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chapter

    卢修斯能够感觉到魔王落在他上那犹如实质的目光——探究、冷淡又带着几分让他心凉的陌生。虽然早在私底下揣测过眼前这个人对他的想法起了变化,但还是没有亲经历来得让人难受。这种难受几乎瞬间就侵占了他的五脏六腑,让他整颗心都揪疼起来。

    没有使用摄魂取念的暗黑君主自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对他恭谨行礼的少年在想什么,他只是用一种常用的、带着蛊惑意味的声音说:“阿布虽然不在了,可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还在,”他亲昵的按了下卢修斯的肩,猩红的眼睛带着感怀,“婚假结束后,我随时欢迎你继续到我边工作,卢修斯,你一定会比你的父亲更加出色。”魔王的肯定和青睐在寥寥几句话中展露无遗。

    ——老诺特也在这里再一次确认了卢修斯在voldemort的心里确实有着特殊地位。

    在他人羡慕嫉妒的眼神中,铂金少主让自己苍白的脸色染上一层激动的潮红,“lord,能够为您服务,是卢修斯的荣幸!”

    voldemort微笑着点头,很满意自己对下属的影响力。

    “能够主持今天的婚礼,我也倍感愉悦,相信阿布也会很高兴由我见证这一对模范夫妻的结合……”voldemort举手投足尽显王者风范地与相伴两侧的男女巫师们愉快交谈,他的手一直都搭在卢修斯的肩膀上,亲昵,又极为自然。

    却不知道被他搭着肩的人彷佛置火刑架上,煎熬的厉害。

    走上讲台站定,voldemort微笑环顾四周,他很高兴今天到场的大部分都是投诚他的家族,这意味着马尔福确实坚定不移的站在他的后——哪怕它即将换上另外一个家主——起初因为铂金家主的离开想对小马尔福动些手段的心思也歇了下去。

    ——没有办法接受voldemort站着自己坐着的食死徒们接连站起两三次后,被他们的主人强硬按在了椅子上,darklord认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子,作为主婚者,他没有理由不向其他人看齐。可就算如此,食死徒们也都不自觉绷紧了肩线,随时准备起立。

    心颇为愉快的darklord双手撑在讲台上,半开玩笑的说,“是我的错觉吗?我们期待已久的新娘似乎到现在还没出现?还是说——她突然反悔不准备嫁给我们未来的铂金家主了?”眉毛上挑的魔王陛下在下面宾们善意的哄笑声中故作生气地对布莱克家主道:“这可不行,西格纳斯,你还在等什么呢,快把你的女儿带出来——相信我们的小马尔福先生已经迫不及待了!”

    听到这话的卢修斯配合的红着脸用期盼的眼神望着他的岳父。心却冰凉地犹如沉进万丈深渊。魔王的言笑晏晏和挥洒自如无一不在表示——对方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了。

    感受到魔王今天不错的心,在外面足以引起白色恐怖的食死徒们也不约而同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紧绷的肩线也不由变得放松起来,直的脊背也靠上了缠绕着银雕镂刻的高背椅——管窥全豹,单单从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看,就可以看清darklord在他的属下心中拥有着怎样让人震撼的威慑力。

    西格纳斯今天心也有些忐忑。对于darklord和卢修斯之间的怀疑自见到那个吻痕起就一直没断过,可是——看lord现在的模样,倒真像阿布说的那样,有可能是他误会了。心中大石骤然放下的西格纳斯也难得放纵了一回。他大笑着回应,“我最最尊敬的lord,奥赖恩已经去找我那害羞的女儿了,西茜可一直都盼着这一天呢,她哪里舍得放过这么好的丈夫,就是德鲁埃拉也舍不得这样的好女婿呀。”

    “那你呢?”voldemort半是调侃半是好笑的问,“你是不是也迫不及待想要这样一个出色的好女婿?”

    西格纳斯闻言立刻做了一个大家心知肚明的摊手动作,顿时整个马尔福庄园都沉浸在了欢乐的海洋。

    这时姗姗来迟的美丽新娘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几乎所有人都纷纷起立鼓掌,除了那些自持份的年长者。

    今天的布莱克小小姐美丽的令人屏息。当然,人们关注的却不是她金灿灿的头发和姣好的脸庞而是那个让所有人都不自觉发出惊呼的肚子!是的——一个将婚纱高高耸起的肚子!那里面——孕育着下一代的马尔福继承人。

    “哦,这真是一位勇敢的小姐,没来之前我一直坚信她会给自己用上一个忽略咒或者遮蔽咒,没想到她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把它展示出来了,她一定深着这个孩子。”一位女士捧着脸感动不已的感慨。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此刻的她们却不知道纳西莎之所以会来迟正是因为她的肚子!新娘的母亲·布莱克家的家主夫人·德鲁埃拉·布莱克女士坚持自己的女儿应该打扮的光彩照人的出现在她们的lord和宾面前——着一个肚子怎么看都无法让人觉得美观——虽然巫师们重视子嗣,但是,在举行婚礼的这天暂时委屈一下幼崽也是人之常——相信肚子里的孩子也一定很乐意体谅他的母亲!

    对于她的提议,布莱克家的其他女也十分赞同,她们很能理解这个——毕竟谁不想要一个完美无缺的婚礼呢?

    却不想,这样一个完全为新娘考虑的提议在当事人上却卡了壳。

    纳西莎坚决不同意!她不愿意把肚子藏起来!

