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chapter

    魔法之神突如其来的插手让萨拉查等人的打算顿时夭折。为了不引起voldemort的怀疑,在梅林的神念离开后,一脸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斯莱特林很是镇定的转换口风开始给面前的曾曾……孙兼井底之蛙普及位面和半位面之间的区别,以及进化半位面所需要的各种手段。

    萨拉查知道voldemort对这个感兴趣。

    一个由自己亲手创建出来的世界——相信只要是有野心的男人都会非常期待吧。

    事实也正如他想的那样,眼界被自家老祖宗打开的voldemort几乎是一头扎进了知识的海洋,如饥似渴的吸收着他以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深奥魔法,痴迷的就是萨拉查四人看了也觉得这孩子还真有那么几分可以□的价值。

    顾此失彼是人类的通病,不知不觉间,voldemort被他的老祖宗不着痕迹的引得跟卢修斯越来越远了。一个星期见不上一面都是常事。

    卢修斯开始有些不适应,但对voldemort想要更强大的心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而且他也适应了腹中孩子的存在,平里斯莱特林庄园里的人也都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如此,除了思念自己的儿子和偶尔想念一下已经跟着诺曼先生去了德国的纳西莎,还真的没什么事可做了。

    这天又是例行的孕检

    卢修斯习惯的用忽略咒藏住了自己的肚子,在加西亚先生的奉迎下前往水系神检查。

    意外也是在这一天发生。

    卢修斯被人撞倒了。肚子磕在了石阶上!

    ——那是一个特征十分明显的格兰芬多,他在和自己的丈夫争执着该不该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在他抓到后者出轨后!

    加西亚先生的脸色立刻就青了!他直接缴拿了那个莽撞的家伙,紧急将卢修斯送进了水系神由两位孕幼师治疗。

    接到消息的voldemort刚刚才被萨拉查用言语打击又用魔咒攻击了将近半个上午——美其名曰:特训。

    卢修斯这一摔,彻底把沉浸在知识海洋中的魔王大人摔醒了!他几乎是立刻红了眼睛!浑上下那显而易见的杀气就是萨拉查也忍不住挑眉——这样的杀气无疑是经过无数杀戮得来的!虽然很少听voldemort和卢修斯二人谈论他们在那边的具体份,但是——他这个曾……曾孙看样子份还真不怎么简单。

    ——此时的斯莱特林先生还不知道他的曾……曾孙已经在恐怖分子这条可怕的不归路上走得老远老远了。

    赶到水系神的voldemort看到脸上煞白躺在魔法阵中央卢修斯顿时心都凉了半截。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慌让他差点没控制住自己扑上去,幸好,旁边跪下请罪的加西亚先生让他恢复了理智。没有迁怒自己仆人——只是赏了几个钻心剜骨的——魔王大人面色沉地咬着后槽牙,眯着寒气四溢的血红双眸,吐出了几个单词,“是谁?”

    加西亚先生不敢隐瞒的将事的经过道出,voldemort也没顾及老祖宗朋友的面子——咳,斯莱特林到底当不当格兰芬多是朋友,他的儿孙们都不确定呢——直接就将那个在公共场合‘抽风’的格兰芬多狠狠的教训了一通,连那个格兰芬多的男人也不例外,连带着那男人才刚刚有点起色的家族也被重新打进底层,想要再翻就一个字:难!

    幸好,那个肇事者和格兰芬多家族之间的关系已经远的不能再远了,虽然还姓着同一个姓氏,但这样九转十八弯的偏远亲戚还真没被格兰芬多家族看在眼底。

    如果那倒霉格兰芬多撞得不是卢修斯而是别人,格兰芬多家族还真会为他出头——谁不知道狮子家族是出了名的团结?

    可这人偏偏是卢修斯——血沸腾的·时刻想着修理毒蛇们的狮子们顿时蔫耷了——老祖宗几次三番说要好好保护的人!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向来是个喜闹不喜静的子。他既然下来了,怎么可能不去见自己的后裔。既然见了自己的后裔,有关他们下来的理由自然也会泄露那么一两句口风——格兰芬多本来就是个大大咧咧的子——于是卢修斯的重要就凸显出来了!能让四神守护的人,还是一个按理说早就灭绝了的马尔福!这是能轻易得罪的吗?

    心里只有一番盘算的格兰芬多家族自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没看见了。反正voldemort也没做绝,他的怒气更多是宣泄在那个出轨的花花肠子上,他们家那个血缘疏远了八千里以外的亲戚反倒没受什么实质上的伤害——至少,他那个扬言要堕了的幼崽,还好好的在他肚子里呆着呢。

    voldemort的雷霆手段被四大巨头看在眼里,格兰芬多忍不住咋舌,“萨拉,你这孙子的脑袋是怎么长的……他来咱们这儿才多久……”那蠢小子丈夫的家族也不简单,能让一个姓格兰芬多的·哪怕是偏远的旁支下嫁,底蕴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可就这样,被一个才来不久的,连站都没站稳的家伙连根锊了!还锊得干净利落!

