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2

    在有着斯莱特林血脉的继承人面前,需要口令的石墙就和一张可以轻易撕裂的薄纸一样可笑。

    当咝咝蛇语滑出魔王的唇齿,看似坚厚沉重的石墙已然悄无声息自动开启。

    眉头紧锁的魔王前脚踩上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银绿色地毯,后脚刚刚在斯内普的帮助下勉强闭上眼睛强行入眠的卢修斯陡然睁开眼睛。

    为斯莱特林学院的首席执行长,卢修斯上有着一道极为特殊的契约——这道契约出自萨拉查·斯莱特林之手——每一位执行长在上任时都会签下它,否则他们的权利就会遭到限制。

    卢修斯在六年级就得到了它——斯拉格霍恩很乐意卸下重任——据传比卢修斯得到它的时间还要早上两个学年。

    ——斯莱特林守护契约必须由学院院长主持以及所有学生投赞成票才能够成功缔结。通常代表着学院的绝对权威。

    因此在voldemort走上斯莱特林地盘的刹那,卢修斯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体内契约的动和迫不及待。

    这种迫不及待让卢修斯惊惧。

    他心里很清楚能让契约如此激动欢快的理由只有一个:众所周知的斯莱特林继承人—

    只是突然来到这里到底意味着什么?是发现了什么破绽?还是混淆咒失败了?

    不论哪个可能都让卢修斯心头发冷。可是现在已经由不得他再犹豫。牙关紧咬的铂金贵族强撑起刚刚有所恢复的体招来一打精力恢复剂没有丝毫犹豫的灌下去——在伤和丢命的二选一中,他无疑选择前者。

    卢修斯出现在公共休息室里的行为并没有让voldemort意外。当年实力弱小的他没少利用蛇佬腔的特权,在他的追随者们面前展现他和他们之间的不同。

    “看样子我吵到你了,卢修斯。”魔王和颜悦色的说。

    迫不及待想要弄清楚自己记忆是被何人作下手脚的他在看到卢修斯后心多云转晴。他知道马尔福的办事能力。阿布从未让他失望,那么他的儿子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卢修斯脸上自动自发露出恭谨敬畏的表,连说不敢。心却在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逐渐下沉。

    ——他想过很多再见时对方的高高在上和冷漠无视——但都没有像现在的探究和虚伪更让他绝望。

    这个人的和颜悦色不是因为他,而是他后的父亲。在对方的心里,他只是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的儿子、未来的下属。而非……

    卢修斯!你在期待些什么?

    期待他认出你?

    心底浮现的嘲弄和自讽让卢修斯舌尖发木,他几乎无法回应voldemort的询问。好在,父亲这些年来的高压强训拯救了他!让他能够在苦涩和煎熬折磨他心的时候,还能勉强若无其事的斟词酌句,

    “lord,黑发蓝眼在霍格沃茨只有两位,”吞下喉间硬块的铂金少主优雅欠,俊美的脸容上挂着一副完美无缺的面具,“一位是我们学院的莫恩·普塞,他是您的狂崇拜者,一直渴望着能够在您麾下做事。至于另一位——”卢修斯声音一顿,脸上自然流露出厌烦的表,“是普塞先生的妹妹,莫兰·普塞,她是一个格兰芬多。”

    “莫恩·普塞?”voldemort微微挑眉,这个名字并没有在他的心中泛起点点涟漪,反倒……有一个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声音如同海浪一样席卷翻滚着在他内心深处悲鸣:不是他……不是他……认出我…认出我……

    “是的,现在我可以将他给您找来。”卢修斯藏住眼底的异样绪,轻声说。

    卢修斯没有说谎。莫恩·普塞确实是voldemort的狂崇拜者。他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普塞会认下这桩韵事!

    只要对方承认他就是在有求必应屋里和上的人,那么卢修斯以后被暴露的可能微乎其微!

    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马尔福家的少主人却发现他笑不出来。

    ……

    走在去莫恩·普塞寝室路上的卢修斯也不知道是不是强行提起来的精力已经因为药效的减弱而有所衰竭,他只觉得的脑袋嗡嗡作响的厉害。

    其实,他应该感到高兴的。

    他骗过了斯莱特林的继承人,骗过了巫师界威名赫赫的这是多大的荣誉。说出去只怕任谁都要惊佩三分。

    可是他却感觉不到半点愉悦——哪怕他已经确定voldemort会按照他的剧本走下去。他唯一感觉到的是自己的心怅然若失的彷佛被人敲走一块,里面呼呼地刮着指骨的寒风,空旷的厉害。

    得知相召的莫恩·普塞差点没激动得休克过去。他绪异常亢奋地随着他们的学生会男生主席来到公共休息室里,谦卑地低下头行礼。普塞在介绍自己时,声音都在无法自控地轻轻发颤。

    卢修斯眼中闪过切。这就是在斯莱特林中的地位。这个男人拥有着让整个斯莱特林为他臣服疯狂的魔力。

    voldemort眼中闪过失望,他并没有在这个男孩上察觉到什么异样。普塞看向他的眼神只有激烈到无法抑制的尊崇和仰慕。这样的眼神他看得太多也极易分清……难道说?魔王微攒,对方只是单纯的想要篡改他的记忆,并不知道他分裂了魂器?

