘预言’压下去或者搅浑一潭水他也未必会拒绝——唉,要是阿布在就好了。如果阿布还在……

    西格纳斯漫无边际的脑内活动连带起的动作都突兀地僵凝在办公桌前,刚刚被他搁回桌上的咖啡杯因为突如其来的定格,杯中的黑色液体倾泻而下浸湿了一沓厚厚的羊皮纸公文——布莱克家主却完全顾不上这些,他保持着石化的姿势,形象全无的张大嘴巴看着天上突然出现的·巨大的·类似纺梭的玩意儿——连着眨了好几下眼睛,才确定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

    见鬼!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出现的?!这可是voldemort庄园!戒备森严的连苍蝇飞进来都知道公母的voldemort庄园!

    西格纳斯内心咆哮体了!对于掌管voldemort庄园防务的他而言这无异于狠狠的在他脸上扇耳光!

    回过神来的布莱克家主刚要吼一声敌袭,就被梭子里跳出来——怀里还抱着个人的——darklord吓了一跳,声音也卡在了喉咙里!

    穿着一明显复古长袍的黑暗君主甫一出现就被其他食死徒发现了!他们也飞也似地从自己的办公地点奔了出来迎接他们的主子——西格纳斯这才如梦初醒般忙不迭跟了上去!

    ‘梭子’悬浮的数英尺范围内已经被巨大的螺旋旋风给占据,西格纳斯等人刚刚凑近,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就立刻变成了货真价实的波特头——俗称的鸟窝头。本文转……载于文学#楼{点wenxuelou点}

    根本没耐心和他们纠缠的魔王直接挥手命令众人散开,独独吩咐西格纳斯接待这次过来的人,抱着拢裹厚厚毛毯的怀中人疾步走进了城堡。就在西格纳斯暗自嘀咕要接待的人是谁时——梭子里面又接二连三走出来几个人!

    是的!走!

    他们彷佛空气中有着台阶一样,一阶一阶走下来!

    ——除了一个看上去不怎么年轻的老女巫走得有点谨慎外,其他四人步履从容的如同行走在平地上!

    这样的人可不简单!

    被留下来接待人的西格纳斯心头一紧,急忙恭敬的迎了上去。

    此时的食死徒们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的lord好像又从毁容好者恢复正常了。哦,梅林的胡子——这样英俊的lord,他们也好些年没有见到了。

    一些脑子精明的,心里更是起了一些不敢言说的猜忖……

    哦,说不定lord恢复的不止是容貌,还有他的理智!

    难道说斯莱特林的荣光又重新降临了吗?想起以前过的那些好子,激动得浑都哆嗦的食死徒们只差没泪盈眶。一个两个的像是打了鸡血似地变得容光焕发。

    ——怎么说,他们都已经吊死在了voldemort这棵‘歪脖子’树上,还有什么比尊敬的lord恢复正常更让他们喜极而泣的呢。

    接近五人的西格纳斯瞳孔微微一缩,眼睛不受控制的定格在其中一个黑发红眼的俊美男巫上——哦,梅林!这人是谁!为什么看上去……看上去……心潮起伏的布莱克家主好不容易才捡起了自己落在地上的下巴。

    众所周知,他们的lord是斯莱特林的最后一位继承人……这、这位先生是?!想起voldemort刚才仓促介绍时候的尊敬口吻,西格纳斯觉得寒毛都炸起来了!

    没心和他的斯莱特林等人只是瞟了他一眼,就跟上了voldemort的脚步。于是一行人都来到了三楼庄园主卧的门口。

    赫尔加还有费忒琳娜女士带着能够帮上一点忙的罗伊娜抬脚走进了卧室。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却是召来了两把椅子就这样坐在了门口。

    还没等西格纳斯琢磨清这一行人的份,嘴巴张的比鹅蛋大的布莱克家主就眼睁睁看着他的lord被那个褐色眼睛的女巫近乎粗暴的赶出来——还有那句差点没让他休克的“别碍事!”

    心脏狂跳生怕魔王大开杀戒而殃及池鱼的布莱克家主蹭着脚跟不着痕迹的往后退,还没退两步,就被眼神专注面带焦灼的voldemort吓了个趔趄——险些没摔个四脚朝天!

    这不是他们的lord,绝对不是……忘了逃命的布莱克家主发傻的看着像根木桩子一样杵在门口,目不转睛盯着门缝——彷佛这样就能够看清里面人的darklord,西格纳斯绝对自己的世界颠覆了!

    这是做梦吧?他一定是在做梦吧?想想近几年残暴的令人发指的darklord,西格纳斯突然有一种想要晕倒的冲动!