    “这手段……啧啧啧……”根本就没把那被折腾的格兰芬多当自家子孙的狮祖大人啧啧有声。事实上,如果不是voldemort先出手了,戈德里克也不会让那个蠢家伙好过——如果卢修斯真的在这个半位面出事,想想魔法之神的卢修斯的感——不用说,他们这一千多年的努力绝对是白忙活了!这个半位面都有可能被迁怒,别到时候神国没成,反倒直接变成了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萨拉查没心思理会咋咋呼呼的戈德里克,再三向赫尔加确认了卢修斯只是有轻微的胎像不稳——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后,这才松了口气,面色回暖的表示为卢修斯在接下来的子里能够舒心一点,暂时给voldemort放上三天假。虽然卢修斯面上没有表示,但谁不希望在有孩子的时候,自己的伴侣能够陪在边呢。

    心冷如冰的蛇祖难得冒了次险,对梅林来了次小小的阳奉违。

    要知道梅林可是明晃晃的表示了:除非必要的父子沟通,务必让卢修斯离voldemort远些、远些、再远些……

    卢修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已经熟稔的可以将穹顶画面临摹出来的魔法阵中,他心中略松,抚向自己腹部的动作也少了份惶急——既然进来了,孩子肯定是保住了。这样想着的他在碰到微微发硬的肚子,才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心潮起伏了好几个来回的卢修斯这时才发现边趴睡着的人,一时表有些怔愣。

    眼底有着明显黑影的魔王就这样趴伏在他枕畔睡着——一个对高个子而言十分折磨人的姿势。

    心脏像是被什么挠了把的卢修斯眼睛有点

    对voldemort……卢修斯的观感其实是很复杂的。他们之间纠纠缠缠了这些年,如果说没有感觉那才是真正的矫。可是——要真的坦然说,心里又堵得慌,喉咙更像是被人用了锁喉咒语一样,怎么也无法出声来。

    在这里的这段子,是卢修斯过的最舒心的。虽然又添了个包袱,但从另一方面来讲,何尝不是对上一次的补偿?voldemort最近这段时间因为斯莱特林的关系没有以前那么频繁的出现在他边是事实——但比起怀宝贝时的浑然不觉还真是跨时代的进步啊!说来好笑,他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对宝贝的不喜吗?嘴角不自觉微微上翘的卢修斯伸手在voldemort下颚的胡茬上轻轻摩挲了下,心里不知为何,竟有几分期待voldemort发现宝贝是他儿子的景——不过要真被他发现了,只怕自己施展的那几个混淆咒也会……

    面色登时有几分心虚困窘的卢修斯下意识又用掌心蹭了蹭voldemort的下颚——刺痒刺痒的……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样子。

    哪怕是面前人扭曲了面部,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他的衣冠也是异常整洁让人挑不出半点错的。这样的voldemort……让卢修斯的心反倒踏实了下来。没有一刻,他比此时更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男人心里是有他的。

    警觉向来比常人高出一截的voldemort在卢修斯的手碰上他下颚的时候就立刻清醒了——要知道在过几英寸就是喉咙——那可是人的致命要害之一。

    带着熟悉体香的掌心在下颚厮磨的酥麻感觉让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和卢修斯亲密接触的voldemort眼色沉了沉,刚要有所行动的他思及今天卢修斯所遭得罪,刚刚涌起的顿时又如潮水般褪去。

    睁开了一双绯色眼眸的魔王微微侧首,了口卢修斯的掌心。

    ——这个时候,他的卢克需要的是温柔的抚慰而不是一场足以耗去他所有精力的欢

    舌苔的粗糙和温的感觉让卢修斯面色微变,几乎是条件反的将手抽了回来,掩饰地往被子里塞——塞到一半又觉得窘迫的定格住——表傻傻的看着voldemort撑起靠近他,吻住他的嘴唇。

    卢修斯的体有片刻的僵凝,但很快他就陷入了这样一个明显充满着温和抚慰的深吻里。魔王难得放弃了一贯的霸道变得柔似水。他耐心的哄着卢修斯张开唇齿,灵活的舌窜了进去和卢修斯的纠缠在一起。

    空气的大幅度流失让卢修斯口的起伏也逐渐加剧,连带着腹部也传来了轻微的踢踹感,卢修斯忍不住抵住voldemort的膛试图推开,感觉到卢修斯气闷的魔王大人没有苦苦相,他如卢修斯所愿的离开了对方的口腔,但却没有就这样罢手的打算,而是顺着下颔滑下轻咬上了血管隐现的修长脖颈。

    “唔……”孕期很容易被引逗的卢修斯低哼一声,顿时失了推搡魔王的力气,也忘了这是什么地方的由着他撩开自己上的宽松袍子滑了进去。

    魔王耐十足的让底下的这具躯为他释放。对卢修斯的敏感点他已经了若指掌,知道如何才能让后者感到舒服,且不会有丝毫的不妥。

    电流一样的火苗在体内部流窜,呼吸越来越急促的卢修斯却在这一刻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体立刻紧绷的他一把抓住了voldemort的手,灰蓝的漂亮瞳孔里也多出了些许慌乱——这样的模样他是绝不愿意被任何人看见的。

    对这一点格外坚持的卢修斯经常会被魔王捉住把柄,刻意用这样的方式迫他去回应一些原本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去做的事——通常效果极佳。

    当然,今天受惊过度的卢修斯可承受不了这样的紧张,魔王安慰的亲了亲他,新学来的魔法结界立刻派上了用场!为了避免卢修斯更为紧张伤到腹中胎儿,他更是体贴的让结界笼上了薄薄的雾气,这样看不清外面的卢修斯刚刚绷紧的腰线顿时有软了下去,重新落回了voldemort怀里。

    “有可能是孕幼师过来检查……”卢修斯清亮的声音染上了撩人的喑哑,“不行,我们必须马上出去……”

    “可是你这里怎么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按上卢修斯半□的魔王低笑着啄吻怀中人因为羞窘染上的粉色,“这是一个时间结界,别怕,卢克,我们有的是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网线这几天常出问题,不是我更新不稳啊!!!!!!!!!掀桌!

    对了!jj也抽!很难刷开后台!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