    心中略动的voldemort联系上了昨晚被他藏进有求必应屋里的冠冕。

    ——制作未满半年的魂器是能够轻易被他感知到的。

    它依然老老实实地待在他让它待的地方。破烂又脏旧,任谁都没有拾捡起来的**。

    只要和魂器无关,他就可以慢慢查。voldemort松了口气,他并没有如卢修斯所愿的就有求必应屋里的事再询问普塞,相反只是勉力对方几句,并表示期待对方毕业后能够早加入他的麾下后,就把人打发了回去。

    ——对一颗明显被利用的棋子,voldemort没有半点探究的**。

    这样不按排理出牌的行为让铂金贵族感到困惑。但他并没表现出来,而是继续安静的站着voldemort后,一脸恭敬谦卑。

    “这儿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过来了,”voldemort示意卢修斯坐下。“没想到变化依旧不大。”一壶气腾腾的红茶和几盘精致的小点心出现在茶几上。

    卢修斯心里一咯噔。看这架势……lord倒像是想要和他长谈一番?

    心中忐忑的铂金少主在魔王压迫的注视中紧张坐下。肩线紧绷,背脊直。

    voldemort好笑地看着面前不安的少年,突然有一种时光倒转的感觉。当年的他在和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第一次交谈的时候,是不是也和这个少年抱有着同样的绪?

    “你和你父亲真的很像……”难得起了谈的voldemort讲了几个他和卢修斯父亲学生时代的小趣事。他是个言谈举止都很有感染力的人,即使卢修斯心里对他抱有一百二十万分的戒备,也不由自主的被对方的谈话吸去所有注意力。

    不知为何voldemort对专心致志听他说话的卢修斯有一种极为微妙的感触。他似乎很乐意就这样什么也不干的和这个少年坐在壁炉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此时的魔王大人早就把他扔在霍格莫德的追随者们忘了个精光——甚至有一种想要把对方抱在怀里亲吻的冲动。

    voldemort心中哑然,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冲动好笑之极。这可是阿布唯一的儿子,他就算再有权威也不能迫使一个马尔福将自己的儿子送上榻。而且……马尔福在他的棋局里有着很重的分量,他可不乐意因为一时的**毁掉了他和阿布这么多年的友谊。

    不知不觉天将破晓,茶几上的红茶和点心也只剩残留,一缕淡淡的微光缓慢投进公共休息室,卢修斯难掩惊讶地看向依然神采奕奕的voldemort,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谈话中彻底对voldemort撤下心防,毫无防备的就这样和他聊到了天亮。

    “卢修斯,你是个很有思想的人,”voldemort整理着他的袖扣起,吐着信子的纳吉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醒此刻正在他手腕上游动,舒展躯。“也许你愿意抽个时间专门来一趟voldemort庄园——我记得我有让人给你门钥匙——我们可以更好的谈谈。”红眼睛的魔王微笑着披上他搁在沙发背上的斗篷,“再待下去就要被邓布利多那个老疯子发现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卢修斯跟着起,看着voldemort一副随时准备离开的模样,脑子一冲口而出,“我可不觉得您怕他!”说完他就后悔了!一双灰蓝的眼睛里也闪过懊恼的绪。

    voldemort忍不住笑了。他们从凌晨两点多谈到现在,这还是卢修斯头一回对他高声说话。不知为何,他并没有觉得自己被冒犯,反而心中有愉悦涌动。他喜欢少年挽留他的感觉。没有原因。

    “是的,我不怕他。”红眸染上笑意的魔王来到壁炉前,接过卢修斯递过来的飞路粉,凑近少年瞬间泛出粉色的耳廓,“可我也不想给你惹麻烦。”

    卢修斯惊愕地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lord!这儿是斯莱特林!”他不服气的说。邓布利多的手再长也伸不进这里!

    voldemort微微摇头,红眸闪过郁,“卢修斯,不要小看邓布利多,他还有很多能力我们没有发现。作为威森加摩的首席法师,我们对他需要更多的戒备和谨慎。”

    红眼睛的魔王没有忘记昨夜白胡子校长对他的敲打和警告。

    绿色的火焰腾起在壁炉里,卢修斯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弦竟然一把揪住voldemort的袖子!纳吉尼顺势游上了他的手臂盘旋着往他的颈子爬去。卢修斯顿时整个人都儍住了。

    voldemort眼中也闪过意外,他嘴角上扬,苍白的脸容在黑羽一样的乌发衬托下俊美的不可思议,“哦,看样子纳吉尼很喜欢你。”他极为愉快的说,“很少见她这样依赖除我以外的人。”事实上卢修斯是唯一的一个。

    ……我可一点都不稀罕它的喜欢……

    卢修斯在心里腹诽。刚才毫无预兆升起的依恋和不舍顿时散了个干净。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