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chapter

    “你做得很好,兰斯洛特,”形修长拔的俊美少年负手站在陡崖上瞥了眼刚刚还溅起波涛无数的海面,灰蓝的眼睛平静地落在单膝跪落他边的高大男人上。“能够想到从法国的卡洛林家族着手,将魔晶矿的事传进他们耳里,又撇清了我们的关系。”

    高大俊美的男人神色庄重的握着拳头在自己左处轻扣了三下。

    少年嘴角微勾,“格尼薇儿的家族确实不错,去和他们接触吧,以我的名义——我许可你。”

    亚瑟王麾下第一骑士兰斯洛特,形微颤,他深吸一口气,再次叩向自己甲,眼角隐隐有水光闪烁。

    格尼薇儿·卡洛林,亚瑟王的王后,也是他最的女人。

    骑士离开后,俊美少年嘴角弯了弯,抬眼看向空无一人的海面,“自从阁下清醒以来,似乎对隐有着特别的癖好?难道您觉得自己见不得人吗??”

    海浪几乎在瞬间就停止了拍打峭壁,突兀停滞。

    没有任何依凭站在海面上的俊美魔王面无表的看着峭壁上的少年,嘴角勾起一个淡漠的弧度。

    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的少年微微一笑,宽大的袍袖一挥,旁边已经出现了一张矮几和两把高背椅。少年坐了右边那张,倒了一杯红酒,朝着站在海上的英俊男人举起了酒杯。

    “我以为你很喜欢自己的新体,”黑发黑眼的男人开口了。他的声音轻柔而悦耳,却冰寒得让人脊背发凉。“梅林,你比以前任多了。”

    被称作梅林的少年含笑看着男人跨波踏海步履从容的踩着虚无的台阶走到他面前来到左边的椅子上坐下。

    “陛下也比以前健谈多了。”梅林看着黑发男人把他手中的酒液变作果汁,“您在梵蒂冈的神里待得好好的,怎么会想到来我这儿坐坐?要知道英国可是我的地盘——至少现在是。”没有人知道他在获悉路西法降世却没有寻找他时,他有多么的不快。

    男人沉默片刻,用一种类似解释的口气说,“下来后我一直都没感应到你的存在,”他自己倒是将另一杯酒喝了,“直到前不久你动用了神力——”这才顺藤摸瓜找到了还在摇篮里抱着瓶喝的魔法之神。

    “您是指找这条魔晶矿的时候吧?”梅林恍然。心中对男人下来后却一直没过来找他的怨怼散了个干净。神魂时候施展神力的他除了神皇无人能够感知,更何况是散失了大半力量的堕落天使路西法。

    “为什么要下来?做神不好吗?”路西法问。这个问题他一直都想不通。哪怕他曾经是地狱的主宰。黑暗的神祇。

    神祇眼神一黯,将末法来临后的种种遭遇没有保留的道出。

    ——路西法是他的恩人,也是他下来后唯一会不自觉想到的人,对他,梅林可以做到知无不言。

    “坐以待毙不是我的作风,与其引颈就戮不如奋起一搏,也许会出现转机也说不定,而且,”神祇语气微顿,看向海面的眼神竟然柔和不少,“在这里我得到的远比失去的要多。”

    路西法眼神平淡而冷漠,“你的心软了。”

    梅林没有否认。他灰蓝的眼眸不自觉染上点点笑意,“这样很好。”他直白的说,“自从亚瑟……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他饮了口桌上的果汁,微微一笑,“虽然不想承认,但有父母的孩子……真的很幸福。”

    路西法眼神微动,少年脸上不自觉扬起的笑容让他有些惊讶。这样的梅林他还是头一次见。不过很喜欢。看在少年每百年陪伴他一次的份上,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一腔辛苦化作流水。

    “你想要他们和你一起成神?”

    梅林并不讳言这点,他点点头,“只要我晋升上位,他们上必然也会得到神——我希望他们和我在一起。”

    “如果你真的想要他们点燃神火,跳脱尘世,那么,像今天这样的事,就不能再做了。”路西法平静的说。把玩着手里的酒杯。

    梅林神色微怔,“什么意思?”

    路西法点头,语气平缓,“注定命轮上的磨难不选择接受而是逃避,以后的神劫只会益发的艰难。与其到时候遭受无边苦难,不如承受现在这种还能在关键时刻帮助他们一把的痛苦——你的母亲很不错,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是,他挑人的眼光不怎么好。”曾经的天使长说话罕有的委婉含蓄。

    自觉膝盖中了一箭的梅林嘴角一抽,想起了伏地魔一次又一次不懈努力把自己当面包切——甚至还想要切卢修斯的形……自成神以来就从未有过的无地自容让魔法之神无意识磨了磨腮帮子,“您的意思是让我眼睁睁看着他把自己切成碎片?”眼神不善的魔法之神没有注意到他对路西法的观感已经和往的不同,“灵魂是神祇都要小心再小心的珍贵存在,如果他的灵魂彻底崩毁……您让我上哪儿找去?”

