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5

    虽然这几天卢修斯一直都在极力掩饰疲惫,但一直有关注他的voldemort怎么会没发现。

    “这几天你是不是没睡好?”

    魔王大人突如其来的话吓了卢修斯一跳,他连忙放下手中的羽毛笔说自己很好。

    voldemort眼中闪过不悦。这样言不由衷的敷衍在斯莱特林绝不少见,几可说是特产。他也习惯用这样的语言艺术去和别人交谈,可是不知为什么,每当卢修斯这样做时,都会让他感到不快!

    ——就好像……就好像卢修斯绝对不能欺骗他似的?

    voldemort被自己的心里话错愕了一下。这样的特殊实在不是好事。眉心微蹙,克制力强大的魔王压下了心底的困惑,说,“你去休息吧,这些请柬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弄好的。”

    不喜欢看着卢修斯精神恹恹的魔王,干脆给他的小助理放假。

    ——这样贴心的事落到别人上一定会感动的痛哭流涕。本来就是个冷血冷子,他可从未这样为谁着想过。

    只可惜偏生他遇见的是一个极力想要和他掰扯开的另类。

    这几天已经习惯了voldemort对他屡屡破例的铂金贵族表面感激涕零心中迫不及待地几乎一出书房的门就飞也似地奔进盥洗室。

    一阵几乎将胆汁都呕出来的干呕过后,额头汗津津的卢修斯抓着标识着小蛇形状的金色笼头脸色惨白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底的疑惑越来越重!

    “梅林……”他哑着嗓子自嘲地哂笑,“如果不是确定我是个男巫,我一定会以为自己……”怀孕了。

    重新将自己打理的衣冠楚楚的卢修斯迈着略有些沉重的步伐走出盥洗室,还没走到两步,就看到一个已经毕业两年多目前正在手下做事的斯莱特林学长冲着他玩味的笑笑,伸出食指点了点窗外。

    卢修斯一愣,满眼不解地走向落地窗前——他愣住了!

    肩颈上围绕着一条米色长围巾的金发女孩站在下面的雪地里冲着他地挥着手,璀璨的笑容比天上那抹淡金色的冬阳还要明亮几分。

    “卢克!”纳西莎在雪地里又蹦又跳的尖叫,随后被她边的布莱克先生一把拉住,低声呵斥两句。

    小姑娘气恼地嘟嘟小嘴不再说话,一双殷切的大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看着站在落地窗前发呆的铂金少年,迫切地期望着她的未婚夫能够尽快下来。

    “公主深,王子还傻站着干什么呢?”在旁边看好戏的斯莱特林学长嘴角弯起一抹揶揄的笑,看向卢修斯的眼神带着善意的调侃。

    卢修斯喉结滑动两下,按下心中不知因何而起的心虚,迈着略显急促的步伐匆匆往楼下走去。

    “到底是年轻人,如火。”栗色头发的斯莱特林学长饶有兴致的看着底下已经汇合相拥的未婚夫妻,感慨着说。

    “加格森?你看到了什么,这样感慨十足?”低沉悦耳的嗓音带着淡淡的凉意在栗发青年背后响起。

    加格森脸色大变匆忙回头向来人行礼。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儿的voldemort摆摆手,猩红的眼睛已经看到了底下相拥在一起的两人。

    “卢克!你一定吓了一跳对吧?”和父亲西格纳斯告别的金发女孩儿俏皮的眨着眼睛,垫脚用白皙滑嫩的手臂勾着未婚夫的脖子,蹭着他的颈窝。

    “是啊,我还真吓了一跳。”卢修斯微微偏头用下颚回蹭少女的发旋。锊着她耳鬓丝滑柔顺的鬈发,眼睛里染上淡淡笑意,“没想到布莱克先生居然会答应带你来这里。”说实话,他还真有点小震惊。布莱克家主可不是个纵容小女儿的父亲。

    纳西莎抿嘴一笑,“我求了爸爸好久呢。”她眨着蓝色的眼睛,笑靥如花地从自己的小手袋里取出一条同色的围巾,唇角弯弯的说,“这是我亲手织的,学了好久呢,卢克,来,戴给我看看。”她用期待的声音快活的说。

    卢修斯瞥眼她手里的围巾,无奈,“西茜,我们是巫师。”他无奈地说。保暖咒难道是摆设吗?

    “我当然知道我们是巫师,”纳西莎撅嘴,“可巫师也有休息的时候呀,”她一本正经的说,“你总不能整个冬天都靠保暖咒取暖吧。”她狡辩着,将手里的围巾散开举得高高的,“卢克!”小姑娘跺脚!不耐烦的提高音调。

