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7

    杯咣筹楮,衣香鬓影,贵族的晚宴总是带着一股独特的靡靡风。随着时间愈发靠近深夜,结伴成对离开的人就越多。被贝拉恶意灌了不少酒液的纳西莎双眼迷蒙两腮酡红地依偎在卢修斯怀里,小脑袋蹭着他的口,把他整个人都蹭得火气四冒。

    卢修斯不是个坐怀不乱的人。正处在血气方刚年纪的他哪里受得了这个。眸色一黯,也顾不得贝拉等人的揶揄调笑,就这样拦腰抱起怀中人的金发美人儿抬脚往他在voldemort庄园的住所疾步走去。

    奥卡希尔抚摸着蜷缩在他腿上的媚娃——这是voldemort庄园今晚待客的礼物——似笑非笑地瞥眼面色瞬间沉似水的奥古斯都·希格斯,唇角上翘地冲着斯莱特林首席执行长的背影优雅举起酒杯将里面的金黄的酒液一饮而尽。

    “阿布,你的儿子颇有几分你的风采啊。”埃弗里先生在向voldemort恭敬行礼后,带着一脸诡秘地笑容在铂金家主边坐下。看他的言行举止,哪有半分前段时间才被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狠宰一刀的不忿。

    阿布拉克萨斯还未开口,坐在他对面的厄克特先生就饶有兴致的追问了,“哦,怎么说?”

    他们坐在离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因此谈话还算轻松,但每一个人的眼神都会有意无意的瞟向魔王所在的位置——时刻关注着。

    见有人配合的埃弗里先生脸上的笑容越发欢快,他故意看看阿布拉克萨斯又看看布莱克的家主西格纳斯·布莱克,慢吞吞的吊胃口,“猜猜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阿布拉克萨斯灰蓝的眼睛淡漠地瞥他一眼,根本就没有理会的兴致。西格纳斯却是脸色一黑,看向铂金家主的眼神明显掺杂些许控诉。

    在场的都是人精,埃弗里先生先前说的话也算露了口风,这群食死徒高层齐齐笑出声来。老诺特更是乐不可支的说,“西格纳斯,你在看什么呢?”他呵呵笑着,眼角余光状似无意地觑眼彷佛什么都没有听见的魔王,“两个小的看着就极是登对,有个什么也算正常,你要实在看不过去,想找人算账,那也该去找你的女婿,找阿布算什么?”

    “卢修斯是他的儿子,我当然要找他!”西格纳斯黑着脸半真半假地作恼怒状。

    阿布拉克萨斯轻嗤一声,灰蓝的眼珠总算纡尊绛贵的落到他八卦的同事们上,带着三分惑七分清冷的嗓音极是慵懒的拖长音调,“马尔福的不是那么容易上的,西格纳斯,要是你家的小小姐无功而返,可别哭泣。”

    “我相信西茜的魅力。”西格纳斯没好气地哼了声,“我更怕你的宝贝儿子让我的女儿怀上一个孩子!梅林!她还没毕业!”

    阿布拉克萨斯眉尾上挑,眼中难得起了几分兴致,“如果真是这样,我立刻就让卢克娶你的女儿过门——绝对盛大喜庆的婚礼!”他少见地认真强调。

    “lord!”突如其来的惊呼让看似闲暇其实一直紧绷着神经的贵族们心里一抽,大家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扭动自己的脑袋往voldemort那边观望过去。

    出乎意料的,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他们所以为的大发雷霆的可怕场面,相反,他们看到的只是一个振袖而走的背影。

    在魔王的后,遗留下来的是一只有着大大海蓝色眼睛的媚娃,此时面容美艳楚楚可人的大眼媚娃正无辜地回望他们,一脸的委屈不解。

    如果不是这个媚娃已经和他们的lord有过接触,相信在场大部分的人都很乐意与她来上一场酣畅淋漓的欢。只不过现在的他们可没心去享受这样的风花雪月,而是心中惴惴的胡思乱想着到底谁惹得魔王大怒,以及他们接下来该做点什么。最近这几天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变得极端喜怒不定,平时虽然也让人捉摸不清心思,但可从没像现在这样前一秒还晴高照后一秒就变得电闪雷鸣。

    忧心忡忡的食死徒们哪里知道就是他们的主子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为何生气。

    voldemort庄园的城堡三楼以上是独属于魔王的地。除了打扫的家养小精灵和魔王召唤的人外,无人敢进。此时的魔王就站在三楼一间书房的落地窗前面沉如水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落地窗外是一片美得让人屏住呼吸的雪景。心灵手巧的家养小精灵将整座voldemort庄园装扮的仿若国王的居所,美轮美奂的让人心惊。

    “西茜……”顺风而来的压抑闷哼让voldemort眼睛一眯。他快步向前走了两步,眼睛往楼下看去。果然……就住在他楼下斜对角的窗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墨绿的蕾丝窗帘被雪风刮得呼呼作响——俊美的脸上泛着淡淡潮红的铂金发少年正倚靠在大理石廊柱上,徒劳地企图将他上八爪鱼一样纠缠着的女孩儿拉扯下来。他上的袍子和佩饰已经被女孩扯得乱七八糟,半截锁骨若隐若现的斜飞而出,勾勒出让人暧昧的曲线。肩颈处紫红色的吻痕齿印看得voldemort眉心一跳。他开始恼怒自己超乎常人的优秀视力。

    “卢克……今天是圣诞节,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已经被酒精晕染地失去大半理智的金色鬈发女孩啄吻着未婚夫带着淡淡凉意的白皙脖颈,“卢克,我想要你!想要你!”