    里面断断续续·压抑低闷的急促喘息并未因为西格纳斯的震惊而减弱,相反,它就像针扎一样刺着他们的耳膜,voldemort英俊的脸孔也随着这越来越低弱的喘息和浓郁的让人作呕的血腥味越来越惨白越来越惨白……直到彻底失去了血色。

    瞥了眼在属下面前彻底丢了形象的voldemort,戈德里克将家养小精灵刚刚端上来的糕点扔进嘴里,随手扔了个静音咒,“萨拉,你也别皱眉,既然到了下的地盘,卢克肯定会平安生产的。”如果还在位面穿梭仪里,他的紧张不会比萨拉查少,但现在已经到了目的地——产房里又有赫尔加的存在,安全生产已经是必然之数。就算真的有个什么意外,不还有主神下吗?他是绝不会坐视卢修斯出事的。

    ——神经大条的狮祖大人屏蔽了voldemort对这方的听觉却是忘了漏网的西格纳斯。于是布莱克家主将格兰芬多的话听了个十成十。

    站在旁边cos木头人的布莱克家主心头一跳,下的地盘?lord什么时候收纳了两位这样强大的下属?其中一位还疑似斯莱特林?

    还有卢克会平安生产……这个卢克……不会是他认识的那个吧?!心内如焚的西格纳斯自我说服了老半天才控制住了想要尖叫的冲动!

    一定不是卢修斯!

    别说男巫生子已经是传说,就是上次见到铂金家主,他也没有半点怀孕的迹象啊!要知道lord他们离开还没几个月呢,就算要生产也没这么快啊……

    尽管不停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要自乱阵脚,可脑子里还是不受控制的想起前些年看到女婿枕睡在魔王膝上的景——西格纳斯那饱受刺激的小心脏噗通噗通狂跳起来。

    噢不……梅林保佑……千万不是他想的那样……千万别!

    萨拉查懒得搭理戈德里克这个乐天派,他眉心紧锁的注视着卧室,浑上下散发的凛冽寒气激得旁边的西格纳斯想要打喷嚏。

    从位面穿梭仪出现差错,险些害得他们到不了这个位面时,萨拉查就隐隐产生了几分不详的感觉。这种感觉极为微妙,却不时的在提醒着他,有些东西似乎出了不可逆转的突发状况……可这个状况到底是什么——却毫无头绪。

    ——此时的蛇祖还不知道有人已经因为他们耗尽了自己所有神力——重入蒙昧。

    “不行……为什么会这样?”只要靠近卢修斯半英尺就会被强行弹开的赫尔加焦头烂额的看着卢修斯周突然迸而出的耀目金光失声喊道,“没理由啊,在穿梭仪里还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却?”

    “让voldy过来吧!”罗伊娜脸上的表还算镇定。她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却没有办法确定——而且这个猜测是绝对不能够当着voldemort和卢修斯说出来的。“说不定这是孩子在排斥除双亲以外的人呢——”

    “voldy?”赫尔加声音顿时拔高了八度,就连外面的西格纳斯等人也听到了。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死的布莱克家主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晕过去比较好——那位女士是谁?她喊的不会是他们的lord吧?哦不!这个世上然有人敢……敢叫他们的lord‘voldy’?!

    这个昵称在舌尖滚了两下就浑直哆嗦的布莱克家主发现自己实在接受不能!

    而听到赫尔加叫自己的魔王却是第一时间窜了进去!

    此时的卢修斯已经呈半昏迷状态了。疼痛让他的双手死死抓住了两侧的单,指骨已经因为大力而泛白。

    “卢克!”voldemort扑到了边抱住了痛得大汗淋漓的卢修斯,声音都在发抖。

    赫尔加等人眼前一亮!金光没有排斥他!

    “voldy!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听赫尔的指挥——把卢克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如果你不想他死的话!”罗伊娜的声音像一桶冰寒蚀骨的凉水浇在voldemort已经混乱的脑袋上。心神一清的魔王用了攥握了下卢修斯汗湿的手心,血色浓郁的眼眸闪烁着决然的光,“我该怎么做?!”

    赫尔加和费忒琳娜两人的脸色却很不好看。

    “罗娜!能行吗?”赫奇帕奇创始人皱着眉,“voldy从没学过这个……他……卢克可是——”

    “现在我们也只能冒险了!如果……”如果不想因此被迁怒的话!想象到主神有可能出现的滔天怒火,罗伊娜叹了口气,指甲掐入了掌心。

    作者有话要说:下雨天童心未泯赤着脚穿着裙子带着小侄子小侄女去淌水……后果很惨重!

    我又感冒了……

    咳嗽发高烧头疼喉咙痛还有……耳鸣!一直嗡嗡嗡叫……

    于是一直都在上躺平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为这几天的更新不稳而道歉……

    等我好了会补偿的……

    现在还没好……所以……

    为了不被传染就不亲亲抱抱了……顶着锅盖跑路……

    本文转……载于文学#楼{点wenxuelou点}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