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6

    使尽手段也没能让纳吉尼从他上下来的卢修斯终于决定放弃。他将丢入口袋里的回函重新变大去了老诺特的办公室。留着两撇小胡子的老诺特见到卢修斯微微一笑,朝他摆摆手,却没有起迎接的迹象。

    这样的怠慢让卢修斯眼睛一闪,但还是不失礼节地上前行礼。

    风姿翩然的俊美贵族举手投足间自自然然带出来的顾盼气场让老诺特略显讶异。面上表也变得郑重——老诺特从现在的卢修斯上看到了以前的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他捻着两撇梳理地颇为整齐的小胡子,语气带着几分做作的欢欣,“我也猜你该过来了。”冲着旁边的椅子点了点,示意卢修斯坐下。

    ——一副彻底拿卢修斯当属下的样子。

    卢修斯灰蓝的眼睛微微眯起,脸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恭谨谦和,笑着谢过后,双手捧着回函放到老诺特干净的看不出一丝凌乱的办公桌上——

    这时他的袖口一阵蠕动,一抹莹绿如同一汪上好的祖母绿手镯从绣着银蛇暗纹的袍袖中一掠而过。

    原本端坐如山的老诺特瞳孔骤然紧缩,几乎弹跳而起!

    他掩饰地轻咳两声,对卢修斯不再是表面上的亲近,变得谨慎敬畏不少。

    卢修斯知道他发现了自己手腕上的纳吉尼,也佯作不知,条理分明的开始汇报这段时间的工作。他的声音略略压低了些,抑扬顿挫的贵族腔让汇报也变成了一次让人惊艳的表演。最后老诺特几乎是亲自将卢修斯送到了办公室门口。脸上洋溢的诚恳笑容几乎闪瞎外面看好戏的人的眼。

    谁不知道卢修斯一来就抢了老诺特的活计,而老诺特自己也曾在私下表示要好好替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教教儿子?

    所有人都以为向来睚眦必报的老诺特一定会好好刁难一下铂金家的小子,没想到却只是高高抬起轻轻放下……

    大感没趣的众人纷纷摇头离开,带着显而易见的遗憾。

    ——不得不承认,马尔福家少主的备受宠还是得罪了很多人。

    卢修斯可不在乎这些,他藏住心底的雀跃,看向手腕那抹绿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不少。不管怎么说,这死缠烂打的‘小姑娘’都帮了他不小的忙。

    以他的聪慧又怎么会不知道老诺特对他的芥蒂,原先他也因为今天会有一场硬仗要打,没想到……心念微动,卢修斯瞅了眼四周,忍不住撩开袖口举着小蛇与她对视,“告诉我,是不是你的主人特意派你来给我解围的?”他压低嗓音问,眼睛里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期待。

    纳吉尼歪着头,竖瞳无辜地回望卢修斯——就在卢修斯后悔自己居然说出这种蠢话的时候——她倏地扭动细蛇一样的躯,前倾着伸出长长的蛇信了下卢修斯泛着淡粉的唇。

    “啊!”卢修斯吓了一跳,像是手里突然拿了条火绳般将纳吉尼甩下去,三步并作两步飞也似地离开。

    甩下纳吉尼后卢修斯立刻回了家,平安夜他要和自己的父亲一起度过。

    回家后依然没有所谓的久别重逢的欢喜,只有贵族家庭里特有的疏离和冷漠。

    阿布拉克萨斯眉宇间带着长途跋涉后的淡淡疲倦,在问了卢修斯几个问题后,就挥手让他离开——丝毫不顾儿子的言又止。

    这些天在voldemort庄园卢修斯并没有看到他的父亲——询问了几个关系还不错的已经毕业的学长,得到的也只是在执行秘密任务的含糊词句。卢修斯想问问阿布拉克萨斯最近的境况,又怕被他训斥,最终还是在踟蹰挣扎中回到自己的卧室辗转反侧好一段时间才悒悒不乐的睡去。

    第二天是圣诞节,卢修斯在拆了阿布拉克萨斯的礼物后,带着愉快的心走向一楼餐厅——他想感谢一下父亲。对方送给他的那本《尖端黑魔法下册》正是他一直想要阿布拉克萨斯却一直不给的。

    他也想知道阿布拉克萨斯现在愿意把这本书给他,是不是代表认可了他最近的努力?

    这样的认知让他的心不受控制的变得雀跃,脚下的步伐也变得迫不及待。

    只可惜,兴冲冲来到餐厅的铂金贵族却没有找到他的父亲。

    冰冷得没有人气残留的餐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少了男主人的影,精致长桌上丰盛精致的早餐彷佛笑话般静静摆放着。气腾腾的咖啡只剩下一丝寥寥水汽还在缭绕——往铂金家主每天早上都一定会读的《预言家报》被家养小精灵熨得平整的阖在一边,根本就没有翻开的迹象。

    卢修斯仰起头试图将眼睛里弥漫的水雾收回——最近不知怎么了,他的心总是很容易被外界影响——压下满心的沮丧和委屈,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对着一张空无一人的红木雕花高背椅用了一个食之无味的早餐。

