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chapter

    卢修斯亲又不失尊敬的态度让voldemort也不自觉勾起一个微笑,这些天灵魂深处隐隐出现的烦躁也彷佛被抚慰般的沉淀下来,“如果你可以的话,”他叹息着说,“她被我宠坏了。”

    再听到这句‘她被我宠坏了’心中顿添苦涩的卢修斯强笑了下——在宾们震惊+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自自然然的把死咬着voldemort手腕不放的小姑娘给扯了下来。

    ——纳吉尼的毒牙刚刚离开,voldemort手腕上的咬伤就以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纳吉尼在离开voldemort的手腕后突然体一振,直直扑上了卢修斯的脖颈——在大家惊骇绝的眼神中——蹭上了他的颈动脉。

    卢修斯心里一颤,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清晰的感受到了纳吉尼传递过来的心疼和难过,以及那句模模糊糊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会意错了的:他忘了,他把关于你的一切都忘了。

    这是真的吗?他不是蛇佬腔,不知道自己感受到的是不是真实的——还是,这只是他不甘愿被魔王轻易摒弃的一种自欺?

    知道现在不是发呆时候的卢修斯微微一笑,在voldemort的挑眉和其他人惊讶的视线中吻了吻小蛇的头——少年眼含宠溺,嘴角弯弯的模样让魔王大人有瞬间的失神。他还是第一次发现,阿布的儿子真的……非常漂亮!

    也不知道卢修斯和小姑娘说了些什么,纳吉尼明显没有再咬voldemort的意图,但她也不愿意在回到她的主人上,而是固执的在铂金少主的手腕上环成了一个莹绿的手镯——打定主意不挪窝了。

    卢修斯无奈的拿眼睛去瞄讲台上的voldemort。他的这个动作太过自然,就像他们在voldemort庄园里纳吉尼缠着他不放,他习惯的去向对方求助一样——

    心中不自觉划过异样的魔王嘴角上挑,“就让她待在你手上吧——也许这样她心里好过些。”他半开玩笑的说,重新进行被打断的婚礼仪式——而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的画像就放在讲台右侧的高背椅中平静的注视这一切。

    在画像不远的地方,一个穿着一件黑色长袍,怀里抱着一颗金蛋的黑发男孩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虽然不知道卢修斯到底是因为谁而怀上了这个孩子,但是,他相信以纳西莎的执着和勇气,总有一天会虏获卢修斯的心。他们太相配了。

    心中激动面上毫无表的男孩没有注意到宾席上的一个灰眼睛男人在看到他时惊喜的目光。

    这次再没有什么意外出现,卢修斯和纳西莎在voldemort的见证下,成功结为夫妻。在宾们的掌声如雷中,在布莱克成员的喜极而泣中,卢修斯撩开纳西莎脸上透明的薄纱,吻上金发女孩儿因为喜悦而落泪的眼眸,又沿路下滑到微微开启的红唇——两人亲密无间的唇齿相依。

    站在讲台上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魔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感觉他的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轻轻刺了下,不疼,却奇怪的让他觉得整颗心都空了。

    洋洋洒洒的细碎彩纸从天空熙熙攘攘的打着旋儿飘落下来,很快就落在了这对新婚夫妇的头上肩膀上乃至他们脚踩的地毯上。就连讲台上的暗黑君主也没有例外的被彩纸礼花沾上,意外的给他添了几许人间的烟火味道。

    征得母亲的同意来马尔福庄园参加婚礼的斯内普在看到两人交换完戒指后,将金蛋交给多莉,就转打算离开——他向来不习惯这样的场合。

    还没走出两步,就被一个黑发灰眼的英俊男人拦住了去路。

    外面如何的人声鼎沸与已经见了梅林的马尔福先祖们无关。他们现在更为关心的是马尔福传承了几千年的家族族谱!

    可怜的·饱受刺激的祖先们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家养小精灵玩命抢回来的马尔福家谱出现的各种诡异变动——

    起先以为的纳西莎·布莱克并未如他们所料的那样出现在卢修斯·马尔福的配偶栏里——相反,卢修斯自己的名字被挤到了作为夫人的这一栏几个承受力低的马尔福先祖捂着口翻着白眼夸张的倒下了,丈夫那一栏则出现了一个曾经在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学生时代经常出现的名字——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更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是——这两个男巫的名字下面已经有一条金线蜿蜒而下,在子嗣栏里明幻不定——里德尔、马尔福、斯莱特林这三个姓氏交错替换着出现,却没有一个能够安然扎下根来——最后,空白的框栏彰显着马尔福家族的下一代已经诞生——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无名氏!

    梅林最肥的三角裤啊!这见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从未有过任何差错的家谱也会因为年久失修而抽风不正常吗?被雷得风中凌乱的先祖们几乎是默契十足的掉转形冲过一幅又一幅画像直奔庄园房!

    ——如果可以他们更想冲到外面去——那儿也有一幅铂金家主的画像——不过念及家谱的奇怪变化——未免‘家丑’外扬——他们还是拒绝了这个惑。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别给我装死!把门解除让我们进去!”

    好吧,这个才是真相!

    没有肖像主人的同意,马尔福先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穿到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在外面的画像里去——而房里的这幅画像旁边则悬挂着一幅风景画!

