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chapter

    voldemort庄园少有喧闹的时候,今天却诡异的给人一种张灯结彩闹非凡的错觉。卢修斯挑了下眉,整理了下因为幻影移形而导致的衣冠凌乱,抬脚走入城堡。无视了死狗一样被拖出来的两个食死徒,卢修斯抬手叩门——

    唰!

    门被人大力拉开了。

    即将做七月新娘的贝拉特里克斯冷冷瞅他一眼,与他擦肩而过。

    卢修斯无动于衷的扯了下嘴角,食死徒中间也是分派系的——这也是老诺特一直想要拉拢他的原因。无疑,像他这样的中立派在贝拉看来就是脚踩两只船的花花公子,不屑一顾。

    ——可这就是马尔福的生存之道。

    两大势力中搏求中立,只会遭到两方的倾轧,无疑自寻死路,但要在其中一方的托庇下选择中立,则能更大限度的保全自己。

    卢修斯不是傻瓜,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做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最合适的。更何况,他不需要贝拉的理解,毕竟布莱克家的家主和他的妻子都已经站到了他这一边不是吗?

    走进办公室的铂金贵族却惊讶的发现里面并非魔王一人。

    voldemort抬眼朝卢修斯一笑,转而对分别坐在老式沙发椅里的那对男女说,“这是卢修斯·马尔福,你们也算是熟人了,这次的工作将由他全权处理。”

    卢修斯被这突如其来的命令弄得一愣,但他并未将自己的惊讶表现在脸上,而是摆出一副早就知的模样,向voldemort行礼后将视线转向今天的人。

    茶发灰眸的男人即使是坐在让人放松的沙发椅里,也直着背脊,一丝不苟。反倒是他旁边的金发女郎坐得极为肆意,交叠的雪白大腿毫无遮掩的从短裙里显露出来,让人有想要抚触的冲动。

    ——此时的卢修斯已经明白今天的voldemort庄园为何与往不同。

    嘴角噙起一抹公式化的浅笑,俊美的铂金家主抬脚向两人走去,还未等茶发灰眸的男人起,另外那个材曼妙的金发女人已经抢先一步笑出了两个甜美的酒窝,伸出了自己如玉般的小手,“嗨,亲的马尔福先生,好久不见了,您看上去还是和上次我见到的一样英俊。”

    卢修斯上前一步吻了吻金发女郎递过来的小手,轻笑着回应,“卡洛林小姐也和我上次见到的一样迷人。”

    玛格丽特·卡罗林咯咯笑着掩住口唇,傲慢的斜瞥了眼端正坐在不远处的男人。

    卢修斯微微一笑,上前行了个对等的礼仪,“诺曼,我一直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来英国做,没想到这么早。”握住了茶发男人宽大厚实的手掌,“很高兴能够与你再次重逢。”

    男人绷紧的下颚线条因为铂金贵族真诚的注视而柔化,他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微笑,用力摇了下铂金贵族的手,“卢修斯,我知道你最擅长用言语软化对手的坚持,但是今天的这次谈判,你可别想我有丝毫退让。”

    卢修斯眼中闪过疑惑,下意识望向含笑看向他们的魔王,“lord?”

    voldemort微微一笑,“多佛尔海峡发现了魔晶矿,里面的晶体还不确定有多少,但开采出来数量必定大得惊人——”

    “梅林!”卢修斯的眼睛顿时亮了。魔晶是近半年来突然兴起的一种晶体。由一个没有任何预兆在欧洲遍地开花的神权组织首先提出,卢修斯也得到过两块,确实对魔力增涨有着极大的效用,据传千年前的巫师他们自称魔法师都是把魔晶当常用品在使用。这未必就不是魔法文明的一个复兴标志。

    魔晶矿至今各国魔法部挖掘出来的都非常稀少,所谓物以稀为贵,现在一小块纯度普通的魔晶完全可以搬空一个三口之家三年的用度。

    多佛尔海峡也被法国称作加莱海峡,因为它位于英国和法国之间,可是德国——德国为什么这次也会过来插上一脚?想到本来就稀少的可怜的魔晶矿有可能被德国分上不少,卢修斯顿时觉得有些疼。但面上他并未对德国的出现表示出任何的怀疑和排斥而是满脸微笑的带着三人去了隔壁的会议室进行‘友好’谈判。