    “他的灵魂只是分割而不是毁灭,”路西法说,“你可以和你的母亲一起将他的灵魂收集齐全——”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地狱的主人突然闭上了眼睛,一股淡淡的威压从他体四周迸发出来,梅林立刻布下了一个大型屏蔽结界,将路西法突兀迸发的神力焊死在结界中,没有丝毫的外溢。

    但仅仅是刚才那一下,海面上就突兀漂起一大堆翻着肚皮的海洋生物。

    这就是神祇的无上威能。动辄海裂山崩。

    这样坚持了大半个小时后,梅林像是增龄剂时间到了一样形开始寸寸缩小——就在他即将缩成一个两三岁的幼儿之际,路西法睁开了一双流窜着金色暗芒的神目,他体周围的神力也悉数消散于无形。抬眼却没有看到少年的地狱之王心中不知为何竟然有些急躁,他下意识放出感知想要寻找,却在起后发现勉强端坐高背椅上,努力让自己依然显得高贵优雅的魔法之神正睁着一双灰蓝色的大眼睛气鼓鼓的瞪着他!

    路西法头一次觉得:灰蓝色的眼睛真的很漂亮。

    奇妙的冲动攫取了他的体,路西法的双手像是有了自己的本能弯腰将高背椅中的小家伙抱起来放在腿上。梅林胖嘟嘟圆滚滚的小体顿时僵住了。

    路西法摸着他黑色的头发,“抱人的感觉确实很不错,难怪你以前那么喜欢抱我。”他平静的语气让梅林嘴角一抽,这话如果是以前的神祇听了肯定半点感觉都没有,现在的他却觉得浑都不自在——

    “你的那个父亲按理说活不过这个世纪。”路西法拍着怀中的小家伙,嗅闻着淡淡的香,奇妙的安谧感在他心底起伏,“他的命轮终止于1998年5月2。”

    被路西法拍抚地昏昏睡的魔法之神突兀抬头,一双灰蓝的眼眸瞬间冷光四

    “如果你确实想要他复活,就必须钻法则的空子,甚至——放弃自己的成神路,未来的魔神冕下,为一个对你的存在都毫不知的凡人付出这么多,值得吗?”

    ……

    从水里冒出头来的卢修斯吐掉舌下压住的避水珠,拎起两眼冒蚊香圈的纳吉尼就是一阵抖——和他一起上来的食死徒满头黑线的看着卢修斯的动作,生怕纳吉尼小姐会狠狠的往铂金贵族的上来一口——要知道不是谁都像darklord一样能够免疫所有蛇毒的。

    直把个纳吉尼抖得东倒西歪张开大口哇的将一颗同样的避水珠吐出来,卢修斯才松了口气,往小蛇上扔了个干燥咒。

    “……这样的大型魔法阵太耗魔晶了,神权那帮家伙也不会无偿传授——我们必须抓紧时间……”voldemort和霍夫曼还有卡洛林家主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卢修斯将蔫耷耷的小姑娘搁在肩膀上,知道他们是在对魔晶矿的进一步开采做确认。

    “……圣徒别的不多就是人多,我们的人能够确保绝对的忠诚!”不知道是被踩到了什么痛脚,霍夫曼先生突然大声喊了句。

    卡洛林先生脸上的表也不好看,只有voldemort看上去和平时没两样。卢修斯忍不住暗自腹诽。在外人面前就装了个人畜无害,回到庄园里就凶残得堪比远古巨龙——这人怎么就这么会装?

    当然,这样的腹诽铂金贵族是永远都不会在面上表现出来的。他对钻心剜骨一点都不感兴趣。

    留下驻守的人后,三方人马分道扬镳,voldemort赶走了所有食死徒后单独留下了卢修斯。

    心里忐忑的卢修斯不由自主有点紧张,但面上的表一直保持着无懈可击的恭敬。

    “明年西格纳斯的幼子就要入学了吧?”voldemort的话让卢修斯的心立刻松缓不少——原来是问这个。

    “是的,我亲的lord。”

    “很好,我听说西格纳斯打算立他做继承人?”voldemort慢条斯理的问。没有幻影移形离开的迹象。

    “是的,我尊敬的lord,”卢修斯把要说的话在肚子里斟酌了个来回后,一本正经的说,“西里斯·布莱克已经彻底被邓布利多洗脑了,西茜的父母和奥赖恩先生夫妇他们都无法说服他,因此——只有放弃。”

    voldemort眯了眯眼睛,“西格纳斯也舍得?现在的布莱克可不像以前那样枝茂繁盛。”

    卢修斯满眼坚定地停下脚步,压杖行礼道,“不,lord,为了您的大业,没有什么是不能牺牲的。就算是我——我的儿子不愿意加入到我们中间来,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将他驱逐出家门!”

    一脸忠心耿耿的铂金贵族玩命在大脑里施展大脑封闭术顺便制造虚假记忆——坚决不能让darklord知道他现在已经开始做二手准备——

    不愿意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的新任马尔福家主绝不会承认他已经在思考如果voldemort失势,他们应该怎样脱这一严峻考验了。

    voldemort眼中闪过一丝几乎不查的满意笑意,“卢修斯,你的忠诚我收下了,我不会让追随我的人失望,看在你和西格纳斯的份上,西里斯·布莱克可以活下去。”

    所以说你已经对你忠心属下的侄子动杀机了吗?

    想起一心一意追随着voldemort绝无二心的布莱克家族,卢修斯想要和面前这个人划分界限的心思又往外拱了拱。没办法,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时候了。现在的voldemort——实在是没有办法让他全心全意去追随——跟随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宰了的人——哦,梅林!他还没那么蠢!

    作者有话要说:写七十二章的时候高估了自己……在小黑屋里蹦跶着出不来……

    幸好只锁了三千字!竖爪子!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