    吃完早餐后,卢修斯开始翻检他的圣诞礼物。除了阿布拉克萨斯的礼物已经拆开外,其他的他还没有看。纳西莎送了他一双自己亲手编织的手。卢修斯戳着手指节接缝处的小洞,嘴角微微上翘,脸上的郁渐渐消散,他几乎可以想象女孩儿懊恼地瞪着小洞徒劳无法又难过羞愧的样子。西弗勒斯·斯内普居然也给他送来了礼物。卢修斯有些惊讶的打开盒子,里面一打泛着紫罗兰色浅浅光晕的魔药让卢修斯发出一声难以抑制的惊叹。梅林……他连荣光药剂都熬制的这么好了!带着几分感慨的卢修斯继续拆其他的礼盒。但明显没有刚才那么上心了。

    收获了一堆首饰和领结、衣物甚至珍惜魔药材料或者药剂之类的东西后,卢修斯揉着拆礼物拆得酸疼的手指,进入盥洗室洗澡。今晚voldemort庄园要举行盛大的圣诞节晚宴。他这个撰写邀请函的‘工作人员’怎么说也要过去把把关。

    收拾穿戴整齐的卢修斯蹬上一双龙皮靴通过壁炉链接直接去了voldemort庄园。

    voldemort庄园现在已经吵嚷成一片。几乎每个人都有事要干。卢修斯发了一会呆后,被老诺特领着去做最后的核对工作。自从上次在卢修斯的手腕上看到纳吉尼后,老狐狸对铂金少主的明显拔高了好几个档次。

    等核对完所有的名单,宾客们也陆续开始入场。卢修斯不止一次看到法国甚至德国的巫师贵族迈着矜持又傲慢的步伐走入会场。心里暗暗感叹交游广阔的他站在老诺特边嘴角噙温和有礼的微笑和入场的宾客们寒暄。

    跟着父辈前来的·还在入学的斯莱特林们惊讶的看着他们的学生会主席!在他们为圣诞节假期欢呼雀跃的时候,他们的领头羊已经站在了他们的长辈边,开始为伟大的服务!哦!梅林!这真的是太帅了!

    有着一双漂亮桃花眼的雷蒙德·奥卡希尔夸张地冲着卢修斯做了个脱帽行礼的动作——其他的斯莱特林居然也配合着照做——卢修斯被他们的举动逗得莞尔,脸上的笑容也因为小蛇们夸张的动作变得真心不少。

    轻声交谈几句后,卢修斯给同学们指出他们要去的方向——孩子有孩子们交际的场所——就听到未婚妻惊喜的叫声!

    “卢克!”

    循声望去,卢修斯一眼就看到精致小脸上画着浅妆的未婚妻挽着她母亲的胳膊,提着海蓝色的蓬蓬裙迫不及待地朝他小跑过来——布莱克夫人几乎是被自己的女儿拖着在竞走。

    脸上忍不住微笑的铂金贵族接住朝他上扑的女孩儿,“穿这么高的鞋还走这么快,也不怕崴到脚。”他顺手帮金发女巫锊过一绺散下来的金色鬈发,灰蓝的眸子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柔

    “人家想你嘛!”纳西莎撅起涂着粉色唇膏的唇瓣,勇敢地瞪视着看她好戏的两个姐姐,抱着未婚夫胳膊的手半点都没放开的意思——一副我就要待在卢克边的可模样。

    卢修斯纵容地捏捏她翘的鼻尖,歉意地对德鲁埃拉·布莱克笑笑。

    罗齐尔家的长女,现在的布莱克家主夫人掩唇冲他点头,很乐意见到女儿女婿亲密无间的模样,她笑着和老诺特寒暄两句,带着另外两个女儿率先进了会场,把纳西莎留给了卢修斯。

    “咳咳,”一直看着卢修斯和纳西莎互动的老诺特作势轻咳两声,带着些许揶揄和调侃地表示,“宾客们都来得差不多了,我想我们的马尔福先生现在可以带着他的未婚妻进行有趣的自由活动了。”他笑眯眯的说,“相信你们的朋友都在等着呢。”

    纳西莎的眼睛‘唰’的就亮了。

    卢修斯无奈得瞟她一眼,接受了老诺特的提议,带着纳西莎去了斯莱特林小一辈的聚集地。

    轻描淡写地对好奇的斯莱特林小蛇们讲述了一番他最近发生的事后,小蛇们看向卢修斯的眼神明显变得更加崇拜。一些和卢修斯同年级的斯莱特林们更是蠢蠢动地决定也要加入到这个行列中。

    卢修斯他们的谈话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七点三十,二楼的旋转楼梯上传来动静。一楼看似火朝天的大厅立刻变得针落可闻。卢修斯感慨着voldemort的威慑和权威,同样屏住声息,和其他人一起仰望着面容俊美双眸血红的魔王迈着沉稳从容的步伐一步步沿着猩红色的地毯拾阶而下。在他的边一条绿色的大蛇盘旋着跟随在他的边亦步亦趋。

    这一人一蛇硬生生的压得整个宴会大厅都变得窒息。

    卢修斯看着站在水晶枝形吊灯下光芒四的魔王,灰蓝色的眼睛因为崇慕而灼灼生辉。这样风华绝代的魔王才是他心中真正的主人和信仰!

    已经习惯了众多火注目的voldemort不知道为何就是那么轻易地看到了人群里的卢修斯。面容俊美却依然带着几分少年青涩的铂金贵族此时正痴迷的看着他,浑然忘记了挽着他手臂的漂亮女巫。

    淡淡的弧度从嘴角划开,心倏然变得极好的魔王接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边的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递过来的高脚酒杯,对着在场的所有宾客高高举起——猩红的液体在透明的酒杯里摇曳生辉,漾得让人沉醉。

    狂欢的盛宴就此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