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chapter

    今天的谈话已经足够久了。精神疲倦的卢修斯很快被voldemort送回了他们住的房。两人离开后蛇祖大人的脸立刻拉了下来——黑得可以和坩埚底媲美!

    “——灵魂受损!我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竟然动了自己的灵魂!他疯了吗?!”

    “他疯没疯我不知道,但我们要疯了倒是真的。”素以智慧著称的智慧女神罗伊娜拉文克劳一脸苦笑的接口:“刚才我有偷偷检查他的灵魂,”洁白如玉的手指一根根比出,又连扣两下,“他灵魂上的创伤已经不是寻常手段能够弥补了,而且,五次,他的灵魂至少分裂了五次!”说到这儿金发女神的声线因为难以置信而拔高,“他怎么敢——就算是我也没他那么大胆子——他不想活了吗?”

    “说不定这就是下不待见他的原因,”格兰芬多摩挲着下巴,“萨拉,下可是要你好好的‘帮助’他,你打算怎么办?”

    萨拉查脸上闪过一个绝对堪称扭曲的微笑——格兰芬多三人齐齐一抖,赫尔加更是失声喊道,“萨拉!那可是下的亲生父亲!”

    “一个不被待见的可以随我折腾——只要不死的父亲!”萨拉查冷冰冰的回。“那小子胆子很大,手段也不差,第一次制作魂器就敢选在魔力循环都尚未稳固的少年时期,当时只要差错半步,必然后患无穷,我们必须彻底给他的灵魂做一个检查——尽早让他恢复正常。”蛇祖的脸色有些,“魂器制作过多的后果,你我都清楚——现在肚子里还有着下弟弟的卢修斯可不起任何的打击。”

    格兰芬多哀叹一声,左手拍在脑门上,“这个笨蛋就从没察觉过他的理智会随着灵魂的分割而下降吗?”金发蓝眼的格兰芬多从沙发上跃起,扑向措不及防的黑发红眸的斯莱特林,“萨拉,干脆你丢本有关魂器危害的给他看算了,他现在看着脑子还正常,说不定自己就悬崖勒马了呢。”

    “戈迪说的对,没他的配合,我们就是想帮他都很困难。”拉文克劳难得和格兰芬多意见一致。

    萨拉查眼神一厉,“我看未必,母星上也不是没有关于魂器危害的,如果他真的有心,怎么找不到?!”直接屈起手肘挡住了格兰芬多扑过来的动作,膝盖更是配合着向上一撞,可怜的试图浑水摸鱼的格兰芬多学院创始人就华丽丽的仰飞了出去。

    赫尔加同的叹气,“戈迪,你怎么就学不乖呢?”明知道萨拉最讨厌的就是你的碰触。

    格兰芬多摇晃着抻到经的脖子,半靠着后面的壁毯,哀怨的拿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面无表的斯莱特林说,“萨拉,你好狠的心,这么重的动作也敢来,也不怕你以后没了……”

    斯莱特林杀人的视线掐灭了格兰芬多充满委屈的抗议,耷拉了一颗金灿灿的大头。

    ——让人发噱的是:他后面的壁毯恰好宣扬的就是光暗两位法神决斗,斯莱特林一脚将格兰芬多踹飞的场景。

    在斯莱特林的地盘上,永远都别想看到对格兰芬多歌功颂德的画面。

    “罗娜,刚才我没有细看,你确定他的灵魂最少动了五次?”彻底无视了某人的斯莱特林将大家的注意力重新扭转到正题上。

    “只怕更多,”金发女神拧紧了纤细的眉,“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至少制作成功了三个以上魂器的他,没理由还能保持这样正常的理智——今天他的表现和当年的萨拉查也差不了多少,真的优秀级了。这不是一个理智即将崩溃的人应该有的表现。”

    “我倒是觉得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他怎么说也是下的父亲,以下的能力,要维持他的理智应该不难。”赫尔加摇头。

    她的话让大家都深以为然。

    被无视掉的格兰芬多这时夸张的‘一瘸一拐’回到沙发上坐下,“既然要帮他修补灵魂,就必须快点——嗯,宜早已不宜迟,”他一本正经的说,“明天罗娜和赫尔带着卢修斯去一趟马尔福的沉睡之地,voldemort——这是什么怪名字——就交给我和萨拉了,我们分头行动。”他一锤定音的说。

    萨拉查凉凉瞥他一眼,“我记得这是下交给我的任务。”言下之意自然是和你有什么相干。

    格兰芬多谄笑着靠近黑发斯莱特林,“萨拉、萨拉,你总要个打下手的吧,有我在很多事都可以很方便,而且还有什么比光系治疗人更方便呢?”

    赫尔加噗嗤一笑,“我以为我们中间治疗术最好的人是我。”

    “就是,”罗伊娜也坏心肠的插一脚,“你说说这些年你学了几个治疗术?真是浪费了你那纯粹的光系魔力。”

    戈德里克脸色一垮,可怜巴巴地只差没哭着求两位女士大发慈悲的放过他,别在拆台了。

    她们一面让他好好挽回萨拉查,一面又不停的给他使绊子,女人心海底针,像他这样直来直往的粗线条还真猜不透。

    两位女士被他的苦瓜脸逗得一乐,又敲诈了他好几样心的玩意,才心满意足地表示乐意配合格兰芬多的安排。

    等到他们‘交易’完毕,后知后觉的发现另一个当事人一直都没有表态,不由都有些小心虚。

    “继续啊,怎么不继续了?”萨拉查冷着脸说,“你们是见着肩膀上的压力被下扛了,得意忘形了是吧?啊?”

