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4

    “哦,梅林!”卢修斯挑眉。这个消息可真够让人意外的。

    安多米达·布莱克和西里斯·布莱克?难道奥赖恩夫妇想要配出另一对他们吗?

    心中哑然的卢修斯也不知道这代的布莱克是怎么了——糟心事层出不穷的往外涌——西里斯·布莱克进了格兰芬多已经够倒霉了。现在就连乖巧的布莱克家二小姐也在私底下和一个赫奇帕奇的泥巴种交往,偏偏这两个不省心的还要结成一对夫妻?!

    马尔福家的少主已经预见一场大战就要爆发。

    没有察觉到未婚夫异样的女孩接受不了的皱眉。“沃尔布加姑妈的意思是希望多米达能够管管西里斯——至少在别人面前不闹笑话——可是,”她加重声音,“西里斯本来就是个桀骜不驯的,怎么会乖乖听多米达的话!”

    卢修斯赞同的点头,觉得纳西莎说的对。

    “这确实是一件很伤脑筋的事。”他感同受的说。已经和布莱克联姻的他可不愿意在即将毕业的关口被这样的负面消息带累。所以回去后势必要将这件事和父亲讨论一二了。想起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卢修斯的心立刻沉郁不少。

    “是啊,很伤脑筋,”纳西莎垮着脸,“所以多米达这次也不回家了,她要在学校陪西里斯那个坏小子!”她气鼓鼓的鼓起腮帮子。

    卢修斯哂然。陪西里斯?这恐怕未必。“照这样子看来,今年的圣诞节你必须一个人坐特快列车回去了?”他半是戏谑地捏了下未婚妻鼓起的脸颊,“你找得到自己的家在哪吗?”

    “嘿,我不是还有你吗?!”纳西莎瞪大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眉毛因为惊讶高高飞起,“卢修斯·马尔福!别告诉我你不打算把我送回家了!?”她冲着未婚夫警告地挥着拳头,被灰蓝眼睛的少年大笑着拥进怀里。

    ——他们笑闹了好一会,才因另一位女生学生会主席博恩斯小姐的出现而暂时告一段落。

    经过长长的旅途后,卢修斯自然‘乖乖’的在纳西莎·未来的马尔福少夫人·布莱克的威胁下将其毫发无损的送到格里莫广场。两位布莱克先生并不在家,卢修斯由两位夫人接待着用了一顿美味丰盛的晚餐——他完全不指望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会突然变成一个慈父为他接风洗尘——这才在纳西莎念念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布莱克宅。

    出乎卢修斯意料的——回到家的他居然真的在会客厅的沙发上见到了他常年不归家的父亲,一时间有些怔愣。

    “回来了?”面容俊美的比儿子还要略胜一筹的铂金家主放下手里的文件,神淡淡的冲卢修斯点头。

    “父亲。”不自觉将背脊得更直的铂金贵族在父亲面前坐下。开始汇报这个学期的学习进度。

    阿布拉克萨斯平静的听他说完,开始点评卢修斯在学习和处事上的一些问题。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年都有两次。卢修斯也习以为常。

    说完这些后,阿布拉克萨斯突然话锋一转告诉他破坏订婚典礼的人已经查出来了。是两个斯莱特林女生,因为慕卢修斯才会想到破坏他的订婚典礼,让他订不成婚。

    卢修斯略怔。从父亲的口吻中他并没有听出阿布拉克萨斯有知道那两个女巫还有给他下药的迹象——不过也没必要再去深究,相信在这次所谓的‘和解’中父亲已经攫取巨大利益,否则他不会这样轻易放过挑衅马尔福权威的帕金森和埃弗里这两个姓氏。

    ——就算是有在其中为他们周旋也一样。

    “明年六月你就要毕业,今年的圣诞节如果没有别的事,就考虑一下去哪里实习吧。”阿布拉克萨斯语气平淡的说。

    卢修斯没有意见的点头。

    “我相信你不会乐意去圣芒戈或者在邓布利多眼皮子底下讨生活,”阿布拉克萨斯和卢修斯如出一辙的犀利双眼瞄了眼自己唯一的儿子,“lord那儿还是魔法部,你自己做出决定吧。”

    卢修斯几乎没有犹豫的选了魔法部。在阿布拉克萨斯疑惑的眼神中,卢修斯用一种极诚恳的声音说,“父亲,我觉得我在魔法部更能够帮到lord的忙!”