    她说能够在怀着孩子的时候和未婚夫结婚实在是梅林的恩赐,她不应该剥夺孩子想要见证父母婚礼的渴望,而且她觉得,她的孩子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如此大大方方的给所有人看见——才是未来的马尔福夫人乃至布莱克家小姐应该做出的选择。

    新娘的堂弟西里斯·布莱克唯恐天下不乱地躺在沙发上举双手双脚赞成自己的堂姐,他说他为纳西莎感到骄傲!雷古勒斯则是无措的站在旁边看着没发表任何意见,他都还没上学呢,在布莱克家族成员眼中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毛毛。

    可以说,要是奥赖恩没有及时出现并进行催促,只怕纳西莎现在还在和她的母亲、姑妈以及姐姐们争执呢。

    借着姑父的帮助纳西莎成功摆脱了家里女的围攻,在鲜艳花束扎起的第一道拱门前挽住了父亲的手。

    卢修斯一眼就看到了纳西莎的腹部,他眼中闪过疑惑,但却不动声色的将纳西莎接入自己手中,小心翼翼的扶好她他的动作引来女士们低低的赞叹,两人踩着红色的地毯在婚礼欢乐颂的曲调中走至讲台前,与voldemort仅仅隔了几英尺的距离。

    在看到darklord那双似乎被血染红的眼睛,纳西莎的心就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之所以坚持要着这个肚子出来未必就没有试探的意思——只要voldemort面上有半点异常,这个聪慧的女巫就能够确认她的丈夫确实是被眼前人给——可是!没有!让纳西莎惊愕也松一口气的——voldemort看向她肚子的眼睛十分平淡,平淡的就彷佛这个孩子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般将眼神重新投注到两位新人脸上。

    “真是一位勇敢的姑娘,现在有许多人都佩服你的勇气——能够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的子,做出这样的举动来。”voldemort微笑着说,“卢修斯现在心里恐怕也非常骄傲,他一定为自己能够娶到你这样的小姐而感到自豪。”

    纳西莎对voldemort的怀疑因为这段话又减少了几分,她看似羞赧地抚摸着自己的凸起的腹部,“感谢您的赞誉,尊敬的阁下,您过奖了。”秀靥染绯的金发女巫脉脉含地瞥了眼旁边的未来丈夫,“这是我和卢克相的见证,能够拥有他是梅林给予的赐福,我又怎么会让他藏在不见光的角落里,为自己不能参加父母的婚礼而感到伤心呢。”说到这儿,她又特意用眼角余光瞄了眼voldemort面上的表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卢修斯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去追随讲台上的人,纳西莎说的那些话如果易地而处,换voldemort的未婚妻对他这样说,他一定会接受不了,就算勉强控制住自己不失态,脸色也不会这么平静——voldemort的表现让卢修斯的心又不自觉往下沉——

    “美丽的女士,卢修斯值得你这样的付出,你们的未来一定会非常幸福,”voldemort一脸欣慰的长者模样,“现在,开始我们的婚礼吧,相信宾们都等急了。”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我们在这里庆祝两个——唔——”给自己的喉咙一个声音洪亮的魔王还未说上两句话,一声闷哼就冲出了他的口腔——在新郎新娘和宾们的惊讶中,魔王大人哭笑不得地做了个没事的手势,无奈的抬高自己的左手,右手拉开了镶绣着金色蛇形纹路的袍袖——一条绿色的小蛇用她的两颗毒牙用劲扣在魔王的手腕上,瞧那发狠的小模样,绝对有了两个深深的牙印。

    ——大家先是惊呼了声,旋即又齐齐吁了口气,哦,感谢梅林,纳吉尼小姐的毒液对他们尊贵的lord无效。

    “哦,我亲的纳吉尼,知道你很喜欢卢修斯,可他总要结婚的,今天是他的婚礼,作为他的好朋友,还有什么比祝福更好呢?”

    voldemort的话解开了宾们的疑问。老诺特也在下面砸嘴,用一种近乎矜傲的炫耀表示,“纳吉尼小姐和卢修斯的感非常深厚,她这是舍不得他娶妻呢。”

    “哦,原来是这样,只可惜纳吉尼小姐与我们的马尔福先生物种不同,否则——”一位戴着绿色尖顶帽的巫师夸张的大笑着,被他旁边的一位先生半开玩笑的用魔杖抵住了腰杆,巫师裂开的大嘴就这样僵硬住了——看上去分外可笑。

    有着一双和布莱克家成员如出一辙灰眼的英俊男人用一种近乎慵懒的声音哂笑道,“卢修斯·马尔福先生毫无疑问属于今天的新娘,这位先生,您可别乱点鸳鸯谱啊。”

    看上去蠢透了的男巫忙不迭的点着脑袋,高举着双手保证他只是在开玩笑,而讲台上的魔王大人也是头疼的看着死咬着自己不放的小家伙,伤脑筋极了。他可舍不得对这条自幼陪伴他的小蛇使用暴力,可是——总不能婚礼就因为这样可笑的理由搅合了吧?

    心里感慨一条蛇都比voldemort有感的卢修斯不忍心纳吉尼小姑娘被她的主人秋后算账,忍不住上前一步去抓voldemort手腕上怎么也不肯撒口的小蛇——他的这个动作让宾们下意识又倒抽了一口凉气,齐齐将子前倾——满脸的紧张和八卦。

    “lord,让我和她说几句吧,”不经意碰到voldemort皮肤的卢修斯手指轻颤了下,他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容,“要知道能把您请过来可不容易。”

    作者有话要说:收回所有记忆的v一定会捶心肝的……一定!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