    直到晚上八点整,三人才从会议室里走出,凯特斯塔·诺曼面色极为平静,他边代表着法国魔法部的女巫玛格丽特·卡洛林脸上的表却有些懊恼。

    “卢修斯,再没有见过比你更心狠的绅士了,你真的是贵族吗?”美丽的女郎哀怨地瞥了眼边依然不温不火风度翩翩的俊美男人,带着嗔的说,“如果你想要我原谅你的话,就邀请我共进晚餐吧——”

    ——他们除了下午茶外,还没有吃任何东西。

    卢修斯歉意的笑笑,婉转回绝了这个提议,表示他心的妻子正在等着他回去——不过,他话锋一转,很是的邀请两人去他家里做,想要尽地主之谊。

    玛格丽特几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她很乐意去看一下到底怎样的美人儿才配得上面前这位风姿卓越的铂金贵族。诺曼先生则略略迟疑了下,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这次的采挖工作,德国这一脚掺的不怎么光明,既然这事已经被英国有名无实的暗黑君主交给了马尔福,那么去他家做多联络一下感未必就是坏事。虽然他也知道卢修斯邀请他们的动机不纯,但政由来如此不是吗?

    暂请两人稍等后,卢修斯重新转回voldemort房,汇报了关于这次谈判的结果。

    五三二的比例对魔王来说还算满意。如果再贪心不足就要引起众怒了。

    “招待好他们,可也不要被漂亮的美人儿勾了魂——那可是一条有名的美女蛇。”voldemort放下手里的羽毛笔,“我也不留你了,这是卡洛林小姐代表她的家族刚送上来的礼物,你也拿两块去用。”他从抽屉里摸出两块纯度极高的魔晶扔给卢修斯,“卡洛林家的那几个老头没有选择魔法部和邓布利多,可见还是有几分眼光的,今年的合作可以适当的向那边倾斜。”

    卢修斯一一应了,恭谨的退出办公室,带着两位远道而来的人回了家。

    纳西莎果然还在等他。还有他胖嘟嘟粉嫩嫩的儿子。

    卢修斯在亲吻妻子的面颊后,抱起儿子作势咬了咬他的鼻子,逗得他瘪着小嘴只差没哇哇大哭,这才眉开眼笑的松开,转头给三人介绍。

    这样家的卢修斯让人们惊讶的眨了眨眼,对卢修斯的戒备也不由减轻了许多。一个自己家庭和孩子的人,就是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两位女士几乎一见如故。玛格丽特对卢修斯虽然有过渴望,但她向来把公事和私事分得很开,既然卢修斯三番两次拒绝了□,可见对她确实无意,既然这样,她自然也就大方的选择放弃。

    “——西茜,你的儿子漂亮极了,他叫什么名字?”想要抱住小家伙依样画葫芦亲一口却被对方上激的魔力给一而再再而三震开的玛格丽特小姐快乐的说。

    “这孩子认生的很,你想抱他可没那么容易,”纳西莎带着几分得意的在旁边看——她为了让孩子接受她可没少花心思,“卢克说要等孩子再大点起呢,现在我们都叫宝贝。”

    “哦,他可真是个宝贝!”玛格丽特由衷的称赞让金发的马尔福夫人笑靥如花,清丽动人的模样让一直坐在沙发上和卢修斯闲聊的诺曼先生看得一阵恍神。

    卢修斯注意到了这个,却没有表示任何不悦,笑着起招呼众人,“家养小精灵已经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相信大家都迫不及待了。”

    诺曼先生和卡洛林小姐在马尔福庄园待了近一个星期,直到所有的工作都准备妥当后,才依依不舍离开了这座对他们而言流连忘返的美丽庄园,去往多佛尔海峡。

    为了混淆视听,食死徒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留在英国,一部分则跟着卢修斯前往目的地开采魔晶矿。让卢修斯意外的是,已经很久亲自出面参与行动的voldemort这次然也跟来了。