    “——呃,马尔福庄园已经封闭了很多年了,里面有些什么机关我们也不是很清楚——看样子我需要先去探个路,要是吓到卢修斯就不好了,那个,我先走一步啊——”拉文克劳话还没说完,人已经消失了。

    眼见着罗伊娜跑了的赫尔加也急急忙忙开口,“萨拉,我……我也需要为卢修斯设计一适合他的调养方案,他的体需要好好的照顾才能够承受生育有可能造成的负担——我去看看哪些草药对他有用——”越说越磕碰的水系女神也飞也似地溜走了。

    徒留下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大眼瞪小眼。

    “萨拉……”格兰芬多被斯莱特林越瞪越不安,他试图开口说点什么,又被斯莱特林越来越凌厉的视线制止,最终只能颓然闭嘴,黯淡了一张英俊的面容。

    这样的沮丧和颓废不适合出现在格兰芬多上,已经习惯了他像太阳一样碍眼的斯莱特林抿了抿唇角,冷语冰人的说,“希望你生锈了快三千年的脑子能够起上那么丁点作用——别到时候——”话还没说完,人又被体动作永远比脑袋快的格兰芬多压倒了!

    “萨拉!我就知道你心疼我,你舍不得我……萨拉……”

    乒呤哐啷……

    托盘碗碟刀叉落地的声响伴随着博纳尔震惊的近乎崩溃的声音响起,“哦,尊敬的祖先大人,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我不知道您……你们在……”大脑完全错乱的博纳尔越说越不像话,最后更是承受不住这令人窒息的巨大压力,撒丫子逃命去了!

    还没走出两步,博纳尔就听到了格兰芬多家的那头老狮子发出一声和杀猪没什么区别的惨叫,“萨拉……别……疼啊啊啊啊啊……”

    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的斯莱特林家主顿时像被人扔了个加速咒般,跑得更快了!

    整整一夜都没怎么好睡的voldemort在天蒙蒙亮就爬起来了!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像今天这样期待太阳快快升起了——犹记得那些只有一块干瘪玉米饼,根本填不饱肚子的深夜里,他一直都渴望着第二天能够尽快到来,因为只要太阳升起,早餐也会跟着出现在餐桌上,哪怕那只是一碗连半点油腥味都没有的蔬菜汤和一个干硬的粗麦黑面包。

    辗转反侧了整夜的不止voldemort一个。卢修斯也没有睡好。任谁听到自己的家族在另一个世界血脉断绝了都不会感到好受……

    voldemort起的动静很快让他也睁开了眼睛。

    带着血丝的灰蓝眼睛让卢修斯看上去有些憔悴,voldemort难得粗心的没有注意到这个,他的所有心神都被老祖宗要教授他新的魔法填满了。直到他发现卢修斯的胃口比起前几天起码降了一半,他才将注意力挪过来,强迫着卢修斯又吃了一点,这才带着他一起去了起室。

    就算一百年不睡也精力充沛的四位创始人看到两人走进来都是面上带笑,赫尔加和罗伊娜更是柔声问卢修斯今天的胃口好不好,孩子有没有闹之类的。

    这样的问话像极了卢修斯的母亲。自从有了孩子绪就很容易起伏的卢修斯不由表也放松了些,一一回答了她们的问题。

    对于格兰芬多的安排,voldemort和卢修斯没有任何意见。在叮嘱了卢修斯一切小心,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后,voldemort就乐颠颠的跟着他的祖先以及拖油瓶格兰芬多一起去了斯莱特林的房。

    在那儿——会有一场狂风暴雨等着他!只可惜这个平时敏锐的像怪物的家伙却半点感应都没有的浑然不觉。

    “你是我的后裔,对你我不会有任何藏私,但能学到多少,就全看你自己了。”萨拉查脸上的严肃神看得voldemort也不由变得郑重起来。和斯莱特林如出一辙的红眸也流露出坚定的光泽。

    这样手把手的教导对于以前的voldemort是可望而不可求的——他当然会好好珍惜,并为此竭尽全力!

    除了对卢修斯的感外,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追求更为强大的进步!更何况——已经知道了巫师能够成神的他,又怎么会放弃这样一种更为妥善的永生方式!只要想到能够和卢修斯还有他们的孩子一起永远在一起,voldemort心中就充满干劲!

    ——他彻底把卢修斯的另一个孩子给遗忘掉了。

    “在你看来,力量是什么?”已经很多年没有教学过的斯莱特林看着面前专注听他说话的voldemort,心中有过一丝细微的波动。

    voldemort眨了眨眼睛,有点理解不能,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想法阐述出来,“力量是美好未来的前提,没有强大力量的人,得不到他想要的未来,只能任人宰割。”就像当年的自己一样。

    萨拉查红眸微眯,“你说得对也不对,但作为一个巫师,自然要从巫师的角度去看——对巫师而言,力量是灵魂,没有什么比灵魂更重——”

    萨拉查的声音停滞在喉咙里。不止是他的声音定格了,就连整个房的一切都静止了。包括旁边百无聊赖用幸灾乐祸眼神看着voldemort的戈德里克。

    一道虚渺冷淡的声音破空而来,针扎一样刺入蛇祖的耳朵里。

    “他灵魂上的错误需要他自己去发现——你们不能干涉——甚至连提点都不行。”

    斯莱特林心中微震。主神下明明知道voldemort再制作魂器下场堪忧——为什么不但不阻止,甚至——甚至放纵?难道?难道他真的对voldemort已经厌恶到了恨不得置其于死的地步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从21点半试到现在……

    jj你真的还可以更抽一点!!!!!!!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