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chapter

    德拉科做梦梦到自己置于一个很奇怪的空间里。这个空间有点紧仄,弹足,却没办法让他好好转,而且……他似乎还泡在水里,外面隐隐绰绰有模糊的声音传进来,不管他怎么竖起耳朵都听不清。

    这可真古怪。

    他想。

    眉头都拧起来的他决定起,巫师从不做没有寓意的梦,也许他该去圣芒戈检查一下。

    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德拉科却发现他根本就做不到!不但做不到,他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德拉科急了,他下意识用脚去蹬看似十分结实的囊壁——企图靠这个办法挣脱桎梏——他的动作引起了十分明显的反应,一道轻弱模糊的低哼立刻传进耳朵里。

    德拉科立刻变得振奋,他张了张嘴,试图提醒外面的人他的存在——却发现他完全没有办法发声!

    脸色瞬间变得严肃的德拉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糟了什么人的暗算了!

    梅林!他的小蝎子才十五岁!现在可离不开他的教导。

    越想越烦躁的德拉科又蹬了两脚,这一蹬又是两声闷哼。

    德拉科脑子里闪过一个不敢相信的念头……

    梅林的胡子!他不会是——不会是又重新轮回转世了吧?难道他现在在一个女人的肚子里——等待着出生?!

    这个认知让德拉科傻眼了。他就保持着那个继续往前踢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石化了。

    “ΩχυΥΦΧτββαθθιáēō……”

    怪谲涩口的声音突如其来的钻进了他措不及防的耳朵里。

    德拉科起初是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变成了狂喜!

    他虽然听不懂这个声音在说什么,可是——却比刚才那模模糊糊的音调清楚多了!

    喜出望外的他连忙将自己的胖脚丫收回来,专心聆听外面不断飘进来的怪异声音。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特别专心的缘故,德拉科竟然奇异的感觉到那声音带着缕缕吟唱祝颂的味道,还有拍打着海崖的浪涛声和微风吹动叶子的刷刷响?

    口技再厉害的人也做不到仅仅凭借着这么短短的几个音节就让人彷佛全心浸入了母体的羊水里一样舒适安详吧?

    德拉科狐疑地想着。

    渐渐的,他的思维模糊了,只感觉那吟唱的声音愈发高昂神圣,在庄严肃穆中带着一丝慈和欢悦。

    德拉科越来越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一个黑巫师给迷失了心智似地,他好像听到了那个女音在用柔和的声线轻柔的哄着他,“小下,出来吧,该出来看看这个世界啦……”随着那声音还伴随着阵阵海涛声和鱼儿游动、海藻摇曳带起的波纹声。

    德拉科皱了皱鼻子,下意识扭动脑袋去寻找那个女声,那个声音太美了,心中的恐惧和不安彷佛被一只温柔的大手悉数抚平了般,只剩下安详和坦然。

    好舒服……

    就好像重新回到了母亲的子宫里。

    羊水暖暖的泡着,伴随着母亲有力的心跳声一颤一颤的摇晃着……

    “小下,动动眼皮子,眼皮子……试试……”

    那道温柔的女音又传了进来。

    “嗯……”德拉科抗议的呻吟了一声,但还是乖乖的动了动自己的眼皮。他似乎本能的信任这个女声,随着她的指挥而行动。

    “好……真好……来,再来转转眼珠子……转转格兰芬多下赐予您能看清一切的大眼睛……”

    那声音里的笑音愈发浓郁欢快,还带着一丝丝雀跃和兴奋。

    格……格兰芬多?!

    德拉科像是被雷劈了!但他的眼珠子还是不自觉的转了转。

    “真棒……来,继续……动动你的小手指,动动你那胖嘟嘟的小手指……”

    德拉科嘴角抽抽的,小耳朵动动的,开始犹豫要不要继续听从那个声音的话,还没等他犹豫完,他已经像是牵线木偶般按部就班的眨着眼皮,转着眼珠并移动着一根又一根手指头。

    那道声音耐心极了,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引导着他,带着无尽的宠溺和呵怜。

    在德拉科意识的纠结体的自主活动中,他被迫沉浸在悠扬的海浪声中,徐缓而坚定的动作着。

    又来了一次动眼皮动手指动小脚的,德拉科总算被那个引的女音放过了。

    “……很好……很好……来,小下,蹬蹬你的小脚丫,哦,轻点,宝贝儿,别伤害了你的妈妈,他会疼的……”带着笑意的女音让德拉科嘴角一抽,往前蹬的动作也不自觉放轻了。

    “真乖,小下,来,我们再来一遍……”

    在德拉科心不甘不愿的纠结中,他被迫将刚才那一程序来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双脚都累得不想动的时候,刚才的歌声又响了起来。

    德拉科的潜意识告诉他这歌声对他有着极大的好处。听着这悠扬的乐曲声,他感觉自己全上下都暖洋洋的说不出的畅快。

    同时,随着乐曲的变换转圜更有一股透凉暖交错的液体沿着他的体内部一圈一圈的转动,慢悠悠慢悠悠的一直转到他肚脐以下的那一点藏起来,随着不断的吟唱,德拉科已经感觉到那个地方渐渐呈现一种奇妙的漩涡在旋转,虽然他没有办法内视,却本能的感觉到那道漩涡应该是蓝色的,而且是一种透明的天空蓝。

