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chapter

    voldemort的大脑有瞬间的轰鸣,他震惊的看着依偎上来的卢修斯,躯僵凝的竟是连动都不敢动了!卢修斯……刚刚叫他什么?

    从出生就从未得到片刻温的魔王慌神了。他不知道该怎样回应这个蹭在他脖颈处充满依恋的青年!对人心的敏锐让暗黑君王轻易捕捉到了青年对他的感——卢修斯言行举止中的恋和纯粹让他更加的不知所措。

    voldemort想将自己抱着的这个人扔掉——不让他再扰乱自己的心!可是不知为什么,手却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就好像一件求而不得的东西终于如愿以偿般——紧紧的抱着、紧紧的抱着……怎么也不愿意放手!

    ——染了血的挂坠盒还在不停的闪烁着,在voldemort不自知的况下,一层薄薄的雾气从挂坠盒里蔓延出来——渐渐没入他体内。

    这到底是怎么了?他应该放开这个人,应该撬开对方的脑子去翻检记忆——他应该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被人用了夺魂咒或者、或者根本就不是卢修斯·马尔福!他不应该像个从未和人肌肤相亲过的傻瓜一样,抱住这个人就像溺水的人抱住浮木一样——他不应该……不应该……对青年苍白的脸色和还在流血的伤口感到心疼!

    没有得到回应的·智商降了数十个百分点的卢修斯对上因为失血过度而渐渐冷下的温度越来越不安,他下意识巴住将他抱得紧紧的魔王,想要从对方的上汲取温暖。

    voldemort这才如初梦想般拿过旁边的一瓶补血剂就要往卢修斯嘴里喂——这个时候的卢修斯处于半清醒状态,喝药绝对不会像刚才那样困难。可是——在药剂瓶到了卢修斯嘴边的时候,voldemort又突兀调转了魔药瓶,重新将味道十分诡异可怕的药剂含入自己口中,这才哺喂进卢修斯口中。足足喂了四五瓶,卢修斯惨白的脸色才渐渐有了血色。

    一个无声无息的四分五裂后,卢修斯上半的衣物瞬间变成了破布,voldemort眉头紧锁地伸出一根手指按住了青年肩胛骨斜下的那个血洞,念动强效愈合咒语!

    麻痒刺疼的感觉让卢修斯抗拒的开始挣动,voldemort没有犹豫,直接用自己的体重压制住了卢修斯的挣扎,加快了治疗!

    就在voldemort为卢修斯肩膀上的伤口费尽心思的时候,没入他体内的那股气息已经直直撞进了灵魂!

    在卢修斯肩胛伤口愈合的瞬间,voldemort按在他伤处的手却突然由按变成了用力抓扣!

    在挂坠盒里厚积薄发蕴养了整整七年的残魂可不是随时有可能崩裂的主魂能够比拟的!很快,两片原本同根同源的灵魂就就开始了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瞬间对自己体失去掌控的voldemort被灵魂内部的剧痛折磨的很快就大汗淋漓!

    因为两人近距离接触的关系,灵魂伴侣契约开始反抗魔法之神布下的制,有了挣脱的迹象。

    卢修斯对voldemort的戒备也在昏沉中去了大半,在voldemort这样痛苦的关口,他几乎是惯的想到了儿子的守护灵曾经教给他的那个办法!

    于是——因为灵魂的搏斗痛得差点没晕厥过去的魔王就这样被他的下属以及曾经的旧人扑倒了!

    他们应该庆幸没有摔倒那堆碎玻璃中,否则,再迷糊的大脑也会被痛得清醒过来!

    神智依然不怎么清明的卢修斯安慰地跨坐在voldemort上亲吻着他冒着汗渍的额头,含糊地安慰他,“voldy,没事……很快就好了……马上就不疼了……”他哄小孩的语气和驾轻就熟的动作让voldemort傻了眼。

    卢修斯突如其来的动作也让正在争斗的主魂和分裂出去的残魂有瞬间的停滞。

    残魂到底是从主魂上分离出去的,卢修斯的举动让残魂的魂体有瞬间的失守——

    一大段一大段被混淆,又在挂坠盒里重新回归真实的记忆毫无预兆投进voldemort的脑海里——

    这样的投倒是让两魂的争斗明显有了减弱的迹象。

    半天回不过神来的voldemort感觉到意识海中的变化,也是如蒙大赦,他已经怀疑坐在自己上的这个人不是卢修斯了,现在要做的是马上将对方抓起来审讯——哪怕他心里非常的舍不得!

    就在voldemort要动手之际,突然闪现在大脑里的记忆却让他的所有动作定格!

    voldemort不是傻瓜,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记忆曾经被改动过!他也不是没有探寻过这些记忆被混淆的真相,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不过!此刻脑子里的一切却让他心中有了一种啼笑皆非的感悟。他的记忆——竟然是被眼前人改动的!

    怎么可能?那个时候……他也才十六岁吧?

    voldemort不敢相信这些突然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记忆,可是——不敢相信不代表这并非事实。从卢修斯近乎本能的行为中,他,已经分辨出了真伪。

    “卢克……”已经变得生疏的呼唤让还在努力扒衣服的卢修斯体有瞬间的颤动——理智瞬间回归——这个称呼太久没有从眼前人的嘴里出现,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他们曾经也有过这样亲密无间的时候。

    卢修斯脸上的怔忡和难以置信让voldemort心里酸涩。他已经猜到卢修斯要做什么了,曾经他就用这样的方法帮助过自己!