    知道儿子对自家lord有多崇拜的马尔福族长理解的点点头,“很好,明天早上我会带你去拜访部长。”

    卢修斯知道这是要赶人的意思了。他欠向自己的父亲行礼后,抬脚往楼上走去。走到一半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驻足,将安多米达的事说了出来。

    重新翻开文件的阿布拉克萨斯冷冷一笑,“那是布莱克家的事,卢修斯,你只是他们的女婿不是儿子。”

    卢修斯沉默片刻,“父亲,我只是担心……”

    “担心?担心什么?卢克,马尔福和布莱克是两个姓氏,现在是布莱克家的小女儿嫁入我们家冠上我们的姓氏,而不是你入赘布莱克!”铂金家主声音里已经掺杂些许不耐烦,“遇事多动动你的脑子。”

    “是。”卢修斯再度沉默,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第二天清早,卢修斯跟着父亲到了魔法部。

    马尔福家主得到了大多数的人欢迎。他们都乐意靠近他,哪怕只是短短一个对视和点头,都能让他们喜出望外的咧嘴笑出声来。卢修斯不止一次看到相貌不错的男女巫师们将一张张小纸条悄无声息的塞进阿布拉克萨斯的手里或者衣兜里。

    ——斯莱特林的风流贵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眼不见为净的卢修斯忽略了那些投向他的惊艳视线,嘴角噙着标准而疏离的浅笑亦步亦趋的跟在父亲后往魔法部部长办公室走去。

    这一任的魔法部部长出自一个中立的纯血家族,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是voldemort和邓布利多角力过后的结果。阿布拉克萨斯和他关系还算融洽。

    马尔福家的铂金色头发就和韦斯莱家代代遗传的红发一样有名。看到马尔福父子过来的魔法部部长助理吉利亚几乎立刻跳起来迎接。

    短暂的寒暄后,吉利亚告诉他们部长现在有访客。还未等他说出访客是谁,部长办公室的门已经打开,卢修斯瞳孔一缩。刚刚沉淀不久的心湖又翻起滔天波浪!

    voldemort在部长亚利西斯·凯伦特的恭送下缓步走出。轮廓英俊双眸血红的魔王在看到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父子时眉头不由一挑。

    阿布拉克萨斯也有些意外。他对voldemort的行程虽称不上了若指掌但也知晓大概——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现在的应该在圣芒戈和那只老狐狸会谈。

    将疑问压入心底的马尔福家主带着儿子向自己效忠的lord压杖行礼。

    voldemort笑着请起,随口问了句阿布到魔法部的来意。阿布拉克萨斯急忙将他的来意道明。部长凯伦特立刻表示法律执行司期待着马尔福少爷的到来。

    voldemort眯了下猩红的眼睛,在阿布拉克萨斯开口答应的前一刻突然开口,“据我所知现在可是魔法部最忙的一个时间段,“他遗憾地说,”圣诞节就要到了,相信部里也没时间带新人吧。”

    卢修斯心里一咯噔。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要不这样,”魔王脸上带着极具说服力的微笑,“让卢修斯去我那里吧,”他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正好这段时间我急需一个助理。”

    急需一个助理?阿布拉克萨斯一呆,他怎么不知道?不过既然lord开口——

    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一直都在旁边乖乖做壁花的铂金贵族被他的父亲打包进了voldemort庄园。

    ……

    这个年代的voldemort庄园名声真心不坏。很多上流人士为了得到它的邀请函而绞尽脑汁。

    眼下,卢修斯就悲催的在为那些趋之如骛的贵族们‘服务’。

    每年圣诞节都要召开大型晚宴的voldemort庄园已经开始撰写将要派发出去的邀请函。这个工作往年是老诺特来做。诺特先生记忆力超群,对巫师界的贵族和强大巫师也知之甚详,有他在每年的邀请函都顺顺当当的发出去没有半点失误。今年也不知道voldemort抽了什么疯,将这样一件重要的事交给一个臭未干的小巫师——哦,梅林!他甚至还要半年才成年!

    如果不是卢修斯是个马尔福,他现在肯定要被老巨猾的食死徒们折腾的连哭都哭不出来!没办法,阅历和眼界限制智慧,现在的铂金少主还太嫩。

    当然,小马尔福先生除了因为他的姓氏让人忌惮三分外,voldemort对他的特殊也让大家对他另眼相看。

    ——要知道他可是唯一一个可以搬进voldemort的办公室和他一起办公的人!

    前几天卢修斯刚来时,voldemort让家养小精灵搬张办公桌进他书房的时候——可是掉了一地的眼珠子和下巴!

    大家看向卢修斯的眼神绝对的羡慕嫉妒恨啊!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所羡慕嫉妒的对象根本就不稀罕这样的殊荣,相反,他恨不得找个无人察觉的角落把自己藏个严实!

    最近这几天他越来越不对劲了!卢修斯克制住呕的冲动,疲惫的揉着眉心。眼角余光悄悄瞟向不远处办公桌后的琢磨着该怎样悄无声息的溜出去——

    他哪里知道由于他和voldemort共处一室且频繁近距离接触的缘故——两人的灵魂羁绊又重新变得凝实,不仅如此,就连他体内的胎儿也因为双亲的关系开始渐渐有了蠕动醒转的迹象。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