    这样的小游戏一玩就是好些回,到了后来,德拉科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听清外面的声音了,虽然发音还有点模糊,但是并不需要那个女音费尽心思把声音传导进来了。

    而且,只要他想,他甚至可以用一种很奇怪的能力将外面的画面投进脑子里来,不过这异常的辛苦,上次误打误撞看了眼外面的小龙包收回感应后可是蔫耷巴脑了好些天——把这些子以来陪他做游戏的女音吓了一大跳。

    这天下午做完游戏,德拉科习惯的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声音。首先入耳的是那个永远都带着笑意的女声。

    “恭喜下和夫人,小□体不错,看况应该会在下月上旬出生呢。”

    小下?德拉科歪了歪头,这样的称呼在巫师界已经没人担得起了吧?除了那个已经被波特消灭了的darklord。想到darklord就不自觉打了个寒噤的德拉科在心里踹了自己一脚——

    想什么不好,要想起那个可怕的神秘人!

    还是说这次他转世变成了一个麻瓜?不再是巫师了?

    心里一凉的德拉科差点没哭出来。幸好,他想到了自己这些天频繁出现的新能力——麻瓜可没这样的本事!

    还未等德拉科琢磨出他现在到底在那儿,另一个男音紧跟着响起,那个声音德拉科有点耳熟,却依然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对女音的声音有了辨识度才能够每次接收的很好,但——另外频频出现的那两个男音不管他怎样竖耳朵都没办法完全听清。

    不过今天他可是有备而来!

    泡在羊水里的小婴儿翘下嘴角,将自己的感知放了出去,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他已经看熟了的高高穹顶——穹顶上的壁画是熟悉的四巨头开创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视野下调后,出现的是一个十分繁复的六芒星法阵。一个金色头发海蓝双眸的女巫穿着一件束腰的宽大长袍恭谨的坐在一个圆凳上——这个女人就是每天和他玩的人,德拉科上次已经见过她一回了!小心脏噗通噗通跳得有些小激烈的德拉科再次调动视野——前几次他都是在第三次转换视野的时候耗尽了力量,不得不又重头再来!

    这次他准备了将近大半个月!一定能够看到这一世的父母是谁——不过,他好像没有听到母亲的声音,嗯嗯……难道他的妈妈不能说话吗?可是不能说话的人又怎么会变成他父亲的妻子呢?要知道下的妻子怎么说也应该是一位王妃吧?

    这样想着,德拉科更迫不及待啦!

    这次没有像上几回那样前功尽弃。

    德拉科清楚的‘看到’了睡在魔法阵中间的人。

    一阵极为激绪波动后,饱受惊吓的小龙包维持不住摇摇晃晃的感知,架构出来的视野瞬间崩碎——重新回到了一片久远的黑暗里。

    德拉科像个傻瓜一样的蜷缩在羊水里,脑子依然有点蒙。

    精神力尽数被抽干的痛楚确实让他很难过,但是!但是这些都比不上刚才那幅画面所带来的惊悚!

    那个……那个躺在上的人……竟然是、竟然是他的父亲!

    卢修斯马尔福!

    他的亲生父亲!

    德拉科不知道该感谢他还是个巫师还是该抓狂卢修斯突然从他的父亲变成了母亲!

    梅林那八百年没洗的袜子啊!

    嘴角狂抽的小龙包不受控制的回想着卢修斯那高高的肚子……以及……他肚子里的自己……突然有一种想要疯狂挠墙的冲动!

    男巫生子这种事不是传说吗?如果这是真的——他又怎么会和那个蠢波特分手!

    等等!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他的西茜妈妈呢?西茜妈妈去哪里了?她为什么没有嫁给爸爸?反倒是爸爸……变成了什么下的夫人?

    那个下到底是谁?他哪里来的资格娶了他的父亲?不但娶了还让心高气傲的父亲心甘愿的给他生孩子!

    梅林!牙龈一个劲儿磨的小龙包恨得捶顿足,他现在迫不及待想要看清楚到底是哪个混蛋敢对他的父亲下手——却因为精神力的枯竭只能作罢!

    只要想到下次感应外界又需要等一个星期,德拉科就有痛哭流涕的冲动。

    大概是心里揣了事的缘故,对于三天一次的玩耍德拉科也没有了心,每次都是应付了事。

    心里沮丧煎熬的努力攒精神力努力等着看自己另一个父亲是谁的德拉科却意外的在今天听到卢修斯的声音!

    还真是那句你越在意的就越得不到,你不去想了,它反而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出现了!

    “莎莉雅治疗师,你确定孩子没事吗?为什么我感觉他不像前几天那样精神?”

    “哦,卢修斯下,还请您放心,这是孩子即将出生的正常现象,他们必须积蓄力量,随时等待着出来的那一刻——”

    德拉科先是不以为然的翻了翻眼睛,很快就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竟然能够听到父亲的声音了!一个激动,胖脚丫控制不住的蹬了一脚!

    卢修斯带着笑意和宠溺的声音立刻传入他耳朵,“刚说了没精神这就动起来了,voldy,他到底是像你还是像我?”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