    ——我亲的小卢克,弗立维把你教得太好了!魔王大人磨着牙想:这样出色的混淆咒,一般的六年级学生可用不来!

    强压住满腔怒火的魔王知道现在还不是算总账的时候!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又重新有了争斗的迹象——已经恢复了所有记忆的darklord当然知道怎样才能够让自己的灵魂重新变得安稳下来——

    算盘打得劈啪响的暗黑君主倒是想得很美好,可大脑已经恢复清明,理智尽数回归的铂金家主却未必愿意再和他有任何瓜葛!

    “lord……”卢修斯抓住了voldemort往他□去探的手,灰蓝的眼睛复杂莫名,“我已经结婚了。”

    voldemort手上动作一顿,是的,结婚了——还是他亲自主婚。

    尼玛……一种想要爆粗口的愤怒和暴躁让魔王大人的脸色瞬间扭曲得像坩埚底。

    偏偏卢修斯这个时候还要火上浇油。

    “亲的lord,我深着自己的妻子,不愿意背叛她——”卢修斯冷着声音说,看voldemort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洪水猛兽。

    voldemort眼角一抽。

    深着她?

    真要深着她刚才又怎么会主动把他的衣服扒个精光?

    心里咆哮外表难过的魔王想了想决定还是不打草惊蛇!如果让卢修斯知道自己已经恢复了被他混淆的记忆,只怕还会对自己下手——想到这里就满头黑线的voldemort差点没狠狠踹曾经轻敌自负的自己一脚。

    “如果我的灵魂没出错……我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你娶妻生子……”voldemort故意用卢修斯听得到的声音自言自语,只差没掉出两颗鳄鱼的眼泪。他不再控制灵魂深处重新蔓延上来的剧痛,嘶哑着嗓音说,“卢克,快点离开,我不想……不想伤害你……”

    卢修斯震惊的看着voldemort,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

    “你……你的灵魂怎么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话已经自动问出口了。

    voldemort心里松了口气。还担心就好,还担心就有挽回的余地!

    “卢克,我被黑魔法的强大力量迷惑了……现在已经回不了头了!听我的话——快点离开,不要再回来!”voldemort像是想到什么似地一把抓住卢修斯的手腕——卢修斯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挣脱,又在voldemort焦急的动作中卸去力道。

    “不行——这个标记不能再留了,墙倒众人推,我不能让我的卢克进阿兹卡班那个让人作呕的地方……”

    在卢修斯震惊的注视中,voldemort竟然调动自己仅剩的魔力试图抹去卢修斯手腕上的黑魔标记!

    “你疯了!”冲动越过理智的卢修斯拍掉了voldemort的手,重新压回他上!

    “是的,我疯了!我快被我这些年的愚蠢给折磨疯了!”voldemort血红着眼睛嘶吼,他的手按在卢修斯刚刚愈合的伤口上,声音难过而凄怆,“我然对你下手……我……然伤害了你……我……咳咳咳咳……”大口大口的鲜血从voldemort嘴里喷涌而出,少了他压制的灵魂终于暴动,连带着他的体也开始出现轻微的痉挛,瞳孔也有些许扩散——

    卢修斯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攫住!

    不行!不行!voldemort不能死!绝对不能!他的voldy不能死!

    被voldemort濒死的模样吓了个魂飞魄散的卢修斯重新堵上了对方已经泛着青紫的唇,“voldy!我能救你!你坚持住……voldy……你别吓我……求你……”

    卢修斯带着哭腔的惶急哽咽让voldemort的心彻底落入肚子里。不过他并未就这样听从了卢修斯的意思,而是撇开自己的头,伸手去推卢修斯倾下来的体,“走!”

    “不!我不走!你别想赶我走!”voldemort的这个举动彻底击溃了卢修斯心里仅存的防线,“voldy!让我帮你……我可以的……voldy!”voldemort的抗拒让卢修斯整颗心都要被撕碎了!他以为他对这个人已经没感觉了!他以为他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人因为暴虐而众叛亲离,他以为他可以……

    这些所谓的‘他可以’已经在卢修斯心里建设太久,却不想在真的对上voldemort后,会这样的不堪一击——溃不成军!

    低低喘息和细碎的闷哼低吟在狼藉一片的室内响起,感受着voldemort一点点没入自己体内的铂金贵族圈住了魔王的颈项,尝试的重新将两人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水交融的感觉几乎瞬间侵占了两人的心。

    卢修斯强迫自己振作精神,没有被潮涌而来的快感迷失心智,而是一点点重新点燃了循环路线图的每一个节点。由于不是第一次这样的做,卢修斯的动作比起几年前的如履薄冰轻快了很多——而且这次还有voldemort的配合!

    魔法之神拿出来的东西自然不容小窥!voldemort很快就感觉到灵魂里的痛苦有了减轻的迹象,低头望向还在专心推动着路线图一次次循环的卢修斯,voldemort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被泡进水里的温暖,他的冒险非常值得——他的卢克舍不得他,一点都舍不得……

    卢修斯体内的冠冕虚影也在两人没有发觉的时候趁着两人结合的时机悄无声息的进入voldemort的体内,泾渭分明的主魂和残魂被这突如起来的虚影惊住,还未等它们有任何动作,虚影已经将它们强行糅合在了一起——被神力滋养的冠冕虚影强行让voldemort切散的灵魂有了融合的迹象。

    作者有话要说:原因1:神包子在地上行走的化名终于敲定,感谢响应的大家!么个!

    原因2:某只要远行,祝她平安,一路顺风!

    原因3:龙猫让我心花怒放的长评。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