    卢修斯头疼又纵容地在周围偶尔经过的人戏谑调侃的视线中,微微低下头由着女孩将围巾围上脖颈,吻上对方泛着淡青色的唇。

    冬、蓝天、雪地,和极为登对的未婚夫妻给voldemort庄园增添了一抹难得明亮的暖色。

    一直站在三楼看着这一幕的voldemort捏碎了窗棱。

    ……

    忙碌总是让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到了平安夜的这天早上。

    卢修斯捧着一大堆回函迈着沉稳的步伐往老诺特的办公室走去——他需要和老诺特核实一下这些回函主人的份以及需要深入讨论的招待问题。

    这几天对他的兴趣明显有所减弱。卢修斯心里是既失落又庆幸。失落的是对方对他果然是三分钟度。庆幸的是以后的子应该会好过一点。

    voldemort本人没有发觉,卢修斯自己却很清楚,每次那双猩红的眼睛落到他上的时候,他握着羽毛笔的手都在颤抖。如果可以他真想把办公桌搬出去!哪怕和一些混血在一起办公都无所谓!

    voldemort庄园占地很广。除了中间的城堡外,外围还有着几幢专门用来给食死徒办公的场所。老诺特的办公地点就在距离花园的右斜下角。

    刚靠近花园,卢修斯就碰到了一个难题。

    一条绿色的大蛇拦住了他的去路。

    卢修斯嘴角抽抽的假装没看见的掉转形往另一边走。却不想他刚一动,对方也动。他拐弯,对方也拐弯,他停下脚步对方也跟着停下脚步,还似模似样的在他瞪向她的时候,满眼无辜的回望——

    梅林知道他是怎么从那双黄褐色的竖瞳里看出无辜的!

    彻底没辙的卢修斯只好缩小手里的回函扔进口袋里,清了清嗓子对着满眼无辜的大蛇点着头说:“纳吉尼小姐,好久不见。”他很没诚意的打着招呼。反正没在旁边看,他脑抽才会给一条蛇行压杖礼呢。

    大蛇歪着头一错不错地看他,猩红的蛇信伸伸吐吐间发出嘶嘶的声音。

    卢修斯被她盯得心如擂鼓。想逃却知道自己这板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现在可没一个魔王在中间给他们调和!他就是被吃了也没处诉冤去——

    “抱歉,纳吉尼小姐,请原谅我的孤陋寡闻,我真的听不懂您在说什么。”卢修斯嘴角抽抽地指着老诺特所在的那幢办公楼,“现在我有正经事要做,要不,您让我先送完东西,再来陪您玩怎么样?”卢修斯说得一脸诚恳。至于送完东西还来这里他就是白痴!

    纳吉尼这次倒是顺着卢修斯的手转向那幢小楼,卢修斯松了口气,踮起脚尖就要走人——岂料他才刚刚抬脚纳吉尼的脑袋又转过来了,蛇信更是吐得异常急促,嘶嘶声听得卢修斯头皮发麻。

    这时卢修斯才想起蛇类的眼睛几乎就是个摆设,它们靠得是舌头来辨别东西。

    刚才一定是他抬脚的轻微风声引起了对方的感应——卢修斯暗暗叫苦。

    “那个……纳吉尼小姐……我是真的有事……”卢修斯伤脑筋地勉强自己和蛇类冰冷无的竖瞳对视,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看清他——“还请您在这儿玩一会,我马上就回来,一定回来!”他心虚地又强调一次,调开视线不再看地上的爬行动物,加快脚步往前走。

    “啊——”可怜的铂金少主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双手胡乱挥动着摔在地上。

    ——原来纳吉尼卷住了他的脚踝。

    厚厚的雪地避免了卢修斯受伤的可能,但也弄脏了他今天才穿上的袍子。拿起魔杖往自己上丢了好几个清理一新的卢修斯瞪着继续歪着三角脑袋盯着他的纳吉尼恨恨磨牙!

    心里更是迁怒起某个语气诚恳的保证如果他来voldemort庄园就把纳吉尼引开的魔王。

    已经懒得在和纳吉尼废话的卢修斯强忍着将绿蛇扒皮抽筋的冲动冷着脸继续往前走,这次他倒是有注意脚下!

    要不你就把我吃了!要不我还非离开不可!

    心里发狠的卢修斯没有去深究据传极为凶残的纳吉尼怎么变得这么平易近人,黑着脸走。还没走到两步!他又被缠上了!就在卢修斯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冒魔王之大不韪在大冬天喝上一碗气腾腾的蛇汤时,纳吉尼突然有了变化,她在卢修斯的注视中以眼可见的速度逐渐缩小,然后蜿蜒爬行着来到卢修斯脖颈处伸出猩红的蛇信舐他的颈动脉——

    卢修斯瞬间屏住呼吸!梅林!这可是一条携带剧毒的毒蛇——同时心底更是浮现前不久voldemort对他说的那句:“哦,看样子纳吉尼真的很喜欢你,她从未对我提出过亲除你以外的人。”

    见鬼的喜欢!

    风度翩翩的铂金贵族少见的爆了粗口。

    抓狂的卢修斯却是不知道早在他和voldemort缔结灵魂伴侣契约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了纳吉尼的另一个主人。他的权限甚至还在voldemort之上。

    ——这一切得感谢他体内还在沉睡的神祇。

    作为一条凭借触感辨别不同的蝰蛇。纳吉尼早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那晚就已经确定卢修斯就是她的主人一直在找的人,可是却因为卢修斯成为她另一个主人的关系而必须保持沉默。因为这是卢修斯所希望的,作为忠诚自己主人的魔法生物她不能违背。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