    还没向他们尊贵的lord行礼,纳吉尼已经窜到了卢修斯脖颈上,依恋的不停吐着蛇信蹭,卢修斯弯了弯眼睛,和小姑娘愉快的交流起来。

    同样参与了这次行动的雷尔特·霍夫曼先生微笑的和红眼睛魔王并肩走在一块,另一边则是刚赶来不久的法国卡洛林家族的家主——奥兰德·卡洛林。

    “真没想到马尔福先生然也能和您一样与蛇类交流,voldemort先生,难道他也是一位罕见的蛇佬腔吗?”卡洛林先生好奇的问。这是位形瘦削的老绅士,两撇金色的小胡须和鹰头手杖让他整个人都看上去气质不凡。

    咸涩清凉的海风将他们的袍子吹得翻卷,露出里面的各种颜色的裤子。巫师是个习惯于自高自大的种族,他们总是按着自己的喜好行事——从不顾及别人的眼光。

    voldemort眼角余光瞥了眼和纳吉尼窃窃私语的卢修斯,嘴角带着一抹他自己都未发现的柔和微笑,“不,他只是能够感应到我的小姑娘在表达什么,他们关系很好。”想起纳吉尼在卢修斯婚礼上狠狠咬自己的那一口,魔王红眸中的笑意更浓。

    “这可真是一种让人惊叹的能力——”霍夫曼先生一脸夸张的感叹,作为当‘苦计’的共犯,再没有谁比他他清楚voldemort对卢修斯的特别。

    “拥有这样的属下是voldemort先生的福气,”卡洛林先生微笑着恭维,“据我所知,马尔福先生在贵国魔法部也取得了骄人的成就——他的出访总是让我国的女巫神魂颠倒,有他的报刊几乎每次都需要加印。”

    voldemort脸上依然带着微笑,心中却为他的卢修斯然被一群花痴女对着照片流口水而感到轻微的不悦。不过这样的绪并未存留太长时间,很快就因为他们到达目的地而消弭。

    由于这条魔晶矿是卡洛林家族发现的缘故,voldemort和霍夫曼都停下了脚步,让他先行进入。卡洛林先生假意推搪几句后,率先服下避水珠,带着卡洛林家族的成员们跳入海里——顿时蓝色透明的水花四溅而起。

    随后往下跳的是食死徒和圣徒,在卢修斯也要跟着跳下去时,voldemort拉住了他,“我们一起。”

    心跳顿时漏了一拍的卢修斯凝滞形,乖乖停下脚步,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voldemort拉着,想抽开又不敢,一时间十分纠结。

    “——关于上次的意外实在是非常抱歉,”霍夫曼老先生诚意十足,他也是刻意留到最后,为的就是找一个和voldemort私下沟通的机会。“主人突如其来的命令,让我们只能选择终止合作——”老人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遗憾。他一直相信这位新近崛起的魔王大人能够完成他们梦寐以求的渴望。

    voldemort意味深长,“就算终止,也只是暂时的对吗?”他就这样牵着卢修斯的手靠近陡峭的悬崖。

    霍夫曼眼神森然,“您说得很对,那个老疯子一不死,我们一都无法得到安宁。”

    三人冲着波涛汹涌的海面一跃而下。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进不去后台……怎么刷的没用,就在微博留言了——其实我更想在回复里,但请稍后很我……

    后来吃了两粒很容易让人睡的感冒药——醒来貌似已经11点多了……然后我又刷!这次能够刷开了,但是却进不去章节页面——怎么刷都没用——很桑心……又试了好几回好几回……没数过,总之我是看会电影刷会……一直折腾到一点多,妈妈看不过去把我拎上了……

    今天醒来已经十二点多,于是决定下午十五点准时更新~却惊讶的发现一个问题……然后……挽袖子开修……现在这章很满意……好吧……下章我更满意……咳!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