    女孩儿的宣告在熙攘闹的voldemort庄园算不上大,却顺着风势毫无遮蔽的传入红眼魔王的耳里。不知道是哪里涌现的怒气——voldemort的魔杖已经对准在铂金少主上蹭弄的女孩后脊。

    根本不知道未婚妻被史上最可怕的魔王用魔杖指着的铂金贵族被□和焦灼折磨的整个人都没了脾气。他就不明白今晚的纳西莎怎么这么疯狂!这儿可不是马尔福庄园——谁知道哪个旮旯角落里是不是藏了人!

    “西茜……耐心点,我们回去……回房间去。”他吻着女孩的耳垂,人也半搂半抱着女孩儿重新往房间里拖——

    因为酒精燥而贪凉的纳西莎哪里肯回去,她固执地扯着卢修斯的衣服和皮带,“不!我就要在这里!就要在这里!”她声音大得让卢修斯耳朵尖都开始冒火——

    为了避免纳西莎再说出什么让他恨不得钻地洞的话,卢修斯掐住女孩光滑细腻地下颔堵住她的嘴唇,灵活的舌头纠缠吸扫着女孩的口腔和牙龈。另一只空余的手也解开了女孩裙子的拉链从后面探了进去揉弄对方柔软弹十足的.房。

    被卢修斯的深吻和抚瞬间折服的纳西莎鼻腔时不时发出甜美的哼哼,鬈发上的镶钻发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地,一头金色的鬈发和卢修斯的纠缠在一起再也不分你我!

    感受到怀中女孩儿变得温顺的卢修斯松了口气,再接再励的抚着女孩纤细柔软的躯半拖半拽地终于把纳西莎扯进了房里,顺便左脚一勾重重关上了露台上的门——

    哐!

    露台纱窗门被关上的响声让voldemort从突如其来的震怒中醒过神来。他眼神定定地看了还在雪风的吹拂下散乱飞舞的墨绿窗帘,转离开了落地窗前。

    “唔……卢克……卢克……”纳西莎大声呻.吟着在卢修斯下蹭弄挣扎,精致的小脸因为.而蒸腾成迷人的绯色。未着片缕的躯将她已渐成熟的迷人段曝露无疑。

    斯莱特林的男生学生会主席嘴角噙着优雅的弧度,慢条斯理地挑他怀中的女孩儿,玫瑰香精的味道在两人鼻尖萦绕,卢修斯啄吻着怀中已经陷入.深渊的金发女巫,心里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呐喊,这才是正常的!这才是正确的!马尔福绝不屈居人下!西茜才是我应该去的人!她才是能够为我生儿育女延续马尔福这个千年姓氏的人!

    卢修斯缓慢分开纳西莎痉挛轻颤的双腿,前倾着就要压下——脑海里却突兀涌现另一张沉湎于.的面孔。英俊的黑发魔王软柔了一双冷酷无的猩红血眸,满眼痴迷地轻吻着他的眼睑,声音低哑又坚定的呼唤着,“男孩,我的男孩,我的卢修斯……”

    “卢克……”半响都没有等到卢修斯进入的纳西莎皱起鼻子,屈起小腿去蹭未婚夫的窄腰,人的哼声足以让任何一个听到的男人血脉贲张!

    卢修斯却如坠冰窖的僵凝着躯悬在女孩上——原本刻意压下去的呼唤再次在他的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孜孜不倦的放映着。魔王的深和呢喃清晰刻骨的彷佛烙进了他的灵魂。

    “卢克!”纳西莎面上绯色更甚。只不过这次却多了几分气恼。卢修斯灰蓝的眼眸黯淡。他干涩的扯了下嘴角,凑近女孩儿的额头烙下浅吻,“抱歉,西茜。”一个无声的昏睡咒悄无声息施展开来,女孩儿因为.和怒火而变得异常明亮的双眸瞬间变得朦胧,三秒钟的时间不到她已经倦急的沉入梦乡。

    轻轻拉起绸被给女孩盖上的卢修斯紧绷着俊美的脸容,重新换上衣袍后,疯了似地冲出城堡,以最快的速度往距离voldemort庄园半英里外的一个无名小树林狂奔而去——他曾经和人去那儿找过今年的圣诞树——厚厚的雪被反着明亮的雪光照亮了他前面的路——

    忘记了魔法也忘记了所有的卢修斯冲到一颗冷杉下突然疯了似地开始挥拳击打高大的冷杉,高大的冷杉被他几乎没有停歇的重拳击打得不住摇晃,树干上堆积的雪花哗啦啦的往下落,很快把少年浇成了一个落汤鸡!

    少年却毫不动容地继续一拳又一拳重重击打在冷杉上,直到双手破皮鲜血淋漓!

    “啊啊啊啊啊!!!!!!”犹如困兽一般的嘶吼突兀炸响在无名小树林里,卢修斯双手环抱着冷杉毫无形象的跪坐在地上,大颗大颗的眼泪从他眼中汹涌而出,嗡嗡作响的脑海里依然如同梦魇一样的轮放着那个男人深款款的声音,“男孩,我的男孩……我的卢修斯……”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