    因为儿子壮年早逝决定无视他一百年的老马尔福先生抓狂了!他带着满满当当的一大堆马尔福祖先在铂金家主画像右侧的风景画中又踢又踹的试图冲过去兴师问罪——可是不管他们怎么折腾,铂金家主都像是没有反应似的·就像一幅普通肖像般·一动不动。

    拒绝了马尔福夫妇的相送,voldemort带着一干还有要事的食死徒利用门钥匙离开——纳吉尼在挣扎了老半天后还是敌不过她霸道的主人,被强行抓了回去——他没有透露他拥有在马尔福庄园幻影移形或者显形的这一特权。darklord和长辈们的离开让留下的斯莱特林小蛇陷入疯狂,庄园里的各种好酒都被搬了出来,很快,酩酊大醉的酒鬼们就三三两两散落在马尔福庄园的四面八方——等到回去的时候,还是家养小精灵把他们找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的卢修斯和纳西莎已经进了他们的新房。

    卢修斯对于和纳西莎□已经没有任何心理压力。既然voldemort已经对他没有任何感,那么他和西茜之间会有些什么也是理所当然。更何况她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纳西莎也有点小紧张,她下意识用牙齿厮磨着自己的下唇,紧张的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丈夫——纳西莎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卢修斯穿着浴袍的模样,但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让她脸红心跳。

    心口像是揣了好些兔子在蹦的马尔福少夫人却不知道她眼中镇定从容的卢修斯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对纳西莎的愧疚让铂金少主没办法像对其他女孩一样随便,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己所能的给她一个充满美好回忆的新婚夜。

    “西茜,闭上眼睛,”被妻子水汪汪的蓝眼睛瞪得浑不自在的未来家主无奈的说。他亲吻女孩汗湿的额头,“我会对你好的。”

    “卢克,我知道……我当然知道……”纳西莎深吸了口气,闭着眼睛和她的丈夫接吻,女孩上淡淡的精油香氛让卢修斯不自觉弯了弯眼睛,他灵活地解开了女孩腰间的蝴蝶结系带,伸手探了进去——纳西莎腰线绷了绷又很快瘫软了体,任由卢修斯指骨有力的指尖在她温度渐高的上弹奏欢愉的曲调。

    眼见两人的配合愈入佳境,一颗悄无声息出现的金蛋却搅合了这一切。

    蓄势待发的卢修斯和痴缠在他上的纳西莎像是被人用昏迷咒击中般,突兀的停止了所有动作,相拥着沉入梦乡。

    地毯上的金蛋漂浮着来到两人面前,“daddy,你也别怪我,谁要你是把我生出来的人呢。”

    作为孕育梅林的人,卢修斯和voldemort有过上的接触后,就不能再和别人有所牵连。虽然对纳西莎不公平,但为了以后的成神路能够顺畅,也为了卢修斯不会因此而遭受法则反噬——而且纳西莎的姻缘并未应在卢修斯上——这也是梅林一直都没有叫她母亲的原因。

    第二天早上,卢修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左手被纳西莎枕着,右手则搂着妻子细腻柔滑的背部。他能够感觉到女孩上未着片缕。说不清的复杂在他眼中闪过后,卢修斯恢复了常态。他微笑着用自己的鼻子去蹭对方的,将疲惫的女巫逗醒了过来。

    只觉得上酸痛无比的金发女巫嗔怪地瞟了卢修斯一眼,甜甜蜜蜜的伸手圈上他的脖子,两人交换了一个亲昵的早安吻,这才爬起来梳洗以及享用新婚后的第一个早餐。

    用完早餐后,两人腻歪的你帮我整理下纽扣我帮你捊一下头发的来到房,让卢修斯失望的是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依然没有动静,相反,旁边那幅风景画里却挤了满满一堆的先祖!卢修斯吓了一跳,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卢修斯的祖父迅速瞟了眼纳西莎以最快的速度说,“你现在已经结婚了,是大人了,趁着你的妻子还没上学,今晚去密室继承家主仪式吧。”

    纳西莎听到这话心里不由有些激动——马尔福家的密室啊!也不知道和布莱克家的相比有什么不同。

    卢修斯却是一脸为难。“爷爷,父亲他……”

    ——如果可以他还是希望等到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亲眼见证他的继承仪式。

    老马尔福先生面部表扭曲了下,“在他心里睡懒觉绝对比儿子的家主继承仪式要重要的多——我们不管他!”

    嘴角一抽的卢修斯和纳西莎碰了下眼神,两人有志一同的选择沉默。

    见过一直都没有动静的马尔福家主后,卢修斯和纳西莎分别去做自己的事。到底有几分心虚的金蛋没有像平时那样蹦跶着出来找他的daddy要抱抱要蹭蹭,而是盖弥彰的将自己藏了起来。已经习惯了在处理公事的时候有一下没一下抚摸怀中小金蛋的卢修斯顿时不适应了。他刚要起去找自己儿子,就被风景画里严肃的爷爷吓了一跳。

    “卢克!我们需要和你谈谈!迫切的!”

    作者有话要说:猪头酒吧·阿莉安娜的画像里——

    “马尔福先生,为什么你每次看到我哥哥都要躲起来呢?”

    “呃,这个嘛……因为你哥哥看到我一定会把我赶走的。”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